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不错付渣受 作者:叶素枣

字体:[ ]

 
 
文案
带着漫天仇恨重生的小攻,想尽一切办法报复渣受。
小树林里扒光他!与渣受对手联合起来陷害他!
可是怎么感觉不对劲?
诶诶诶?这受……貌似不渣啊?雾草?搞错了?
 
这是一个霸气攻报复伪渣受未遂(?)的故事。
相爱相杀(?)拨开迷雾发现两人的心紧紧相连,彼此暗恋,却又早已深深伤害了对方。
中间小虐~后面苏苏苏!全是糖!作者菌拿人头担保,后边甜掉牙!牙医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众:诶诶,作者菌,你的脑袋呢?
作者菌:(雾草?咋没了?)……(说不了话了!诶我去!)】
 
内容标签:强强 恩怨情仇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渐黎,白斜墨 ┃ 配角:白杰昊、苏信,阿铁,古骨,陈靖好多好多 ┃ 其它:伪渣受、霸气攻【忠犬?】重生
 
  ☆、楔子 魂梦绕
 
  若是一生都不曾相逢,那么自己是否会有这样的结局?
  倒在血泊里的男人睁着双眼,奄奄一息,在这萧瑟的战场上,黄土满天飞,到处是血的味道,而他眼前闪过的却是长安,那繁华的街道上,少年扇子清摇,唇红齿白,阳光下静谧的模样。
  自嘲一笑,蒋渐黎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只见他沾满鲜血的右手里,握着一块奶白色的羊脂玉,玉的左侧带着几个缺口,上面隐约能看见一只鸳在水中眺望,仿佛等待着什么。
  想起上战场前阿铁对自己说过的话——六王爷手中的那块羊脂玉,是皇上送给他的。
  皇上……
  哈哈哈!他一生效忠的人啊!却和自己心爱之人勾结在一起!引自己出兵,利用完之后便扔掉!任自己和手下这五万兵马抛尸荒野!血流成河!
  真是他的好君王!好恋人!
  一个个的都想要自己的命,一个个都畏惧自己的兵权,明明他没有野心,也尽量避开,可是那些人就是不可放过自己,非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想起那人在自己离京时说过的话——“你相信我么?”
  自己当时傻乎乎地说了一句“信。”
  然后那人便笑了起来,伸手勾住自己的脖子,细细亲吻。
  现在想来,自己真是被鬼迷了心窍!闭了闭眼睛,嘴角边的笑愈发地苦涩,为了骗自己出兵,为了引诱自己一步一步走向他们阴谋的中心,那个人居然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这么多年一直与自己保持着暧昧不明的关系。
  心一阵一阵地抽痛,他好恨,好恨那个人……
  如果有来生,他发誓,就算倾尽所有,也要将那个人推入深渊!让他万劫不复!
  此仇,来世不忘!
  九月八,百花杀。
  街道上叫卖的人欢快,明日便是九九重阳,家人团聚之日,大家心中不免多出几分欣喜。
  将军府里,却是一片寂静。
  主卧里,一个人苍白如纸地躺在床榻上,了无生气的样子让人看着心慌,他的身边站了很多人,管家,大夫,还有忠诚的侍卫。
  “六王爷呢?”阿铁冷冷地看着刚进门的侍卫,口气中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杀气。
  那侍卫心中一凛,恭敬道“六王爷被皇上叫去了皇宫里,一时半会恐怕是无法来这里了。”
  侍卫心中不禁有点苦,这六王爷又去做什么啊!主子有事的时候他总是不在,铁头领每一次都因为这个面色冷的吓人,可是主子却偏偏不怪六王爷,还处处向着他,弄得每一次铁头领都气得不行又不能教训主子,只好将气撒在他们头上。
  “哼!”阿铁紧了紧拳头“他根本就没在乎过主子的死活!每次一有事情,他就在皇宫,也不知是真是假!”
  这么多年,将军府里的人都知道,自家将军喜欢六王爷,而六王爷的态度却是忽冷忽热,若即若离。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在一旁看着,为自家主子不值,却又偏偏说不得什么。
  “咳咳……咳咳咳……”床榻上的人突然咳嗽了起来,众人一惊,连忙看过去,只见那人又有睁开了双眼……
  蒋渐黎感觉自己的耳边一直有人在说着六王爷不好之类的话,有些疑惑,努力睁开沉重的双眼,强烈的光让他忍不住眯了眯眼睛,然后又睁开。
  “我这是……在哪?”
  “将军您醒了?”阿铁一个欣喜,跨步上前,然后又仿佛想到了什么,毅然决然地跪下“属下刚刚心急,说了六王爷的坏话,还请将军原谅。”
  而蒋渐黎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批评属下对六王爷的咒骂,反之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阿铁?阿铁不是已经死了么?
  不对,自己不是也应该死了么?这是怎么回事?阴曹地府?
  不对不对,外面那么大的太阳,虽然有人挡着,却也能感觉到它的灼热,怎么可能是黄泉呢?
  而且这么熟悉的地方……他这是在将军府?
  蒋渐黎的表情从迷茫到震惊,周围的人看着他的样子,都很疑惑,将军这……不会是烧傻了吧!
  “将军您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阿铁小心翼翼地问道。
  蒋渐黎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复活了?
  “本将无事,你们先下去吧。”这么多人看着,他的大脑却一片浆糊。
  阿铁还想说什么,却看见自家将军一脸呆愣,也不说六王爷的事,蹙了蹙眉,只好道一句“是,属下告退。”
  而其他人自然也是十分恭敬地退了出来。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退出去之后,那令他们尊敬又畏惧的将军,在自己的床榻上,面容扭曲,眼神中不再是平日里的沉稳宽宏,反之一片肃杀与……阴狠。
  呵呵呵……老天待我可真不薄,蒋渐黎疯狂地笑了,居然让他重新活了过来。
  自己的脑袋疼得要命,左肩膀上也是火辣辣的疼,他记得这一天,九九重阳的前一天,被暗杀重伤的自己昏迷一了整天,从床榻上醒来看见的就是刚刚那一副场景。
  他还记得当时的自己,环视屋子发现没有白斜墨的身影,心中的失落,还问阿铁六王爷在哪里?
  呵,此刻的他,恐怕在皇宫中,正和他那亲爱的皇兄,“叙旧”吧!
  蒋渐黎扯出一丝冷笑。
  既然重活一次,我蒋渐黎就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这一次,他要让那些欺骗自己,背叛自己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嗨,大家好,这里大枣子,是一名很亲民很和蔼的作者呢,重生专题的文章第一次写,不过我会尽力写好的,作者不是小白,但是很多事情上很小白呢,当作者的年份也不少啦,兜兜转转又回来啦,因为想起来自己最初的梦想是希望自己的文文被人看见,被读者喜欢,所以只要有人看就开心,所以从头开始啦!你们的催稿就是我的动力!此文不会入V【嘤嘤嘤,文笔也不一定够】大家放心看,绝对不坑,有小量存稿,每日一更,周日休息,不过如果灵感来了会加更!嘿嘿【说的有点多】总之希望大家支持大枣子么么
 
