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小哥不好惹 作者:叶书(下)

字体:[ ]

☆、第81章
 
秋寒屿心里正高兴,自然会顺着蕴尉,当然,他不高兴的时候也没有违逆过蕴尉就是。
    “这虾很冰,你不要动手了,我给你剥,你吃就行!”秋寒屿将盛虾子的盆子放到自己眼前,麻利地开始剥虾。虾子去头去皮,只留下虾尾巴上的一点虾皮,便于蕴尉揪着蘸酱料送进嘴里。
    就王姜氏这么偏疼自己儿子的娘都看不下去,“小秋,你再这么惯着他,迟早把他惯得不成样子。”
    秋寒屿只是笑笑,没说话。贪吃的小尉也可爱的不得了,而且只要小尉一直在他身边,他乐意将小尉惯得不成样子。
    农家冬日最得清闲,渔家也差不多,“过年”作为一个走亲访友、吃喝玩乐最好的借口,被人拖的格外长。,严格说来,过了二月二才算过完年,在二月二之前,亲友故交见面都要先问一句“过年好”的!
    蕴尉在这边没什么亲戚可走,可是师长朋友却不少,蕴尉挑着日子先去拜访了老学正和新学正,然后跟朋友们聚会了一次,剩余的时间就是窝在家里等客人上门。
    闲散的日子多了就倍感无聊,好不容易挨到二月二,蕴尉却听到“闹正月,耍二月”,也就是说这种无聊到长毛的日子还要再过一个月!
    蕴尉实在受不了,秋寒屿便给他裁了纸,“练字可以静心。”
    虽然蕴尉不喜欢这种听着都无聊的消遣,但是无事可做的他也只能摸摸鼻子认了,跟秋寒屿一边一个开始练大字。
    只用了一个上午,蕴尉就缴械投降了,开始抱着脑袋苦苦思索有啥好玩儿的。
    麻将、扑克、象棋、围棋……
    麻将、扑克想想办法倒是不难做,但是这两样东西蕴尉玩得也不是很熟练,而且各种玩法规则都不一样,一一普及太费劲。最后一样围棋,原身应该是会的,可惜蕴尉坐不住,不爱下。
    排除法的结果就只剩下了象棋。蕴尉真心觉得这个不错,既要开动脑筋厮杀,又不用一坐一天,很适合他的消遣……
    说动就动,蕴尉拉着秋寒屿出了门去寻合适的木头。其实做木匠活这事儿王铁根比他们俩加起来更有经验,可是,那啥,谈恋爱么,当然是两个人一起动手比较有意思。
    俩人在自家山上转了好几圈,最后俩人灰溜溜地下来了。因为合适的木头不少,可是俩人连件趁手的工具都没带,完全是上山放风的。
    二人回家之后被王姜氏数落了半天,在蕴尉打了两个喷嚏之后,这通数落更有了升级的趋势。“娘,煮碗姜水给我喝吧!刚出正月呢,不好看大夫的!”
    “呸呸呸,胡说什么,大吉大利,不好的散去!”王姜氏拿儿子没办法,恨恨地去给俩人煮姜水。
    喝过姜水,上山染上的寒气被驱散,蕴尉歇了上山弄木头做棋盘的想法。“棋盘可以用纸画,可是棋子还是要用木头做……”
    “没事儿,你说做什么样,我来弄。”蕴尉的一切想法秋寒屿都无条件支持。
    “那咱们先做一副小的玩玩吧,等天暖和了,咱们去找个木匠做个好的。”蕴尉让秋寒屿做三十二个比乒乓球略小鼓形的木块,他自己则去画棋盘。
    俩人在家里一忙活,闲得发慌的王铁根也围上来凑热闹,跟秋寒屿一起削“小鼓”。三个大人忙活了大半天,基本的都差不多,只差棋子上的字。
    蕴尉原本想让秋寒屿刻上去的,却又觉得太费劲,毕竟秋哥不是专业木匠出身,刻坏了还要重新做,于是蕴尉干脆找了毛笔在十六个小鼓上一个将、五个卒,剩下的士、象、车、马、炮各二。
    写完了一边,另一边该换红色,蕴尉尚未点亮丹青技能,所以家里并没有准备燃料,包括朱砂。好在米宝儿、豆宝儿的夫子爱好绘画,常备各色燃料,所以匀给他一点是可以的。
    蕴尉得了朱砂,在另外十六个棋子上写下一个帅、五个兵,剩下的仕、相、车、马、炮各二。
    准备好了道具,蕴尉兴奋地拉着秋寒屿对坐到小桌前,“来来来,秋哥,我先大概说说规矩,然后玩两局秋哥就会了。”
    “马走日,象走田,过河卒子不能还,车走直线,炮翻山,另外还有别马腿,堵象眼。还有,还有卒在河内只可向前进一步,过河前进平移皆可。士在九宫斜支,将在九宫移步……”蕴尉想了想,“暂时想到这么多,咱们一边玩儿,我一边再跟秋哥说。”
