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影帝要我亲亲才肯起来[重生] 作者:浮丘一

字体:[ ]

 
 
文案
 
在编剧神坛上打滚多年的大神方宁介一朝重生,只想夺回曾经属于他的荣耀。
但是!总有个挺帅的幺蛾子花式刷存在感!
导演:“方妈,你家那位,都NG十多次了……你们是不是又吵架了?”
方宁介深吸一口气:我忍。
助理:“方妈,老大又背错台词了,这心不在焉的……你劝劝啊!!”
方宁介深吸一口气:我再忍。
造型:“方妈……”
“嘟嘟嘟——”
造型:……别挂电话啊!TAT
方宁介留着最后一口气爬上了论坛,满脸苦闷的发表了一个帖子:
老公平时外热内冷但是最关键的是有一颗少女(划掉)玻璃心!怎么哄?球速答,挺急的。
本文又名:《如何用洪荒之力压制住男友的少女心》《害怕:有一个反差萌老公是怎样的新体验》《标题表达不出我的心情,在线等急》
 
食用说明:
No1:攻:人前冷君子,人后玻璃心www就是这么反差萌。(偶尔自带少女攻属性)
No2: 不换攻,1vs1。
No3:非双洁、小攻有时轻度矫情,雷者甚入。
 
内容标签:重生 情有独钟 甜文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邬行言,方宁介(江穆) ┃ 配角:坏人,好人 ┃ 其它:复仇,甜文,玻璃心
==================
 
  ☆、第1章 一个阴谋。【修】
 
“呵,谁抄袭谁,还说不定呢。”
    他站立在客厅的中央,眉间也皱出了一个‘川’字:“能不能再拖延一段时间?”
    话筒那边传来焦急的吼声:“怎么拖?啊?你告诉我啊!他们都已经把稿子送去印刷厂了!”
    怎么这么快!
    男人问:“能不能……联系报社把第一批报纸先全部买下来?”
    “江大编剧,你还以为你能一手遮天吗?你有那么多钱把人家的报纸买走吗?这一家买走了,另一家呢?”
    话筒那边气急败坏地骂道,“长点儿心眼吧,光我相信你有个屁用,都成了定局了!”
    男人狠狠地抽了一口气,眼睛里划过一丝狠厉:“这件事绝对是有人陷害我……到底是谁把我的底稿泄露出去了?我绝对要把他揪出来!”
    “江穆,也不光是泄露的原因,我看,很可能是你近几年太过顺风顺水、树大招风了,你听我的,这件事不要再去堵媒体的嘴了,堵不住的,你先冷了几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电话那头的人沉思了半响,才道。
    名为江穆的男人手指颤了颤,心里慢慢腾起一股怪异的感觉。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他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讽刺道:“你让我冷几年?一年,只要一年,我就会彻底过气,到时候还指望什么东山再起?”
    一朝天子一朝臣,眨个眼都能变了天,更何况冷整整一年?!
    “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日过境迁,我先挂了。”那人轻叹。
    他曾经看着江穆一步一步迈上神坛,到了最后,也是他来看着江穆坠入泥潭。
    再见了,好兄弟。
    他决然地挂掉了电话。
    江穆惨笑一声:“算我瞎了眼。”
    墙角的钟声敲响,他一声一声地数着,六点。
    很快印刷厂就会把成品送到报亭,然后他再也无力回天,彻底身败名裂。
    半响,手机屏幕微弱的灯光亮起,那小小的机体在他手中颤抖着,显示:小茹来电。
    江穆轻轻呼了一口气,江穆下意识地露出一个微笑:“小茹?才这么早,怎么还不多睡一会儿?”
    袁茹顿了顿,意识缥缈了一会儿,但很快回神:“江穆,你现在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江穆叹了口气,努力地打起精神,说,“不过没关系,我是谁?你男人啊。这点风吹雨打还是禁得住的。”
    再说……不是已经有线索撞上自己的枪口了吗?不管怎样,他都要把那个幕后黑手,拉下马!
    袁茹抬头,身边的高个男人冲她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快点。
    急什么急?
    袁茹不耐烦地做出一个唇语,然后对江穆说:“江穆,我家里……一直在催我结婚。”
    电话里传来闷闷的脚步声,可能是路过的行人。
    江穆听到结婚他一下子就笑了:“好,我们也该结婚了。”
    不过这才六点,她现在是在外面吗?
    “不,”谁料电话那头传来她的一口拒绝,“我不会和你结婚。”
    江穆一下就愣住了:“什么?”
    “我想了很久,我们之间不合适,性格也老是相冲。”
    可这段感情好说歹说也经历了五年,甜蜜有过、苦涩也有过,能经营这么久,也是两个人付出心血的结果。
    别人说七年之痒,可这怎么就缩短成了五年?更何况,还是在这种时候……
    “我会改,我哪里做的不好就改哪里,好不好?”江穆皱了皱眉。
    “改来改去你还是自己吗?你在家?现在出来一趟吧,我们当面说,先挂了。”
    袁茹挂掉了电话。
    外面的雨下的太大了,这估计是近五年来下的最大的雨。
    江穆握紧了拳头,抓起一把伞就开了门冲了出去。
    雨伞的效用完全没有发挥出来,江穆全身都已经湿透,衬衣紧紧地贴在身上,西装也吸饱了雨水,沉甸甸的让他想不顾一切倒在地上。
    不远处传出汽车驶过的声音,两道白色的强光忽然照在他的脸上,江穆紧紧地闭上眼,把头侧到一边去,他的表情依旧还很茫然。
    紧接着轮胎摩擦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在寂静的别墅里,手机沉寂了一分钟后,收到了一条短信。
    “你呆在家里、不要出去,有危险。所有的一切我会帮你解决。”
    这条短信,永远未读。
    .
    “嘀嘀。”
    江穆并没有去理会桌上乱震的陌生手机,他十指相叠,靠在椅背上闭目休息。
    他太需要休息了。
    脑子好乱,存储的信息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曾捧着刚获得的香港编剧奖,带着怎样不可一世的气势回到了大陆,娱乐版的头条都是他:一颗编剧界永不坠落的北斗之星。
    可如今,他的荣誉、他的前途,却在下一刻,破碎成一地的玻璃。
    抄袭风波、法庭败诉、投资人撤资、舆论讨伐……
    “还有什么更糟的吗?”
    江穆垂下眼睑,想起那个雨天跑出去时听到的刺耳刹车声,不断在他脑中回放,简直要让人滴血。
    他已经不是站在香港领奖台上的那个王牌编剧,而是一条趴在街上苟延残喘的丧家犬。
    那个早晨,他跌倒在雨里,黑暗中,一辆卡车快速驶来,从他的腿骨上碾过,那一瞬间,他甚至听到了骨头粉碎的声音,那个庞然大物,肆意地驶了过去,直到把他的五脏六腑、肋骨、头骨全部碾碎才停下。
    下一秒,睁开眼,他正窝在这办公椅里,身上披着一件大一号的西服。
    ------还有什么更糟的吗?
    ------更糟的果然来了。
    他明明死了,死成了一堆血肉和粉末,却依然保留着自己的意识、拥有着一具明显不属于自己的身体。
 
