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主的脸全篇马赛克[穿书]+番外 作者:竹岚子

字体:[ ]

 
文案:
 
     安平穿进了几个月前看过的一本书中,成为书中没有出场名额的炮灰。虽然勉强记得关键的剧情,然并卵。
 
第一,几个月后,这个世界将迎来全灭结局,除了主角和反派之外一无所幸。
 
第二,据说作者取名无能,于是主角和反派和一炮灰用了差不多的名字,他早就不记得他们仨谁是谁了。
 
第三,书中从来没有明确描写过男主的外貌,却经常通过各种途径,描写男主那如同儿臂天上地下难得一见的大[马赛克]。
 
……于是在找到男主抱上大腿之前,安平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丢掉自己的节CAO。
 
(调剂放飞之作,灵感来源于追的一篇文的群里讨论说,作者描写攻的马赛克的次数是脸的几倍23333)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乡村爱情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平,一只即墨 ┃ 配角:一群即墨 ┃ 其它:找呀找呀找男主
 
==================
 
  ☆、第1章
 
  安平穿进了几个月前看过的一本书中,成为书中没有出场名额的炮灰。
  炮灰有个不明觉厉的名字,叫即墨漆雕。
  即墨、漆雕,都是古代有现代不知道还有没有的复姓。
  之所以安平会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安平这个名字,搁在古代,它也是个复姓。
  在安平幼嚳齿的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的时候,安爹就经常把自家儿子抱在腿上,向他炫耀自己是多么的学识渊博博览群书同时又有那么一点合理的接地气,才会给自家儿子取出这样一个几乎无可挑剔的名字:
  音律和谐,朗朗上口,字面蕴含着父母对孩子未来的殷切期望。同时它又是中国古代的复姓之一,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所谓求精不求泛,反正安爹是看不上那种姓欧给儿子取名叫欧阳的,都是套路。
  对于自己爹几十年都没治愈的中二病,太早看穿实事的安姓少年,表示呵呵你开心就好。
  但正是因为对复姓这个问题的提前启蒙,到了安平少年十岁出头、网络小说兴起且涌现出一大群欧阳南宫北冥皇甫时,面对无数男女读者们一边看一遍嗷嗷叫着这些名字好清纯好不做作,安平安详的翻过一页,表示这都是他早就看惯了的妖艳贱.货。
  然而安平没想到,在未来的某一天,自己也会栽到这样一个妖艳贱.货手上。
  那是复姓风潮已经过去之后的某一年,偶尔会在终点小说网淘淘文的安平,淘出了一篇连载接近结尾的打架斗殴式升级流男主文。
  由于作者取名无能,这篇文有一个设定:所有拜入男主所在门派的人,都要统一将姓氏改为“即墨”。
  而这篇从头到尾充满了即墨XX的文,从开文到现在,据说最引人争论的话题有两个。一是作者这个小妖精这次会玩儿出什么样的结局,二是男主他……举不起来。
  举不起来和不举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前者的意思是,男主某方面功能是没有问题的,对着后宫三千也是十分有xing致的。然而某件事总在关键时刻被各种打断。有时候男主在干翻敌人之后胯嚳下大雕依然生龙活虎,然而后宫早已在战斗中体力不支/昏厥/被敌人同伙带走。苦逼且依然有那么点底线的男主不好另找人来,只能委屈的自己动手丰衣食足。
  就这样章章开车即视感,章章不开车或者干脆车祸,撩的人五内如同火烧,饥渴的恨不得代替男主自己上。作者任你威逼利诱卖萌打滚,自岿然不动。久而久之,这篇文的男主就多了一个称号:
  举不起来。
  不是不举,而是想举能举却偏偏举不起来。
  实在令人怆然而涕泪下。
  事实上,之所以这个问题会成为引人争论的话题之二,和第一个话题,即作者打算怎么结局,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因为据无数过来人众口一致的总结,这个作者他,酷爱写报社文。
  作为终点小说网小有名气的作者之一,此君目前已经有过三本完结作品,统统报社。安平并没有去看他之前的文,毕竟知道这点时他已经掉进这个坑为时已晚,但在近距离围观过前辈们的痛不欲生之后,他并没有进一步自虐的打算。
  但对于这个作者的报社细节,他还是耳闻了一些的。比如他的上一篇完结文,那时还没有大范围净网活动,于是走的是更接近种马后宫动作式的升级流。
  而那篇的结局是,能量槽终于积攒完毕的男主一飞冲天,成为大陆上近千年来第一个新神。新的神王决定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再和他的后宫们集体来一发。却没想到即将被拔diao无情的几千后宫们心生怨念,最终每个人都服用了一种全文中多次出现、却始终没有被用上的药物,齐心协力将神王累死了。
  END。
  据说当时看到这个结局时,有三分之一的读者吐血不止,三分之一精神阳嚳痿去看了心理医生,还有三分之一由粉转黑天天跑去文下刷负分。
  然而就像新一篇文的男主举不起来问题一样,心理素质极佳的作者自顾自我行我素。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隐形抖M的数量是很多的,也许其中有部分是好奇下一篇作者还能搞出什么丧心病狂的新闻,总之结果就是……作者开新文的时候,看的人反而更多了。
  而无辜且无知的安平,就这样一头踩进了这个坑里。
  不过那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当时安平一口气看到最新章节,又追了几章之后,就因为作者断更而弃文了。后来偶尔翻回去看看一直没完结,于是决定安安静静的养肥到完结再说。
  然后他就穿了,在几个月后,他连文章剧情都忘得七七八八的时候。
  穿成了书中没有出场名额的一个弟子,即墨漆雕。
  此时所面对的最大问题是,他记不清男主叫什么名字了。                        
作者有话要说:  放飞自我的调剂坑,作为曾经几乎没日更没写过长文的岚子,最近隔壁那篇明明有思路也很想继续写,却一边high一边倦怠。
所以这边就随意来了,能保证的是不会坑,也不长,预计3-5w吧,具体看我的热度和小天使们的反应。
 
