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反派逆袭 作者:谢亦(下)

字体:[ ]

 
  ☆、第七十一章
 
  【成瀚】
  郑宥廷第二天一早便抵达三区,意外的是,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尾巴。
  江泽怒,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见封傲亲亲热热地牵起自家儿子的手走到他们面前,江泽蔫蔫地挥了挥手,表示心已碎累不爱。周浩洋好笑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对郑宥廷道:“小廷,这是你朋友啊?”
  郑宥廷的冷淡他们这些有接触过的人可谓是深有体会,可看他身后这两个异类……咳咳,朋友,实在让人意外,怎么看都是格格不入的样子。
  一身他最钟爱的红色包臀短裙,脸上画着浓妆,身段高挑的女人踩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足足比他身边的男人高出了一截。男人一身花裤衩短背心,戴着副太阳镜,踩着人字拖,搂着比自己高挑的男人浑身像没骨头似得埋在女人胸口,一点雄雌相较的自卑感都没有。这两个看起来就是小两口,贴在一起站着还不够亲热似得,小动作不断。
  见二人看过来,红唇女人摘下太阳镜,兰花指一翘,太阳镜划过封傲健壮的胸膛,假睫毛小扇子似得,大眼睛盯住封傲忽闪忽闪,咬着下唇一副娇羞不已的样子。手上的动作却是干脆,一根手指顶住身边男人的脑门也不知道是男人不中用还是她怪力,冷不丁就把原先那男人推得踉跄了几步。江泽相信是后者,没见那个男人就跟从女人身上撕下来一样,要不是力气大怎么推得开。
  女人扶了扶大胸脯,水波颤动,好不傲人。她扭着腰百般妖娆地走近,江泽不知怎地,下意识拉着周浩洋退后两步。
  “darling~快告诉人家,这个大帅哥是谁呀~”这*的波浪线都不足以形容她语气里百转的荡漾。
  郑宥廷面无表情,把他摸向封傲胸膛的手拍开,声音冷淡:“郑晋峰。”又看了眼“女人”,“楚瀚。”示意在原地摆了个自以为风华绝代pose的男人,“楚戈。”
  “讨厌~要叫人家瀚瀚啦~亲爱的,你好坏哦~~”
  手指没摸上郑宥廷的脸,被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握在手腕上,成瀚的脸扭曲了一瞬。封傲松开手,挑唇一笑:“幸会。”
  成瀚美眸狠狠一瞪,噙着眼泪,转身对楚戈道:“宝贝,你看他,人家手好痛痛哦,你要对他发出男人的决斗,否则人家不依啦~”
  楚戈看了眼成瀚青紫了一圈的手腕,冷眼盯着封傲,把眼镜一脱,眼睛如毒舌一样地盯住封傲,浑身散发出气势,一时间连江泽都忍不住挺直腰背,戒备地看着对方,随时准备动手。
  郑宥廷眉头一皱,“带着你的人滚吧,玩你自己去。”
  成瀚委屈地直掉泪,“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想当年,我辛辛苦苦把你从你娘的肚子里捧出来,你那时候还没有我的两个巴掌大,脸就和猴屁股一样红彤彤的。嘤嘤嘤,你还记得你第一次睁开眼看到的人是谁吗,你这个不肖子——”
  郑宥廷直接转身拉着封傲就走。
  “哎呀,廷廷,不要这样嘛,人家就是嘴贱嘛,诶,等等我呀。”
  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速度却不比几个大男人差。江泽涌起一股惺惺相惜,上前套近乎道:“楚瀚小姐,在下江泽,真高兴认识你。”
  成瀚慢下脚步,侧头娇笑:“小泽泽就是比别人有眼光。”说着还挤了挤眼睛。
  周浩洋根本无法阻止江泽兴味盎然地送上门去:“那是自然,楚小姐艳如桃李,真真是赏心悦目。”成瀚最爱人夸他女装漂亮,当下三分笑变成九分,后牙槽都能看见了。
  江泽趁机道:“楚小姐和楚戈先生系出同源,可是兄妹?”他一脸我还有没有机会的模样。
  成瀚还没回答,腰上就被人抓住,平白矮了他一头的男人探头,冷冷地说:“他随!夫!姓!”
  江泽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这两个人太好玩了。
  封傲和郑宥廷几天没见也懒得交流外人的信息,两人手拉手说了一会儿话,虽是封傲说上几句才得一个单调的回应,气氛却很好。成瀚一直关注着他们,难免诧异:“小廷廷居然和他处的这么好,人家要吃醋啦。”
  楚戈也看了眼,“关你屁事。”
  成瀚瞪了他一眼,一脚踩着他的脚背,高跟鞋直踩出一个痕迹让看到的江泽抖了一抖,看着扭着蛮腰走远的女人和若无其事追上去的楚戈,他不由对周浩洋感叹道:“一山更有一山高,今日在下受教了。”
  周浩洋抽了抽嘴角,暗自发誓一定要把江泽和那位“病友”分开,减少杂交感染。
  几人由江泽周浩洋做东,请在海滨享用海鲜大餐。临海而建的餐厅,望眼过去是金色沙滩蓝色海水和大线身材的年轻男女,可谓大饱眼福。
