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瞧你那鸟样儿+番外 作者:麦野

字体:[ ]

 
 
文案:
 
     岳铭觉得自己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了,因为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一只鸟……
 
为什么人家变动物都是猫!到他这就成了没膀胱的鸟啊!他不想走到哪拉到哪啊!
 
而且!他还被当做礼物送给了一个12岁的熊孩子!
 
你丫再拔我pp上的毛小心我咬你啊!
 
【避雷】这只雄鸟会下蛋……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岳铭楚远辞 ┃ 配角:楚爸楚妈 ┃ 其它:
 
 
  ☆、憔悴啊
 
  岳铭,普通大学生一枚,喜欢打机漫画看小说,偶尔打打篮球唱唱歌,身高一般般,成绩一般般,脸也一般般,至今单身21年。
  嗯!这是到昨天为止的情况,而今天则是——
  蓝紫金刚鹦鹉一只,喜欢打机漫画看小说(我追的连载看不到了啊!),偶尔玩玩坚果唱唱歌(苍茫的天涯是我的恨~你丫敢不敢把我脚链解开!),身高潜力高(鹦鹉里面最大的品种),成绩非常好(作为鹦鹉来说),颜值非常赞(瞧那一身蓝毛)……
  哦呵呵呵呵呵呵呵……
  岳铭站在鸟笼子里把羽毛蓬松起来……拉了一坨屎。
  透过车窗看向外面,天是那么蓝(并不),水是那么绿(还散发着臭气),然而都不属于我(这倒是真的)。
  岳铭蔫了蔫,叹了口气,把大嘴放在胸脯上托着,眯着眼,一脸憔悴。
  “这鹦鹉怎么了?”李丽拍拍正在开车的田杰的肩,“老公你看看它,怎么感觉要死了?”
  “啧!这鸟不会晕车了吧?”田杰扫了一眼,“应该死不了,再有三四个小时就到了……你戳戳它,实在不行下去歇会,这破鸟死贵。”
  于是岳铭就被戳了一下。
  然而他并不想动……
  “老公它不动了哎!是不是真要死了?”李丽担心起来,这货32万呢!
  田杰也坐不住了,赶紧找地方把车停下,再把鸟笼子拎到车外透透气。
  岳铭呼吸了一口不算清新的空气,动动脚想活动一下,结果脚上拴着的铁链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啊……他还是不动了吧,心累。
  李丽四处看了看,这附近也没个厕所,但是她想方便了怎么办?
  “老公你在这看着点,我去那边林子里方便一下。”这条路一直到头才会有厕所,那可是三四个小时后,怎么可能憋的到。
  “啧,叫你不要喝那么多汤!”田杰嫌弃的说了一声,“快去。”
  “那汤不是免费的吗!”李丽叨咕了一句,朝不远处的小林子走过去。
  李丽走远了,田杰闲着没事,挑逗了一下岳铭便掏出烟抽了起来,他这次帮老板弄到这么一只宠物,不知道能不能往上升一级,这破鸟可废了他不少功夫,想着,田杰吐了一个烟圈,深感这年头鸟都比人贵。
  岳铭站在笼子里,闻着那烟味感觉喉咙里有些痒,结果没咳出来,倒是打了一个喷嚏,咂咂嘴:呵呵!他昨天还抽烟呢,今天连烟味都闻不了了,人生啊!
  岳铭在感慨人生,田杰却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妙,这鸟都打喷嚏了,不会是病了吧?这要真是病了还得找兽医看看,总不能把病鸟给老板吧?可恶!以这鸟的身价,估计看病比人都贵!
  “啊!!!”
  正想着,不远处林子里的李丽突然叫了起来,田杰下了一跳:“怎么了?!!”
  然而并没有回答传来。
  “艹!”
  田杰骂了一声,把车门关好,正想拎着鸟笼子去看看,旁边却突然窜出一个人来把鸟笼子抢走了!
  那是如风一般速度!
  一切发生的太快……
  田杰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到底是去追鸟,还是去看看自己老婆到底怎么了,结果一犹豫,抢鸟的上了一辆车就跑了……
  这下不用犹豫了,肯定追不上。
  ……
  岳铭先是在笼子里被撞的头晕眼花,紧接着又被塞进车里,这车汽油味比刚才的车重多了,熏的他一个劲发晕想吐:这是晕车了。
  本来岳铭就没什么精神,晕车就更别说了,站在笼子里晃晃悠悠的,整只鸟都不好了:快点让我下车喘口气!不然死给你看!
  岳铭自觉是扯着嗓子的叫了两声,结果出来的声音蔫蔫的,听着没什么精神。
  说实话,虽然岳铭现在一直精神恹恹的,但他对未来的生活还真不怎么担心,反正他最后落谁手里待遇都差不多,怎么都得好吃好喝好照顾,不然花那么多钱卖那么一只鹦鹉干什么!
  然而……
  “老大,这只鸟好像晕车了。”
  “晕就晕吧。”
  “它不会死了吧?”
  “死了就做成标本,咱们现在也就是顺手牵羊能捞一笔就捞一笔,别忘了咱们现在可是在逃犯。”
  岳铭:“……”扒住笼子。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要变标本啊啊啊!!!
  又叫了两声,不知道是不是这只鹦鹉的声带还没有发育好,他嘎嘎了好几声也没能说出人话来,不只如此,他还晕车晕的更严重了:好想吐怎么办?
