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请以陛下换虎符+番外 作者:百里涂鸦(上)

字体:[ ]

 
文案
将军,说好一桶爱的姜山呢?
穿越到烽烟四起的年代,身边狼子野心的人太多,某鱼从一介刁民化身为皇,上得龙塌下得军帐,一步步走来大难不死,只因他坚持着一个做人原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节CAO。
 
作者温馨提供阅读指南
1、主角光环无,配角开过光,作者接地气,读者放心扑
2、无邪健气王VS忠犬大将军;病弱大bossVS江湖小混混。西皮1V1,绝无第三者
3、低级权谋片,风格偏欢脱,小虐怡情结局he
4、此文又名《将军你踩到朕龙脉了》
5、说白了这是一篇由一个很难让人爱起来的作者艰难写出来的让人很难对主角爱起来又很难读下去的男男爱情理论动作科幻悬疑励志故事。小说深刻反应了基层劳动人民(也就是作者)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封建主义的无情鞭挞,以及体现了基层劳动人民(还是指作者)渴望世界和平的美好愿望。
6、作者装得一手好东西,读者看着打分吧。
 
前方高能预警:作者亲妈有特殊爱主角技巧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有鱼,封淡淼 ┃ 配角:舒晋,尉矢,苍鸾 ┃ 其它:背景仿秦末楚汉
==================
 
