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求真路上 作者:琉璃人间

字体:[ ]

 
文案:
     末法时代,还有多少修士在苦苦挣扎着那一线生机。未来的修道之路,却依旧缥缈无依。
 
楚玉惜步步前行,抓住手中一切机遇,只为破开迷茫,求得本真。
 
大道争锋,谁人与共!我在这条漫漫求真路上,等着你的到来!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玉惜 ┃ 配角:古意,等等一串儿人 ┃ 其它:现代修仙,跨越千年
 
 
  ☆、楚家玉惜
 
  “小惜,这么早出门啦。”随着“吱”的一声,楚玉惜关上自家大门,听到身后的招呼声,转头望去:“早啊,蒋大\爷。您老这是刚从公园回来呐,今儿精神可真好。”
  蒋大\爷手握一柄太极剑,且还向着家里方向走,显然是在公园里晨练好回来了。“可不是,大清早的早点起来,公园里练会儿剑,眼瞧着还能再多活段时间呢。”蒋大\爷哈哈一笑,比划了一下手中的剑,“嘿哈”两声,看的过路的邻居也都跟着直乐呵。“您老身\子骨硬朗得很,现在跑到山上跟老虎溜几圈都不成问题。就这,我就要和您好好学习学习。”楚玉惜合着笑说道。
  蒋大\爷摇摇头:“你这小子就是嘴甜,不过确实要多练练,瞧你瘦的跟个麻杆似得,风一吹还不得跟着飞起来。不行,别是没好好吃饭啊。”楚玉惜听着这话,有些无奈一笑。哪有这么夸张,自己就算没有八块腹肌,但是这身姿至少也能被称为挺拔俊秀了。“不行。走,到蒋大\爷家去,你大妈这今早可是做了不少好吃的,你太瘦了,一起吃去。现在的小年轻,就是不会保养自己,减肥减肥的说着,等你们年纪大了,就知道苦喽。走”蒋大\爷说着就要上来拉人,楚玉惜赶忙转身向前走去,边走边摆手:“蒋大\爷,您忙。我吃过了,上课去啦,再见。”看着已经一溜烟走远的人,蒋大\爷无奈一叹:“这小子”
  现在的楚玉惜已经大四了,A大历\史系的。今天是十一小长假的最后一天,因为是A市本地的,所以楚玉惜也在家呆了两天。现在小长假一结束,学校也就又立马活跃起来,即使回去的人不太多,但是出去周边游的人还是很尽兴的。一路上也能看到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学\生陆陆续续或是意犹未尽赶回来的,或是学校蜗居了几天正准备出去备粮的。楚玉惜慢悠悠的走在学校的路上,神情很是淡然。
  “哟,早啊。今天来的倒是挺积极的,没在家睡懒觉啊。”远远地走来一个洗剪吹杀马特式的少年,一脸的痞子样,看着就像街头收保\护\费的混混。“恩,你也挺早的,昨晚没出去浪?” 楚玉惜点点头,脚步不停的继续向前走着。“恩······” 秦歌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转了个身,和楚玉惜并肩走在一起。
  “谁出去浪啦,我那叫做社\会性民生生活调\查,了解当代人\民的生活质量。通\过取证、探索、研究、再尝试等一些列反复的深入实地的考察,为未来民生建设做好坚\实的基础,你可不能冤枉啊,我会哭的”说着这话的秦歌还假惺惺的摸了摸那双细长的狐狸眼,哼唧两声,引来一旁走过的姑娘们低声而又激动地窃窃私\语。看到这秦歌就更来劲,在一旁时不时拂一下刘海,然后眯一眯眼睛,对着四面八方,无死角的放个电,以求做到广撒网多捞鱼,这节操也是碎了。这年头标新立异的行为艺术,总是惹人眼球的。楚玉惜默默地诽\谤了一声,便不加理会。完全没看到那一堆姑娘里,有一大半是对着自己含羞带怯的。
  “我说,你刚才准备去干什么的,怎么又跟着我回来了。”刚跨进寝室门,楚玉惜突然转头开口问道。秦歌被这突然逼近的脸给楞了一下,小惜最近几天没见,好像长得又更好看了些。这皮肤近距离一瞧,完全没有瑕疵啊。啧啧,杀伤力见长。看着呆住的秦歌,楚玉惜挑了挑眉。没等秦歌想好怎么回答,难道说自己是被你那一张美好的脸给引\诱的不自觉就跟上了。啊呸,才不是这么变\态的理由呢,作为直男,这么基的回答是闹哪样。楚玉惜就快走两步走进了洗手间,“啪”的一声,关上了门,隔离了秦歌有些生无可恋的脸,人家想好怎么说了,你听我解释呀倒是。
  “小三,这是被甩了,真是喜大普奔。”坐在书房里的古越傅推了推闪着光芒的金丝眼镜,瞥了一眼秦歌那副如丧考妣的脸,冷冷的说道。“老\二,你个四眼仔,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作为一副眼镜,你只要安安静静的呆在橱窗里就好,谁让你乱跑的,小心道\士收了你。”看着古越傅一脸精英禁欲样,秦歌就一头火。
