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扶摇而上+番外 作者:妖怪别逃

字体:[ ]

 
 
文案:
 
        一望无际的空间,我只能看到无边无际的黑暗,如墨一般。只有我自己,是这个空间中唯一存在的生物。我不知道我在这个空间待了多长时间,走了多久。我只知道,我如果想出去只有选择妥协--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接受我吧,接受我我会带你走上那至高的位置。”我清晰的听到我的回答“我--接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巫婳 ┃ 配角: ┃ 其它:系统
 
 
 
  ☆、前尘往事
 
  落日散发着昏黄的光芒,使大地上的一切都像是镀了一层金子。坍塌的房屋,损毁的路面,斜支着的直线杆,以及线上栖息的乌鸦。都将这片土地衬得越发荒凉。
  突然,这时一个清瘦男子从一扇破旧的大门里冲了出来。手里好像抱着一些食物,但紧随其后的是三个持刀的男子。但奇怪的是这些人无论做出怎样的举动,那就是他们都统一的把声音降到最低。
  在绕了几条巷子后,这时清瘦男子因体力不济被一个人从后面用刀偷袭而倒在地上,但他却还依旧在地上挣扎着。并且把食物护好。但是后面的几个男子却快步上前,其中一个吊着眼睛的男子一脚踩在清瘦男子的背上,使其趴伏在地上。
  吊眼男小声的对领头的胖子说“老大,这小子怎么办?老规矩”被称作老大的男子瞪了一眼吊眼男说“都这么久了,怎么这点儿眼力劲儿也没有。肯定是老规矩啊!”吊眼男嘿嘿的笑着,把手上的刀子贴近清瘦男子的脖子上,然后用力一划。清瘦男子便大睁着眼睛永远的躺在了地上。
  三人把食物从清瘦男子怀里扒拉出来。便一同的向着来时的路上走去。这几个男子刚从巷口出来,便有一人被早就在巷子外埋伏的变异狗一口咬成了两半。剩余的两人在惊吓过后马上快速奔跑起来。
  后面的变异犬像是逗弄一样,一边追着他们一边却又偶尔的吓唬一下他们,使得两人原本就害怕的心脏瞬间就缩了起来。但两人却不得不逃,因为他们知道,跑还有一线可能活下来,但站在原地一定会死。在逗弄了一段时间之后,变异犬也像是玩儿够了,一口把一个男子的腿咬断。
  被咬短腿的男子马上向着前面的男子求救,但前面的男子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继续蒙头跑。后面的男子在看到前面的男子所作所为之后,也像是心灰意冷了。躺在了地上,只有那一双眼睛变得灰沉沉的了。
  前面的那名男子,也没有逃过这一次,还是在变异犬的追击下成了第三条亡魂。变异犬携着嘴里的两人向着自己的老窝走去。而留下的那几具尸体,却也不过是被乌鸦,蚂蚁之类的变异生物分食掉而已。而在一栋高楼上确有一名男子在窗户后面静静地看着,那双眼睛没有丝毫的波澜,只有死寂。
  这名男子坐在轮椅上,在看完之后,便又马上开始布置起来,掩饰气味,把破损的地方堵起来,把厚重的窗帘拉上。就静静的在椅子上坐着,双眼盯着面前的蜡烛上。
  心中想道末世已经来临有十八年的时间了。自己也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上班族,变成了一个基地的老大,自己在十大异能者上也是排名第五的人物。可就是因为识人不清,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拼着重伤从重重包围中突围出来,逃离到沦陷区。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吧。自己已经支持不下去了,食物也只剩下最后一点儿了。
  叹了一口气,拿起桌子上的巧克力吃了起来。拿起水瓶喝了一口冷水,咽下嗓子。干涩的喉咙得到滋润,瞬间就不再像之前那么虚弱了。
  等到把这些食物都吃完之后,巫婳又比起眼睛靠在了轮椅上。巫婳怎么也想不通他对那些人那么好,他自问他还是很尽职的。
  想到那两个人对自己说的话“大哥,你太过固步自封了,你不应该只在这么一个小基地内什么都不做。只是防守,防守,防守。你放心,我接替了你的位置,一定会做得更好的。”旁边是昔日的床伴,如今的敌人。而她现在正斜倚在自己的手下的身上,看着对方歉意的眼神,他突然感觉到好笑。既然你觉得对不起我,那又为何要背叛我。
  巫婳怎么也想不通,权利真的就能抵得上一切吗。爱人,兄弟都会因为权利而背叛,又跟遑论别人呢。突然想到很久之前,有一个人对自己说过一句话。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只是背叛的利益不够罢了。以前自己嗤之以鼻,但现在看起来是自己蠢。尚且在安定生活时就有人为了地位,钱财,而出卖自己的爱人,朋友。更遑论在这个把人心中的‘恶’放大百倍的末世。
  突然现在有点儿想呢个当年说出这句话的人了。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在某个地区,某腐妹纸+女汉子在看着眼前的漫画双眼放光的时候,打了一个喷嚏。某妹纸淡定的想肯定是谁想我了。不担心不担心,但是自己从几天就开始心慌,到底是发生什么有关自己的不好的事情呐。想不通,摇了摇头继续扎进漫画里看美男去了。
  嗤笑了一声,自己既然还有闲情雅致去思考别的。张开手心,手中自己的冰系异能正在变化成各种形状。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把手中的冰变成了一把□□。对于他们这种在末世有点儿权利的,基本上都摸过枪,甚至可以说比制造它的人还要更为熟悉。
