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金色婚姻+番外 作者:困成熊猫(下)

字体:[ ]

  第41章 不许笑
    
    林玉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想都不太放心,干脆把电话打到程释那里。可是程释关机,他没办法又把电话打到家里问王伯。
    王伯已经得到指示,纵然觉得不妥,但还是对林玉童说:“少爷已经休息了,可能是最近收拾这边的烂摊子有些劳累。要叫他起来吗?”
    “不用,他没事就好。那王伯您多费心,我明天就回去了。”
    “好的,您也好好休息。”王伯挂了电话摇摇头,沉沉地叹了口气。
    林玉童打开笔记本写了一些东西,但这过程中展翼飞异样的声音老是在他耳边回响,弄得他很难集中注意力,最后他干脆也不写了,把本子一关,强迫自己赶紧睡觉。
    然而他也并没能像大多数时候一样很快睡着。展翼飞的声音是不在他耳边回响了,但是却换成了别的问题。
    王伯和展翼飞不会骗他吧?
    展翼飞不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但是怕他担心所以才不告诉他吧?
    林玉童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这么能胡思乱想。他把床头灯打开了,拿了自己路上没看完的书继续翻。翻到大概快零点的时候才好不容易睡下,谁知却又开始做起梦来。他梦见有只小猴子在山上,蹦来蹦去找吃的,机灵得很,可是找到果子之后吃完就闹腾开了,小东西捂着肚子倒在地上疼得来回打滚。林玉童要去帮忙,这小家伙却一下子跑进了林子。
    林玉童去追,追了半天没追到,反倒是身体不小心撞到了“树桩”上,“咣”的一声,特别响,他睁眼一看才发现是自己屋里的桌子腿。
    这绝对不是他第一次撞桌腿,所以他屋里的桌腿都是圆杆的,撞了顶多发青。
    问题是他做的这什么梦?
    他很少做梦,特别是展翼飞告诉他小猪扑满的事情之后,他几乎就没再做过梦。
    梦见猴子代表什么?
    林玉童拿了手机打开浏览器,把“梦见猴子”这几个字都输入好了,却没有去按搜索,因为他突然想到,展翼飞就是属猴子的。这一强论登时让他躺不住了,去找项军和高文亮。
    他敲门的声音并不大,而且敲的只是离他近的项军的门,但是警醒如二人还是在第一时间听到了动静,几乎是同时开门出来,“怎么了?有事?”
    “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要不现在就回荣城吧?”林玉童朝父母所在方向望了一眼,因为离得不算特别近所以他现在的音量应该不会吵醒父母亲,但是如果要走的话怎么也要提前说一声才行。
    “可以。”项军说。
    “那走吧,反正房子随时都能退。”高文亮朝正眼巴巴瞅他的大款招了招手。
    “那你们等我一下,我去跟我爸妈说一声。”林玉童去敲了敲房门,跟母亲说:“妈,我有个同学生病住院了急用钱,家人离得又比较远,我先过去一趟,今晚可能就先不回来了。”
    “那是该去帮忙,用不用妈跟你一起去?”陈素宁有些不放心。
    “不用了妈,项哥跟高文亮都在呢,没什么大事,我到时候再给您打电话,您和我爸接着睡吧。”
    “那行,夜里风大,你们都多穿点别着凉。”陈素宁说完一直目送林玉童出了大门,倒也没怀疑他,因为她家三个孩子长这么大真的很少说谎。
    “你还真是脸不红心不跳,开口就能扯,还同学生病住院?”高文亮一副服了的样子,“那明天怎么说?”
    “明天再说明天的吧,我要是现在说翼飞那边可能有事,我爸妈得担心一宿,搞不好还要跟我们一起去荣城,那可太折腾了。”大不了明天他不要脸了,跟爹妈说他想展翼飞了所以才临时决定回去。反正现在只要能让他确定人没事就行。
    b市距离荣城开车大概是四到四个半小时,但这是对常人而言,以项军的车技,基本上三个小时就能到地方。
    大概是看出林玉童脸上的不安,项军说:“放心吧,如果有什么麻烦我安排的人不可能没动静。”
    高文亮也说:“是啊,翼飞的身手也不是一般好,再说他真有什么事程释也不可能这么消停。”
    “可是我梦见有只猴子捂着肚子疼得满地打滚。”林玉童觉得那一幕特别清晰,他现在都还记得那小猴子可怜巴巴的样子。
    “你不会就因为这个突然决定回去吧?”高文亮无语。一个梦?!
    “也不光是因为这个。之前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就不太好,我听着总觉得不放心。”
    “可别是拉肚子什么的。”高文亮觉得捂着肚子还没力气,忒像拉肚子。
    项军这时却说:“谨慎点没什么不好。”
    他一直觉得人有时候是有一定的感应能力的,特别是关系亲密的人之间,而他会痛快答应林玉童回荣城也是考虑到这一点,再加上兄弟多年,他知道展翼飞这人,要是真有什么事也的确有可能瞒着他们不让他们担心。
    车速又快了一些,上了高速之后就更是一路疾驰。林玉童却觉得高文亮的猜测似乎也不无道理,难道展翼飞真的只是拉肚子?!
    可拉肚子也不至于疼得满地打滚吧?
    却说另一边,展翼飞早都睡了不知多长时间,程释跟两个随行保镖也留在了医院。
    时间将将到凌晨四点,项军把车开进了别墅。门口有人过来打招呼,“项哥,您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
    项军问:“展先生跟程助理在吗?”
    保镖说:“没有,展先生和程助理夜里都没回来,李哥(留在医院的保镖之一)说是展先生身体不太舒服,这两天可能会留在医院,但是他也说展先生嘱咐了,因为不是多大的问题所以不用通知您和林少。”
    项军直接给李军打了电话,李军那边很快接起来,“项哥。”
    程释听见声音,直接把手机要过去了,“项军,你们到荣城了?”
    项军“嗯”一声,“林子担心翼飞,所以提前回来了。怎么回事?”
    程释压低声,“就是急性阑尾炎,做了个小手术,这会儿挺好的,怕你们惦记才没说。”
    所以说林玉童那个梦还真不白做?
    林玉童也是服了,做个梦还带做这么准的。一伙人赶到医院,天也没亮,但是他看到展翼飞,这心总算是放下了。
    展翼飞大概是真的累狠了,又或者是手术时多少伤了点元气,这会儿还在睡着。林玉童在病房外看了一会儿,见他挺好的,便没进去,担心再把人吵醒了休息不好。
    程释说:“你们不用惦记,赶路怪累的,要不就回去休息吧,白天再来。”
    林玉童一寻思展翼飞也不能马上吃东西,再说项军跟高文亮俩人跟他这么一折腾肯定也累了,便点点头,但他却不是要回去,而是让项军跟高文亮还有程释回去,他留在这里照顾。
    程释也觉得这样做似乎更合适,但项军跟高文亮却认为这时候更应该注意安全,所以最后是李军跟另一个保镖把程释带走了。
    高文亮跟项军在病房外面的陪护间休息,林玉童睡不着,拿出笔记本码了一会儿字,最后干脆提早更新了两章小说并且留言说自家的小猴子生病住院了,最近的更新可能都走存稿箱,而且一切留言全部暂停回复。
    有夜猫读者见了一脸懵逼问:童子你还养猴子?!不会吧?!难不成是结了婚,孩子属猴?
    林玉童差点笑喷,合上笔记本,见天隐约有些要亮的意思了,悄悄摸进病房。
    展翼飞也有些要醒了,听到动静缓慢地睁开眼,他看到林玉童在,似乎有些分辨不清是现实是梦境。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叫出声,“小童?”
    林玉童坐到床边握住展翼飞的手,“嗯,感觉怎么样?还疼吗?”
    展翼飞说:“疼。”
    林玉童立时紧张起来,“是伤口疼吗?要不要叫大夫?”
    展翼飞摇摇头,“叫大夫也没用。”说着他抓住林玉童的手摸到分身处,“他们说手术之后最好一个月之内都不要有性生活,我这儿憋得疼。”
    林玉童本来还担忧不已的,这下直接气笑了,一把捏住展翼飞的大肉虫,然而几乎握住的当时他就愣在了那儿,“你……”
    展翼飞看着林玉童思考的表情,瞬间红了脸,除了尴尬还是尴尬。他怒叫:“不许笑!”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林玉童虽然没出声,但耸动的肩膀根本停不下来,他是真没想到,展翼飞居然也会有被人剔光了鸟毛的一天!
    
