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再来一次 作者:大麻花

字体:[ ]

 
 
文案:
 
     秦肇和沈凌每次死的时候可能阎王爷忘了给两人喝孟婆汤,一直忘到现在。秦肇和沈凌又一次投胎到21世纪。
 
以前的记忆还在,让秦肇觉得现实生活太不真实,回忆第一世、第二世、第三世,每一世的情景都历历在目。不过没关系,第一世作为九五之尊的气魄一直在,就不信这一世不能好好带着沈凌过生活。
 
两人共同努力,创造出一小片属于两人的天。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肇,沈凌 ┃ 配角:周俊东萧衍 ┃ 其它:轮回,温馨,无虐
 
 
  ☆、重逢
 
  沈凌醒来时,觉得自己躺在摇篮里,知道这是自己又投胎了。想了想,决定还是按照以前那样,先把自己身体养好再来看看什么时候能遇到秦肇。
  说实话,沈凌觉得自己和秦肇肯定以前是神仙,不然怎么会已经轮回了好多世,还是死不了?不,是死了投胎还会有以前的记忆。每一世的情景都历历在目。每当还是孩童时,沈凌就习惯回忆以前两人的身份和突破千难万阻在一起的过程。
  沈凌装傻充愣扮小孩扮到了三岁,家里准备送他去幼儿园。
  “凌凌要听话啊,放学妈妈就来接你。”沈妈妈给沈凌整理了下小校服,是件小西装,沈家依靠沈爸爸的打拼,在市中区有两家花店,日子过的还不错,孩子到年龄了,夫妻俩一合计还是准备把孩子送到这所收费不便宜的幼儿园上学,师资是一方面,里面的孩子基本都是非富即贵。
  沈凌点点头,奶声奶气的说“妈妈,放学凌凌会乖乖等你的。”沈凌对着不知比他小了多少岁的女人喊妈妈没有丝毫违和感。
  沈妈妈拍拍他的头,将他送进去。
  幼儿园的老师是个年轻的女老师,从沈妈妈手里牵过沈凌的手,不禁夸道“真听话。”居然不哭不闹,现在的小朋友哪个来上幼儿园不是哭着喊着要回家。噢,除了来的最早的一个小孩。看着像五岁的身高,其实只有三岁左右,来到幼儿园就上下打量,然后转头对跟着他的大人说“你回去吧,放学开车来接。”
  她当时都愣了,看着那孩子稚嫩的脸庞,压根不敢上前去牵。现在终于来了个乖的又正常的了,觉得这个新班也不是那么难带了。
  沈凌来的时候里面只有几个小朋友,哭成了一团,旁边有两个女老师正在哄他们。转眼便看见想了三年的恋人坐在最后面看着他。那不怒自威的皇上气派,这么多世了依然存在。
  慢慢走过去,那人眼睛都没眨的盯着他。沈凌向他伸出一只小手,说道“你好呀,我叫沈凌,不知你叫什么?”
  秦肇看着伸出来的一只手和那自从看到他就没消下去过的嘴角。一把抓住那手,猛的将人搂进怀里,紧紧的抱住。沈凌顺从的靠过去,伸手回抱,顺便将脑袋放到那人的颈脖处轻蹭,呢喃道“肇,好想你。”
  回答他的是落到耳朵处的轻吻。
  刚刚那个女老师牵着两个小孩进来时就看到那个小大人一样的孩子和乖巧的孩子抱成一团,高的比那矮的要高半个脑袋,这抱的咋这么熟悉?女老师“???”
  也没多想,就又出去接新来的。
