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重云剑 作者:海明瑾

字体:[ ]

 
 
文案:
     天之骄子,最后却被一手养大的徒弟一剑穿心。
 
萧衍恨,所以他回到了一切的原点,只愿鲜血换那人万劫不复!
 
重重云深处
 
一剑惊诸仙
 
万物虚无灭
 
缘道自得安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衍,段离渊 ┃ 配角:摇光,萧辰澜,苑桐 ┃ 其它:
 
 
  ☆、前事
 
  重云剑派上清峰的紫霄真人即将历第九次天劫,各大修仙门派掌门皆收到了请帖,邀请他们参加下月初的上清峰峰主的接任仪式。
  剑修向来实力纵强横,又独来独往,做事十分随心所欲,百年前,整个修仙界都被剑修搅得不得安宁,修仙之人若是外出历练碰上剑修,实力高的还好说,若是修为不足的,必然是落个惨败,甚至为此而丧命的也不少。
  各门各派皆是苦不堪言,门下弟子损失了不少,也不乏精英,却不敢找剑修的麻烦,无他,这群剑修虽说平日里独来独往,但一旦有剑修被仇家追杀,那追杀的那一派,必然会遭到所有剑修的围攻。
  想那玉英宗,是个女弟子众多的门派,平日里也有不少交好的门派,只因门下一女弟子看上一名剑修,使了下作手段,却反倒丧了性命,玉英宗便派了人绞杀了那剑修,只是不出一月,玉英宗便被灭了门,整座门派满是纵横的剑气凛然,而平日与之交好的门派竟无一人出头。
  从此,修仙界对剑修这种生物皆敬而远之,只是那群剑修却不管你愿不愿打,只要碰上修为足够的,必然要祭出自己的剑来打上一场,剑修们倒好,边打边升级,可苦了那群被看上眼的弟子,虽说与修为也有益,只是到底与性命来比,这一点进益便算不得什么了。
  当灵药门的掌门看到自己的徒弟又一次鼻青脸肿的回来之后,便知晓,这剑修为祸已颇深,再不管不顾下去,这整个修仙界恐怕将成为剑修一家独大了。毕竟千余年来,也只有两人飞升,而这两人竟都是剑修。
  灵药宗的掌门皱着眉头,就算剑修实力足以纵横修仙界,也该有些约束了。他当即向各大派的掌门传讯。三日之后,众人齐聚灵药门。
  其实这一群掌门虽说心中都抱着怨言,却不敢做什么,本也想不赴这一趟约,但灵药宗向来提供各门各派的丹药,若是惹怒了灵药宗的掌门,也是得不偿失,想来想去,众人竟纷纷赶来,只是打定主意要做个哑巴,无论这灵药宗的掌门要怎么对付剑修,他们只管听便是,只是千万不要搀和进去,门派数百年的传承可不能断在他们手里。
  于是灵药宗的总堂内,掌门燃池真人坐在上位,下面坐了一群掌门,皆是八风不动,燃池真人也不说话。不知哪儿吹来一阵穿堂风,众人竟齐齐打了个冷战,一番眼神交战,由栖凤派的掌门婉离仙子落败告终。
  婉离仙子心中像是吞了个黄连似的,有苦说不出,不情不愿的开口,朝上首的燃池真人说道:“真人,如今众位掌门已然到齐,不知真人何时开始议事?我门中还有许多杂事未曾处理,想必众位掌门也应是如此吧?”婉离仙子在心中将这群没担当的人早骂了千八百遍,只是脸上仍带着笑。