  ☆、第2章
 
  其实按理来说,就算忘了男主叫啥,也不是不能通过其他途径,认出男主的。
  何况虽然莫名其妙穿到了这个世界,但安平本身对男主并没有什么想法。他完全可以远离男主和剧情,专心致志的寻找回去的办法。
  然而这就是目前最大的问题。
  蹲在草地里画了半小时圈圈,安平看着自己手下寥寥无几的惨淡剧情,简直烦躁的想要手动除草。
  摔啊!为什么小说里是个人穿过去就能记得剧情,清晰到某年某月主角在什么地方干了什么,然后充分利用剧情刷好感度。而他偏偏就穿进一个不喜欢写主角脸写过的寥寥几笔也没啥印象,其他除了三五个重要剧情片段外毛都搞不清的文!
  这是歧视非脑残粉吗?鄙视他没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吗!就算他不记得剧情和男主——喵的还真可能狗带……
  想到这一点,安平的满腔怨怒就像个被针扎了的气球,“噗”的一声漏了个干净。
  半年前只勉强看了两遍的小说,还是未完结版。他回忆了半晌还用树枝当笔加强记忆,蹲的腿都麻了,最后想起来的加在一起还没三百字。
  之前说了,这是个男主升级的故事,大部分时间无非打打打啪啪啪(未遂)生生生……啊不升升升。除了一些破碎的连都连不起来的片段外,安平只记得两件大事。
  第一,男主和反派是同一个门派同一个师父同一天收的关门弟子,到断更之前百分之七十是描写他们的友谊的。正当读者们嗷嗷嗷觉得两人的关系已经可以友尽转变为爱情的时候,基友面具一撕邪魅一笑表示那都是谎言。
  第二,全文百分之九十的时候,画风突变的反派和主角撕逼终于到了尾声。为了争夺唯一成神的可能,两人的最后一战耗费七七四十九天,结果用力过度毁掉了整个修真界。
  两名罪魁祸首望着一夜回到蛮荒远古的大陆,除了草履虫级别的生物外简直无一存活,忽然大彻大悟放下屠刀立地成神。
  然后好不容易成神的两只并没有飞升,而是选择学习女娲盘古……不要想歪,他们选择用自己能够移山倒海的力量,恢复这个满目疮痍的世界。
  于是这篇文的画风一变,从升级成神变成了退休老干部建筑地施工励志故事……
  然后作者断更了。
  呵呵。
  当时安平有多么想半夜爬进作者家的电视花式甩刀片,现在就有多么想给男主甩肥皂。
  据说在他弃文之后,这个作者又断断续续的写了点,但一直没有完结。介于前科他选择等完结再宰杀,却没想到在看到结局之前,自己可能先完结了。
  这么想着,安平从怀里拉出自己那块弟子铭牌。这是文中提到的,男主所在的门派——沧海派每个非亲传弟子都有的东西,正面刻门派名,反面是弟子的姓名及年月日。
  因为本命灯这种东西制作难度较大,只有亲传弟子才能拥有。这个铭牌中有本人的血,会在弟子身亡时改变颜色,同时定格上面的时间。万一遇到较大的集体灾难,门派就可以根据牌子的信息,确认弟子的生存情况几遇害日期。
  而这个牌子的背面,写着甲午年一月一日,即墨雕漆。
  一个取名无能的作者,遇到一个记名困难的读者。他们的脑电波在这一刻相接了,心灵与身体产生了默契的共鸣。
  ……个鬼啊!
  是个中国人都对甲午年这三个字有印象吧!是个人都知道四月一日是干啥的吧!他该感谢写出如此通俗好记的日期的作者吗!
  ——所以十天后,反派就要撕下伪装了;
  ——还有整整三个月,男主和反派就要一起灭世了。
  而名为安平的苦逼青年,拿着一张除了日期姓名外没什么卵用的牌子,兜着一脑袋和人设剧情无关的浆糊,苦苦思索着如何在十天之内,从一锅烩菜中认出名为男主的那根萝卜。                        
作者有话要说:  我要做一根飞翔的岚子
你们都不要拦着我让我飞【拍翅膀
这章要讨论的问题是:穿书后记得所有大小剧情的读者,尤其是大长篇几百万字的那种,把原著抄了几遍?[doge]
 
  ☆、第3章
 
  “师、师兄……请你轻一点……”
  “扑啦啦。”
  “@#$%&,又是师父的传讯。”
  有狐师兄又在试图和刚看上的小鲜肉搞来搞去了。
  有狐师兄又在得手之前被临时叫走了,这次是师叔祖(有狐师父)的紧急传讯。
  某个作者懒得想名字的门派师弟甲某,看着即墨有狐欲求不满的背影,以及被丢在房间里的不知道哪个山头的小鲜肉幽怨哀伤的目光,不知道是该羡慕还是同情。
  但他还是尽职尽责的走过去,示意对方起来:“这位……师弟,有狐师兄既然被师叔祖唤去,怕是一时半会儿无法回返。派中毕竟有规矩,你若再无它事,可下山歇着,待师兄事了之后,再去寻你。”
  话虽这么说,但按照他以往的经验,师兄八成连这师弟的脸都没记住,更别说什么再寻了。
  但安抚人还是要到位的。
  师弟身上的衣服被解了一半,脸上还残存着情动的微红。听到这话有些迟疑,想了想抬头问他:“若我坚持等在此地,是否会令有狐师兄为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