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旧爱新欢 作者:听久

字体:[ ]

 
 
 
文案:
 
     年莫向来觉得自己有个缺点,手头一旦有了点什么,就死抓着不肯松手。
 
就连和人谈个恋爱,知道人家心里有个白月光,都要自欺欺人地想,当不了最特别的也没关系,至少在他身边的是我啊。
 
想不到白月光突然杀了回来。眼看连替身的地位都快保不住,年莫总算快刀斩乱麻,决定跟这乱七八糟的三角恋说再见。
 
谁知白月光拉住他的手问:“你觉得我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年莫倒抽一口凉气,看着对方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惊恐地表示:“柯明远先生,我觉得你……有点自恋。”
 
※避雷提醒
 
开篇的攻是炮灰,CP柯明远X年莫,HE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柯明远,年莫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年莫一直觉得,他的名字特别尴尬。
  他这名是出生时外婆给取的。
  听说那年罕见的大雪纷飞,成年人一脚踩下去,积雪能掩住小腿。就是在这么个天寒地冻的时候,年莫呱呱坠地,为本来就不温暖的家,再添凄凉。
  他妈压根不想管他,最后还是他外婆动了善心,想着是年末出生,就取了这个读音,选最尾个字时,为了稍显用心,把末改成了莫。
  年莫到现在都不知道,这到底是外婆真的上了点心,还是想用这个莫字,来表达拒绝的情绪。
  叫他烦心的是,他其实是那年春节前出生的,按新历来算,生日是一月上旬,在年轻人的习惯里,这该算年初。每次被人问起,都得费点口舌解释一番,真是尴尬透了。
  不过算了,反正他人生中尴尬的事,多了去了。
  就比如现在。
  此时年莫腮帮子里塞满了肉,正好有点噎着,伸出去的手旁边就是杯可乐。可他这会儿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就这么悬在了半空。
  柳鹏池的表情也有点微妙,正在拼命地朝他挤眉弄眼,就差站起来高呼一声“大胆刁民,还不退下!”。
  刁民深知应该赶紧闪人。可他心里有点不爽,不就是旧爱登场?有那么紧张吗?至于这么着急让新欢靠边?
  转念一想,这所谓的新欢,至少是打了个对折。于是他索性胡里胡乱嚼了几下,勉强把一整块肉给咽了下去,抓起桌上的纸巾抹了把嘴,冲面前的两人点点头,起身就走了。
  迈出步子没多远,柳鹏池那个衣冠禽兽,就在身后装模作样地说话了:“这不是明远吗?好久不见啊,别来无恙?”
  年莫在心里冷笑,还扯成语装斯文呢,有本事你说话别哆嗦。
  和柳鹏池对话的那人,就显得镇定许多,声音不高不低,语速不快不慢,听起来是把湿润的好嗓子:“还好。那是你带来的小朋友?怎么把人家赶走了?”
  “哦,他刚才菜没夹稳,掉衣服上了,得去卫生间整理一下。”柳鹏池睁着眼睛说瞎话,随手一盆脏水就往年莫身上泼。
  你他妈才夹不稳菜呢!年莫默默吐槽了一句,回头瞪了柳鹏池一眼。
  这一眼,他就顺带看到了柯明远。
  柯明远穿着灰色毛衣和修身的深色长裤,整个人看起来英姿挺拔。他眼角带笑,见年莫看到自己,就冲他颔首示意。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都有年莫死都学不来的优雅沉着。
  越看,年莫就越觉得不是滋味,也顾不上失礼,干脆落荒而逃。
  年莫扫了眼周围的环境,心想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瞧瞧柯明远多么游刃有余,自己呢?却真的躲进卫生间来了。
  他拧开水龙头,弯下腰用自来水漱口,直到确定嘴里油腻的味道都散掉之后,才泼了几把到脸上,然后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
  二十左右的年纪,皮肤白净,尾处上挑的眼睛微眯起来,有几分眉目含情的意思。挺好看一张脸。年莫打小就靠着这张脸,四处装乖巧讨好处。以前就有人逗他,说你小子今后就靠这张脸吃饭吧。
  谁想一语成谶,还真有人看中了他这张脸。
  就因为他长得像另一个人。
  五脏庙里的交响乐已经演到了第三章,年莫饥肠辘辘地怀念起餐桌上的美味佳肴,想到自己居然沦落到在卫生间里流口水,就又把柳鹏池翻来覆去地骂了几遍消气。
  期间进卫生间的人也有好几个人,他都不认识。等负责打扫这块区域的清洁工第二次进来,露出“你怎么还在这儿”的眼神时,年莫都快耐不住寂寞跟他闲聊几句了。
  凑巧这时手机响了。他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就接了起来。
  “你在哪儿呢?”柳鹏池问得理直气壮,活像是约会时年莫迟到了一样。
  年莫冲镜子理了理刘海说:“当然是在卫生间整理衣服啊。”
