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第一尸妻 作者:金元宝(一)

字体:[ ]

《第一尸妻》作者:金元宝
 
第一尸妻的内容简介……
 
穿到自己写的小说里,慕一帆表示他很纠结!
穿到自己写的小说里变成丧尸,慕一帆表示非常的纠结!
穿到自己写的小说里变成杀死男主的丧尸王,而男主重生回到未世前的一个月来复仇,慕一帆表示他不淡定了!
所以,他决定狠心一把,要在男主重生之前把男主干掉!
啊!?
等等,这是什么节奏?
他写的不是科幻小说文吗?
怎么变成耽美了?
 
第一尸妻的关键字:第一尸妻,金元宝,末世,丧尸,异能,重生,书穿,空间,1V1
 
    第一章 大少
    
    如果穿进自己写的末世文里,该怎么办?
    如果穿进自己写的末世文里将会变成一只丧尸王,又该怎么办?
    如果这只丧尸王不仅是男主的死敌还是杀死男主的罪魁祸首,并使男主重生回到末世前来复仇,那又该怎么办?
    慕一帆在穿进自己写的末世文里,苦恼了一天一夜之后,决定狠心一把,在男主重生的那一刻里,立即把男主干掉!
    根据小说情节,男主死后将会带着随身空间重生回到末世前的一个月,也就是2014年4月5日清明节。
    在这一天,未重生的男主会到G城水乡村祭拜他的战友,不料,遭到他人暗杀,身中枪弹,昏迷在山野之中,当再次醒来,灵魂将会得到重生。
    慕一帆想到这里,赶紧掏出手机一看,上面的时间显示是2014年4月5日8点27分。
    他脸色大变,慌忙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冲到别墅车库。
    “大少,您要去哪里?”
    一道焦急的声音阻止了慕一帆的脚步。
    慕一帆回头一看,就见一名身穿灰色西装的中年男子站在别墅大门口,脸上带着镶金边的近视眼镜,十分斯文,就像是研究学士,不过,手里却提着蓝灰色医药箱。
    从这具身体里的记忆得知,眼前的中年男子叫李清天,是慕家的家庭医生。
    李清天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微笑走近:“大少!我是来给您检查身体的!”
    闻言,慕一帆唇角缓缓勾起不可见的冷意。
    当初懒于费脑子给书里角色的命字,就直接用了现实中自己和死党们的名字来给书里的人物取名,所以,这具身体主人的名字跟他一样叫慕一帆,是慕悦成上将的大儿子,在军校毕业之后,就被选入特种部队,并且是与男主同一批入伍训练。
    慕一帆与男主身为战友本该以诚相待,可是,男主能力突出,各方面表现都比他优秀,且连连晋级,得到上级的重视及下级的敬服,这使得向来就心胸狭窄的慕一帆渐渐对男始忌恨起来,常常在任务中暗地里给男主使绊子,他跟男主之间的恩怨也是从这里结下的。
    之后,慕一帆因一次出任务负伤被诊断出骨癌,不得不退出部队回家休养,唯一庆幸的是只是骨癌前期,可以通过药物或是手术治好癌症。不过,却因此让他的二弟有机可趁,找人暗中在他体内注入了可怕病毒,也就因为这种病毒,让慕一帆在末世之后,变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丧尸。
    而…李清天就是给他注射病毒的人。
    慕一帆回过神,不动声色地瞟眼抓着车钥匙的手,发现他的指甲已经呈现出浅浅的灰色,他知道,这是变成丧尸的前兆,同时,也说明他无能力再改变自己即将变成丧尸的事实。
    不过,只要除掉书里的主角,他也许很快就能回到现实中。
    “我有事需要出门一趟,你……”慕一帆似乎想到什么眸光一闪:“你入夜之后,再过来一趟,替我检查身体!”
    李清天一愣,随即,温和笑着道:“好的!”
    慕一帆看眼他的医药箱:“你医药箱里装有口罩吗?有的话借我一用!”
    “有!”李清天忙从药箱里取出白色口罩递给慕一帆。
    慕一帆不再多言,赶忙带上口罩和墨镜开车离去。
    