  ☆、第一章 黄金甲
 
  皇宫,世人仰望的好地方,金碧辉煌,壮丽巍峨,御花园内更是别有一番风景。
  此刻,在这鸟语花香之地,琴声悠悠,清茶两盏,两人对坐着,静静品茗。
  “六弟可品出这是什么茶?”
  “味香色高,汤绿,是信阳的豫毛峰罢。”他对面的人轻轻放下手中的茶,骨节分明的手指离开茶杯,优雅的仿佛谪仙。
  “哈哈,什么都瞒不过六弟这舌头!”
  “皇兄过奖。”白斜墨笑笑,看似温润,可是那笑意却并没有到达眼底。
  白杰昊看着自己的皇弟,不禁有些感叹,时光荏苒,转眼间面前的人都已经这般大了,可以独当一面,记得五年前的少年,还是个稚嫩的,一双眼睛带着几分天真的孩子,现在却是滴水不漏。
  “六弟这般聪明,可否猜得到今日朕宣你入宫所为何事?”
  “皇兄身为帝王,臣弟不敢妄加猜测。”看着对面的人眯起双眼,白斜墨的双眼依旧波澜不惊“不过臣弟猜测,此次皇兄叫臣弟来,是为了镇军大将军的事情吧。”
  白杰昊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皇弟果然聪明,那皇弟可否猜得到具体何事呢?”
  白斜墨摇头“臣弟不知。”
  风儿静悄悄的,琴声仿佛变得很远……
  “哈哈哈!”皇帝突然大笑起来“淸玉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啊!”
  白斜墨一直波澜不惊的双眸终是因为这“淸玉”两字泛起了波澜。
  淸玉,他的字,这么多年,皇兄是第一次提到这两个字。
  “希望淸玉还记得当年的约定。”白杰昊的样子仿佛很高兴,眉眼中皆是笑意,可是说出来的话传入对方耳中,却仿佛冰天雪地的寒。
  当年的约定……白斜墨不禁呼吸一滞,随后很快调整过来,没有露出丝毫破绽,表面上看起来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样子。
  可是两个人都知道,他的心中已经是波涛汹涌。
  白杰昊也没有多为难他,随便聊了聊便放他出宫,坐在回王府的轿子里,那个在世人面前永远淡定的君子微微弯下了腰,略微疲惫地闭上双眼。
  “主子,药已送到。”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他身后带着银质面具的人有些心疼地看着自家主子,却终究是做不了什么,只能道一句“是”便退下。
  白斜墨掀开帘子,不知是不是巧合,眼前将军府三个大字蓦然映入眼帘,让他微微一怔。
  府门外,金黄色的菊花开了一地,明媚的样子令人别不开眼睛。
  “停轿。”轿子里的人语气淡淡。
  “你们先回去吧。”
  “是,王爷。”下人不敢不从。
  白斜墨站在将军府左侧的街道上,微微叹息。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般悠闲地走在大街上了,自从五年前皇兄登基,他就一直忙着朝廷的事情,除了过年,很少有轻松的时候。
  他看着眼前熟悉却又带着点陌生的街道,轻轻勾起了嘴角。
  将军府里,蒋渐黎花了两炷香的时间消化自己重生的事实,随后他就叫大夫进来,为自己诊治。
  要说这大夫,也不是一般的大夫,而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赤手医仙,几年前被人追杀,为蒋渐黎所救,为了报恩留在这将军府,一呆便是四年。
  “将军的身体已无大碍,只是伤口要勤换药,七天之内不得碰水,还好此次将军躲得及时,那伤口虽深,却没有伤到筋骨,否则就要一百天啊!”
  “多谢池先生了。”蒋渐黎对这位一直留在自己府上的江湖能人一直很感激,想起前世,这个人在生死攸关之时为自己挡了一箭,才让自己多活了几个时辰。
  “将军客气了。”被称作池先生的人笑了笑,目光温和。
  此刻正午时分,太阳毒辣的很,今日正好是十日休沐的日子,往常这个日子的他,都会去找白斜墨,希望可以多在他身边待着,哪怕是多一瞬间也好。
  可是现在?他冷笑,现在的他,再也不会那么蠢了,再也不会为了一个不值当的人,浪费自己的时间!
  “将军您去哪?”阿铁站在庭院,看着自家将军的打扮,这是要出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