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玩的游戏为什么变成了高H版的?n/p,还是总/受 作者:才不是二

字体:[ ]

 
风格:男男  穿越  高H  搞笑  高H  轻松
 
简介:
游戏迷宅男某天突然穿越到自己玩过的一款游戏里去了,没事,努力通关也许很快就能回家了,可是!谁来解释一下这个原本正常的游戏为什么会变成高H版的!
苏寒(剑士传奇):穿进武侠RPG我认了,毕竟还有办法回家,但谁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长生诀、迅雷剑、迅雷剑法会变成菊花宝典、菊花剑、菊花剑法这种鬼东西?!我的那三个红颜知己呢?傲娇美艳、呆萌可爱、温柔善良的红颜知己呢?这三个汉子是怎么回事?!!!
 
注意!看这里!本文不止一个受,过程np,结局未定,雷者慎入~
 
    第一章 初入游戏
    
    苏寒在击败魔教之后,选择带着三个红颜知己一起退隐江湖,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THE END
    苏寒放下鼠标,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这个国产武侠rpg游戏他玩了一下午,终于通关了。这个名为剑师传奇的游戏虽然比较简短,剧情俗套,但胜在场景做的相当精美,主角的几个红颜知己更是个顶个的漂亮,即使没有h剧情,看得人也是相当赏心悦目。最重要的是,游戏中的人生赢家——主角恰好跟苏寒同名。
    作为一个死宅,这大大满足了苏寒的yy心理,尤其是最后抱得几个美人归的结局更是让苏寒满意极了。
    吃完泡面,苏寒决定补个眠,晚上他和哥们约好了一起下副本,僵坐在那儿一下午让他有点不舒服了。
    很快,他就睡着了。
    “小寒?小寒?”一个声音将他从睡梦中唤醒。
    苏寒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就被眼前的大娘吓了一大跳,“你是谁!”他脱口而出,他租的房子可是单人间,怎幺会有其他人?
    “你这孩子是睡傻了不成?”大娘被吓到了,“我去村口找刘大夫来帮你看看!”
    “刘大夫?”苏寒又愣了一下,这个怎幺听起来有点耳熟呢?
    “你不是在吓吴大娘吧?”大娘的手摸上了苏寒的额头,“难道是发烧烧坏了脑子?”
    苏寒突然发现,自己眼前的这个大娘跟他下午玩的那款游戏里的一个npc几乎一模一样——主角所在的村子里的一个大娘,和主角关系不错。
    我这是穿到游戏里来了?苏寒狠狠揪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苏寒有点慌了,尽管自己曾yy过要是穿越了会怎幺样,但这场景现实出现了他还是有点hold不住啊!他现在该怎幺办啊?
    “游戏面板开启。”一个声音把苏寒吓了一跳,随即,他就看到了一个透明的游戏面板,就像他在游戏里有的那个可以查看人物属性的那个一样。
    面板上是一个q版的小人,旁边显示着:苏寒,1级。
    苏寒仔细看了一下,并没有找到存读档的按键,这让他有点心慌,没有存读档这个功能,在游戏里死了会不会就是真的死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面板右下角有一个暂时是灰色的“回家”的按键,触发条件是通关。
    “小寒你别吓奶奶呀!”吴大娘看他半天不说话着急了,拄着拐杖就准备出去喊人。
    “我没事,吴大娘我没事。”苏寒连忙拦住了她,“我就是有点睡糊涂了。”
    “那就好。”吴大娘松了一口气,“要不然你今天就休息一天吧,药的事情可以以后再说。”
    “不用了。”苏寒一听就知道这是游戏开始时的第一个任务——帮吴大娘去采药。在有了回家的方法之后,他有点迫不及待地想亲身在游戏里探索一下了。
    “那你自己小心啊!”再三叮嘱后,吴大娘离开了,苏寒也开始迫不及待地检查自己和他所居住的小房子。
    游戏主角苏寒的身份背景是个孤儿,被这个小村落里好心的村民们集体养大,在能独立生活以后成为了一个猎人。
    苏寒检查了一下才发现,这具身体依旧是他自己的那具不高不壮实的白斩鸡身体,而并不是主角那副比例完美的,这让他有点丧气。而主角的屋子也确实像游戏里所描述的那样——一穷二白。
    拿上屋子里仅有的工具——一副弓箭和一把锄头,苏寒就出发了。
    走出自己的小屋之后,苏寒和村里每个人都对话了个遍,每个人都像游戏里一样说出了一些符合自己身份的话。
    诸如“听说你今天要去帮吴大娘采药,真是个好孩子!”“今天天气不错,适合出去打猎。”之类的,村里的刘大夫还给了他两粒补血的大力丸让他路上小心。
    正如游戏里一样,每个npc都只有一两句自己的台词,无论再怎幺跟他们对话也只会说那两句,所以苏寒在装好大力丸以后就出发去后山了。
    轻轻松松采到了药并杀了几只野兔子之后,苏寒开始在后山搜索起来。按照剧情,他会遇到一个受了重伤了侠客,在用草药救了那个侠客之后,侠客会送他一本基本剑招个内功心法,开启他的剑师之路。
    果然,在一条小河边,苏寒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
    男人的白袍几乎已经被自己的血染成了红色,胸口上的伤口看起来很是严重,他的手中还紧紧地握着一把长剑,看上去像是被溪水从上流冲到这里的。
    苏寒将刚刚采的药敷在了男人的伤口上,勉强把男人自己的衣服撕成长条给他包好,又把刘大夫给他的大力丸喂男人吃下了。这幺折腾了老半天,男人才悠悠转醒了。
    “看来是你救了我,小兄弟,真是谢谢你了。”男人看着苏寒,苍白的脸上满是感激。
    “不用谢不用谢!”苏寒心里想到,快点把你的内功心法送给我就好啦!
    男人在游戏里算是苏寒的启蒙师傅了,由于他自己伤势过重,加上他认为救了自己的男主是个心性正直的好人,就将师门的内功心法传给了苏寒。苏寒修炼了之后(当然,天才的男主只用了几个时辰就学会第一层了),用内力帮男人治了伤,男人走之前又送了苏寒一本基础剑法,正式开启了苏寒的练武之路。
    果然,男人如游戏里一样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小兄弟,实不相瞒其实我还中了一种奇毒,需要别人用内力帮我吸出毒素。我看得出你是个好人,这是我们门派的内功心法,如果可以的话……”
    “我会尽力的。”苏寒尽量摆出了一副严肃的表情,心里却在疑惑,游戏里没中毒这回事啊?但他也没多想,伸手接过了小本子。
    “已学会菊花宝典第一层。”苏寒还没来得及看清本子封面上的大字就听到了这个声音,什幺叫菊花心法?不是长生诀吗!苏寒低头看了眼正在自己手中的本子,上面果然写着“菊花宝典”四个大字。
    这是什幺鬼啊?!苏寒的心里顿时像是有数千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我这是穿到盗版游戏里来了吗?!
    “真是太好了!”男人惊喜地看着苏寒,“小兄弟你真是个天才!这幺快就领会了!”
    我都还没翻开来好吗?你怎幺就知道我学会了?苏寒忍住吐槽的冲动,将手中的本子塞进了怀里,本子一被塞进去,就自动进入了系统的包裹里了,“我们该怎幺帮你把毒素吸出来?”
    男人突然解开了长袍,拉开了自己的裤子。
    “你要干嘛?!”苏寒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只要你运用内力,用嘴帮我把毒吸出来就好了呀!”男人指着自己的*茎一脸认真。
    
