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监护重启 作者:SJ姣儿(下)

字体:[ ]

☆、第80章
 
现在在落山,固然实权是王毅没变,可王毅都要伺候着这位小祖宗啊。
    王毅抹了把汗屁颠屁颠的跑来时,沐羲根本没给他开口的机会“自己看。”说着一指“前儿单璞的事儿,也是她抢的单子?”
    王毅接过账单一看,上面推销的人的确是眼前新来的,顿时咯噔了声“这是新来的不懂事,我这就让她走人。”
    沐羲没管,前儿单璞的事儿不可能没人提醒她,就算想给她穿小鞋,一次也够了,再来一次那是不要命了,不怕牵连自己?所以至始至终就是这人自己要抢他的单,沐羲虽然不差钱,但有人这么不给脸面,实在让他心理不痛快。
    若前儿打个招呼说自己缺钱怎么着,沐羲还不屑这种纨绔,自然不会在乎,可说都不说一声,刚来一晚上就抢了他两笔单子,这是作死呢,还是以为他好欺负?
    王毅上手直接拽走那女孩“怎么这么不懂事儿?给我滚蛋,今后不许来了!”
    那女孩约莫和沐羲差不多大,眼睛大大的,黑长直的头发,五官算是精致,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被王毅一训斥顿时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我做错了什么?”
    那纨绔也跟着起哄“就是啊,人家小姑娘给我们服务,做错什么事儿了~你倒是说啊。”
    王毅刚想对他们赔笑脸,沐羲便走过来凉凉的开口“呦,我还以为几位爷点的是我呢,今儿要什么?钱带够了吗?卡冲足了吗?”
    见沐羲,这几个纨绔顿时一噎,他们这一个月里,来了好几次了,每次都犯贱的忍不住来找沐羲,可每次惨败而归。
    周南桉在暗处瞧见,忍不住“噗”笑出声,这小家伙,真是到哪儿都不吃亏。
    “这,咳咳,几个哥们筹钱筹够了,今儿就让你!”原本底气不足的几个纨绔,越说越来劲。
    沐羲却一挑眉“呦,点我还要筹钱?筹多少了?下个月的零用钱都算上了,我先给各位的爸妈打个电话,问问下个月给了你们多少零用钱。”说着就要掏出手机。
    那几人顿时炸毛“别别别别,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他们也就在外面混,哪敢让家里人面前知道自己筹钱去调戏沐羲的?这不是皮痒嘛。
    “成吧,今儿就好好喝酒好好玩,别想瞎闹腾了。”沐羲给他们点了酒水,普通消费,没特意调侃这些人,转身走时,瞟了眼那女孩。
    王毅拽着那眼泪汪汪的姑娘就跟上,直接去休息室,压着那女孩就对沐羲道歉“新来的不懂事,你别放心里啊,沐少。”
    “没事,我就不清楚她是真不懂规矩?”沐羲纯粹好奇。
    “我,我是赵婉婉啊,沐羲哥。”谁知沐羲刚开口,那姑娘就立马开口。
    “你谁?”沐羲掏了掏耳朵。
    “赵婉婉啊...”那姑娘似乎被沐羲一吓,吞吞吐吐,小心翼翼的看着沐羲说道“我,我前不久还去看过赵旻叔叔的,后来,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让我去了。”
    沐羲一听,这火啊,刷刷的往上冒“是我不让你去的!你去祭拜谁?赵旻叔,就我爸一个人,你把我妈放在哪里?还没听说过祭拜一对夫妻,就光祭拜一个人的!给我滚,立马从我眼前消失!你们赵家前儿做了这么多丢人现眼的事,把我沐氏置于何地?还有脸跑我面前?”指着大门怒道“一来就当众打我脸,还好意思认亲?”
