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嗜之入骨 作者:九月布丁

字体:[ ]

 
 
文案:
 
     军官宠溺攻X杀手冷漠受
 
      欧杰一眼相中的少年,招招致命狠辣无比,像站在生死之外的鬼神,透过清冷的瞳仁静静看世间尘闹,少年每每这副倔强的小模样,欧杰总忍不住把人搂紧一点,再紧一点...
 
  一句话文案:这是一个重生杀手和温柔老妈子攻的故事,CP不逆~HE结局~
 
  Ps:声明一下,本文中出现的任何关于互联网、电脑等方面的数据及操作方法均是为了提高逼格而虚构的~考据党请勿追究~
 
  谢谢收藏~~鞠躬~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重生 铁汉柔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禾毓、欧杰 ┃ 配角:楠梦棠、岳其、岚少风 ┃ 其它:重生、耽美、HE
 
==================
 
  ☆、心死重生
 
  昏暗狭小的机房,白帜灯管碎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混浊的白色气体,红色绿色的警报灯争先恐后的闪动着,微弱的光芒照映着一室狼藉污秽。
  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捂着血流不止的腹部跌坐在椅子上,对面,拿着枪顶着他脑袋的,原是,他最信任的人。
  年轻男子和掩在黑暗里的男人对视良久,久到他以为,他舍不得开枪。
  “为什么……”
  “你必须死。”
  “飞鹰,你有没有心?”男子嘴唇颤抖着,眼帘缓缓垂下,看不见情绪。
  拿枪的男人顿了一顿,手往更坚定的顶着他眉心。
  “杀手,没有心。”
  男子听言,昂首看他,企图在对方眼里找到曾经那抹柔软,可惜,他只看到一片冷漠,没有丝毫温度的眼睛。
  “是吗?”
  是没有心的吗?
  那为什么,他会觉得心痛。
  飞鸽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猛的一抬手狠狠捶下一个按键,霎时间警铃大作,巨大的投影飞快的传输着一串串数据。
  “你把档案传给了谁?”顶着眉心的枪抖了一下,他知道来不及阻止了。 
  飞鸽仿佛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报复性的盯着那人,说:“军方。”
  “……你疯了。”
  飞鹰闭了闭眼,中指扣动扳机。
  加了消声器的枪闷响一声,穿过眉心,当即毙命。
  “啊——”
  飞鸽大喊一声翻身坐起,一身冷汗,强烈的眩晕感让他很不舒服。顷刻间,另一个人杂乱的记忆强行塞进他脑子里,他觉得头都要炸了。
  子弹穿过头顶的感觉还很清晰,他死了,可是……
  他抬起手在眼前晃了晃,白皙,瘦小。
  这不是他的手,他的手经过长年训练布满了茧子。
  他重生了。
  他没来得及过多的思考他竟然重生了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问题,就被强烈的饥饿感袭击了。
  他直觉拿起床头柜上啃了一半的面包吃起来,动作很自然,他继承了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所以他知道床头柜上有面包。
  原主人被一群小流氓给揍得不轻,以至于他吃东西时嘴巴张张合合时还要小心翼翼的避开伤口。
  重生到这小孩的身体前,他是个杀手。
  说是杀手,其实也不算是,他还没接过正式任务,就被内部斗争给干掉了。
  身体的原主人叫禾毓,他没有名字,他只有一个叫飞鸽的代号。
  他重生以前是孤儿,禾毓也是孤儿,他二十一岁,禾毓十五岁,一个人住,有一个视他为烫手山芋的奶奶监护人。而原主人因为一身伤又发高烧心灰意冷死掉了,他却进入了这具身体。
  飞鸽慢吞吞嚼着面包,盯着卷了皮的墙面把乱七八糟的记忆理顺。
  半个面包咽下去,才有了点力气爬起来。
  这房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了,尽管收拾得干净整洁,也掩盖不了那股子破败萧条的穷酸味。
  他转眼看见一个放着锅碗瓢盆的小间,貌似是厨房。
  禾毓简直要热泪盈眶,现在能有点热乎的东西吃他别无所求了。
  他又吃完了一碗泡面才觉得是真活了过来。
  不过这个又破又小的厨房除了这碗泡面再也捞不出别的什么了,他只好又摸回床上躺着保存体力。
  外面很冷,是冬天了,不知道有没有人会记得他。
  他躺在床上,吃饱的几分钟里脑子是空白的。
  好像他谁都不是,只是一抹不知道为什么存在的幽魂。
  他还是飞鸽的时候,他每天面对的,是残酷的训练,是泥泞的人性,还有那个人。