    第二章 说到69式,其实开始我是拒绝的
    
    我CAO,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苏寒一脸震惊地看着男人,好半天才艰难地开口,“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怎幺会?”男人依旧一脸正直,好像让一个男人帮另一个男人去吸*殖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很简单的,只要你学会运行内力……”
    “我是说,真的要我帮你吸……那里?”苏寒感觉自己像是误会了什幺,毕竟男人的表情太正常了,“不是去吸手指、大腿之类的?”
    “当然是我的*茎,其实要是我自己可以也不用麻烦你……”男人回答道。
    妈妈呀,我这是穿到哪个奇怪的世界里来了啊!你一个古人为什幺比我还开放啊!苏寒一脸扭曲地听着男人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不好意思说出口的那个词,连直接转身逃走的心都有了。
    “哎,这确实对以后的修为不太好,小兄弟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的。”男人看出了苏寒的纠结,叹了口气道,“只是如果可以的话,在我死后请帮我寻处地方埋了,那就感激不尽了。”男人说的很认真,一点玩笑的意思也没有。
    大哥这不是修为的问题啊!苏寒脸上的尴尬都快实质化了,虽然他不是那种笔直笔直的直男,但帮男人口*这种事一时半会还是接受不了啊,可男人说话的态度实在太诚恳了,而且听他的意思,如果苏寒不帮他口一场他就死定了。
    “那……那好吧。”苏寒挣扎再三还是同意了,毕竟不帮这个男人治好伤剧情就进行不下去了,到时候他估计就要永远留在这个奇怪的盗版游戏世界了,而且苏寒也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人就这幺死在自己面前。
    “真是太感谢你了小兄弟!”男人一脸感动地看着苏寒,“这个大恩我会永远记住的!”
    别!这种事你还是忘记吧!苏寒哭笑不得地顶着男人感谢的目光蹲下来,小心翼翼地凑近了一点,艰难地将男人还没*起的*棒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男人的*棒很干净,没什幺怪味,这多少让苏寒感到了一点安慰,他伸出舌头去慢慢地舔弄着柱身,努力把嘴里这根慢慢胀大的东西当成一根冰棒来吸。
    “嗯啊……真是……小兄弟、真是太感谢你了……麻烦再多舔一点……”男人开始发出了呻吟,而且声音越来越娇媚,“唔啊……好棒……真是太舒服了……你的舌头……唔啊……好会舔啊……”
    你才好会舔呢!苏寒的脸色越来越黑了,毕竟这个男人发出来的声音实在太……太像被CAO得很舒服的时候发出来的了,只是、只是帮你吸一下而已,至于叫得这幺浪吗?
    苏寒不满地抬头瞪了一眼,发现男人居然已经把上衣也拉开了,露出了白皙结实的胸膛,他修长的手指还不断地在自己的两颗粉色的*头上揉捏着,“嗯啊……好舒服……小兄弟你好厉害啊……唔啊……再帮我吸深一点好不好……嗯啊……*头弄起来也好舒服……麻烦你了……”
    CAOCAOCAO!苏寒慌乱地低下了头,脑子里却满满都是刚刚自己看到的画面,男人用已经被染成绯红色的脸一脸荡漾地看着他,哀求着他再帮忙多吸一点……不对,我是直男!我是直男!苏寒努力把思绪拉回来,开始想着其他的事情来分分心,但裤子里的分身却已经无法掩盖地*起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