    这俩人一玩儿就是小半天,连米宝儿、豆宝儿、糖宝儿被送回来都没出去迎。回来的三个小娃娃安静地坐在旁边围观,直到蕴尉的老将被捉,他不得不认输。
    蕴尉欲哭无泪,果然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么?他与秋寒屿刚刚开始的时候蕴尉连胜两局,第三局因骄傲轻敌被秋寒屿赢了去,算是三局两胜,第四局被蕴尉找回了场子,但是已经不像开始两局那样轻松。
    前五局结束,蕴尉五局三胜,总的看来还是蕴尉占了上风,然而七局结束,蕴尉依旧是三胜,如今第十局结束,蕴尉还是三胜!
    “秋哥,你不是第一次玩儿吧,对吧?对吧?”蕴尉哭丧着脸问。似乎只要秋寒屿回答了“对”,他输得就不算太惨。
    “第一次,不过这游戏不错,虚虚实实,可以套用不少兵法谋略呢。”秋寒屿玩儿的很尽兴。这个游戏真心不错,以后可以多玩。
    可惜蕴尉输惨了,坚决不肯再跟秋寒屿玩儿,于是柿子拣软的的捏,蕴尉改为教导仨小的。他就不信了,秋哥玩不过,仨小的还玩不过?事实上,蕴尉还真是从仨小的身上找回不少自信,但也仅仅是头几年。
    等最小的糖宝儿满了十岁之后,蕴尉就再也没有在象棋方面找到过自信,甚至连棋友都找不多,原因是仨小的都嫌弃他是臭棋篓子,不爱跟他下,而乐意哄着他跟他下棋的秋寒屿,蕴尉又不爱跟他下。
    因为明明知道自己赢不过,到头来就算侥幸赢了也会怀疑是不是对方放水,根本就赢得不痛快。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此时的蕴尉还玩得挺欢乐,可惜几个孩子去别庄念书的时候,蕴尉依旧闲的蛋疼。
    某日,王铁根家门外来了个小书童,自称是蕴尉至交好友的书童,说他家公子邀请蕴秀才明日去水榭赏雪。
    蕴尉乐呵呵地接了帖子,还赏了小书童几个铜板,回身进屋就把帖子扔炕上了。
    “这冬天都快到头了才寻思起来赏雪,年前鹅毛大的大雪也没见他们说想赏雪,现在这细毛毛雪能看见个毛线!这是跌脑子了,跌脑子了,还是跌脑子了!”蕴尉吐槽道。
    王姜氏可不懂这些,只问,“那你要去不?”
    “去!怎么不去?”蕴尉回答地斩钉截铁。再在家闲着他身上就要生虫子了,出门放放风也好。
    蕴尉要跟友人出门游览,秋寒屿自然不能跟,为此,秋寒屿还有点不高兴,狠狠吃了顿豆腐才放蕴尉出门。
    这个时代没有天气预报,全凭经验丰富的老农看天推断明日天气,可别说,比后世的天气预报也没差多少。
    第二天蕴尉出门的时候,天上还真飘下冰沙似的霰雪。蕴尉出门没多久,秋寒屿也套了马去了城里。他先去玉石铺子定制了一套精致的白玉棋盘棋子,然后将早就写好的象棋的玩法和图纸送到驿站,委托驿站将这些东西送到府城的某间铺子,那里会有人将这些东西送给那个人。
    不是秋寒屿有好东西就想着旧主,而是这些东西不会是白白送过去的,那人会给他一个合适的价码。为了给小尉弄来所有他想要的,钱总不嫌多。
    这厢秋寒屿去赚钱给蕴尉买买买,那边蕴尉已经到了好友约定好的水榭。
    这水榭可不是一般的水榭楼台,而是本地有名的歌舞坊。所谓的歌舞坊虽然没有明着的卖肉,但是只要银子够,你情我愿的事儿旁人能多什么嘴呢?
    这水榭的主人是谁,坊间并没有流传,可是这水榭的主人会做人是真的,因为他会给有各种需求的客人提供各种有偿援助,例如,提供一个清净雅致的地方给某些人,让他们可以来一场或几场亲密的接触。
    当然不论私底下多么的香艳混乱,明面儿上,它还是间ktv而不是恋歌房,这也是为毛有这许多自诩风流的读书人乐意上门的原因。既不会污了自己的清名,又不会缺了红袖添香之乐。
    是以,蕴尉一到门口,一个穿着红色薄夹袄的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就从门里迎了出来,脆生生地问,“敢问公子可是来赴谭公子之约的?”
    蕴尉记得昨日小书童来的时候说过他家公子似乎是姓谭没错,遂点了点头。小姑娘立刻招呼人来替蕴尉牵马,她自己个儿则引着蕴尉往里走。
 
