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主公要臣死+番外 作者:南山有台(上)

字体:[ ]

   文案:
    何湛死了那么多次,重生了那么多次,终于把各项技能点满,所有副本通关,一脚蹬走老皇帝,将宁晋捧上皇位。
    他忠良之心日月可昭,却不料落了一个女干佞- yín -邪、祸乱后宫的臭名,而且是名扬天下的那种。
    女干佞- yín -邪他认了,可他堂堂王爷,祸乱后宫是什么鬼啊喂!
    谁来给他解释一下!!!
    入坑提示:
    自以为是忠犬的女干臣受 VS 真忠犬的帝王攻
    ①宁晋何湛CP站定不逆。
    ②主受 年下 1V1 HE
    ③以发糖为主,小虐怡情。
    ④前期受亲手养成小白花,后期小白花变身黑心莲。
    ⑤伪叔侄!伪叔侄!这个很重要!没有血缘关系!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相爱相杀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晋、何湛 ┃ 配角: ┃ 其它:
    ==================
    
    [第1卷 少时欢]
    第1章 重生
    
    我操!
    何湛睁开眼,望着熟悉的床顶,整个人处于躺尸状。那上面镌得狮子头的纹理,他都记得一清二楚。外头传来熟悉的娇娇嫩嫩的声音,喊着:“三少爷,您醒了吗?”
    又来了!又来了!姑奶奶你不要问了!我没醒!我已经死了!
    何湛抱着雕花的床柱狠狠磕着脑袋。何湛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但要不要每次都死得那么惨!要不要每次都让他再重来一次!他表示想下地狱转世轮回好吗! 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如来佛祖黑白无常求带走啊!我不想活了行不行!
    小桃红从外头端着水盆进来,放在木架上。玉润的小手轻轻在水中荡了荡,湿了条方巾给何湛递过来。小桃红秀眉一蹙,问着:“三少爷,您今天看起来不高兴啊。”
    “老子不高兴,老子气得慌!”
    “哎呀,”小桃红一惊,“少爷,你怎么会骂人啦!”
    何湛拿起方巾抹了一把脸,说:“老子也是骂人的话了?那老子骂自己老子还不行了?”
    小桃红眼里晕出泪来,憋屈道:“少爷想骂人就骂小桃红吧,千万不要骂自己啊。”
    “你这意思是让老子喊你老子?”
    “呜呜呜…三少爷你怎么这样说小桃红?”小桃红嘤嘤嘤哭起来。那个平常温文尔雅待人和善的三少爷今日怎么就乱发起脾气来了?他还要骂她是“老子”。
    何湛见她哭,心里更烦躁。但看小桃红这梨花带雨的模样,何湛摆摆手叹息道:“行了行了,我一会儿要去给老娘请安,你先到我老娘那儿伺候着去吧。”
    小桃红一见何湛放软了口气,即刻敛住了泪,点头道:“恩,奴婢听您的这就去。”
    小桃红走之后,何湛环顾着自己生前幽雅的房间,不禁抹了一把老泪。成不了那混世魔王的帝业,他就注定要陷入这个死循环中跳不出来了么?
    何湛身为忠国公府上的三少爷,原本是呼风唤雨,衣食无忧,勾栏院里泡泡妞,清风山上打打猎,鲜衣怒马,金驹玉鞍,那叫一个潇洒风流。
    他哪能想到自己怎么就这么点儿背,“哐叽”被一个惊雷给劈了。那一股电流穿过他全身的时候,何湛脑门儿上全是大写的“冤”。想来他作为一个典型的二世祖,一没强抢民女,二没欺行霸市,除了平时喜欢调戏调戏美人儿,何湛扪心自问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怎么就遭雷劈了呢?
