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影帝在上[娱乐圈] 作者:四季之夏

字体:[ ]

 
    文案
    某天,顾今爵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阳光下,两个俊美无双的男人抱着小女孩,相视而笑。
    有眼尖的粉丝看到两人戴着同款戒指,整个娱乐圈和网络顿时就炸了。
    在一大波粉丝的尖叫中,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问:请问两位男神,谁是攻?
    顾今爵回:影帝在上。
    咦?两个都是影帝啊!究竟谁是攻?
    谢绝扒榜。
    注意事项:
    1:苏苏苏爽爽爽,总之是爽文一篇,男主汤姆苏,美貌值满分金手指满分。
    2:半架空,人物请勿带入现实,细节请勿考据。
    3:不喜请右上角,我有点玻璃心QAQ
    4:封面的图片来自网络,侵删OvO
    内容标签: 娱乐圈 重生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今爵 ┃ 配角: ┃ 其它:娱乐圈、爽文
 
晋江编辑推荐:
    季岑一代巨星因病而死,重生到抑郁自杀的顾今爵身上。他带着妹妹再度进了娱乐圈,有了上一世的人生体验,他金手指大开,在成为影帝的道路上坚定前行,同时获得了一枚忠犬闷骚攻。这期间,他与妹妹破解了心结,与小攻的爱情经过磨合变得更为甜蜜,事业也步步上升,从国内走到国际,最终斩获大满贯成为最年轻的、赫赫有名的国际巨星!
    本文情节自然流畅,暖色调的文风带着轻松,以接地气的言语讲述了一个巨星重生为小鲜肉,事业爱情双丰收的同时达到了比上一世更辉煌的成就。本文人物刻画的有血有肉,剧情跌宕起伏,打脸程度十分爽快,让读者们仿佛身入其境,跟着主角一步步登上人生巅峰。并且偶尔发生了一些有趣、温馨的事,令读者在稍显视觉疲惫之时眼前一亮,与主角一同体验到爱情、友情、亲情的美好。
    
