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此情脉脉[修仙] 作者:暮寒公子

字体:[ ]

 
文案
 
作为地位卑下的半妖,温折前生受尽折磨而死。
再睁开眼睛时,他已回到了自己命运发生巨大转折的那个时刻。
为了避免前世的悲剧,他匆忙向身边的人求救。然而,救下他的男人竟是一向以冷酷残虐闻名的菡萏花君。
可温折自他那里得到的,从不是疼痛和伤害,反而是让人心折的温柔。他教给温折自尊、自信、爱人与被爱……
有人问温折:“容雪淮是你的良师、益友,还是爱侣?”
温折:“都是。雪淮是我的光。”
 
穿越温柔攻X前期弱受后期温润受
治愈系小甜文,修仙背景,主要目的是谈恋爱。
 
【扫雷提示】:
1.受上辈子是个炉鼎。2.本文中心思想是谈恋爱。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主角:容雪淮,温折 ┃ 配角:上官海棠苏澜等等…… ┃ 其它:治愈系小甜文,温柔攻
 
 
    第一卷 有匪君子
    
    第1章 重生
 
  如果一个人的重生,只是为了把所有的悲剧和痛苦再重来一遍,那这种重生有什么意义?
  温折恍惚中回过神智,短短的片刻好像历经三个月的光阴,脑中平白多处的记忆,每一分每一寸无不让人惊恐的身体僵冷。
  当年人界妖界两界大战,妖界之人百无禁忌,战后亵玩当地的人类女人都成了家常便饭之事。后来纵使人界惨胜,封堵上了两界结界,然而战争带来的伤害仍然是满目疮痍。
  人妖混血的杂种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妖界胎儿生命力太过顽强,有时坠胎药根本不起作用。有烈性的剖了自己肚子,强行把孩子拿掉;也有的不堪受辱,自己直接抹了脖子……自然也有女人诞下孩子,不计过往自行抚养,亦或是寻个偏远的地方丢弃。
  温折正是个被丢弃的混血。
  他跟身边的孤儿一起在听梅阁养大,充做下人仆役,长到如今的十七岁。虽然自幼因为身份问题没少受过欺凌,但终究是养活了一条小命。
  他十七岁生日那天,阁主广邀道友,照着往年规矩开了听梅会。因为人手不够,他被分配到外殿传传东西。这些修仙之人的事本是跟他无关的,最多有哪个仙人嫌他混血身份,叫人拉下去别碍了眼。
  然而他这样的小小杂役,竟然也会被高高在上的修士看上。
  那位广华门的二少点了点他,跟阁主提了提,他就被人带下去,洗涮一番,又换了衣服,连敲带打的教导了一番房中之事,送到那位二少的床上。
  广华门乃是背景深厚的一流宗派,即使是温折这样见识浅薄的杂役也听过“一门两宫十二君”的修仙界局势。
  从开始到结束,此事没有半分他插口的余地。也没有人把他当成人看,在别人眼中,他也就是二少合眼缘看中的一个混血,玩几天就腻的玩意罢了。
  温折这人,跟二少指尖把玩的一块玉佩,兴头上摘下的一朵玉莲难道有什么区别吗?
  广华二少觉得没有,底下的弟子觉得没有,管事们觉得没有,于是温折也只好觉得没有。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有什么。只是广华二少在房事上有些暴虐的爱好,房里的人也常常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温折托自己混血体质的福,熬了一个月,到底还能喘着气。
  二少自幼被娇养大的,性格一向喜怒无常。转过了月末,突然换了口味,又嫌温折这半死不活的态度,干脆顺手把他赏了一个弟子。
  也许是温折天生背运,这弟子虽然没什么不良的癖好,却在修行的紧要关头久攻不下,又偏偏新得了一本炉鼎功法。弟子瞧上了他为妖的那半血脉,索性用温折试了试,竟然大有效益。
  温折就这么被折腾了一个半月,那能让他苟延性命的妖族精血几乎被尽数抽干。