  众掌门纷纷点头,说着门中还有要事,等一众安静下来,燃池真人才开口:“再等等罢,还有一人未到。”说罢又抬头看向远处笑了起来,“到了。”
  那一群掌门心中皆是疑惑,修仙界三门六宗十八派的掌门皆已到了,又哪里还有人未到呢?正想着呢,诸位掌门脸色皆是一变,数百里之外,有一群实力强横的剑修正御剑而来,近了,更近了!
  光华门的刘掌门首先站了起来,周身灵气震荡,朝燃池真人怒目而视,心中阴谋阳谋的转了千回,“真人此次邀我们前来,难道就是为着此事吗!”
  其余几位掌门也是一脸菜色,尤其婉离仙子,自玉英宗的传承断了之后,虽又从十八派中补上一宗,再从下面的小门派中提了一派上来,栖凤派却是唯一的只招女弟子的门派了,所以理所当然的,她也是此处唯一的女修者。
  燃池真人笑而不语,却有一人高声道:“原来诸位掌门都已知晓本尊之事了吗?也好到时可别忘了来喝我与瑾越的喜酒。”
  众人闻声向后望去,皆被此人话语惊呆了,喜酒?话说这瑾越不正是燃池真人的首徒么?
  门前,一名青年正跨步进来,头戴青玉冠,身上穿着天青色的月丝锦所制的法衣,只是身后却背了一把人人望之色变的剑。
  这是一个剑修。
  而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名剑修,有男有女,唯一相同的便是每一个人身上都环绕着极重的剑意。
  那青年缓缓弯下腰,“掌门曾说瑾越非一派之主不嫁,如今司青携重云剑派弟子前来,掌门可该应允了吧?”
  燃池真人亦是带笑点了头,他那徒弟的本事他怎会不清楚,只会炼药,若说打架,那可真是不擅长,这剑修一次次找上门来,不为修剑,又不伤人,那么必然是有情了,他那徒弟可是个木头,要开窍可不容易。
  没人知道司青是如何战胜了所有的剑修从而建立了重云剑派,只是那一场司青与瑾越结为道侣的婚事,空前绝后的盛大,毕竟再也不可能有人请来剑修于仪式上摆了无解的同心阵送与道侣。
  永结同心。
  而这座象征着重云剑派的祖师司青和他的道侣瑾越的爱情的同心阵到如今仍然作为重云剑派的护山大阵运转着。
  百年对于修仙之人,不过短短一瞬,司青与他的道侣虽早已飞升,但当初与司青同去提亲的十位剑修却仍作为十座山峰的峰主留在重云剑派之中,而即将渡第九重天劫的紫霄真人便是其中一位。
  重云剑派如今虽也收其他的弟子,但大部分仍是剑修,所以他们选继承人的时候也简单粗暴的多,打一场,谁赢了,谁就是下一任峰主。
  他们提前了一个月举行比武,推选出两人,在峰主渡劫的当日决战,赢的人将会得到峰主的指点,无论他是否是那峰主的弟子。
  要知道,历了第九重天劫,无论是平地飞升还是兵解成了散仙,都是他们无法望其项背的存在,所以峰主的一句指点,也许就是得道的关键。
  不过这次最后的两人都是紫霄真君的弟子,无论能不能获胜,真人都会指点,这毋庸置疑。
 