  这边两人分开来坐到一起说着自己这一世的状况。
  “沈家有两个花店,经济情况一般算中等。”沈凌小声说。
  秦肇捉着他的小手轻抚道“恩,秦家算大户,经商,秦淮集团就是秦家的。我是嫡长子。”
  沈凌不解,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有妾?“以前你家从来没出过妾啊?
  秦肇又抬手将自己手腕上一串珠子取下来,因为人小,要绕两圈才能戴,便给沈凌绕到了手上。“家里有个继母。生母一年前因为车祸死了。我估摸着就是这个继母干的好事。”
  沈凌一惊,连大人都能以意外死亡,那秦肇。连忙看向秦肇。那人眼里的威严还在。怎么忘了,这人以前是皇帝,又做过军人,摸过枪。应该动不了他,便放下心。
  “可是,你还这么小。”沈凌轻抚着手腕上的珠子。“要是有个万一可怎么办?”
  “家里就我一个孩子,她不敢动我。”秦肇凑过去蹭沈凌的脸,轻轻的扫过嘴唇。“真想好好干你一次。”
  沈凌耳朵一红,推开他“你才多大,等成年。”
  秦肇挑眉轻笑“恩,这么多年的份一起还。”
  “我们两还小,仔细些啊。”沈凌叮嘱道。他能守规矩,旁边这位大爷可不行。
  两人一直摸摸搞搞,不哭不闹说说笑笑。幼儿园老师都觉得挺神奇,想着兴许两孩子找到乐趣,便没放多少注意力在他们身上。
  放学时,秦肇冷着脸,看着被沈妈妈牵着的沈凌,走过去说“阿姨,能把沈凌借我一下吗?”
  沈妈妈一笑“这孩子,凌凌去吧,和哥哥说两句。”两小屁孩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说完。秦肇煞有介事的牵过沈凌凑到他耳边威胁“自己注意点,虽然她是你妈,但不该看的别看啊。”虽然很想拐沈凌回家,但是两人还太小。
  沈凌哭笑不得,秦肇是越活越回去了吗?面上却不敢拂了他的意,点头“恩,我知道。”
  旁边大人看到两小孩一起嘀嘀咕咕都笑了。
  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幼儿园毕业该上小学了。期间发生了一件事,秦肇的继母怀孕并且生了个女孩。秦肇对此不以为意。用他的话来说“就算朕一无所有也能创造一个盛世!”
  沈家这两年生意不咸不淡还是老样子。对于读哪所小学,沈爸爸说“就读实验小学吧,离家近,接送方便。”实验小学离沈家距离6条街,走路也要不了多久。着实挺近,可这样一来就不能和秦肇读一起了。
  “肇,他们说读实验小学,我觉得也行,就是不能天天看到你了。”沈凌给秦肇打电话诉苦道。
  秦肇拿着听筒皱眉“恩,开学前告诉我你在哪个班。”
  沈凌一听就知道秦肇肯定也舍不得和他分开“好,我知道了。”
  所以当秦肇出现在实验小学一年级二班的时候,沈凌一点也不吃惊。而班主任则高兴不已,秦家就是大手笔,有贵族学校不读偏要塞红包来这里读,有钱人的癖好凡人不会懂啊。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
 