  席间江泽说起封傲在古建筑上的造诣,赞不绝口。郑宥廷三人显然也很惊讶,听他一句接一句说着昨天封傲如何把他重金聘请来的专家唬得一愣一愣的只差没有五体投地。再提起请他们到如今还光秃秃的影视城基地一同参观,三人都应承下来。
  成瀚这个撩人大杀器,虽然这副打扮在桌上这些性别男爱好男的雄性眼中无甚价值,却意外地符合来往男士的审美,他又是个耐不住的,来者不拒地回给那些人媚眼如丝,不一会儿居然勾的一个八块腹肌的壮汉不顾他有同伴的事实,上前请他喝酒。
  成瀚笑嘻嘻地应了,三言两语就让那个壮汉牵了小手婀娜多姿地走了出去。
  江泽纳罕,看楚戈无动于衷的模样,再看郑宥廷习以为常毫无表示,不由和周浩洋对视一眼。
  等几人吃好喝好,成瀚还没回来,郑宥廷这才对楚戈道:“别让他搞事。”
  楚戈正在调制果汁,一层层色彩绮丽的饮品如梦如幻地出现在他手里,他抬头看了眼,哼了一声。
  以封傲的眼力,第一眼就从成瀚的骨骼上看出对方的性别,所以才一直在成瀚冒犯的时候不动声色,这时候看郑宥廷担心的样子,不由吃味:“该担心的是那位无辜的先生吧,管天管地还能管别人怎么快活么。”
  郑宥廷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对于成瀚的破坏力他已经无法预估极限值,难得的假期被对方拖家带口地缠上已经够惨了,实在不想节外生枝。
  又等了一阵,成瀚还未回来,楚戈才起身去找人。
  江泽最爱凑热闹,他跟着去了,周浩洋也没有等着的道理,索性封傲几人都一道前去。没想到,妖娆的红裙女人已经换了一个纠缠对象,那人性别女,几人都不陌生。
  江泽一拍掌,幸灾乐祸:“哎呀,阿晋,这真是狗屎一样的猿粪呐。还不快去我和前嫂夫人打声招呼?”
  却不正是成蔚。
  她此时抓着成瀚的手正激动地说着什么,成瀚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却还是忍耐着没有甩开。
  等他们走进,楚戈抓着成瀚分开他们,成蔚这才匆忙收起脸上的表情,但一看到封傲和郑宥廷,她就忍不住了:“郑晋峰,你早知道成瀚的行踪竟然不告诉我!你太过分了!”
  女人选择发飙的对象藏着很多学问,江泽偷一笑,很明显,这个女人还把封傲当做自己的所有物呢。
  封傲没理会,见她不罢休,郑宥廷才道:“母亲,小舅的事是他自己的事,成家的家事与郑家无关。”
  成蔚听不得这话:“什么叫无关,他是你舅舅。你难道不知道你外公这些年有多自责吗?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可你倒好,这么不三不四,你对得起爸,你对得起我们家吗?”后一句是对成瀚吼的。
  成瀚扶了扶眼睫毛,“哎呀,别叫了。这几年不见,我还是这么青春漂亮,你都已经长皱纹了,知道为什么吗?肝火这么旺,很容易老的。”
  成蔚妆容精致的脸一僵,对于这个总爱对镜子涂脂抹粉,美容心得比她更好的兄弟也是无话可说了。
  “我不管,你今天必须和我回去。”成蔚坚决地看着他。
  “笨姑娘,多一个和你分财产的人你就高兴了?还是你不是大哥的对手,想要我帮你啊?”成瀚娇声娇气地道。
  成蔚绷着脸,那样子倒和郑宥廷更多两分相似。
  她显然也是无意中看到成瀚匆忙追过来的,这时候她的同伴也找了上来,正是携妻子来海滨度假的李二。看封傲和郑宥廷都在场,成蔚言辞激动地在理论什么,这才让陪同的人稍待,自己走了上来,揽过她的腰问是什么事。
  成蔚收起脸上的气愤,还不等说话,红裙女娇娇一笑,红艳艳的手指划过李二的脸带动一片鸡皮疙瘩。
  “哎呀,这就是我的新妹夫啊。”他拍了拍李二的脸,对气成猪肝色脸的成蔚啧啧声道:“小妹,你的眼神真是越来越不好了。瞧瞧我们郑少爷,再看看这位李先生,哎呀呀,你怎么下得去嘴?”
  要说这世界上有谁能一秒钟把成蔚所有的修养击碎,那肯定非她的胞兄成瀚莫属。李二的脸色也难看,不过还是忍着没发脾气,只问成蔚:“这位是?”
  成蔚气的冒烟,冷哼道:“是我二哥,失踪很多年公安都放弃寻找了,没想到居然还活得好好的。”她咬牙,脸上的怒气怎么都藏不住。
  成瀚露齿一笑,手指娇娇地掩唇,双眼含媚:“让你失望了,我可爱的妹妹。”
  成蔚都顾不上家丑不能外扬,当着李二和几人的面恼怒道:“我是失望,以前就和男人搞不清楚,现在居然干脆成了这副鬼样子,你居然变性,怪不得我们怎么都找不到你。你这么胡来,怎么对得起妈?真想让爸打断你的腿吗?”
  成瀚撇了撇嘴,道:“你什么眼神,老子下面还硬着呢,你要不要试试?”
  粗浑的男中音,陪上那张脸实在让人忍不住抖了又抖。
  “你!”
  李二拉住成蔚,也有些吃不消地道:“二哥,成蔚心直口快,你别见怪。”
  这位成家二少爷他也有所耳闻,但都“死”了十来年的人了,他与对方也从没有什么交集,今日一会面,还真是无从下手。
  成蔚到底顾虑李二,哼了一声道:“我懒得和你说道理,我这就通知爸,你要是不想回去就等着他抓你回去吧。”说完,狠狠地瞪了眼没吭过声的封傲,拉着还要说话的李二扬长而去。
  成蔚擦了擦手,看几人目光奇怪地看着他,娇嗔道:“干嘛啦,看人家热闹,可是很贵的,小心倾家荡产哦。”
  那娇滴滴的声音,一股凉气直上江泽两人心头。
 