  炉鼎之道,本来就是邪路。入魔一事,入易退难。那弟子尝了歪门邪道的甜头,又偷偷学了几手邪术,正好把温折物尽其用。在生命的最后半个月里,温折连记忆都是恍惚的,唯一能想起的,就是仿佛无休无止的痛苦。
  那痛苦伴随着他的生命戛然而止,这大概算是这一生中最让他宽慰的时候?
  然而再睁开眼,回过神,却是在这么一个要命的时刻。
  他正跪在外殿前的地上,广华二少随手指着他,半带着撒娇口吻跟阁主笑道:“秋伯伯,这人合我眼缘,送了我吧。”
  温折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都冷透了。
  从广华二少说出那句话后,这事就跟温折没有半点关系。他只是要被送人的一个东西,没有谁会管他愿不愿意,他甚至连说句话的自由都没有。
  温折刚刚从死前的剧痛中脱身出来,整个人的心性都被消磨的十分脆弱,连自主思考能力都不太完全,听了这话只觉得茫茫的绝望,而挣扎的求生欲还不肯放过他。
  温折几乎是下意识的抓住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样东西,入手凉滑,雪一样的一片衣袖,用微弱的声音恳求道:“求您要下我,要下我……”
  修仙之人当然耳目灵敏,这句恳求没有异议的落入了在场之人的耳中。而在刚刚广华二少明确的表态讨人后,这话简直跟当面抽他耳光无异。
  旁边有人见了这幕,嗤笑着摇了摇头,笑温折的自不量力,也笑他的不识时务——就算真听说广华有什么怪癖,撑过去了,好歹也有几分活下来的可能;然而此话一出口,温折想求死都不容易。
  何况……也是这个少年倒霉,怎么求上了这位?
  被温折扯住袖子的男人一身云白外袍,宽大广袖中的手指根根纤细优美,色泽如玉。他头上戴着一顶白色轻纱的斗笠,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和神情。
  被一个混血扯住衣袖,他也没有半分恼怒。那修长的手指中青光一闪,快的几乎让人以为是错觉。那截被温折抓住的布料已随着青光从他的袖子上脱落,从始到终,他的脚步都没有半分停顿。
  徒留温折一个人抓着那流水一样触感的布料,牙关打着战仰起头,绝望的只觉得自己比刚才更冷,浑身都冻的要结冰了。
  从温折的角度,他能看到广华二少略带阴狠的冷笑,听梅阁主有些不悦的神情,还有那个刚才拒绝他的男人半个下巴。
  那个下巴似乎冲着他的方向转了转,也似乎没有。下一刻,温折只觉得脸上一凉,随即眼睛附近的皮肤就是一冷。他下意识的抖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微凉的触感是男人的衣袖,那冰冷的温度是男人的手。
  这个男人的手正盖在他的眼睛上。
  有那么一个瞬间,温折是以为他是要挖去自己的眼睛的。
  然而下一刻,他听到了一个低沉的男音,似乎因为久不开口而微带沙哑:“阁主,二少,这孩子很得我喜欢,不如把他送我吧。”
  广华二少的表情僵了僵:“花君,虽说您是前辈,可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我先看上了这个混血,花君若是横刀夺爱只怕不太好吧。如果花君喜欢,我那儿还有几个干净乖巧的孩子,一会儿就给花君送去……”
  男人听了这番婉拒,声音依旧不温不凉,仿佛没有波动一般:“广华公子是多情人,这种合眼缘的孩子大约是不缺的。本君难得只看这一个顺眼,不知公子肯不肯让了。”
  广华二少毕竟是被娇养大的,即使话说到这份上,也依旧有些不甘,想要挣扎几句:“可是……”
  男人突然低笑了一声:“公子如果坚持,本君放一放手也无妨。只是我二十年来,也只要过这一次人,未想到竟然要不来。”
  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哪怕广华二少身后有宗门为依仗,也不敢继续任性。
