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西幻+空间]萝卜其实很好吃 作者:咸鱼刺身

字体:[ ]

 
 
文案
 莫名其妙跟‘女神’哥哥穿越了,莫名其妙变小十几岁。
 
他们很努力的想要活下去,还在路上捡到一个半死不活的小孩儿。
 
从此他们过上了辛辛苦苦拉扯他长大的日子~
 
‘儿子’心理有点问题没关系,时间那么长,还能养回来。
 
努力赚钱上学,遇到那么几个好队友,然后努力打怪升级......
 
可是捡来的‘儿子’是个GAY。
 
罗柏这边解决着‘女神’哥哥的恋爱,那边还得操心自己的贞操问题。
 
养大的孩子说要上我,怎么办,急,在线等。
1V1 副CP罗颂X席拉卡 作者新手文笔不好 写的随心所欲
_(:зゝ∠)_正面求指导求赏求勾搭,群么么扎(づ ̄ 3 ̄)づ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随身空间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柏,纳伊尔 ┃ 配角:罗颂、席拉卡、安妮塔、哈特曼等 ┃ 其它:穿越西幻随身空间 
==================
 
☆、‘女神’
 
  罗柏(bai)最痛恨的就是自己的名字以及那些凑文盲们,明明叫罗柏(bai),注意,是松柏的柏!不是多音的bo啊!
  他上头有个比他早出生几分钟的‘女神’叫罗颂,其实原先叫罗松的,可是‘女神’自打记事以来就特别不喜欢那个松字儿,无奈之下家里只好给改成了罗颂。
  这个颂还是因为当初刚上幼儿园的罗松同学学了欢乐颂之后,强烈要求更改成这个颂的。
  ‘女神’跟他感情很好,如果‘女神’真的是个女神的话就更好了。
  没错,‘女神’是个真·汉子·纯·爷们儿·带把儿·思密达。
  为什么会变成‘女神’?这完全是因为罗妈妈生下他们双胞胎之后就身体虚弱,医生告知身体不好再生会大小不保,深爱罗妈妈的罗爸爸就当场很果断的把刚出生的两兄弟往自家父母怀里一塞,去做了结扎。
  从此,坚定了罗家只有两兄弟,不会再出现小弟弟小妹妹了,罗爸爸也不会出现出去偷吃的情况!
  罗妈妈很想要个女儿可惜就生了这么两带把儿的,不能再生了就把主意打到了双胞胎的身上。
  一开始,罗妈妈是把两兄弟都打扮成了女娃娃。在一次出门的时候,被公园碎嘴大妈说了声儿女双全才是人生赢家......
  然后,罗妈妈就把明显安静乖巧的大儿子打扮成了漂亮女娃娃,活泼好动的小儿子则任由他自然生长了。
  关于罗柏为什么喊哥哥为‘女神’的原因。
  其实在罗柏刚记事儿的时候,他也以为自己是有个姐姐的。小时候看电视听说喜欢的女生就是‘女神’,小罗柏就把‘姐姐’当成了女神.....直到后来长大一点知道‘姐姐’跟自己一样有小丁丁,他才从‘女神’是假的这则消息中回过神来,哭着喊着姐姐没了。
  正因为从小被当女孩儿养,罗颂从小就对一切美得事物很感兴趣,再加上罗柏总是哭喊着‘姐姐’,罗颂一脱衣服跟他洗澡他就哭的死去活来。
  以至于罗颂从小除了家里断水要去大众澡堂,在家绝不能跟罗柏一起洗澡,每天穿着泡泡裙,头发从来没有剪短过。
  这样的模式,一直到长大。
  于是,直到现在他们25岁......除了家人以外,所有人都还以为罗妈妈当初生的是龙凤胎。
  罗柏虽然承受了‘女神’有小丁丁的打击,但是罗颂很配合的一直长发长裙,‘女神’还是活在了罗柏的心里......只要不脱衣服就是‘女神’!
  到高中时候懂得多了,罗柏也纠结过要不要让‘女神’恢复男儿身。可全校都以为罗颂是个美女还有男生追,要是突然恢复男儿身......估计会有很大的麻烦。
  因此,直到高中毕业,进了大学的时候,罗柏已经习惯哥哥当‘女神’了。有时候在家里看到罗颂光着上身走来走去,还有些不太习惯。
  “想什么呢?”罗柏从回来就看到罗颂坐在阳台沙发上盯着天空发呆,他都洗了澡洗了衣服喂了狗了罗颂还在发呆!以往时候,这个点罗颂已经在敷面膜准备睡觉了的。
  罗颂哀怨的叹了一口气,卡卡吃完了狗粮就跑到他脚边蹭。罗颂低头看了一眼卡卡,把这只笨重的二货哈士奇抱起来放在腿上,再次叹了一口气。
  罗颂力气很大,罗柏深有体会。小时候两人吵架动手,他就会被罗颂拎起来扔出去......现在长大了也没变。所以,尽管这只二哈很重,但在罗颂手里就跟布娃娃似的。
  “萝卜啊~”罗颂哀怨的喊了一声。
  “不!许!喊!我!萝卜!”罗柏咬牙切齿的把手里的烟盒扔了过去。
  他最讨厌别人喊他萝卜,也最讨厌吃萝卜了!本来他还是挺喜欢吃萝卜的,可是自从经常被人喊萝卜甚至萝卜已经成了他的外号之后,他再也不想看到萝卜了!
  一!点!儿!都!不!想!