  ☆、回忆
 
  小学生对于两个大男生天天腻在一起并没有多少想法,况且两人成绩都很好,每次都是并列第一。小女生们就默默喜欢,要是突然和他两说了句话也能高兴一天。
  “我最近在炒股,”秦肇低声说“资金是这几年的压岁钱和平常的零花钱。”
  “那我怎么赚钱?”沈凌知道炒股就是赚钱的。
  秦肇皱眉“有朕在,你赚什么钱?”
  沈凌一愣,忘了这人的控制欲了。
  “你只需要读书,钱,朕会赚。”秦肇挑眉“还是说你想要养朕?”
  沈凌点头“有那个想法,不过皇上,我考大学还是行的,我想学古文专业。”
  秦肇揉了揉沈凌的脸“恩,可以,这辈子我是不会去当兵了,那个年代没办法,现在我只想大权在握,把你圈在朕的包围里。”
  沈凌点头“臣遵旨。”两人一正经就爱来以前那一套。
  讲台上的老师看到最后一排嘀嘀咕咕的两人,笑了,真是勤奋好学啊,这么一节自然课都爱一起讨论学术,多听话的小朋友。
  小学期间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秦肇的继母又怀孕生了个女孩。
  秦肇低笑对沈凌说“还记得前世的黄家吗?”沈凌点头。黄家是上一世两人的邻居,上一世秦肇参军,沈凌在家等他,沈凌知道黄家的儿媳妇一共生了6个孩子,全是女孩。当时条件差,生了这么多,沈凌时不时还帮帮忙,所以印象深刻。
  “估计这女人也没有生儿子的命。”秦肇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尽管这世的母亲与他相处不久,但好歹是生下他的人,这么不明不白死了,他会找机会十倍奉还。
  沈凌点头,是啊,这女人心狠手辣,留不得。
  “我妈让我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又去我那里吃饭。”沈凌转移话题道。
  秦肇有时候会去沈凌家蹭饭和过夜。沈家人很好客,对于儿子的好朋友很欢迎。
  秦肇略思索道“今晚吧,顺便过夜。”
  “那你父亲那里?”沈凌不放心。
  “我会打电话的。”秦肇安抚他。
  梅文华抱着小女儿喂奶,对坐在饭桌主位上的男人唠叨“肇肇是不是不喜欢我啊,他才多大?就喜欢在外面过夜了。”这女人就是秦肇的继母,不过30岁上下,因为保养得当,看着很年轻,但是眼里那抹算计却一清二楚。
  主位上的男人很有气势,听到这话,放下筷子,拿过帕子擦手“这话你不必说,你不是肇儿的亲生母亲。管好这两个女儿才是你该做的事。”秦槐站起身“另外,肇儿做什么你都没权干涉,别做无用功。”说的是秦肇炒股这件事。之前梅文华也念叨过,说孩子还小,不适合干这些。被秦槐骂了一通。
  秦槐相信自己和肇荞的儿子与旁人不同。肇荞死的蹊跷,他查过,但是没有证据。梅家又想用女儿联姻,秦槐就答应了娶梅文华。现在给了梅文华两个女儿,已经够了。
  梅文华听到秦槐的话一口银牙都差点咬碎。怀里的女儿咬着奶瓶开始哭估计感觉到了母亲的情绪波动。
  什么叫没权干涉?!什么叫无用功?!那个贱人的儿子不过才10岁就开始炒股,秦槐也太心宽!梅文华暗骂自己肚子不争气,生了两胎都是女儿!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轻轻拍着女儿的背,顺便也是安抚自己的情绪。
  “阿姨,又来打扰你们了。”秦肇进门开始问好。
  沈妈妈笑着说“没事儿,不打扰,快进来,要吃饭了。凌凌带哥哥看会儿电视啊。”带秦肇到了客厅又转身回了厨房。
  “沈文呢?”秦肇坐到沙发上,搂过沈凌。
  沈凌挣脱了两下,无奈道“最近店里挺忙,还没关店呢。一般都是我和妈一起吃饭,再给他送饭。”
  秦肇戳了戳沈凌的小鼻梁,“是个有担当又老实勤快的人,配上你妈还不错。”
  沈凌“……”有你这么说自己公公婆婆的?这话也只敢腹诽两句。
  晚上洗完澡两人相拥睡下。啪一声,沈凌打掉了秦肇黏上来的手。
  “怎么了?”秦肇把手伸进沈凌的衣摆,摩挲着瘦瘦的腰身。
  沈凌按住他“你干嘛?”
  秦肇挑眉“不干嘛,现在不能干你,只能过过手瘾。”
  沈凌无法只能任他摸,两人就这么拥着,沈凌快睡着时,听到秦肇说“我以为我们上辈子就算完结了,没想到有幸能再过一辈子。”
  沈凌一个激灵,睁开迷蒙的双眼,凝视眼前人。上辈子两人错过了太多,年轻时因为阴差阳错没找到对方,好不容易相遇,一纸征兵将两人分隔两地。白白蹉跎十多年。
  沈凌靠过去,轻吻秦肇的唇,“我们两重活了这几世估计就这世安稳些。”
  秦肇眼里的哀伤慢慢淡去“恩,所以我们好好过。睡吧。”搂紧怀里的人,如果没有他,重活多少世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幸得这世这么早便能遇见。
  想到第一世沈凌的聪明和坚持让人觉得心酸。朕的皇后枯等十数载只为赢得朕的一瞥。这人让朕怎能不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