  他闭着眼,轻轻笑了笑,他曾把那双偶尔对着他透出一丝柔软的眼睛当做是他的救赎,他从没想过,那双眼睛的主人,最后,会亲手结束他的生命。
  现在,他以这样不可思议的方式得到了一个新的身份和生命,谁能想到?
  没人想得到。
  是他错了。
  他已经为这个错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那么以后,他就用禾毓这个名字了,这世界上,再没有飞鸽了。
  他迷迷糊糊的想着以后怎么生活的问题睡着了,等醒起来已经到了早上,早上出了太阳,细细碎碎的阳光透过窗子落在他脸上。
  他把手掌放眼前挡了挡。
  心底莫名的有些兴奋。
  今天周三,禾毓要去学校。
  原主一向乖巧,他没什么朋友,晚上有个兼职,是全部的收入来源。
  禾毓感觉身体好些了,自由行动没问题。
  在床尾找到叠好的校服和书包,换好后照着记忆中的路线步行去学校。
  穿过这片略显破败的小巷子,再过一次马路,就看到学校了。
  看起来不怎么远的路,实际上每一回原主都过得很艰难。
  巷子中间有几个染着黄头发的混混,每天定时定点勒索原主。不给够数就打,他身上旧伤摞新伤就是这么来的。
  原主被打多了,对这个世界已经绝望,可能真是哀大莫过于心死,没有求生的欲望,所以他死了,也算是解脱。
  “哟,几天不见人了,跑哪去了?该不会是没钱,躲着哥儿几个吧?”
  禾毓边想着事情边留意着周围,有几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悄然围过来,其中一个说完话上来直接一个拳头朝他脸上招呼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他钳住了那人的手腕往下一压。
  咔嚓——
  “啊——!放手放手——断了!”
  禾毓面无表情的丢掉那只被他弄脱臼的手。
  那黄头发穿得地痞气十足的家伙不停的哀嚎着,他的同伴见状傻了一会儿,面上过不去,心里头更是窝着火,天天打劫这小孩几乎是常事了,哪回敢这样明目张胆的顶回来!
  几个人几乎是一起扑向禾毓。
  禾毓站在原地,淡然扫过几人,身手一点也不含糊,敏捷的挡下一只拳头,另一边儿同时踢过来两条腿,他直接扯过那只拳头的整只手臂将人转了个圈背朝上摁住,借他的背一个漂亮的侧翻凌空几个连踢照着人肋骨上猛踹,将两个人踢飞在地。
  一时间地上就躺了三个人。
  还站着的人登时除了禾毓就还剩抓着手腕的那黄毛和站他旁边扶着他的朋友。
  禾毓稳稳落地,衣服一点没乱,压根看不出这干干净净的小孩三两下打趴了地上三个成年人,而且这三个人已经昏死了一个!
  本来还嚎个不停的黄毛还张着嘴,却叫不出来了,彻底傻了。
  这哪是平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唯唯诺诺的那个小孩!
  这他妈整个一李小龙啊!
  禾毓不在意这些小瘪三怎么看他,他其实没想怎么样,可他以前受的教育就是要一招制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每一次攻击都在要害上,他只是习惯了。这几个没有一点功底就仗着人多欺负人的家伙根本不够看。躺地上那三个之所以还活着,那只是禾毓的身体太弱小,攻击力小了很多。
  他看都没看地上三个人,双手插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走。
  小巷子尽头站着个穿皮夹克的高个子,极为壮实的,又一身黑,一张脸棱角分明,眉眼深邃,一言不发的杵在那儿给人很强烈的压迫感。以至于飞鸽路过他身边的时候多看了几眼。
  虽然是冬天了,但是今天太阳特别好,早上六点半就亮堂堂的。
  欧杰趁着还早,想看看他小时候住过的院子,没成想路过这条小巷子的时候目睹了一场斗殴。出乎意料的是看起来应该被揍的那个闷不吭声的把其他人都收拾了一顿。
  让欧杰惊讶不已,对这小孩刮目相看。
  小孩还没开打之前嫩生生的小脸蛋上就有几道青紫印子,还挺新鲜,又因为小孩皮肤白皙,看上去颇为触目惊心,估计就这几天留下的。黑色连帽衫外边套着白色带点蓝条的冬季校服,单肩斜挎着书包,在阳光下松垮垮的站着,看着老老实实弱不经风的,他刚才还想上去帮忙来着,原来都是打架老手了。
  小孩快要走过他旁边的时候他给拽住了手臂。
  禾毓被抓住手臂的时候心里一惊,条件反射的飞过一拳。
  欧杰两眼半眯,轻轻松松化解了禾毓用了十分力的拳头,顺势把人搂在怀里。
  禾毓头一回给人用这样亲密的姿势搂着,有点反应不过来。
  欧杰揉了一把只到他胸口的脑袋,软软滑滑的,感觉很不错。
  禾毓挣了一下,愣住,他挣不开。
  第一个念头就是,完蛋了,被抓住了。
  欧杰感觉到小孩的挣扎,笑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哪个学校的?叫什么名字啊?”
  “关你屁事!”
  他气急的四个字换来屁股上响亮的一巴掌。
  