  柳鹏池笑了:“真进去了啊,出来吧。”
  一听这话,年莫就知道柯明远终于走了,可他终归还有点怒火没消下去,撇了撇嘴说:“你聊完了?需要我再回避一会儿吗?我正打算躲起来装花子呢,吓到一个赚一个。”
  “哟,生气了?那我跟你赔个不是,总行了吧。”柳鹏池从善如流,嘴里脱口而出就是这么一句。
  年莫垂着脑袋,见清洁工正狐疑地打量着他,就扯着嘴角扮了个甜笑。随后他挂掉电话走了出去。
  柳鹏池的道歉根本没走心,年莫听得出来。可他能怎样呢,人家都说了赔不是,也给了他一回合矫情的机会,就够了。再往下作,最后难看的还不是他自己。
  走到餐桌边,柳鹏池已经买单了。
  年莫不舍地看了眼桌上没怎么动过的菜,不动声色叹了口气,把沙发上的大衣穿到身上。卫生间里暖气不足又开着排风扇,他手早就凉了。
  跟着柳鹏池下到负一楼,年莫坐在副驾上,耳边听到男人说:“他其实很快就走了,我们没聊几句。”
  “哦,没事。”年莫低头系着安全带,没去问那干嘛不早点叫他出来。
  肯定是柳鹏池千言万语旋心头,独坐桌边忆往昔呗。没必要追根究底,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柳鹏池把车停在了小区门口。
  见他没有下车的意思,年莫也就明白了几分,正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再走,柳鹏池突然探过身来,抬起了他的下巴。
  年莫心里咯噔一下,侧过脸躲掉一个吻,柳鹏池的眼神他看得明白,外露的激情中包裹着一丝两人都心知肚明的迷惑,应该是把他当成别的人了,换做平时也就算了,至少今天年莫有些抗拒这样的待遇,于是他抬手指了指门口的保安:“注意点影响,有人呢。”
  柳鹏池索吻不成,脸色也有点失落,为了掩饰尴尬,他摸出根烟点上,待吐了个烟圈后才说:“下午还要开会。”
  年莫早有心理准备,没说什么就下了车,看着柳鹏池抹了把脸,又恢复了衣冠楚楚的精英气质。他朝年莫挥了挥手,车子就跟他那点惆怅的情绪,一起扬长而去了。
  一月初的室外气温很低,年莫在风里站了一会儿,转身走向了地铁站。
  老城区居民楼的午后分外安静。上楼时,年莫手里多了几个塑料袋。他摸出钥匙打开门,里面是套简单干净的两室一厅。
  “外婆?”他在门口边换鞋边喊了声,见没人回应,便快步走进客厅,直到看见头发花白的年老太太正在躺椅上打盹,这才放下心来。
  他放轻步子,蹑手蹑脚地把菜放进厨房。再走到电视旁的五斗柜前,悄悄拉开抽屉,果然又在里面看到了几个瓶子。
  选择拿起一个把瓶身看了个遍,和他预料中一样,都是些没厂家没批号没日期的三无产品。年老太太前几年患上了高血压,不知被什么人给骗了,医院开的药嫌贵,三无保健品买起来倒是不眨眼。
  年莫面无表情地把瓶子全拿出来,然后进了自己的卧室,反锁上门,倒掉瓶子里原有的药片,把自己在路上买来的外表相似的维生素片换了进去。
  等他再重新把药瓶放回原处时,外婆总算醒了。
  见他来了,老妇人也没个好脸色,岁月在她脸上刻下的皱纹,没有使她比从前慈祥多少,反而因为太瘦的关系,看起来更加刻薄,她扫了眼外孙,阴沉地说:“你怎么来了。”
  “来看您啊。”年莫提高了音量应着,外婆耳朵不好,说话都得大声点。
  “没人稀罕你看。”外婆仍然冷着脸,起身只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拉开抽屉,从药瓶里倒出几粒吞服下去。
  年莫把塑料袋往口袋里多按了几下,以确保它不会露出来,最终还是忍不住叮嘱道,“外婆,您要是身体不好,我带您去医院看看?别去外面乱买药了,又贵又不好……”
  水杯被重重地放回到桌上,年老太太狠狠地瞪他一眼,开口骂道:“我的钱爱怎么花关你什么事!少学你妈那德行,我告诉你,谁都别想再从我手里骗一分钱!”
  听到这些刺耳的谩骂,年莫眼中的阴影一闪而过。他能对天发誓从来没贪图过外婆的钱,可就算天信,年老太太也不会信。三岁那年,他妈打着和新男友出去做生意的名号,把外婆攒了大半辈子的积蓄全带走了,并再也没有回来。
  因为他妈的那天,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带年莫去游乐场玩了一趟,然后把他送回楼下就不告而别。因此年老太太这些年总是疑神疑鬼,觉得年莫肯定是知情不报,连带着把他也记恨上了。
  比窦娥还冤的年莫换上张笑脸,暗叹自己变脸的功夫越来越纯熟,他连忙安慰道:“真的没有,外婆您别生气啊。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吧?”
  没有回答,老妇人依然骂骂咧咧地回到里屋,甩上了门。
  年莫脸上装出来的笑意消失了。他呆呆地望着那扇门,揉了揉发酸的鼻子,半晌才站起身,去冰箱里拿了点蔬菜,在厨房中忙活起来。
  没过多久,简单的三菜一汤就完成了。等饭菜都端上了桌,年莫去外婆的门外喊了几声,只换回了几句骂,无奈只得独自坐在桌前,拿起了碗筷。
  望着眼前的米饭,年莫歪了歪头,苦笑了一声:“唉,二十岁生日快乐啊。”
 