  ☆、第2章 一次重生。【修】
 
更糟的果然来了。
    他明明死了,死成了一堆血肉和粉末,却依然保留着自己的意识、拥有着一具明显不属于自己的身体。
    对面就是电脑屏幕,映在屏幕上的那张脸无论怎么看和他也没有一丝相像之处。
    太荒谬了!
    江穆瞪大了眼睛。
    那个清早,在大家都还是酣睡状态的清早,他丧命于车轮下,本该带着满身怨气下地狱的他却附身在这具不知名的身体里?
    被偷窃的底稿,言语诡异的好友,和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
    江穆闭上了眼睛,忍住了眼角滚烫的泪珠。
    老天真是开眼!如此良机,他又怎能错过?
    他咬了咬牙,想要坐起身来,可惜一动就会感觉麻:估计几个小时没动,身体都僵了。
    江穆瞟了眼黑屏的电脑,看上去倒是个常年坐在电脑前的白斩鸡,丢出去熊都不吃----身上能有几两肉。
    难得是五官还算清秀,脸上没什么瑕疵,白白净净的,看上去就和大多数走出校园走进社会的青葱大学生没什么两样。
    不过……
    这么年轻,怎么死的?
    他的灵魂---暂且这么说吧,霸占了这个身体,那么那个灵魂去哪儿了?
    还会不会有回来的一天?如果原主抢回了自己的身体……
    江穆无奈地笑了笑。
    “我知道了,”门外想起一个有些耳熟的男声,然后是门把手转动的声音,“车祸的确有很疑点,还有那个男人-----”
    江穆抬起头,他迫切希望看见什么熟悉的人,这能让他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找到一丝安全感。
    他没有失望,但是来者也让他惊讶地下巴都快要掉下来。
    这个人,不是著名的导演关明理吗?
    他近几年也是拿奖无数,导的电影本本卖座,去年甚至被戛纳提名,可以说是风头正盛。江穆一直想和他合作一次,不过还没来得及,他就……
    也是天命弄人。
    “哎?”关明理维持着刚要进门的姿势,眼里也是满满的惊讶,“你办公室里还有个人,我的天……”
    江穆:“……”
    关明理挂了电话,他看向江穆的目光就带了点儿好奇和八卦的意味儿,“邬总不是让你走了吗?怎么还待在这儿?”
    江穆脸色又青又白,特别像青菜豆腐。
    他自己也挺想潇洒地走下去顺便把西服甩到他脸上,,然后帅气转身离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