  看着手中的这把□□,这把枪里面自己只制造了一颗子弹,是留给自己的。手缓缓的抚摸着枪的表面。巫婳是一名双系异能者,冰系和毒系。自己只对外人显示了一种异能,冰系异能。而把毒系异能藏了起来。他原以为他一辈子都会保守着这个秘密,却没想到自己隐藏的异能救了自己一命。
  右手握枪,左手向着屋子内部开始释放毒素。等到一切都布置好了之后,右手握枪。双眼轻闭。“嘭——”右手下滑,握在手里的枪还在手上。但那个曾经最重义气的安平基地的真正主人也就此长眠了。
  巫婳,时年39岁,就此长眠。
  而在同一时刻,有很多曾和他关系很好的人都在这一时刻感到心慌,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消失了。马上这几位就开始调查,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而已经长眠的巫婳并不清楚有很多人现在正在因为他而怎样动荡。 
  三天后。所有调查的人都不得不认清一件事,那就是他们的好朋友,已然失踪。但是他们也知道,巫婳活下来的可能性很低。因为带回来的消息说他重伤逃进了沦陷区。他就在五区沦陷区,紧接着这些人就好像是早已通知过对方一样,都不约而同的到了他们曾今一起住过的那间房间。等到他们都去了,才发现早已有人先自己一步到了那里。
  五人各自都沉默着,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终于还是有一个人开口了。这个人就是那个腐女甄华。甄华开口说“你们准备怎么办,反正我是要替阿婳报仇的。”其余的四个人也都各自表了态。五人在这个小房间里商议了一下午,没有人知道他们都谈论了什么,只有五个当事人知道。
  过了半个月之后,这几个人都统一了他们手上的力量集体汇合。五个人身后每个人都最少带了一百人。这些人都是一个顶十个。前面说到的甄华是军人。其他四人也都各自有所成就,有的是雇佣兵,军人,基地主人之类的。
  几人统一在一起,准备晚上夜袭。而五个头领中有两个则准备先进城,准备好接应。进去的是甄华和阎厉。两人在进了城之后。甄华打破了沉默“你现在还喜欢阿婳是吗?”阎厉抿了抿唇说道“是啊,我还喜欢他,但是我已经没有机会了。”甄华沉默。但是还是继续说道“那你准备以后怎么办?”阎厉双眼放空的说“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继续下去啊。”甄华惊讶的说“你还准备继续?可是阿婳已经......”阎厉打断甄华的话“我知道,那又怎样,没有人规定不能喜欢一个已死的人吧。况且我对他不是喜欢。”说到这里,阎厉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了起来,语气轻缓的道“我对他,是爱啊。”
  甄华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阎厉“真没想到,你既然对他的感情这么深,那你为何不表白呐,你的话,表白也是不会被拒绝的。”阎厉的声音一下子变得低沉了下去“我原以为,我还有时间,我还可以慢慢来。但是,没想到啊。他既然死在了他最信任的人手上,说实话我现在很后悔,如果我早就表白的话,是不是他就不会死,也不会喜欢上另一个女人......”甄华叹了一口气。拍了拍阎厉的肩膀。
  不是甄华不安慰,而是感情这种事,越是安慰越是糟糕,跟何况是严厉。所以甄华一语不发,只是看着阎厉。阎厉也在伤心了一段时间后,也调节了过来。两人找了一个角落隐藏起来,等待夜幕降临。
  夜——来临了。等到所有人都回去睡觉,只有晚上在大街上巡逻的人员之后。两人开始他们今晚的行动。在解决了最后的一个人之后,两人用手机发了一个消息。便在这里等待,不到五分钟所有人便都从这里潜入了。甄华解开了地上所有人的迷惑之后,便也追着大部队向着市中心最豪华的别墅潜行了过去。
  等到所有人把别墅里的人都解决好之后来到了李东的住处后,五人快速的突围了进去。这场战斗结束的很快。在李东看到是他们之后,连挣扎都没挣扎,非常顺从的站在地上。哪怕他现在很狼狈,全身上下只有一块儿布遮在□□。而同床的女人在刚进去的时候便被阎厉提在了手上。
  甄华在问完李东为什么这么做后,李东的回答让所有人都震惊他说“我只是不想让他和阎厉在一起而已。”甄华疑惑的问“为什么?”李东说“我和阎厉有仇,他既然那么想得到巫婳,那我就偏偏让他得不到,我还设计了巫婳和李丽的相遇,使他们成为恋人。我要让阎厉得不到他最喜欢的人。”说完便用异能自杀了。这戏剧化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最后报仇这件事就因为当事人的自焚而戏剧化的结束了。受到伤害最深的只有阎厉,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他。阎厉却比任何人都平静。提着手上的女人问道“我知道你的异能是追踪,你告诉我巫婳在哪儿,我就放你走。”李丽高兴的说“好,我带你去。”
  等到所有人在找到在那儿之后,他们破门而入,入眼的便是紫色的毒气。不过他们能隐约看到里面的人的样子,确认是巫婳无疑之后。阎厉嘴角勾笑,把前面的女人一脚揣进屋子。马上女人便全身化脓而死。
  而阎厉用风系异能在身边围了一层,便用风系异能把人搬了出来。抱着巫婳,阎厉的神色无比满足。所有人都在沉默,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没有资格这个时候去劝说阎厉放下人,让对方入土为安。因为他们都知道,阎厉肯定会把巫婳冰封起来。等到他死后,两人合葬。
  几人各自都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地方,只有阎厉,从那件事之后便失踪了,同样失踪的还有巫婳。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成为天行者
 