    第一章
    
    季岑的死亡可谓震惊了世界,这位首席斩获大满贯的华人影帝为华国大放光彩至今,却突然间传出了死讯,各大报社和记者错愕过后纷纷发出报道。
    《默哀!我国之光于9月8日逝世》
    《讲述我们眼中的大满贯影帝——季岑》
    《影帝之逝,世界皆惊!》
    ……
    整个华国都沉浸在季岑的死讯中,网络更是如同炸开了锅,各种流言都传了出来,其中影迷和粉丝无一不为其感到悲痛。
    顾今爵靠在栏杆边,望着机场出口,表情漠然。耳边不断传来路人的低语,与刷微博传简讯的声音,他压了压帽边。
    说实在的,扯淡总归要有个度,没想到华国这边还没报道他最后的声明,反倒流言四起,简直了。
    顾今爵伸出手掌,十指苍白纤长,指甲圆润,手背可见清晰到渗人的青筋。他翻转到掌心,手腕被衣袖遮掩,隐约露出一道粉色的疤痕。
    “顾今爵”是割腕而死,而他原是季岑之时是因病而亡,可能是死亡时间相同,他的灵魂进入了“顾今爵”的身体,那“顾今爵”去哪了呢?
    他久久不得其解。
    顾今爵抿了抿唇,再次将目光投向出口。
    在他还是季岑时,检查出了癌症末期,他茫然,抑郁,恍惚了好一阵子才接受现实,积极治疗。他辗转了几个夜晚,早早叫律师分配名下的财产,写下了最后的声明。没等消息流传出去,他因抢救无效,死亡。
    他早年进入娱乐圈闯荡,直至如今获得了无数的奖项,大满贯更是令人引以为傲。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不到35岁便这样死去,实在不得不感叹命运无常。
    而成为“顾今爵”更是一件惊奇的事,接受了记忆和身体的他被“顾今爵”满满的负能量所影响,索性也不作前世伪装的温和,让五官保持着淡然。
    “顾今爵”身世坎坷,父母双亡后,爷爷奶奶从法国赶了过来,接了年仅4岁的妹妹到法国居住。“顾今爵”死活不肯一起去,两年来都是独自一人,面对爷爷奶奶的电话总是应付过去,没展露一点儿负能量。
    父母出事那会儿,妹妹顾今朝确诊得了自闭症,而“顾今爵”小时候便有轻微自闭症,去年刚满18岁亦确诊患上抑郁症,没人知晓。
    ——这才有了悲剧的发生。
    顾今爵敛了敛眸,收起思绪。这时,出口处走来一个穿着洋裙的小女孩,乌黑长发披在身后,面容精致,肤似白玉,蜜棕色的大眼睛毫无波澜。她正停在不远处,仰起脸注视许今爵。
    顾今爵不用细想,几步上前,弯腰抱起她。帽子因动作而滑落,露出了他的脸,路人不经意一瞥,面露惊艳。
    兄妹俩是混血儿,顾今爵在外貌上继承了母亲的黑发黑眼,面容清隽,眸色如墨,眉眼间满是漫不经心,眼波转动流泻出几许冷然。
    青年穿着黑色帽衫,休闲裤,身形瘦削,裸露在外的肤色可谓触目惊心,苍白到让人担忧稍稍一握便会留下指痕。
    像是察觉到周围人的目光,他怀中所抱的小女孩跟着抬起头,与青年五六分相似的小脸儿面无表情,蜜棕色眼眸漂亮极了。
    长得这么好看的一对孩子,咋都没啥表情呢……
    不少欣赏容貌的人在心中叹气,倒也不作逗留,拉着行李箱走过。
    顾今爵托了托顾今朝的屁股,动作僵硬地抱着她等在原地,表情虽然冷静,心底却存着不安。
    刚才之所以能一眼认出妹妹,多亏了脑子里深刻的记忆,但“顾今爵”有两年的记忆没有妹妹的存在,他现在该如何和年幼的妹妹相处?
    顾今爵站了一会儿,等从法国随行过来的管家取了行李,聊了几句就挥别管家,两人启程回家。
    计程车上,两人用法语进行了短暂的交流。司机偶尔由后视镜看几眼,兄妹俩虽没多少表情,气氛倒蛮好。
    “顾今爵”自父母死后也没搬过家,一直住在离购物中心稍远的公寓。到了家,顾今朝站在门口,左右张望。
    这里还是原来的样子,布局温馨,色调温暖。沙发上还是摆放着印有猫咪图案的抱枕,房门还是挂着用花体字写上昵称的门牌,连厨房的用具都原封不动,定格在了那一天。
    一切的一切都失去了人气,触目所及皆透着一股冰冷的感觉。顾今朝垂眸,跟着顾今爵走进去,门板合上的声音极为清楚。
    “朝朝,晚上想吃什么?”
    顾今朝进了自己的房间,看着自家哥哥弯腰为自己收拾行李,声音软糯,语调平静:“哥哥会做饭吗?”