  ☆、第七十二章
 
  【还原】
  成家二少的回归,在一区引起了小范围的轰动,但到底不影响什么。
  成瀚毕竟不涉足成家的生意,和成家的关系也是众所周知的冷淡。“死而复生”的浪荡子是有些话题性,很快也被其他新闻淹没而过。
  成瀚与楚戈因为这场意料之外的相遇不得不提前离开,郑宥廷没走,和封傲在三区度过三天假期才重返一区。
  回了家,郑宥廷便停也不停地把封傲拉到练武房,道:“我在九区和人过了招,败在他手上了,你帮我看看该怎么拆解。”
  郑宥廷在武学上天赋甚高,虽然接受正统晚了,但对招式的记忆力和理解却很强,那个对手的招式自然一点不差地记了下来。他私下自己也琢磨过,现在求助于封傲,那招式肯定有它的过人之处。
  封傲看他演练一遍,食指敲了敲手臂道:“是古武世家的人?”
  “不知道,他有招式但没有内力。”郑宥廷收招,在外对战他并不会随意暴露自己现在的武学,但能将他几招之内击败,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让他在意的却是,对方年纪很小,表面看起来也就是普通的中学生。更深一层来说,那孩子是九区刘家的人,如果对方真的师出古武世家,那刘家的背景就值得深思了。
  倚着门的封傲直起身,解了外套和他拆招,他未明言,郑宥廷却很快掌握其中精髓,换做封傲出手他拆招时很快破解了让他烦恼了几天的招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