  罗颂看都没看就抬手接住,抽出一根点上,忧郁的吸了一口吐出。罗柏都想给他配上一段BGM体现他现在的情况了,简直林黛玉!
  “思春?”
  罗颂哀怨的摇摇头,一脸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感觉。
  “失恋?”
  罗颂哀怨的点点头,摇摇头又点点头。
  “失恋了就新找了一个又失恋了?”
  这次罗颂没动静,哀怨的小眼神飘向了罗柏,看的罗柏打了一个激灵像是浑身过了电似的。
  “还记不记得那个郭一博啊,宝宝。”这小声音,听着别提多委屈了。
  罗柏点上一根烟,认真的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罗颂的高中男友郭一博。
  “他咋了?”高二郭一博转学跟罗颂分手了,到现在也过去七八年了,难道回国了?罗柏皱眉,搞不懂为什么突然冒出来了郭一博。
  罗颂哀怨的抬头看着他,“上一个分手了,刚分没两天,郭一博就回来了,在公司遇到成了同事,然后他又对我发起了强烈的追求!”
  “你答应了?”
  罗颂哇的一声哭了,“他在大马路牙子上跪地跟老子求婚,老子刚告诉他老子是个带把儿的,他丫的就被车撞死了!”
  ......
  罗柏默默的给郭一博点了一根蜡,顺手把忙着哭的罗颂手里的烟拿过摁灭在烟灰缸里。
  “额,上一个呢?我记得严琦那家伙对你死心塌地非你不行,你两都交往三年多了为啥分手?当初你不是还很开心的跟我说找到了一生的老伴儿么?”罗柏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严琦那人不错,怎么两个说分就分了?
  罗柏刚问完,罗颂就哭得更带劲儿了。
  “因为他说卡卡太傻我就跟他分了,本来是闹着玩的!结果郭一博刚死!他妹妹就打电话说他去山上工作时候被雷劈死了!我还没打电话跟他说他再不来道歉我就跟人跑了的,结果他竟然是被雷劈死了!!!”
  罗柏吓得手指头没夹住烟就掉在了腿上,“哎哟卧槽!疼疼疼!”
  “宝宝,我一定是天煞孤星!克死了咱爸咱妈还克死了人家两!我就谈过这么两对象啊!都死了!”罗颂难过的把脸埋在膝盖间。
  当初如果不是他吵着要在那天晚上去吃西餐,他们就不会出车祸,爸妈就不会死了!
  罗柏把烟摁在烟灰缸里,走过去搂住他的肩膀。
  “瞎说什么呢,爸妈是为了救咱们俩死的,那两是意外死的!行了行了,不哭不哭,我陪你睡。”拍了拍他的头,罗柏冲他笑笑。
  “真的?”罗颂红着眼圈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罗柏点点头,“真的真的,比你耳朵上那珍珠还真!”
  “这是塑料的,假的。”罗颂摘下耳钉,递给他瞅,还一脸你果然在骗我的表情。
  罗柏炸毛了,“我说真的就是真的!你到底睡不睡!赶紧洗澡睡觉不然老子不让你跟我一起睡了!”
  罗颂果断的把耳钉一扔,跑去洗澡了。到了浴室扒着门口,罗柏等他开口。
  “你不磨牙不打呼不说梦话也不梦游杀人吧!”罗颂一脸防备的看着他,罗柏咬牙切齿随手抄了个抱枕扔过去。
  “洗你的澡去!你特么什么时候看到我梦游过!”
  两个人房间都是稍微大一点的单人床,睡不下两个成年男性,索性两个人就跑到了爸妈的房间。自从爸妈去世以后,他们也很坚持每天都打扫一遍爸妈的房间。
  两个人看着这间儿时最熟悉的房间,聊起了两个人小时候。
  儿时,他们经常跑来找爸妈一起睡,一家四口就躺在这张床上很是幸福。爸妈会在睡前给他们讲故事,也会半夜喊他们去厕所防止他们尿床。
  “第一次跟爸妈一起睡的时候,你尿床害的老爸做梦梦到自己游泳。”罗颂大笑着,罗柏斜眼看他。
  “你也尿床了好不好。”大概因为吸引反应,小罗柏尿床完毕,小罗颂就跟着尿床了。
  结果就是那天晚上,罗爸爸和罗妈妈两个人一阵忙碌,最后一家四口打了地铺一起睡。
  两个人聊了很久两人的糗事,还说了爸妈那时候的一些小糗事,最后两个人笑在一起,滚成一团。
  “好了,天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早点睡吧,晚安。”罗柏轻轻的在罗颂额头上印下一吻,每天睡前的额吻,已经是罗家的习俗了。
  “晚安,宝宝。”回吻了一下,罗颂闭上双眼,展现了自己的秒睡功力。
  半夜时分,罗柏第N次把甩到他脖子上的胳膊和砸在肚子上的腿挪开,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陪这个睡相超差的家伙!还问他睡相如何!他睡相再差也没这家伙这么差!!!
  叹了一口气,突然就想到罗颂说的那两悲催的前男友,罗柏再次在心里给那两点了一排蜡。
  投个好胎吧,下辈子千万别遇到罗颂这样的了。
  诶,对了.....那两前男友葬礼日期撞不撞啊???
 