    “不会。”顾今爵整理好衣物,又拿出一套家居服,对上那双蜜棕色眼眸,心底的不安莫名减少了几分,他弯了弯唇角,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柔和,“哥哥带你出去吃吧。”
    “先去洗澡。”
    顾今朝很听话,接过衣服,表示自己能独立洗澡,头也不回地走进浴室。顾今爵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拨出越洋电话报平安。
    手机那头的奶奶还在交代:“今爵,朝朝喜欢喝的牛奶牌子,奶奶都发给你了,记得多备一些在家,还有巧克力,一天给朝朝吃两块……”
    顾今爵仔细听着,没有不耐烦。奶奶是华人,听筒里传出奶奶略显含糊的华语,这还不错了,毕竟奶奶在法国住了很久,日常交流都是法语。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顾今爵交代了几句保重身体,挂了电话。他一转身,顾今朝站在浴室门口,一声不吭。
    他走过去,思索的时间不过几秒,身体先脑子一步走过去,弯腰抱起她:“要换一身漂亮的衣服吗?”
    “不用了。”顾今朝伸手揽住他的脖子,趴在肩头,声音带着一丝困意:“就这样好了,哥哥记得带牛奶。”
    “好。”
    顾今爵抱着妹妹走出房间,笨拙地找了个不会让妹妹感到不适的姿势。从刚才到现在,在他没来得及想下一步动作的时候,“顾今爵”习惯的动作和语气总会先冒出来。
    顾今爵收了收思绪,回自己房间拿了一个双肩包,考虑到秋天的晚上会比较凉,备了一件外套系在腰间,最后把几瓶牛奶,纸巾和巧克力装进包里。
    兜里揣着手机和钱包,出门。
    傍晚时分,人群熙攘,天边涌动着深深浅浅的红,夹杂着浅浅淡淡的蓝,飞鸟振翅而过,披着浓郁的红霞飞往远方。
    顾今爵依旧套上帽子,妹妹在怀中昏昏欲睡。他走路很轻,穿过人群的时候会小心护着妹妹的脑袋。
    这么多天以来,他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对周围也不是很熟悉。想了想,他趁着红灯未暗,用手机搜索附近的美食。
    麦当劳?肯德基?真功夫?面包店?西餐厅……
    唔……记忆中妹妹比较喜欢吃主食,就去粤菜馆好了。
    顾今爵收起手机,转身朝左边走,大概五分钟的路程,一家粤菜馆近在眼前。还未进门,喧闹的声音扑面而来,他停住脚步,琢磨着要不要换一家。
    “哥哥?”顾今朝晃悠着脑袋朝馆子里望去,几秒后含着鼻音问:“哥哥不进去?”她仰起脸,表情平静。
    顾今爵依她,拉下帽子往里走。适当利用自己的资源可以得到一些优待,人们总是会偏袒美丽的事物。
    服务员立刻过来招呼,顾今爵张望大厅,几乎没有位置,望了一眼二楼,低声问:“二楼有包厢吗?”
    服务员面露歉意:“很抱歉,客人,今天客人很多,小包厢都有人了,大包厢的话……”
    “就大包厢吧。”顾今爵打断服务员的话,顺着楼梯往上走,对于大厅里投射过来的视线恍若未觉。
    停在楼梯旁,服务员前去打理包厢。顾今朝趴在他的肩头,一言不发,小手软乎乎的,奶香味很好闻。
    顾今爵也沉默着。记忆中,“顾今爵”割腕的前阵子,奶奶曾问他要不要前去法国和妹妹一起生活,毕竟是兄妹,趁着妹妹还没忘记他的样子,得加深彼此的感情。“顾今爵”一口回绝了,奶奶又提议让妹妹回国,由他陪着。“顾今爵”思考再三,答应了,那时候心里的悸动很明显,那种兴奋感还存留至今。
    然而过了不久,怀着对妹妹的歉意,“顾今爵”受不了长久以来的寂寞和噩梦,独自躺在浴缸,回想了短暂的一生,彻底闭上眼。
    脑海里闪过醒来时满浴缸的血水,心脏莫名紧缩,顾今爵吸了口气,缓平起伏的情绪。
    “哥哥?”顾今朝敏锐地感受到哥哥一瞬间低落下去的心情,没有犹豫,伸出小手贴紧哥哥的脸颊。
    楼下非常吵闹,顾今爵蹙了下眉,垂眸看着妹妹,后者没有表情的小脸儿看起来很严肃,小正经的模样可爱极了。
    凝视着眼前这双蜜棕色眼眸,难受的感觉似乎一点点平复下来,他微微地笑了,低下脑袋碰了碰妹妹的额头,清冽的嗓音柔了几分:“哥哥没事,朝朝饿吗?哥哥给你牛奶垫垫肚子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