  ☆、归来
 
  上清峰后的山洞中,萧衍从一片漆黑中睁开了眼,他的身后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那些从头顶掉下的水珠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小坑,鼻尖处的空气湿润,他看向洞外,外面天未大亮,风吹过,从山洞中回转出一片呜呜的声音,也吹得洞外的树叶扑簌簌地互相拍打着。
  萧衍动了动盘坐的双腿,又将体内浑郁的灵力运转了一周天之后,才僵硬的发觉出不对,他体内怎会灵力充足?
  他记得,就在闭上眼之前,他从小养到大的徒弟,竟然会在他背后捅了一剑,他甚至能够回想起那把他亲手赐给徒弟的摇光剑从他胸口穿过时发出的令人牙齿发酸的声音,而他体内的灵力却如石沉大海。
  啊,他想起来了,灵药宗的掌门与他交好,送了他能化解人灵力的药物,却完全无色无味,无从查起,只是被下了药的人灵力会化作茉莉花的香气逸出体外,而那药,他给了自己一手养大的徒弟防身,却不曾想最后在自己的身上闻到了浓郁的茉莉花香。
  真是讽刺啊,萧衍的嘴角牵出一个凉薄的笑容,随着他的笑容,他身下所坐的石台霎时间化作了齑粉,灰飞烟灭。
  萧衍捂住嘴角,咳了两声,他从前向来身体不是很好,最是闻不得这些烟尘,此刻他却没有用灵力隔开,他站起来走了两步,他的身体明明早已被徒弟治好了......
  他来不及多想,忽听闻洞外传来一阵翅膀的扑棱声,随即传来一人说话的声音,“萧衍师兄,今日是师父历劫的日子,苑桐师兄已等了你许久了,特地差我来通知师兄一声。”洞外那人战战兢兢地说完话,却没能等来萧衍的回答,于是只好又硬着头皮喊了一声:“师兄?”
  “知道了,你先去吧。”萧衍的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那弟子得了回复,松了口气,立即跳上了仙鹤,向着比武台的方向去了,也便没有察觉到萧衍的异样。
  而此刻在山洞中的萧衍却是死死的扣住了山壁,一边又咳了起来,他记得这声音,是严梓师弟,可是就在他与师兄闹翻之后,人魔边界便不太平,而严梓师弟去了调查之后,便再也没能回来,所以原来不是逃过一劫,而是重生了吗?
  他未曾因峰主接任的落败而与大师兄闹翻,独自前往魔界与人界交界的小镇,未曾捡到一名人魔混血的婴儿,也不曾倾尽心力养大被他收为徒弟的婴儿。而他的身体没有被徒弟带回的星辰草治好,他更是没有死在那个他视为亲子的徒弟手上。
  他忽然放声笑了起来,却又忽然咳的撕心裂肺,只是这一刻他不再埋怨这副早年为寒毒所祸的身体,他竟是从未如此庆幸。
  在山洞之中又打坐调息了一会儿,走出山洞的时候,萧衍又回到了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阴沉着脸,一如没有收养了徒弟的他的时候,御剑向比武台而去。
  比武仍未开始,在另一座山的山顶上,紫霄真人的头顶已聚集了一大片的乌云,偶尔能听到几声雷鸣,所有被邀请来观礼的掌门,则在比武台所在的山上,与那渡劫的地点隔了很远,因为天劫的范围非常之大,在这里更安全些,反正修仙之人的目力皆惊人,即便紫霄真人与他们隔了很远,他们仍能看得清楚。
  萧衍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众掌门都齐齐望向他师父渡劫的方向,也对,能观摩一次渡劫,可是受益匪浅,即使那些门下修为不够的弟子,也忍着心神震荡要多看几眼。
  还是大师兄苑桐第一个看见了他,萧衍从飞剑上下来,破天荒的对着师兄笑了一下,只看到自己的师兄僵了下脸,苑桐简直要怀疑自己的师弟是否吃错了药,往日里师弟可从来没对他有过好脸色。
  苑桐永远都是那副翩翩君子的样子,要让他失态可不容易,只是萧衍却曾见过他谈笑风生间便杀了十数人的样子,所以上一辈子的时候,萧衍一直不喜苑桐,人人说他君子如玉,只有他知道这人是真正的绵里藏针。
  如今萧衍却改观了,他亲眼看着这重云剑派在他徒弟手中付之一炬,而眼前这个人,最后的样子,却是满脸的血倒在山门前,而他倒下前却仍对着自己的方向,说了一句,快走。
  只是那时自己对着那孽障全心全意的信任,竟然毫不设防的走向了灭亡,萧衍冷笑,这一世,可是我为刀俎了。
  而一旁的苑桐好不容易维持住自己的表情,看了一眼浑身散发着冷气的萧衍又默默的移开了些距离,幸好萧衍仍沉浸在仇恨中,不曾发现。
  只不过台下总有些眼尖的弟子,见了些端倪,于是隔日之后,上清峰峰主与师弟不和的传闻又甚嚣尘上。
  话说回来,萧衍总算察觉到现在不是发狠的时候,于是收收心,也尽力朝着师父紫霄真人那望去,这一望倒将他吓了一大跳,紫霄的头顶盘踞的乌云竟是快笼住了整座山,那乌云的颜色也不似平常的灰,而是浓墨一样的黑,他的师父就坐在劫云的正下方,闭着眼一动不动,全身不时闪过金色的光芒,那是师父的剑,早已有了剑灵,只要成功历了劫,那剑灵就会修出实体来,剑之外的实体。
  萧衍心中不由激动,手抚上了手里的摇光,他实力进益之后,这把他年少时用的剑,他便给了那孽障,摇光中早已隐隐生出了剑灵,而为着孽障,他下手抹去了那未成形的灵体,手中的剑发出微小的嗡鸣,萧衍心神一震,他竟然又走神了,他皱了眉头,收回目光。
  反正他知道再看下去,对他的修行是有害无益。
  上一世时,他心中满是如何应对大师兄的招数,完全没有仔细的看过师父历劫,而大师兄却在师父的历劫中修为心性又增了一层,此消彼长之下,他毫无疑问的败了。只是那时他却只有满心怨恨,还为了这点小事离了山门。
  萧衍回头看苑桐,那个并不比他大的少年,此刻闭着眼,已进了入定的状态,尽管周围人声喧闹,却似乎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他,萧衍冷着脸,扫向台下诸峰弟子,如此大事,也尽都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