☆、蜜汁穿越方式
 
  几天后,罗颂接到了葬礼邀请。
  罗柏从罗颂那儿得知他那两个前男友的葬礼时间以及地点,觉得自己也许真的应该......带着罗颂去烧香拜佛。
  日期同一天,连下葬的地方都是同一片墓地。
  到了墓地,罗颂也觉得自己应该跟着罗柏去烧香拜佛了。
  日期同一天也就算了,同一片的墓地姑且也算了......可这两的墓就挨在一块儿,中间刚好站下两个人成年人的距离!下葬的时候左边哭的声音大,右边就哭得声音比左边更大。
  罗柏早上的时候思索再三,最后从罗颂房间拿了假发选了一身黑色,裙摆到膝上一点的裙子。虽然不知道他这是想干什么,但罗颂很开心的给他化妆打扮,他老早以前就想这么做一次看看两个人是不是真的一模一样。
  最后罗颂发现,罗柏穿上女装之后,两个人站在一起别人可能真的分辨不出来。要不是太熟悉了,他大概也是分不出来两个人谁是谁的。
  “你们,谁是罗颂啊?”一位端庄高贵的女士来到站在两拨人后方的罗家两兄弟身前,带着淡淡忧桑的笑容询问。
  罗柏认得她,郭一博的母亲。同时,他也知道这个女人肯定不是来单纯聊天的。他今天之所以会扮成女装,也是因为这个人。
  罗颂刚想开口就被罗柏拉住胳膊塞在了身后,罗柏挤细了嗓音低声回答道:“我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