    但劈就劈了吧,何湛也认了,想来是他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无福消受这一世荣华,大不了投个胎,二十年后又是一个好汉。但他都认命了,谁知腾云驾雾中走出来一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啊呸,是雷公脸毛嘴的秃顶老头儿,忙叫着“哎呀哎呀劈错人了劈错人了”。
    那人老头拽住何湛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强行解说,言自己是天上的紫陆星君,此番是来给清平王府的宁晋挑个好帮手,原本是想劈别人的,哪知一个手抖就把何湛给劈了。何湛见他胡子一抖一抖的,想想这老头双眼昏花,难免有犯错的时候,事已至此,他也不好为难一个老人家,只道:“罢了罢了,此事我不追究。不过你给我开开后门,让我下辈子投胎还投到富贵人家,我勉强原谅你了。”
    “你…你…你这样回答,我怎么给你派任务啊?触发不了剧情啊!”紫陆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有点公德心的人不都应该说“老人家你别难过,有什么困难说出来,我帮你解决”诸如此类让世界都充满爱的话吗?
    “啊?”何湛不解。
    紫陆捻须想了想人界话本上的句子。“有了有了!”紫陆意味深长地说,“少年,老夫见你骨骼清奇、根骨极佳,必是万中无一的奇才。我这里有一项艰巨的任务,看在我与你有缘的份上,扶持宁晋的事就交给你了!路漫漫其修远兮,少年,加油,本君看好你哟!”
    “啊?”
    紫陆星君枯槁的手拍了拍何湛的肩,然后将他往下界轻轻一推,何湛一头从云上栽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何湛“啊”地一声张开眼,脑袋里全是大写的懵,完全没意会到怎么个回事。入眼是自己常睡的那张床的顶盖,上面还雕着狮子头的纹理。外头传来小桃红娇软的声音,唤着:“三少爷,您醒了吗?”
    何湛回到了十八岁的这一天。
    何湛从云端掉下来的虚软感还在,额上汗水涔涔。他愣了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但又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只能以为自己是庄周梦了蝶,不过是南柯一梦,过了几天就抛诸脑后了。没想到三个月后的同一天,他又被雷劈,又见那雷公脸毛嘴的仙君叫唤着“哎呀哎呀劈错人了劈错人了”而来,最后他还是被紫陆老儿给踹下去了。
    入眼是狮子头,入耳是小桃红:“三少爷,您醒了吗?”
    就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何湛真被那雷给劈怕了。后来他一见着紫陆就骂道:“你祖宗的,老子不想听你说了!滚!”
    没想到紫陆拉了拉脸,表示自己很委屈:“你要是乖乖去帮宁晋完成这一世的帝业,我也不必老是念那几句台词,说实话你不烦,我也烦了。”
    何湛拽住紫陆的领子就给了他一拳,骂道:“原来你记得啊!你这不是玩我呢么?你说说,我是揭你家瓦还是掀你家顶了,让你死活都不放过我!”
    紫陆的眼睛肿了一大块淤青,他呜呜啊啊地捂着眼睛,面对已经暴走的何湛,他只得颤颤巍巍地解释道:“本君这也是没办法啊。那本君答应你,只要你能帮宁晋成就帝业,本君一定让阴司给你记个大功德,你往后轮回都能投到富贵人家。哎哎!哎!行了行了,我告诉你打人不打脸,你再打就过分了!”
    “我先打死你个大西瓜!”何湛哪里肯停手,把紫陆好好胖揍一顿才泄了气,坐在一旁平复着怒火。何湛愤愤地说:“本少爷不干!”
    紫陆哀声说:“大少爷,你可不能罢工啊,你要罢工,本君就死定了。就算本君死了,除非宁晋真正坐上皇帝之位,否则你也逃不出这个轮回。”
    何湛见紫陆老儿神情极其认真,不像是在诓骗他。
    何湛不认栽不行,这么个劈法,谁也受不了。听紫陆言下的意思是要让他干谋逆的事,扶持那个叫什么宁晋的人登基。他曾在章台路旁喝花酒,勾栏院里摸美妞,这蹦出来个紫陆老头,是嫌他这一世作死还不够,要他把那皇帝揍?呵呵。然而他怕被雷劈,也怕被砍头!
