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恋夫从军 作者:万支

字体:[ ]

 
 
 
     
文案
关于刘河,经历过一场悲途的人生,那一生在逃避和绝望的爱情里结束。
 
莫不是也有了不舍的执念,他重生在故乡的都市里,只不过,占据了一个目不识丁的帮派老大的身体。
 
而这位老大的灵魂又钻到了刘河的身体里,从此两人相识,相帮,最重要的是这位老大对刘河精心辅佐,帮他夺回前世爱郎的心。
 
【双重生情节】【一对主线CP+两对暗线CP=3CP】PS:先虐后甜
 
 
“你是不是要泡甄军?”
“啊……?”
“我帮你,我会带着全帮的人帮你追到甄军!”
“你……你不是说死缠烂打很让人讨厌吗?”
“那是屁话,是针对那些不懂感情的人听的,你不同,你和甄军是天生一对啊!”
“!!!!!!”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河,甄军 ┃ 配角:秦明,罗英军,方四平,孙季 ┃ 其它:爱情,纯爱
 
 
  ☆、第 1 章
 
  
  “我习咯,你是不是医生啊?醒个酒醒了两天两夜。”
  “你……你们还是送医院吧!”
  “两瓶威士忌就进了医院,我们老大的脸往哪里放,江湖威名还要不要,你他妈是找死不咯?”
  “恐怕……恐怕老……老大是酒精中毒……”
  “三刀,跟他妈费什么话,直接砸了这个老家伙。”
  一阵隆重的桌椅板凳翻飞的声音。
  刘河是被激烈的吼叫和哀嚎声给吵醒的,头痛欲裂伴随恶心干呕,胃里空旷得难受,眼睛里的视网膜还布满血丝,半睁开,被面前窗口透进来的光线强得模糊了视线,上方隐隐约约浮现一团飘荡的白色虚物。
  柳絮……
  脑海里清晰印刻出那一秒唯美的画面,那是他死亡时最后的景象……
  ……甄军!他最后说了什么?好可惜,没有听见,怅惘的伤痛比一切都来得悲戚,刘河掩住发红的眼睛,没注意手上的吊瓶拉扯出清脆的碰撞声。
  “三刀,老大醒了!”一个眼尖的骨瘦的男人,放下已经砸断的木椅凳兴奋地喊。
  那个叫三刀的男人立即松开被揪得满脸紫红的老医生,欣喜又傲慢地跑到对面墙角的担架病床边,他的声音粗鲁且高亮还有浓浓的乡音。
  “老大,你可吓死老子咯。”
  跟着三刀身后一连簇拥来三四个男人,高矮胖瘦,耳钉,唇环,杀马特,鸡冠头,每一个人的造型都让刘河看得头晕眼花,且不明所以。
  牛鬼蛇神?刘河死劲眨巴了几下眼睛。
  那个瘦男人,穿的牛仔裤空荡荡的,随着腿一直抖动,好像天生就无法安静下来,消瘦的脸颊颧骨很高,看似弱不禁风,可那双有毒的眼睛,时常放着狠厉的光。但他在对刘河笑,且是谄媚的,微微颔腰,算是一种另类的尊敬。
  他说:“白马帮那个婆娘真是够辣的,居然灌了老大这么酒,明天我就带兄弟把他绑了。”
  后面的几个附和起来:“就是,老大就是太怜香惜玉。”
  “对嘛,咱们还讲什么弯道道,給点药,保证她对老大死心塌地的。”
  “黄牛说得对。”三刀把体恤衫的一角斜抄进裤腰里,摩拳擦掌地一副享受的歪念,凑到刘河眼前:“你觉得怎么样老大,别白受了这么多罪,你可昏迷了两天呢。老子都差点报警了。”
  这种往常的玩笑总能引得一阵共鸣地笑。
  “老大?”刘河愣怔半天,从那些吆喝的对话里无以分辨,只得机械地问:“你们在叫我?”
  三刀的嘴角有道疤痕,向上弯曲,即使严肃起来也像小丑一样的笑,显然他没笑,而是用粗鄙的手摸了摸刘河的脑门:“莫发烧啊?”
  老大的样子确实不是三刀往常认识的那样,他居然没骂他们‘嬲(nia)你妈妈别’,没一脚踢开猴子喜欢抖的腿,三刀对身边的人忙说:“猴子,你把那个老家伙叫来。”
  瘦骨男人一偏一摇地跑去诊台,把桌子下颤颤巍巍的老医生给抓了出来,周围几个小弟都奇怪的你看我看你。
  拍了刘河的肩膀,三刀对老医生吼道:“死老头,你给我们老大用了什么药?为什么神志不清了?你不给我治好了,你休想活到天黑。”
  老医生双脚打颤,额头上还有刚刚被打的淤青,他慌张又害怕地跪在刘河面前,给他检查。
  刘河从没被这样的老人家跪过,他哪里受得起,忙扶起老医生:“你别跪,我看了头晕,就这样检查吧。”
  “谢……谢谢”老医生眼眸闪过一丝感激的同时,身边的一众人简直像看了世界奇观似的,到抽一口凉气。
  “三刀,老大不会脑子崩了吧?”猴子用骨节深透的手扶在三刀耳边讲。
  三刀神色奇怪:“碰哒鬼咧…喝个酒喝出脑震荡,太稀奇咯!”
  黄牛也凑近担心道:“我说……我们水龙帮是不是要换老大咯?”
  三刀一脚踩扁了他的鞋尖:“你给老子说话小心点,只要他是活的,水龙帮就威震四方,湖南四十六帮,有哪一个不买老大的账,你他妈说换就能换了?【红叶】的选帮赛你去打?”
  黄牛抱脚疼得咬牙切齿,也不忘对三刀他们服从地点头。
  “大……大哥,你没什么大的事,我是个中医,只能看个大概,如果不满意,还请你去市医院做个CT,钱……钱的话我可以出。”老医生哆哆嗦嗦,生怕又出什么差错,他长期被这群市流帮派骚扰,看病不给钱,反而要交保护费,报警也没用他们坐几天牢出来只会变本加厉。