    “不,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十几岁的小姑娘哪见过这个架势,赵婉婉顿时吓的连连摆手“我没这个意思,我,我就是缺钱,所以想着哥,哥哥...”应该不缺钱,而且她听说沐羲来这就是玩的,体验生活的。
    她,她刚跟着亲戚来到城市里读书,父母几乎很少管自己,能给读书费就不错了,所以她真的很缺钱,好不容易得到这份听说很赚钱的工作,她自然急切,想着沐羲不缺钱,就先把他的单子拿过来,等会儿再道歉也应该没事的。
    “别叫我哥哥!谁是你哥哥!别乱攀亲戚,我沐氏你还高攀不起!”沐羲咬牙切齿的怒道“怎么?你缺钱,所以你理所当然不管不顾,连个招呼都不打来抢我的单子?别人提醒你,你都忘了?还是就专挑我的抢?仗着什么?”说着冷笑声“王毅,帮我把她扔出去,别再让我瞧见她了!”
    “不,不是的,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赵婉婉被两个保安拽住往外拖,立刻焦急万分的冲沐羲喊道。
    沐羲冷眼看着,双手抱胸,不屑的哼了声“赵婉婉,你替我去提醒提醒赵家的人。他们不在外面前蹦跶也就算了,若敢在我面前出现一下,我可不是两年前那个让人好欺负的赵德彝了...”当初,沐氏或其他世家都只是掂量着沐羲的价值和他的能耐,如今这两年,沐羲已经依靠自己的实力证明他的价值。
    眼下,他只要开口,都不需要亲自动手,便有的是人替他收拾赵家。
    赵婉婉浑身一寒,哆嗦了下“我知道你不原谅大伯他们,可,可求你给我们一个赎罪的机会。”
    “捂住嘴不懂了吗?”王毅见沐羲目光越发冰冷,顿时大急。
    赵婉婉被麻溜的扔出去后,沐羲心里那团火气都没消,这几天忙的他已经够呛,周南桉惹的他一肚子火,现在再来个什么狗屁赵婉婉!
    “你是不是存心给我没事找事?!”沐羲就算知道王毅不是故意的,可还是指着他们鼻子怒道“就算不是我的事儿,你们这招人就不排查下?不怕出事?!”
    “对,对不起,沐少这真的对不起,我立刻就去问问她是怎么进来的。”王毅当然知道赵家当年无耻的行为,沐羲大发雷霆也是预料之中的。
    沐羲抬脚踹翻了把椅子,转头坐下“你先出去吧,我有些累了,要静静。”
    “是,沐少你好好休息。”王毅抹了把额头的冷汗退了出去,今儿的事,还真是大意了,一出门便招呼道“把人事部的给我找来,今天招来的人是怎么回事!?”
    “是,王哥。”
    沐羲不管外头怎么样,他打开寄放衣服的箱子,从包里翻出一包烟,点了根。
    忙忙忙忙的要死要活,还来触他的霉头,纯粹找死呢!
    抬头看了眼时间,也有十二点多,沐羲干脆踩了烟头,拿起衣服直接回家算了。
    周南桉抱着双手,等在门口。
    见沐羲出来,立刻掏出车钥匙“送你回去?”