  第1章 飞鱼
 
“这位兄台留步,你面相惊奇,是当皇帝的好材料。”
    郁有鱼瞥一眼角落里穿着邋遢的算命老头,客套的笑了一笑,然后回头对游乐园售票员道:“来一张门票。”
    算命老头灰扑扑的脸庞露出两道白牙,笑容滑稽又诡异,从蛇皮袋里掏出一打五颜六色的内裤推销给有鱼,“情侣内裤买二送一,兄台来一打吧。”
    有鱼牵强的笑容立马消失,转而面无表情:“大爷,你是在逗我吗?”
    老头走上前拽住有鱼手腕,打开有鱼的手掌细细观察。
    有鱼想甩都甩不开,申明道:“我可没请你给我算命,我不付钱哦。”
    “放心,这是买内裤赠送的免费服务。”老头一边看着掌纹一边笑眯眯问道,“兄台今年几岁了?”
    “二十。”有鱼一个劲蹭脱了手,厌烦道,“大爷我不买内裤。”
    老头:“我看兄台与这些内裤有缘,你一定用得上的。”
    售货员看着糟老头缠着有鱼,好心的提醒道:“他是失心疯,你用不着理他。”
    有鱼听罢,噌噌地向入口走去。老头连忙拦住有鱼,笑容不再,语重心长道:“兄台,你命不久矣,你掌上的生命线断了,就在二十岁时。”
    有鱼怒火中烧:“大爷,我跟你无缘无故,为什么要诅咒我。”
    “我不是诅咒你,是提醒你。”老头握起一把内裤,“快买条保命内裤吧。”
    “看来我是非买你短裤不可了是吧,”有鱼插着腰,愤怒的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会儿,“好吧,多少钱一条。”
    “一元一条。”
    有鱼从兜兜里取出十块钱塞到老头手里,“来两条就可以,不用找了。”
    “哎怎行,我可是良心卖家。说好的情侣内裤买二送一,给,一共十五条。”老头热心肠的帮有鱼打开书包,把内裤塞到里面。
    老头乐滋滋的数钱转身离开,顿时想起了什么,又折回去对有鱼道:“我这记性差点就忘了,买内裤赠手表,充电五分钟待机一世纪。”老头从兜兜里掏出一只h模样的手表递给有鱼,然后疯疯癫癫的蹦跶离开。
    “莫名其妙。”不过这表还是挺精致的,有鱼戴到了手腕上。
    有鱼进了游乐园检票准备登机。他一直想知道坐跳楼机是什么感觉,一定惊险刺激。
    有鱼系好安全带,跳楼机慢慢升起,速度越来越快。耳边的风呼呼刮过,眼看就要升到最高处,有鱼亢奋不已,忍不住引吭高歌:“我要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然而咔嚓一声,安全带忽然绷断是几个意思。由于物理惯性,有鱼被无情的甩上万里无云的晴空,有鱼内心几乎是崩溃的,狼嚎大哭:“啊,口误口误,我不想和太阳肩并肩……”
    ——
    两千年前。
    刑朝廷上,封淡淼牵强的打起精神,他发丝些许凌乱,眼袋浓重,是恹恹欲睡之意。自他父亲去世,封氏在朝廷的权势与威望一天天没落,已大不如前。封淡淼接任父职,顺理成章成为护国大将军,但他并非像他父亲那样骁勇善战、穷兵黩武,反而不思进取,沉迷美色,终日玩乐于纸醉金迷之中。先皇怒其不争,愣是把他从一品大将军削弱成四品武卫将。
    封父跟随先帝南征北战、东征西讨,立下汗马功劳,乃开国第一功臣。先皇为嘉赏封氏还赐予了婚姻,地位可见一斑。而今封氏的赫赫声誉快被封淡淼这枚纨绔子弟磨损殆尽,群臣心知肚明,但不敢张扬,所以封氏在外的威严依旧令人敬畏胆寒。
    丞相启奏:“陛下,如今各地百姓起兵造反、天下云集响应,臣认为应当遣令大军将其斩草除根,杀鸡儆猴,以绝后患。”
    “丞相所言,臣不敢苟同。”陈太尉踏出一步,“启陛下,百姓动乱的根本源于我朝苛政,趁陛下登基未稳而蓄意造反,可见怨声载道,陛下何不及时实施仁政,减免赋税,以息民怨。”
    丞相捋了捋银白的胡须,冷漠一笑:“陈太尉,你这是纵容叛军造反。”
    陈太尉:“丞相何出此言,出兵打仗必伤及更多无辜百姓,到时候两军交战,一边是捍卫苛政的刑军,一边是打着推翻苛政旗号的叛军,各位请想想,百姓会投靠谁?”
    丞相怒目而视,反问:“我朝拥有八十万大军,区区叛军不足八万,更无一戈一矛,何足为惧。黎民百姓除了顺服我大刑,还能依靠谁?”
    封淡淼一直低头沉默,搬弄着手指头,听丞相的言语不禁觉得可怜可笑,即嘲讽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陈太尉撇过丞相转向刑二世:“陛下,朝廷虽然拥兵百万,但我朝统一天下仅十余年,八成百姓是七国遗脉,一旦激怒他们,叛军之数何患不足千万!”