    第42章 穿裙子吧?
    
    虽然只是个小手术,但毕竟也要在医院里住上几天,所以展翼飞因病住院的消息很快就在展扬集团传开来,自然也就传到了总部和展家。
    汪冰燕得到消息的时候就说了一句话,“真是老天无眼,怎么就没得了不治之症呢?”
    展宏图就坐在她旁边,却根本没有反驳这句话,而且眼里是显而易见的遗憾,似乎也觉着汪冰燕说的有道理。
    最近他们在公司里的处境是越来越堪忧,虽然他还坐在一把手的位置上,但心里不服他的人是越来越多了,特别是叶寒英从荣城回来之后,有些股东们就算嘴上不说,可言谈间无一不带着淡淡的讽刺。
    展翼宁手里摆弄着新买的手链,“依我说,现在就是个好时机,他住院天天用药,找人做点手脚不行么?反正我看要是再不让他失去管理能力,展家不出明年就得到他手里。”
    众人陷入沉默,片刻后,汪冰燕问始终没开过口的叶寒英,“寒英,你是怎么想的?”
    叶寒英自从去了荣城之后四处奔波,人比原来瘦了一大圈,看起来就跟要被风吹跑似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闻言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那上面留着这次他去荣城之后“意外”受的刀伤,一条长约四五公分的疤痕醒目地停留在他的掌心,就好像在提醒他永远不要大意。
    “项军回来之后展翼飞身边的防护就更严密了,这时候打他的主意没那么容易,而且他们现在住的医院是陆军医院,那里的人跟展宏英私交甚笃,想要在药物上做手脚也难。”叶寒英转头看向展宏图,“十四年前,您就不应该让他活着回到展家,不然也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多麻烦了。”
    “我怎么会想到他能发展到今天?”展宏图眼中带着阴郁,主要是他确实没料到,展翼飞每次都能完成他认为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害得他就算是想在公司里打压都打压不了,而且反倒让越来越多的人信服展翼飞!
    “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吗?”展翼宁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年都被人看成是私生女就觉得一阵憋气。称赞声全是给展翼飞的,而她连被认可为展家的后人都这么难!她不服!
    “坐以待毙肯定是不行。”汪冰燕给展宏图倒了杯茶,漫不经心地说:“其实我倒是觉得,我们可以换个角度入手。展翼飞自身的警觉性很高,但是他身边的人可不一定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