    “紫陆,并非本少不帮你,只是我实在没有那个本事,你看你让上面通融通融,放了我吧。”
    “本君也知道你是个草包,要不是雷劈偏了错把你带入这无限轮回,我也不想吊死在你这棵歪脖子树上。”
    “…本少爷就问问你,在你们那儿,殴打仙君致残会判多少年?”
    紫陆摆手道:“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嘿嘿,三少,你哪是没本事啊,你是无心于此,要是上心了,哪里还有你做不成的事?而且我会给你略施小法,让你死时没有那么痛苦,无非是重来一次罢了,你既不用担心这生死轮回,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话说得在理。既然这是老天爷的安排,何湛也只有认命的份儿。不就是个开国元老吗?他就当再潇洒一回。
    何湛作为典型的公子哥,诗书诗书不行,武功武功不行,混吃等死就是他最远大的志向了,但想当开国元老实在没那么容易。
    他死了那么多次,重生了那么多次,终于把各项技能点满,所有副本通关,一脚蹬走老皇帝,将宁晋捧上皇位。那滋味真让何湛爽得睡不着觉,这数次的轮回重生也终于有了个头。哪知宁晋登基前遇刺,何湛抱着千万个草泥马在奔跑的心态挡在宁晋的面前,被长剑贯穿了心脏,当场嗝屁。
    再后来,他就听见小桃红娇滴滴的声音了:“三少爷,您醒了吗?”
    呵呵。
    何湛心中一虚,随即瘫软在床上。功亏一篑啊功亏一篑,老天爷这是要玩死他才肯罢休。
    何湛辗转反侧,捶首顿足。上次功亏一篑也是他多有疏忽,让女干…贱人乘虚而入,这一世重来,他一定要把宁晋捧上天。何湛躺尸了一会儿,最终重新振作起来,他净净手,挑了一件称心如意的袍子套上,这才施施然去他老娘的琼花阁请安。
    何湛之所以是个二世祖,全都拜他这个老娘所赐。她老娘叫宁华琼,未出嫁前是长公主,当今圣上的亲姑姑。
    “老娘!”何湛还没走到阁子门口就扯着嗓子大喊。这边刚踏进门槛里,就听宁华琼的埋怨声:“得得得,小祖宗又来找我不清净。”
    宁华琼正躺在太妃椅上,何湛的哥哥何德在一旁给她轻轻捏着肩,小桃红帮她捶着腿。她虽已上了年纪,但保养得体,风华犹在,是不可多得的美人。
    何德随父亲何大忠的长相,方正阔气,相貌堂堂,一派的正义凛然,忠字都写在脸上了。反观何湛,一双桃花眼如漆似墨,总带着点邪邪的笑意,眉宇间潇洒风流,典型的富家公子哥,而且还是草包的那种。
    见何湛来,宁华琼口上虽在埋怨,但眉梢上全是笑意,显然很高兴。
    何湛敛了敛手中的折扇,微微向宁华琼行礼,道:“老娘身子安泰否?”
    “去你的,出去混玩几天,回来都学会贫了。”宁华琼哼声道,“平日里多学学你大哥,别整些不省心的事来烦我,我还能多活几年。”
    何湛瞧了瞧自家大哥,嘿嘿一笑不言语。老娘还想让他学他大哥,这要是真学了,不得学到茄子地里去,以后就只能吃菜喝粥,连个肉沫都摊不上。不学,绝对不学。
    “好了,昨夜娘睡得不好,这会儿睡意又上来了。你跟你大哥去趟清平王府,宁平王添了个小儿子,今儿百天,你们去拜个礼。”
    何德点点头说“好”。
    何湛自也不会拒绝,他每次重生回到这一天是因为这天他跟宁晋这个冤大头相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