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陛下有所不知 作者:淳于酒

字体:[ ]

  
文案
 
(据说正文与文案相差挺大,慎入)
据说朕失忆了,可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为什么别人从床上醒来,朕是从冰棺里醒来?
内侍:陛下有所不知,听说低温可以延长保质期。
为什么别人都吃东西朕只能吸点香?
御厨:陛下有所不知,陛下真龙之身,凡俗之物有污圣体。
还有,为什么国师天天睡朕床上?!
国师大人:陛下有所不知,为君王侍寝乃国师的职责。
朕宣布,朕要国师做朕的皇后——
群臣:陛下有所不知……
 
为什么都这样看着朕?行行行,朕什么都不知道!这皇帝朕不当了!朕要离宫出走!
别人重生都是除了自己谁也不知道,主角他重生是除了他自己谁都知道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被重生”的故事 
又名《我们国君总是一脸懵逼》、《听说朕死过一回》、《朕与国师不相杀》、《全皇宫都以为朕和国师是死对头》
 
【阅读指南】
1、1V1,HE。CP可逆不可拆,大概是双向暗恋
2、架空小世界,不以历史上任何朝代作参考,所以见到觉得不合理的设定请淡定
3、文案就像方便面包装上的图案,仅供参考【喂
4、我真不在意主攻主受求别问了OTZ
5、新人第二本求温柔(づ ̄ 3 ̄)づ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青梅竹马 天作之合 重生
主角:赫子辰,圣凌 ┃ 配角:赫子阳 ┃ 其它:写成什么样算什么样
 
 
 