  ☆、第 2 章
 
  直到年莫收拾完餐桌,年老太太也没有露面。
  看来是铁了心不想理他,再赖着不走,恐怕老人家连晚饭都不出来吃,那就罪孽深重了。于是在桌上留了张提醒冰箱里有饭菜的纸条后,他就麻溜地滚了。
  大概是中午没有及时吃饭,他始终觉得胃不太舒服,可又不想现在就回柳鹏池那儿,只能在大街上乱晃悠。逛了能有几小时后,他突然看到街对面有家蛋糕店,便进去了。
  蛋糕店里挺暖和,玲琅满目地摆满了糕点。年莫看着哪个都很可口,就站在那儿发愣,他隐隐察觉有人排在身后,却仍然拿不定主意。
  蛋糕店的小姑娘很有服务精神,用灿烂的笑脸问他是自己吃还是送人。
  年莫还她一个笑脸,惹得她脸上一红,他微弯下身,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今天是我生日,想买个生日蛋糕送自己。”
  没等小姑娘推荐,身后有人开口了:“今天你生日?”
  年莫一乐,心想难道能跟陌生人讨句生日快乐?谁想一扭头,脑海中只蹦出四个字。
  冤家路窄。
  柯明远还是那身打扮,只不过在外面套了件黑色的大衣,看起来比初见时成熟了一点。他只比年莫高小半个头,理论上并没有居高临下的条件,可在年莫看来,这人怎么看,都是气焰嚣张的模样。
  蛋糕店里播放着美妙的音乐,年莫的心情却美不起来。他直直地注视着柯明远,理智在提醒他别板着脸,笑一笑跟人打个招呼,可他试着动了动嘴角,最后还是放弃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