 
  ☆、暴力楠少
 
  “乖点!”
  欧杰在人屁股上拍了一下,听着声响,其实没怎么使劲,看着小孩腾一下红起来的脸蛋,不知怎么的,觉得心里头痒痒的,一颗心都软乎了。
  咕噜咕噜——
  禾毓下意识摸摸肚子,一起出门就打了场架,他还没吃饭呢。
  这身体不光挨不了打,还不顶饿,好在饿的感觉来得及时,他没力气去追究尴尬不尴尬的问题了。
  欧杰哈哈笑了两声,放开了禾毓。
  禾毓立马从欧杰身边跳开。
  “你这孩子,叫什么啊?叔叔请你吃早餐去。”
  禾毓瞄了他一眼,默不作声,但也没走开。
  他心里忌惮着欧杰。
  欧杰毫不在意的揽过禾毓的小肩膀半拉半拖的给带去一家早餐店。
  禾毓不知道欧杰什么来头,可他确实没钱吃饭,本想着先去学校再想想办法弄钱,现在欧杰要请他吃饭,秉着能省一顿省一顿的态度半不情愿半将就的给欧杰搂着走。
  欧杰吃不准小孩爱吃什么,小孩也不说话,一副听之任之的模样,他只好捡这里他觉得最地道的店去。
  点了一笼屉小笼包,两碟子烧卖,早上磨好的热豆浆,这家店虽然不怎么起眼,东西味道纯粹,招牌老字号,欧杰每一回来都赶早过来吃早饭,别看店小,从不缺客人,就早上开到十点关门。
  禾毓吃东西的样子很专注,本来又长得特秀气,眉色有些淡,眼睛还是少年的幼圆,眨动的瞬间水灵灵的,黑白分明,小口小口的嚼着,腮帮微微鼓起来,速度一点也不慢,纤细的小手夹着筷子在碟子里一来一回,不一会儿就消灭了两碟子烧卖,然后转战小笼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