  两人从小就在一个小区,抬头不见低头见。但是作为家人嘴里别人家的孩子出现的古越傅,那是秦歌一生的痛。可万万没想到两人硬是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然后到大学一直一直在一起,每每总是到同一个学校,现在更是同一寝室,还是上下铺。若是其中一人换个性别,那就是一出美好的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现实也总是骨\感的,两人没有培养出什么坚\实的革\命友谊,有的只是相杀以及相杀。切,再过两年毕业了,那时候就解\放了,现在先熬着吧,就当磨练了。秦歌看古越傅的眼神就像看一块磨刀石。古越傅则是扯了扯嘴角,转头继续看起书来,幼稚。
  刚走出洗手间,看到的就是秦歌深情望着古越傅的背影,那副样子酸的牙疼。推了一下挡住门的人,楚玉惜向卧室走去。“小惜,再聊会儿啊,怎么不理我啦。哎哟,我的心。”身后的秦歌怪模怪样的在那瞎嚷嚷着。“嗤”“喂,你什么意思?笑什么笑,给我说清楚。”听到身后的嗤笑,秦歌刚还挺可乐的在那自导自演着苦情戏,然后这一秒立马火力全开,俩人又一次开启了撕逼大战。
  慕百里进来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一个扭头跺脚吵吵闹闹,一个一脸鄙视,时不时刺\激一下,还有一个一脸冷静,一点也不受干扰的在那看书。各司其职,分工明确。
  “等下我请你们吃饭,去那家食味阁。”刚一下课,秦歌就一脸抖擞的招呼着边上的几人,显然很是高兴。对于这种迫不及待要请客花钱的行为,楚玉惜几人秉着助人为快乐之本的原则,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那个,那个请等一等。”教室里的人还没有走完,剩下大半的人都还集中挤在门口那个位置,所以这句向着这方向,清脆又不失响亮的话,直接叫停了一大帮人。齐刷刷的回头率,把这发声的妹子吓得一哆嗦。要不是下一秒人家又转头看向楚玉惜,妹子表示都要尴尬的昏\厥了。当然现在的情况依旧很尴尬,大家都围观起来,不闲事多的原地开始了八卦。
  “楚玉惜,我,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陆荏佳鼓\起勇气,颤\抖的大声喊道。一时间整个场面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和陆荏佳妹子一起直盯盯的看着一脸淡漠的楚玉惜,等着他的答复。大多数人觉得人家姑娘勇气可嘉,还是可以处处看的。站在一旁的寝室几人有些玩味的看着,完全没有同伴爱的自觉。
  “嗯,那个已经中午了,还是先去用餐吧。”楚玉惜扫了一眼陆荏佳,便要转身离去。“不,楚玉惜你还没回\复我呢,请你和我交往吧。”陆荏佳显然并不死心,语气坚定而又楚楚可怜的说道,看的边上一众男性同\胞很是眼热。这要是自己立马就答应了,还墨迹个什么呀。秦歌显然也是其中一员,为这还拍了拍楚玉惜肩膀,自以为不着痕迹的抛了个眼神,示意赶快接受。
  楚玉惜看了眼门口,察觉这人越来越多,眼神一暗,平静道““不好意思,我现在并没有想要考虑这些的想法。我先走了”说着这话,便快速踏步离开教室,一转眼不见了。陆荏佳一张脸忽红忽白,再等旁人反应过来,这一位当事人也迅速消失了。余下的众人,感觉有些扫兴,怎么这结局一点也不浪漫,说好的女追男隔层纱呢,这纱也太厚了吧。
  “嘿,走那么快干嘛呢,人妹子还在那伤心着呢,你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秦歌在身后远远地追着,赶了上来,慕百里和古越傅也跟着一起。楚玉惜撇撇嘴:“我可没想让人对着我告白,我又不喜欢这样。”“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美得你。”秦歌有些愤愤的说道。
  楚玉惜心里暗暗叹口气,这样的妹子自己可真接受不来。想到刚才看到陆荏佳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色气息,楚玉惜心里一点可惜的感觉都没有,只求人家离自己远点才好。想着这,楚玉惜摸了摸脖子上的玉佩,精神一振。
  