  他虽然不成器,但也听过关于这个男人的种种传闻。从小到大无论他到哪里也总有人娇他纵他,然而在这位杀名赫赫的花君面前,广华二少实在不敢继续强辩:“花君既然真心喜欢,我又怎么能夺人所爱。”
  这个结果丝毫不让男人意外。他冲着广华二少点了点头,漠然道:“烦你割爱了。”
  听梅阁主连忙出面笑呵呵的打圆场,气氛又恢复一片和乐融融。男人终于放下了遮在温折双眼上的手,又示意温折起身跟上。
  温折只觉得自己在鬼门关前走过了一遭,不想峰回路转,他竟然真能从那可怕的命运中挣脱出来,心下对这位白衣修士感激非常,连忙起身跟住。
  将要走进殿里的时候,这位“花君”突然伸手握住了温折的手。不同于刚刚遮住温折眼睛时的冰冷,此时这位“花君”的手此时是温暖干燥的。然而温折后怕的劲头还没有过,手指冰冷还有些虚汗,两只手一接触,温折心中就咯噔一声。
  刚刚他只是抓住了这位修士的袖子,修士就直接把袖子削掉,可见是性格孤冷不好相处的人。如今他只怕自己的手心有汗,遭了修士的嫌弃——如果这时候被人厌弃,他就是真的没有活路了。
  然而修士只是牵着他的手,恍如未觉。这让温折大大松了一口气。
  刚刚温折只是随意抓住了一个离自己最近修士的袖子,并没想到这人的身份如何。然而进正殿分了座次,才知道他地位不低,能跟一流宗门的广华门平起平坐。刚刚又听广华公子叫他“花君”,温折料想这便是同为一流势力的十二花君之一了。
  这位修士落座,温折也照着侍儿的动作跪坐着服侍在一旁,不想却被男人动作轻柔的拉起来,如同那些宠姬一样半拥进他的怀里。
  此前他不是没有给广华二少陪过酒,这种事早就习惯了。只是广华二少的“陪酒”当然也没有那么简单,痛苦的记忆太深刻,让他到现在都心有余悸,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僵硬,又很快反应过来,慢慢放松展开。
  这样的场合,这位修士看上去又端正冷肃,总不会当众行- yín -。何况就算一切都向着坏方向发展又怎么样呢,他已经经受过最坏最坏的结果了。
  修士抱着温折,也没有别的动作,只是在开宴后倒了杯酒喂给温折。酒是陈年的烈酒,温折喝了一点就辣的舌头都麻了,强装着无事的样子,也不知道修士是怎么看出来的,立刻就停了喂酒的动作。
  “没喝过酒?”
  温折低眉顺目的应是,不由得回忆起上辈子,烈酒倒在背后皮开肉绽的伤口上,每一滴都是折磨,与之相比,现在只是喝酒而已,只要不扫了这个人的兴,别的都不算什么。
  头上有细碎的声音,紧贴着的身体也动了动,似乎是花君轻笑着摇了摇头。他把酒杯递给了温折:“自己拿着吧,喝一点,对你也好。”
  温折接过酒杯,开始慢慢啜饮。烈酒在他身上体现了安心稳身的效用,他的身体慢慢的暖和了起来,手指也不再和刚才一样冰冷。
  只是……让自己喝酒,总不能是这个原因吧。温折握着小巧的酒杯,盯着修士的衣角,默默想着。
  
    
    第2章 马脚
 
  宴席结束后,修士没有多留,依旧是握着温折的手走出去。
  他挥挥袖子,放出一辆垂纱堆叠的轻车代步。那车子大概是件什么法宝,尽管没有妖兽牵引,却依旧能够平滑轻稳的在天际滑翔。
  轻车内部出人意料的宽敞,桌椅床柜一应俱全,只是装饰却清淡的过了头,一点都看不出这人具有能坐在听梅宴上首的高贵身份。
  修士把温折带上车子,就放开了他的手,平淡的指了指角落里的一张椅子:“坐。”而他自己则径直走向书柜,挑了本古卷默默翻看,打发时间。
  温折一开始还以为修士让自己坐在这里是有什么深意,但修士表现的淡漠非常,专注于手中的书简之中,连视线都没有偏过一下。温折暗暗揣度了几番,最终在目测到了两人距离之后豁然明白:修士让自己坐在这里,只是因为这样两人相距最远而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