    周南桉知道沐羲还生自己气,可能就是上次扣他零用钱的事。
    但周南桉觉得,沐羲都有乖乖听话去打工了,那自然,也是吸取教训,解开他卡的限额也不是不行。
    沐羲瞥了他眼,径直走出门,拦了辆车。
    周南桉拦住他“别生气了,我们好好谈谈。”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锦盒“看,这是给你的护身玉佩。”
    那玉佩非常精致,玉色白中带粉,而上面有巧色的糖玉被雕成一条腾飞的应龙“我知道你不喜欢那只兔子,所以给你换这个。”
    周南桉做这块玉佩花费了三个多月的功夫,从看到这块玉开始,一直研究上面摆放的阵法以及雕刻,都花费了不少心血,甚至玉佩中,周南桉滴了一滴自己的心头血,能替沐羲挡下三次灾难。
    就算成年后,他要离开这只傻兔子,周南桉也能放心了。
    想着,那只傻兔子终于能换下那个小兔子,肯定乐意极了。
    可谁知,沐羲冷冷的看着他越过他,直接坐到车内。
    周南桉一愣,有些头疼,只能拉着车门,先把车钥匙抛给停车的小弟,又掏出五百让他开回沐府后,立刻上车“我明天就让人把你的卡开出来,行了吗?别生气了。”
    沐羲嫌他烦,推开另一边车门打算下车,再找一辆。
    可周南桉却扣住他的手,晃了晃指尖的兔子咒符。
    沐羲冲他呵呵冷笑“滚。”转身拉开车门就下车,跑了两步拦下一辆车,直接上车走人。
    周南桉想追也追不上,只能望着那只兔子蹦跶的越跑越远。
    有些挫败的再次接过车钥匙,叹了口气,开足马力,先一步比沐羲到家。
    看着沐羲如前日回来,理都没理他。
    这种冷暴力周南桉第一次领教,又好气又好笑,又有种涌现的无力感“沐羲明天周六,我送你去你师傅那。”回答他的依旧是关门声。
    周南桉叹了口气,望着房门,心里不清楚沐羲到底要过了多久才能消气,也不清楚自己上次惹到他什么了?
    第二天沐羲五点钟就出门,周南桉就防着他早起,几乎在他下楼时,便已经站在门口等着。
    总觉得一个月不见,沐羲似乎长开了不少,面容依旧俊朗,却多了几分男儿的俊秀,眉宇之间更是英气勃勃,五官一如既往的精致,仿佛玉雕似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当好处,又让人觉得美不胜收。
    狭长的双凤眼,微微上挑,过去含着水色,如今却多了几分冷彻,不亲人。
    一身白色衬衫和宝蓝色的西裤,把这少年衬托的修长而挺拔,周南桉不得不承认他的出色“沐羲...”
    “钟叔,今晚我住在师傅那,明天直接去沐氏。”沐羲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冷然道,跃过他,走出沐府上车。
    周南桉知道今天的结果必然和昨晚一样,只是,他觉得自己停了沐羲的卡,并没什么,更何况沐羲的确花费过多,停一个月,让他知道分寸,这不是很多家庭里都会做的吗?
    开在路上,周南桉都快被这只兔子闹腾死了,敲了下方向盘“这只兔子到底要闹腾什么!”如今他是分外怀念那只会和自己使坏,闹腾他,爬到他头上驻窝的兔子,而不是现在冷冰冰,理都不理他的沐羲。
    澜清今早接到沐羲时,看着他眼底的青黑有些心疼“吃了早饭,睡会儿吧。”
    “没事,这段时间忙,已经把师傅教的琴落下不少,先...”沐羲打了个哈气。
    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澜清把沐羲抱在怀里,手把手教着他如何弹琴。
    沐羲如今也就一米七二,还能再长长,而澜清固然看着消瘦,可也有一米八二,抱一只沐羲,绰绰有余。
    开始,沐羲还能认认真真的听,认认真真的跟着学,可到后面。
    澜清低头便发现,怀里这孩子已经睡着了。
    自己手里还抓着他的小爪子,一本正经的模样,真是...哭笑不得。
    周南桉迟了一个多小时才来,他饶了一大圈,买了这只兔子喜欢吃的太阳饼,还有其他食物,就是为了哄兔子。
    如今姗姗来迟,就瞧见观日出的那凉亭内,澜清抱着那孩子学着琴,半响那孩子打着哈气,打着哈气,便睡着了。
    澜清还在和他说着,说着,忽然低头,却见那少年已经熟睡,脸上浮现无奈又宠溺的笑容。
    “蠢兔子。”周南桉靠在树上笑着摇头。
    澜清早已察觉周南桉,却并未允许他靠近,如今抬头看向他,缓缓开口“纸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