 
    第1章 复生
    
    那河很宽,像是永远也上不了岸,那水很凉,浸透魂魄的温度。飘渺的歌声传来,仿若天外的梵音,时断时续,带着安抚一切的力量。
    有谁从河那边走来,凌波而行,衣袂当风。水面波澜乍起,如一尾巨龙在深水中扶摇而起,漫天的水花从天倾洒,弥望的水汽中再也看不见人影。劲风肆虐,一个浪头打来,带着令灵魂瑟缩的寒意——
    有人在冰棺里睁开眼睛。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好冷。
    他缓慢地眨了眨眼睛,然后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这个动作,有些怔忪,有些恍然:原来,我是能动的?
    身体的知觉渐渐复苏,他还来不及感受这种落到实体里真实的感觉,周身入骨的寒气让他上下牙齿直打架,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咔咔”声。寒气随着每一次呼吸被吸入肺部,透心凉,心冻僵。
    他望着上方一片白气萦绕中厚实却剔透的冰块,伸出手使出全身力气将它往上推……推不动,于是他勉强动了动被冻僵了的脑袋,决定往旁边推,随着钝钝的摩擦声响起,那笨重的冰块终于被挪开,他坐起身,赤身裸体地从冰棺里爬出来。
    得救了……
    他松了口气,虽然与外面相对温暖的空气接触让他更觉得周身冷得发痛,但他知道自己得救了。
    无力地蹲在地上好一会儿,他终于缓过劲儿来,又开始思索那两个问题:我是谁?我在哪儿?
    他往自己身上看了看……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
    即使他什么也不记得,也隐隐知道这是不对劲的,他身上是应该有点东西遮掩的。但他此时却没有太在意这件事,他的目光被另一样东西吸引——
    他身上布满了交错纵横的黑色印记,像是从皮肤上某一点开始滋长的黑色藤蔓,又像是附着在身体上的锁链,将他整个人缠绕,束缚。纯黑色的奇怪印记和雪白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分明是诡异至极的景象,却又透着神秘甚至神圣的气息,让他从心底无端生出几分敬畏来。
    直觉告诉他,这东西是无害的。可它是什么?图腾?咒印?
    他伸手在那黑色的印记上搓了搓,手上什么也没沾,却发现那印记边缘似乎泛出一点若有若无的光,不等他细看,那光芒便和身上所有的黑色印记一起黯淡,最终消失。
    愣怔地看着一片苍白的身体,他皱了皱眉,想不通怎么回事便不再想,转而去看他身处的这个地方。这里看起来像个地下密室或者人工开凿的山洞,四周是平整的石壁,每个角落都镶嵌这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他四下望了望,在某一侧发现了一张石榻,上面铺了一张雪白的狐裘。
    他眼睛一亮,赶忙冲过去抓起那张狐裘往身上一裹。正当他想再研究研究出口在哪里时,对面的一扇石门訇然打开,门外现出一个眉清目秀的白衣少年,见着他眼神明显一惊,“陛下!”
    那白衣少年连忙走进来,后面跟了十来个同样一身白衣年轻男女,一行人齐刷刷地对他单手置于胸前,弯腰行了个礼。
    “阿舍来迟,望陛下恕罪。”先前进来那白衣少年道,“国师大人遣我等来接陛下,还请陛下跟我等回宫。”
    陛下?他心里也是一惊。
    如果他没弄错的话,被这样称呼的应该是个很了不得的人,这么说来……他也是个很了不得的人?他用自己那没装多少信息的脑袋想了想,很快便坦然接受了,轻轻点了点头。嗯,他是个很了不得的人,当该如此。
    他呆了好一会儿,尝试着动了动唇,缓声道:“辛苦各位了,那我们走吧。”
    话一出口,他才有些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原来他不仅听得懂这些人的话,还会和他们交流?不过也就诧异了那么一瞬,很快他再次坦然接受了,嗯,当该如此。
    那些白衣人不由得相互对望了一眼,都从别人眼里看到和自己一样的惊诧和不解。为首那个叫阿舍的少年犹豫了一下,上前一步问他:“陛下,您……什么都记得?”
    这话叫他也有些诧异,不由得暗暗打量起这些白衣人。嗯,男的俊女的俏,一个个长得都挺顺眼,看着像好人;而且听这意思,他们是知道他什么都不记得的,或许是他原本安排来接应自己的人?嗯,应该是这么回事,既然他原先是个了不得的人,那有几个追随的人也是理所应当的。
    这么一想,稍稍放下心来,他谨慎道:“是有许多无关紧要的小事一时想不起来……比如,你是谁?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阿舍嘴角微微抽了抽,这陛下即使是失忆了也还是这副德性啊。虽然这么想着,他还是十分体贴地回答道:“在下阿舍,从摘星楼而来,到这无妄峰来接陛下您回伏月宫而去。”
    “嗯,那我们先走吧。”
    他裹紧了身上的狐裘,站起身来和他们一道往外走,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那阿舍,“对了,你先前说的‘国师大人’是什么人?”
    “国师大人就是摘星楼的圣主,是一位非常有本事、非常受人尊敬的人……”阿舍用他比较能明白的方式解释了一下,顿了顿,又道,“也是陛下的朋友。”
    他这个朋友听起来也是个了不得的人呢……嗯,当该如此,不过——
    “他和我谁的本事更大?谁更受人尊敬?”
    阿舍面上表情一僵,看着这个明明什么都不记得,却有着莫名其妙自信,一副“老子天下第一”派头的家伙,突然起了一点坏心眼,语气自然诚恳道:“当然是国师大人。”
    他撇了撇嘴角,表示对这少年的话不怎么相信,却也没再争辩,跟着他们一道出了这个机关重重的山洞,并且在路上从阿舍口中套到了他自己的名字。
    原来他叫赫子辰,真是个好名字,适合他。
    出了山洞竟是一片云雾缭绕,看来这无妄峰极高,他有些兴奋地加快了脚步到处走走看看,只见那氤氲山岚之间浮着几座峰顶,山峰与山峰之间用一条粗锁链连接起来,在云雾间载沉载浮,好一幅泼墨山水图。
    “陛下,当心!”走了没几步,便有人叫住了他,“此处雾浓,当心摔下山崖,还请陛下上轿。”
    赫子辰闻声望过去,只见说话人身边果然停了架精致的小轿,四周垂着白纱和流苏,轿顶还有一圈儿铃铛,他朝四周望了望,疑惑道:“你们是怎么把它弄上来的?”
    那人有些含蓄的得意,莞尔一笑,“陛下坐上来便知。”
    啧,还卖关子!他晃晃悠悠地踱过去,勉为其难地钻进了轿子,坐稳后,几个白衣人过来抬起了轿子,接着连人带轿全都凌空而起,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轿便叮叮当当地响起,悠然穿行在一片云雾之中。
    赫子辰掀开白纱往下望了望,不由得一阵眩晕,这这这……这得多高啊!
    好在几个轿夫技术都不错,轿子抬得稳稳当当,渐渐地赫子辰也没那么大惊小怪了,惬意地半躺在轿中,听着飒飒风声和铃铛声,眼皮越来越重,竟慢慢睡着了,眼帘彻底阖上之前,他依稀看到有白鹤从眼前掠过,云开雾散下,参差百万人家。
    “陛下,陛下,快醒醒!我们到啦!”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不过几个刹那,赫子辰听见有人叫他。他缓缓掀开眼帘,阿舍在轿边无奈地看着他,“陛下,就这么一小会儿……您居然都能睡着?”
    赫子辰眨了眨眼睛,很快回忆起当前的情况,他端坐起身,将身上的狐裘裹紧了,一本正经道:“我并没有睡着,只是在闭着眼睛思考,嗯,思考。”
    阿舍无声地叹了口气,道:“那您思考完了没?可以回宫了。”
    赫子辰往外一望,果然轿子已经停在了一座宫殿外面,檐下高悬的“伏月宫”几个字尤为醒目,看来这里就是他过去的老窝了。他点了点头,从轿中钻了出来。
    “奴婢拜见各位仙者,”一位小宫娥踩着小碎步从里面跑出来,见着阿舍等人盈盈一拜,“不知几位仙者大驾……”
    她说着抬起了头,恰好看到从轿中钻出来的赫子辰,动作顿时僵住,眼睛蓦然睁大,露出极为惊骇的神色,接着嘴也张大,大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她像是想要大喊什么,却由于极度惊骇没有喊出声,眼白一翻,干脆利落地昏过去了。
    很快,身后一名女子上前搀起那名宫娥,她声音如有穿云之势,清晰地响在每个人耳边,“伏月宫的人快快出来接驾!”
    “这……”赫子辰指着被他吓晕的小宫娥,一脸不解地望向阿舍。
    阿舍默默地望了下天,镇定道:“天热,中暑了。”
    “哦,这样啊。”赫子辰点了点头,心中却并没当真。
    他看得分明,那女子晕倒之前,嘴里没喊出声的两个字应该是——
    鬼啊!
    
    第2章 御膳
    
    很快,伏月宫的人鱼贯而出,和先前那名宫女一样,他们一眼就看到了赫子辰,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不过这一行人比先前那宫女镇静得多,很快便收敛好脸上的神情,为首两名内侍眼里都有几分激动,连忙伏地叩首道:“青松、青柏恭迎陛下回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