  巫婳感觉到他的意识在进入这个黑暗的空间时,便发现自己的意识在开始慢慢的消散。“我就要死了吗?”巫婳既是在感慨也是在嘲讽。只是因为没有看清一个人的本质,就换来了万劫不复。巫婳心想就这样睡去似乎也没什么不好,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权益纷争,跟没有但心谁会背叛这种事情。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不用再烦扰了。
  黑暗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真的甘心就这么睡过去吗?”我惊疑得问“是谁在说话?”“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需回答我你情愿就这么睡过去吗?”巫婳沉默了下来。就在声音以为巫婳不会回答的时候。巫婳却回答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这么睡过去,我不甘心就这么默默无闻的逝去,可我不甘心又怎样,我还能做什么。”
  暗处的声音再次回响“那就接受我,接受我我会让你找到生存的意义。”巫婳迷茫的听着声音的回答“接受?我为什么要接受你。”声音这次带着点无奈的说道“接受我,我可以再次让你活下来。”巫婳怀疑地说“你这么帮我有什么好处,我不觉得你会毫无条件的帮助一个陌生人。”
  声音带着点兴奋的说“不愧是我选中的人,在心情起伏最大的时候依旧能保持冷静。我当然不会是白白的帮助你,我需要你来还。但是你放心,这件事在你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所以你只需接受我就好,你可以再想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