    第二章 男主
    
    清明节,赶去祭祖的人特别多,导致大路堵塞,车辆行驶艰难。
    当慕一帆来到G市郊外的水乡城时,已经是下午13点18分。
    他下了车,先是装模作样的在小店里买了一套扫墓用的元宝蜡烛之类的东西,然后,匆匆往山上赶去。
    这个时候,正是人们赶回乡祭拜的时间,到处都是祈求祖宗保佑声以及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呛人的烟雾如同仙人驾雾的云雾布满整个山头。
    慕一帆记得小说里并没有详细说明男主祭拜战友名字以及时间地点,只轻描淡写的说是在下午,日头正盛之时,地点在半山腰上,所以,他并不确定男主此时还在不在水乡村里,只能盲目地往山头上寻找。
    庆幸的是山头上的山坟是绕着山路建起来的,寻找起来并不困难。
    幕一帆一边寻找男主一边提取这具身体里的记忆。
    之前,由于一直处于穿越到自己所写的末世文里的震惊之中,未来得及观注男主的模样,不过,毫无疑问的是男主战北天与他现实中的发小的同名同姓,至于长相……
    慕一帆未来得及从这具身体的记忆里寻找男主的身影,就被前方一条高挑挺拔的男子,狠狠地吸引了注意力,同时,脚步猛然停了下来。
    那名男子约有一米九的身高,上身穿着黑色的紧身的T恤,下身是军绿色的休闲裤以及一对黑色军靴,简单的搭配,仍无法掩盖住身上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强势气息。面容俊美坚毅,小麦肤色在日光之下,呈现出成稳的光泽,淡薄的双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让人感觉有些冷硬,深邃眼目沉着安定盯着身前的坟墓出神,然,眸光却出卖了他此刻的情绪,透露着他内心深处的沉痛与自责。
    慕一帆震惊地呆在原地,眼目越睁越大,一脸不敢置信直盯着对方。
    他不用上前寻问就能十分肯定那名男子就是他的笔下的传奇人物——战北天!
    当然,并不是因为对方长得极其俊美的关系,也不是对方看起来有多么强势霸气,而是——
    对方竟然TMD跟他发小长得一模一样!
    玉皇大帝他大爷,您是不是因为我动了杀意,才故意整出这一出来?
    真是操啊!
    当时描写男主外貌的时候,他怎么就这么脑贱,竟然一边想着好友一边描写男主样貌。
    现在好了,男主长得跟他发小一样,这要他如何下得了手?
    在路上想出来十多种狠辣的杀人手法,他看用在自己身上得了,一了百了!
    啊~呸!
    他要能这么做,早就做了,也不会苦恼一天一夜之后,才想到干掉男主这种缺德事来!
    就在慕一帆在心里咆哮着草泥马的时候,突然‘哒’的一声响起,手里提着袋子竟然破了一个洞,之前买的祭祖的东西全掉在了地上。
    慕一帆猛然回神,就见前边不远处的战北天闻声看了过来。
    
    第三章 上错坟了
    
    战北天扫来的目光让慕一帆心里一惊,害怕对方会看出什么,慌忙蹲下身子,用捡祭拜用品的动作来掩饰心底的心虚,同时,摸了摸脸上的口罩和眼镜,确定它们安然的待在脸上,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捡完东西之后,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走到一旁无人的坟前,开始点蜡烛烧香。
    他在忙碌的同时,悄悄地用余光往战北天瞄去,见对方把视线收了回去,他的那颗心才真正的落回原位。
    此刻,慕一帆的心情非常复杂,既高兴找到男主,又担心自己狠不下心下手,尤其是男主战北天还与他发小长得一模一样……
    “你是谁?”一道凶巴巴的声音突然打断慕一帆的思绪。
    慕一帆回神抬头一看,便见一个中年男子把肩上担子放了下来,身后跟着一个老人与一个中年妇女,还有一个青年及两个小女孩子,六双眼睛都好奇盯着他,特别是慕一帆脸上带着口罩和眼镜,一副见不得光的贼样,立即让六个人心生警惕。
    慕一帆看看他们,又看看眼前的坟墓,最后,目光落在中年男子之前放在地上的担子上,心想,这座坟该不会是他们家老祖宗的吧?
    中年妇女如看到仇敌一般直勾勾盯着慕一帆,而且,目光越看越凶狠,她忙走到中年男子身边,压低声说道:“孩子他爹,你看他上个坟都要把整张脸遮起来,该不会他就是撞死三儿的肇事司机吧?”
    啥?
    慕一帆呆住了,中年妇女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能清楚听到她说的话,正想解释,就听老人气凶凶嚷了起来:“什么?他就是撞死三儿的司机?”
    中年妇女冷哼一声:“一副偷偷摸摸的模样,定是良心不安,半夜梦到三儿索命了,才会跑来上香!”
    慕一帆赶紧站起身解释:“这位大婶……!”
    靠!
    随意找座坟上香,都能遇到这种倒霉事,而且还被人误认为是撞死他们家人的肇事司机!
    他也太不走运了吧?
    再说了,他要不是怕战北天认出自己,又怎么会遮遮掩掩,跟做贼似的!
    “啊呸!谁是你大婶?真是不要脸的东西,不要以为赔了钱,就能让我们原谅你!”中年妇女拉开大嗓门朝慕一帆骂道,接着,整个人趴到了坟前大声嚎哭起来:“我可怜的三儿,还不到五岁,就被你……”
    其他五人都瞪红眼眶看着他,尤其那名中年男子是满脸悲愤,取下担子上的扁担就往慕一帆抡了过去。
    慕一帆慌忙一躲开:“你们误会了,我不是你们口中的肇事司机,我只是…只是上错坟了……”
    他刚嚷出这两个字,旁边就响起鞭炮声,结结实实的把他的话给盖了过去。
    中年男子没打中,气愤地再次举起扁担,凶狠吼道:“王八羔子,老子要打断你的双腿来祭拜我的三儿!”
    慕一帆见他们根本不听他的解释,赶紧拔腿就跑。
    也许心里是记挂着男主的事情,竟然往战北天所站的方向跑了过去。
    
    第四章 你中枪了
    
    战北天听到吵杂声,疑惑转过头,看到一个脸戴墨镜口罩的人向他这边跑来,身后跟着一名举着扁担边骂边追着打的中年男子。
    突然,他眼角捕抓到一抹光亮从对面山反射过来。
    战北天心头一惊,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听到‘噗’的一声,是子弹打进身体里的声音。
    紧接着,从他面前跑过的人一个踉跄,身体就往他这边倒过来。
    战北天连忙接住这个人,低头一看,怀里的人的右臂衣袖上溢出一滩鲜红的血,而且还破了一个小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