  “怎么还要你给钱?”刘河很奇怪这种颠倒的逻辑,看了看面前凶神恶煞的一帮人,满屋的狼藉,也明白了个大概。
  他又活了?还是生在地狱或者另外的什么世界,可是现在的一幕幕又实在太真实。
  “这是什么地方?”刘河朝面前的人问。
  三刀的脸色刷的白了,低头粗旷地叹了声:“咱们去市医院吧!猴子去开车。”
  “好。”猴子一溜烟窜了出去。
  “黄牛,过来扶一把。”三刀架着刘河有些无力但很结实的身体,黄牛也忙过来架起另外一边。
  老医生总算送了口气,消耗了他快三天,真是死里逃生。
  刚到门口,街道的空气给刘河的脑袋醒了醒,回头看了看那个苍老的医生,觉得过意不去,也知道现在应该是这群人的头头,便对三刀说:“把医药费给人家,打坏的也陪。”
  黄牛差点摔到在门槛惊呼:“老大,你在抽疯?”
  “给不给?”因为头疼,刘河有些恼地说,这副身体的声音很是劲透,稍微使力就微露锐气。
  三刀觉得事态严重,顾不得这些,便顺手从钱夹里拿了三千块丢在诊桌上。
  老医生看到这个钱,又看了看刘河,觉得自己一定在刚刚被打晕了在做梦。
  湖南省人民医院,刘河站在门口呆了好久。
  这里是湖南?他的老家……他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还是传说中的重生?怎么又偏偏是湖南……
  “老大,进去吧,猴子都挂好号了?”三刀把那张挂号单塞进他手里。
  低头看见那张白色纸张上宋体打印的文字,刘河的深思全被冲散了,对猴子问:“为什么是妇科门诊?”
  三刀一巴掌扇猴子后脑勺骂:“你搞什么名堂,老大要看的是男科。”
  猴子才恍然道:“哪我去重新挂!”
  “等一下。”刘河重新大量这群人,小的十七八,大的二十出头,实在太…只是无奈地问:“你们要给我看什么病?”
  “脑子呀!”黄牛答道,好像他很明白。
  “那就挂神经科。”
  猴子也疑惑:“我刚刚就是说看神经方面的病,她问我人在哪,我说在外面不舒服走不动,她就给我挂了这个号。”
  三刀摸着那头粗短的平头不爽:“我就说这种大医院幺蛾子多。”
  进了医院,三刀陪着刘河在大厅转角的诊室等号,猴子就在那边不依不饶地跟那个挂号窗口的小姐较劲。
  “你这婆娘是不是耳朵有病?我说看神经方面的病你怎么给我挂妇科门诊?”
  “你不是说病人不舒服走不动吗?”
  “走不动就要挂妇科吗?死婆娘。”
  “这里是医院请你文明点,再说挂号单上有字你怎么不看?”
  “我他妈赶着看病呢,谁有空看啊?”
  “看什么病挂什么科,不知道说清楚吗,谁知道你要看神经方面的病还是痛经方面的病?”
  看热闹的一波接一波,这场面不见人头疼都不行,再闹下去估计保安就要来了,刘河让三刀把猴子抓了回来,虽然很陌生,可这帮人特别听他的话。
  那个挂号的女人也是相当厉害,狠起脸来,猴子一点都不占上风,大概是心有余悸,好多人都不去她那个窗口排队。
  望着门上显示的红色排号数字,也不得不感慨,看病也是挺累的挺难的事,三刀带着那群人都快把这楼道给遛穿了。很是引人注目。
  可更引人注目的是,刚刚那个凶猛的挂号女突然温声细语起来,声音细得拔尖的亮。
  “您挂那个科?”
  “您贵姓?”
  “您那里不舒服?”
  刘河寻着声音看过去,刹那间,视线里一道白光洒下,世界都恍然定格在那窗口前的一身绿军装身上,年轻了许多,眉宇间透着无比的英气,没了那股带着面具的优雅,朗月般的精神样貌,和最后留下的那张阳光丝滑的脸重合,这才是灵魂深处的甄军。
  “甄军……”刘河喃喃自语,起身朝那个人走去,那是他用生命爱过的男人。
  “老大,你去哪?”猴子追过来。
  刘河的耳朵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走到这身绿军装的旁边,眼睛像着了魔,目光颤抖又赤诚。
  “……你是?”他准确地回头,每一个动作都标准得气质泠然,他的名字确实叫甄军,可眼前这个虎头虎脑又满脸痞气的人是谁?
  这双眼睛是怎么回事?怎么像有无尽的潭渊,莫名看得人生出一种悲戚。
  这样的相遇哪里还容得下半句言语,刘河珊珊的眼泪夺眶而出,紧紧抱着这个可以为他甘愿死亡的男人,死是多么愚蠢的事,根本无法解脱这种爱意入骨的感情,梦也好,地狱也罢,见到他就是就没办法自我控制。怎么样变化都抹不去这个感觉,哪怕现在的身体早已不是从前的自己。可灵魂没变,仍然要对这个男人心痛不已,上一辈子他逃避了一切,这辈子再也不想放过。
  “先生,请你放开我。”甄军的声音不同以前的沉稳,却多了些生气,还有点天生的骄傲不逊。
  尽管不那么喜欢笑了,但这样的他看起来好真实,原本的甄军是这个样子,刘河的眸子散发灵光一样看着他。即使被他挣脱,一个不客气的反手擒拿也一点都不介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