    刑二世微微点了头,俩人言论都不无道理,说道:“徭役赋税当减,出兵剿匪亦不能缓,朕即刻下令讨伐各路叛军。丞相,你认为如何配兵?”
    陈太尉叹了口气,失落的退回到群臣中。
    经过一番讨论后,刑二世决定令常勇大将军讨伐叛军主力,各小将军分别率五千精兵围剿小路起义军。
    封淡淼微晃着脑袋站出来,身上散发着昨晚的酒味,“陛下,末将……末将从未上阵杀敌,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为朝廷效力,众所周知,末将畏马。”
    刑二世脸色当即暗了下来。
    丞相蔑视的笑着,“封将军此言差矣,陛下是在照拂你呐,将军位尊而无功,奉厚而无劳,算不得实至名归,今令你讨伐人不足千的草蔻,是给你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将军何必推脱。”
    封淡淼惨淡的奉承道:“原来是陛下美意,臣领命。”
    退朝后百官离去,封淡淼没精打采跨出大殿,懒散的岔起腰,抬眼埋怨的望天,心里骂道:宰猪杀羊,该供的供给了你,该烧的也烧给你了,约好的轻烟直上就不用去打仗,记性长哪去了……
    一小宫女恭敬的走来,对封淡淼道:“将军,皇后请见。”
    封淡淼揉了揉困乏的脑袋,“知道了。”
    封淡淼随宫女来到椒房宫,看宫里没人便到一旁的榻前坐下,见桌上有酒,毫不客气的喝了起来。然刚喝下两盅,身后便传来轻如落纱的脚步声,他耳朵微微弹动,听得出身后的人是持剑而来。
    身后人瞬速挥剑向他刺去,他巧妙的躲开,握紧酒杯刚想反击,但忽然想到些什么,故作窝囊,害怕的连忙起身蹿逃,一边求饶道,“英雄饶命!”
    身后人甩出长剑,剑把重重打在他的腿腕处,使他摔了个跟头。封淡淼趴在地上,双手合实伸到头顶做求饶状,“末将再不敢偷吃酒了。”
    “你起来,”女人走近他身旁,又可笑又生气的捶打了一下他的背脊。
    封淡淼不紧不慢的站起身子,扑打身上的尘土,转身面向刺杀他的女人,微微一笑,“末将拜见皇后殿下。”
    女人上下打量了他,他衣冠不整,发冠上还沾着灰尘,但并不影响他的美观。女人抬手抹掉他脸上的酒水,语气略有不悦,“难怪陛下不喜欢你,这副模样上朝,对陛下不尊敬。”
    封淡淼也细细打量着她:“淡研,你瘦了。”
    “还不是因为你,”封淡研坐到榻上,“鳄妃父亲是丞相,俞妃父亲是御史大夫,本宫身后只有哥哥你这个四品小将军,能不CAO心吗?陛下生你的气,不处罚你是给了我面子。知道哥哥有心结,我亦不图你为朝廷效力,只是哥哥起居如此邋遢才令我堪忧,是该找个人伺候你了。”
    封淡淼的痞子气散去,转而换上一副严肃的神情,拿起腰间那把昂贵的佩剑凝视着,那是封父传给他的家宝。“并非我不愿尽忠,陛下亦非明主。你在宫中所以不知,爹弥留之际拽着我的手,老泪纵横,语不成句的说‘我封源这辈子做错了三件不可原谅的大事,一错跟随了先帝,二错明知郦王仁善而覆灭其国,三错让研儿嫁给了太子昕’。父亲把这把剑留给我,意在警醒我不要再重蹈覆辙。”
    封淡研情绪一落千丈,长吁一口积压在心口的怨气,“哥,我心里苦哇。我何尝不知先帝许我嫁与太子是为了牵制爹爹,我与陛下两不相悦,就盼着他把我废弃的一天,还我自由。”
    封淡淼抚了抚封淡研的肩膀,安慰道:“眼下封氏于朝廷的利用价值所剩无几,待陛下除废你皇后之名,我就带你离开,隐市做一介平民。”
    封淡研欣喜的点了头:“好,一言为定。听说哥哥要领兵出战,刀枪无眼的你可要小心。”
    封淡淼为平息她的焦虑,浅浅的笑了笑:“傻丫头,打不过我还逃不过么。”
    封淡研放下心来,忽而捕获一个刚才被疏忽掉的问题,指着封淡淼的鼻翼质问:“你老实回答我,可有意中人了?没有的话本宫可要以皇后的名义指一名美姬嫁与你,做我嫂嫂。”
    封淡淼神情恍惚了一瞬,想起父亲说过,当一个男人娶了一个女人,这辈子都被套住了。他可是驰骋千里的野马,怎愿被世俗所羁绊,不说妻室,只他这个妹妹就已经把他牢套在朝廷上了,况且他见过美姬无数,不知为何从未心动过。他指扣敲着她脑袋,“呀哈,小蹄子你嘴贫,等你有了嫂嫂,看我还理不理你!”
    封淡研顽皮,不信的问道:“假话,哥哥若不是春心泛滥,天天跑去女支院作甚?”
    他那是为掩人耳目才故作堕落,哎,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封淡淼抿了嘴,“我以为那是道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