  迷迷糊糊中,岳铭感觉车停下来,有人上来了,车又发动了……
  好像有人在谈价格?
  好像有人给他换了笼子?
  好想有人把它带到了哪里?
  ……
  等岳铭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没有蹲在笼子里了,而是一根杆子,电视里经常出现给鹦鹉站着的那种。
  岳铭抬抬腿:不愧是鸟类,他迷迷糊糊的居然也能站在这么根杆上没掉下去。
  歪歪头:不过……这是哪?看上去装修的还不错,一看就有钱!
  正想着,门开了,一个看上去有些市侩的人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嗯,冷面帅哥,一脸我是酷帅狂霸拽总裁的样子。
  他要是小女生的话估计该尖叫了吧?但很可惜,他是男的。
  不过,这人就是他以后的饲主?看不出来啊,这人不像是会养宠物的样子,别到时候把他往屋里一栓给点粮食给点水就不管了吧?他会无聊死的!
  男人看了看岳铭:“它不会咬人吗?”
  “这个品种比较温和,一般不会咬人,”长相市侩的人说道,“不过您要是想送给您小侄子的话还是要训练一下的好,毕竟金刚鹦鹉的咬合力很大,被小孩子拔了羽毛难免反抗,到时候咬伤了人就不好了。”
  岳铭:“……”纳尼?!!!
  他要被送给一个小孩?!!还是个会拔鸟毛的熊孩子?!!
  帅哥,你要宠物吗?会唱歌说人话打篮球认识字的那种,虽然我现在还说不出来但是相信我,我能的!求别把我送给熊孩子啊啊啊!!!
  岳铭嘎嘎的叫了几声,因为现在不晕车了,叫声也就大了很多,听上去有些刺耳,然后被帅哥嫌弃的瞥了一眼……
  岳铭僵住:“……”我也想说人话,相信我!
  男人似乎是在和那人商量要怎么训练他,岳铭不敢再叫怕惹人嫌,只能瞪着眼睛,用渴望又无辜的眼神看着男人,希望他能改变主意,不要把一只大好的鹦鹉送给一个会拔鸟毛的熊孩子!
  然而,无效!还差点被男人认为这只鸟的眼睛有毛病。
  于是一个月后——岳铭被送给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作为生日礼物的他,脖子上还系了一个蠢死了的蝴蝶结。
  岳铭看着眼前的小子:一个男孩子为什么会喜欢给宠物脖子上系蝴蝶结啊?
  楚远辞:一只蓝色的鹦鹉脖子上为什么会系一个粉色的蝴蝶结?
  楚妈:自家老弟的审美是不是太奇怪了点?
  男人:默默移开视线。
  因为是小屁孩的生日,虽然看的出那熊孩子对自己还是挺有兴趣的,但是作为小寿星还是要去吹蜡烛并且被蛋糕糊一脸的,所以暂时没机会来烦他,岳铭歪着脑袋,开始观察这个未来的家。
  别墅,很大,位置也超好,一看就是有钱人的家,装修挺温馨的,然后——
  熊孩子楚远辞,今年十二,按理说已经不小了,但是鉴于其有拔鸟毛的可能性暂时还归到熊孩子一类。
  楚爸看上去像是个成功人士,也挺温和的,至少被熊孩子抹了一屁股蛋糕也没生气。
  楚妈挺漂亮的,主要是有气质,古典美人的那种感觉。
  男人,楚妈的亲弟弟,名为顾景明,看上去是个面瘫,但是貌似挺受熊孩子崇拜的,暂时只有脸上有奶油,还是楚妈抹的。
  另外还有好几个熊孩子,听着应该是邻居,已经玩疯了。
  正想着,只听一声尖叫,岳铭吓得脖子一直——噗!
  一块蛋糕正中鸟脸!
  我曹!
  待蛋糕滑下,岳铭使劲眨着往前看:一群人怔怔的看着它,熊孩子楚远辞还保持着投掷的姿势……
  岳铭一下子就受不了了,疯狂的甩了半天脑袋也没能把奶油甩下去,愤怒中终于在变成鹦鹉之后说了第一句人话:“熊孩子!熊孩子!”
  众:“……”
  岳铭开始在杆子上蹭奶油:“你个熊孩子!”
  “哈哈哈哈哈!!!!”
  一群人也不糊蛋糕了,全跑岳铭这来看他蹭。
  “再说一个,再说一个!”邻居家的熊孩子年纪不大,比较矮,站在杆子前只能仰视。
  岳铭伸出一条腿,踩着熊孩子的脸:“滚!”
  “哈哈哈哈哈哈!!!”
  一群人又笑了。
  “这只鹦鹉好聪明啊!”楚妈笑了,拿出湿纸巾给岳铭擦擦,“会不会叫妈妈?来,叫妈妈,妈、妈!”
  岳铭:“……”
  啊……突然想家了呢……疼啊!!!
  “嘎嘎嘎!!!”
  众:“……”
  岳铭一回头,一个隔壁熊孩子正攥着他的尾巴……
  “滚!!!”
作者有话要说:  卖萌文!求收藏~
 
  ☆、关于说话
 
  事实证明,这个家里,有一个熊孩子,两个正常的家长,还有一只憔悴中的鹦鹉……
  岳铭缩着脖子45度角望天,尾巴上缺了好几根毛,跟小孩换牙掉了两颗门牙似的,又有点像蛋糕叉子,特别喜感。
  然而楚远辞那个小混蛋却成功的凭借他的尾巴毛追到了小女友……
  你才十二岁啊啊啊!!!
  就算要追女生,你拔老子的羽毛算个怎么回事!!
  晚上,楚远辞小朋友回家了,楚爸楚妈也回来了,现在楚妈在做饭,楚爸被强逼着练刀功中……
  “我觉得吧……你看我切的那么难看,长的长短的短,细的像粉丝,粗的像筷子……要不你来切?”楚爸遥望电视机:球赛正直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