 
  ☆、祖传古玉
 
  楚家家族历\史悠久,传承的时间已不可考,但确实是一个很古老的家族,这点从保留较为完整的族谱上还有那些个跟古董似的遗留下来的老宅确实能看出一二。但时过境迁现在却是已经没落了,现在的楚家也只过就剩楚玉惜一人独撑门户。从出生起,楚玉惜就被父母和楚奶奶捧在手心。不知是遗传因素还是什么的,楚家从所知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是单系血脉,无论如何,一代只会有一个孩子,而且竟然也不会发生意外夭折的现象,总之这个独苗苗似得血脉会一直成长到有了下一代。
  楚玉惜在刚出生时,就被他奶奶亲手戴上了家传的玉佩,因为每一代楚家新生儿都会被戴上这块玉佩,据说能保平安,这是祖\宗定下来的。而这块玉佩自从戴到楚玉惜身上后,就一直没取下来,不只是因为大人不会特意去取下来,还因为即使只是他人单单的去触\碰,都能感觉到一股排斥力。对于这点,楚家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反而觉得这样很好,这应该是玉佩认主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认这么小的主。而这块玉佩倒很是有些说道。
  戴上它的楚玉惜,小时候看上去比其他孩子看着更有一股仙童的感觉,粉粉\嫩\嫩的皮肤,身上的味道闻着也很是清新。长大后,楚玉惜除了长得更是出尘几分,还有慢慢的接收到玉佩中传来的更多灵气以及功\法。也知道了原来楚家在千年\前竟是修真世家,虽然这个词现在听来感觉有些像玄幻,但真\实情况确实如此。不过随着灵气的消褪,修真界慢慢开始退下历\史舞台,楚家也渐渐没落了。但是当年楚家老祖却是竭家族上下,炼制了一枚小\洞天,留给后代中那个有缘人,能改变楚家的人,对此即使因窥得一丝天机,而受血脉诅咒,也在所不惜。想来现在的情况就是,自己就是那个对楚家有转机的人吧,不然玉佩早就轮不到自己认主了。
  除了玉佩中的小\洞天,楚玉惜从记事开始,还能隐隐约约看见别人身上闪耀着一种光。当楚玉惜告诉楚奶奶那个在街上到处乱转的酒鬼身上有着红彤彤的像糖葫芦颜色的一层光时,楚奶奶并没有说什么。几天后酒鬼被\捕而且在监狱很诡异的猝死后,大家才知道,原来由于高昂的赌债,酒鬼在前几天把自己亲生的两个女儿给卖了,还把要拦着自己的老婆给捅死后扔到了后山。直到有人到后山去挖笋,发现已经支离破碎的残肢,报了警才查到他头上。不然别人还以为,他家那口子又带着孩子回了娘家,主要是这酒鬼一输就打老婆孩子,所以在发现残肢之前还真没人发觉有什么不对的。得知这个时候,楚奶奶专门对他说,这些能看到的颜色自己知道就好,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即使是自己。
  就这样,楚玉惜健健康康的长到了成年。楚爸爸和楚妈妈早在楚玉惜出生没多久,就在一次意外中不幸离世。面对着当时还嗷嗷待哺的楚玉惜,楚奶奶既悲痛又坚强的隐忍着,直到此时,楚玉惜成年之际,楚奶奶交代好一切,才放心的去了。至此楚家就真正的只剩他一人了,楚玉惜开始还有些难过,不过渐渐地也就放开了。没有什么人能真正的一直陪伴着自己,人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或短暂或长久的离开,既然如此,也就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了。
  “小惜,想什么呢?进去吧。”楚玉惜放下手中的玉佩,点点头随着秦歌里走进食味阁,四人有滋有味的消化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那什么明天周五一天没课,再加上双休我们去神炎谷玩吧,难得大家聚在一起的说。”秦歌架着个二郎腿,在那一摆一摆的说道。神炎谷在A市很有名,那是一个少有人烟涉及的地方,除了因为过于偏僻的原因,也是因为那里布满着危\机,那些个环境总能让人不经意间就陷入它们的陷阱,结果自然并不是很美好,所以即使那里盛传景致优美也并不会有很多人前来,除了个别有探险精神的,但就是因为如此,才更让人趋之若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