  ☆、第82章
 
小丫头似乎做惯了这种迎来送往的活计了,路上热络却不过分热切的询问:“公子看着面生,不知该如何称呼?待会儿,小云也好为公子通禀。”
    蕴尉对这种后世小学生抛来的媚眼儿没啥兴趣,所以装作没看到小姑娘脸上的娇羞红晕,只淡淡地说,“我姓蕴!”
    “原来是蕴公子!”自称小云的小姑娘,侧身朝蕴尉福了福身,微微颔首的样子还真有一点点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小云见过蕴公子。”可惜蕴尉不是那多情的诗人,对尚未发育的小学生实在提不起兴致,只冷淡地点点头,默默地跟在小云身后。
    小云试了两次,都没有勾搭上蕴尉,心里有些泄气,埋怨不禁蕴尉的不解风情,有心再试一次,又怕太过明显的倒贴惹来厌烦,所以她暗暗决定等临进门前再试一次。
    没等小丫头准备好再试一次,蕴尉先开了口,只因为他看到了一个陌生又有点眼熟的人,“小云,前面那个刚刚走过去的人是谁,你知道么?”
    小云虽然心思多半放在如何勾搭蕴尉身上,但毕竟要领路的,前面的人自然看清楚了,“哦,那位呀,是我们这里的常客,说起来,他跟公子还是一个姓呢!”
    姓蕴?又能让自己觉得熟悉的,会是谁?蕴尉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没想到这么快又看到他,不过看他步履匆匆似乎没看到自己,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蕴尉默默地装作了没看见,顺道忽略了进门前小云有意无意地勾搭。
    雅间里已经做了五六个人,蕴尉与他们或多或少都见过几次,但称不上特别亲密的朋友,就连这个请客的姓谭的公子,蕴尉也想不通他怎么会突然邀请自己,不过在他之后来的两个人与他的交情还不错,看他们与主人家的热络交流,想来是这两位要求谭公子邀请的自己的。
    既来之则安之,蕴尉索性放开了跟几个人诗词歌赋,策论文章逐一谈论。只是这么些个大男人干坐在屋里谈学习有何趣味可言?谭公子既然说了是来赏雪的,那连窗都不开肯定不行。
    谭公子着身边的下人安排了起来,不仅打开了窗,还招来几个女乐吹拉弹唱,场面比刚刚热闹了许多,可蕴尉却有点受不了屋里被炭盆熏蒸过的粉脂味,借口方便出了房间。
    蕴尉本意就不是真的要方便,所以挥退了殷勤上前要求带路的小丫头,自己溜溜达达四处走着。
    不论是勾栏女支院,还是舞坊乐坊都是夜晚宾客盈门,白日总是冷清一些。这水榭虽然不同于一般的舞坊,但是白日也并没有太多客人上门,大多数的雅间都是空着的,也不怕蕴尉乱走碰到不该看的,所以蕴尉不让跟的时候,小丫头才乖乖地退下。
    蕴尉在水榭里绕了一圈,有些迷路,刚想着碰见个人问问路,就看见前面一片玄色的衣摆一闪而过。蕴尉急忙跟上去,谁知他还是慢了一步,那件玄色衣裳进了一间屋子不见踪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