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叔说 作者:维子夭

字体:[ ]

 
风格: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美攻强受  大叔受
 
简介:
    侄攻x叔受
    高hrou文
    年下
    不喜勿入
    
    第01章 初生之犊不畏虎
    
    叔你喜欢女生吗?
    非常非常喜欢喔。
    所以你讨厌我吗?
    不会啊为什幺这幺问。
    因为你很喜欢女生,我是男生,你就不喜欢我了。
    *
    陈薛承醒了过来。他望着黑暗的天花板,现在肯定是大半夜,窗外的狗吠声清晰的传进他的耳中,还有半夜不睡觉在外面飙车的屁孩的叫嚣和引擎声。
    他想起了某个人,如果不出意外,他现在应该是大三的年纪了。
    已经有五、六年没见了吧?
    那年他二十六岁,带着才国一的小毛孩一起生活了将近五年,小毛孩从小小的个头一直长成体态高挑的美少年。
    男孩的父亲是他的哥哥,在男孩刚升上国中一年级的时候被一辆闯红灯的酒驾驾驶撞飞,身体扭曲地看不出原貌。小男孩亲眼目睹父亲被撞飞的惨状,当时是夏天的第一天,放暑假的开始,也是男孩记忆最深刻的灰色夏天。
    母亲很早就跟男孩的父亲离婚,已经不知所蹤,所以男孩的抚养权落在有工作又单身的陈薛承身上。
    陈薛承原本是很不乐意的,一个年轻又拚事业中的男人只身未娶,还得多一个拖油瓶,完全没办法时常参与孩子的成长过程不说,多了一笔开销也是重点。
    男孩如果都没有能抚养他的亲戚,就只能被送去孤儿院,想想看光是环境就差普通孩子一大截,还是跟着亲戚最好。但除了陈薛承这个叔叔以外,其他有家室妻小的丈字辈姨字辈能躲得躲、推拖的推拖,陈薛承又不好意思将男孩託给年迈的双亲,只能勉为其难地应了下来。
    这个小拖油瓶说实话相当乖巧,跟一般被家里人宠坏的小屁孩们不同,可能是成长环境的因素,他从小就很内向,也十分乖巧,在学校的功课也是名列前茅,是个聪明且听话的孩子。
    男孩叫陈默,陈薛承不太懂为什幺自己已故的哥哥要给男孩取这幺……沉默的名字。
    如果是他就会把孩子取名叫陈光或是陈曦之类的名字,期盼孩子能在光明的环境中成长。
    陈默在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天离开了陈薛承的家。
    原因是因为陈默对他做了他这辈子都难以原谅的错事。
    *
    ……
    五年前。
    陈薛承因为应酬所以回来得晚了,他带着一身酒气摇摇晃晃地推开了房门,还没按到家里的灯源开关,就撞入一个带着淡淡沐浴乳香味的男性怀抱中。
    「叔,你喝酒了。」年轻男子的声音介于青少年与成年男人之间,青春期刚至,声音还没完全变声,有些粗哑的嗓音像磨砾在耳膜上,显得有些粗糙。
    「恩。」陈薛承摇晃地推开他,亦步亦趋走向客厅。他摇摇欲坠的步伐让身后的少年紧张地搀住他的手臂,带着他往正确方向走。
    他的头还在昏沉,酒精的效果直冲他的脑袋,眼前的视线也模糊一片,让他看不清路,要不是少年的搀扶他早就一头撞在墙上了。
    少年把他放在沙发上,陈薛承一边踢掉本该放在玄关的鞋子,一边用手扯着他的袜子。少年一把抓住他的脚踝,帮他把袜子剥下。「叔你下次别喝这幺多酒了,这样开车危险,还是搭计程车回来吧。」
    陈薛承模糊地想,他就是搭计程车回来的,车子还留在公司呢。这样好极了,他明早怎幺去公司啊,难不成还要一大早叫小黄。
    烦躁的想着,突然觉得热,陈薛承一把拉扯自己的领带一边剥开领口的扣子,还想连裤子的皮带也给解了。
    陈默吓了一大跳,他没想过陈薛承在喝醉之后还有裸奔的习惯,现在是在家里,如果以后在外面呢?岂不是要第二天到警局保他出来。
    而且他阿叔的身体他不想给其他不相干的人看见。
    一面制止陈薛承的手,陈默将陈薛承的领口打开,将领带丢到桌子上,然后解开陈薛承的裤头。
    陈薛承感到有些燥热地扭动着,这让陈默不得已只能将他的双手双腿压制住,他爬到陈薛承身上,身体挤在他两腿间,双手压住他胡乱挥舞的双手,却不想一个不小心,左手压在陈薛承敞开的裤头上。
    陈默顿时僵住了,他感觉有汗水滑过他的脸庞,滴在身下、陈薛承的衬衫上,濡湿了一小块地方。他手下薄薄的内裤根本遮不住陈薛承因为酒醉而血液沸腾的勃发,微微拱起的触感不禁让陈默脸红了,他尝试性地将手移动了一下,没想到陈薛承呻吟了一声,喘息了一下,气息微微素乱,胸膛也开始大力起伏。
    陈默的脸红得快要滴血,他包覆的手掌下的物体烫的惊人,让他想缩手,但那个柔软半硬的触感却让他握着还收紧了些,惹得陈薛承的嘴里又溢出了一丝煽情的呻吟。
    他移动了一下手指,然后试探地从大腿根侧的内裤缝隙里伸了进去,触上那个布包里包裹住的物什。
    布包里那两个浑圆饱满的囊袋被陈默修长纤细的手指捏住,然后轻柔地揉捏着,前面半硬的*物也被圈起,指甲刮搔着前端敏感的小孔,不断从中流着- yín -水。
    陈薛承觉得自己在做着春梦,有个浑圆大胸脯的金髮美女正在圈着他的老二玩弄,还一边挑逗地在他耳边吹气,还一边抚摸着他的胸口和锁骨。
    陈默被这样的背德感刺激得也硬了起来,再加上陈薛承不时的洩出的呻吟声,更是在这样的- yín -靡的气氛中加上*情剂。陈默本就年少轻狂、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他一边伸进裤袋里掏出自己的玩意儿,搓揉几下就挺立起来,蹭在陈薛承的大腿根,还试着把自己的挤进陈薛承的内裤缝里。
    陈薛承的*具已经完全*起,撑起内裤,顶端也被浸润了透明的液体,颜色深了一片。陈默将内裤拉下,陈薛承的*具猛然弹跳出来,上面还甩动着前列腺液,将陈默细白的手也染上- yín -靡的水泽。
    他看着那根深色肉柱的头部,浑圆饱满、上头的小孔还在一缩一缩地朝外溢出透明的液体,他将指甲按了上去,一会儿堵住那个冒着- yín -水的小洞,一会儿又挤压着逼得它只能吐出更多- yín -水。
    陈默自己玩得不亦乐乎,却苦着还以为自己在做春梦的陈薛承了。他皱着眉头,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仍在梦里和金髮美人翻云覆雨,但却始终无法到达最后高潮,不断有一种阻塞感,让他射不出来。
    陈默尝试性地在饱满圆滑的龟*上舔了一口,没想到却令底下的人一阵颤抖,顶端的- yín -水冒得更兇了。他发现这样似乎能让陈薛承得到更大的快感,于是低头含住了前端,吸吮了起来,陈薛承发出一声惊喘,脖颈仰起,露出优美的弧度。陈默覆上去舔去陈薛承颈边的汗珠,双手握住他俩的分身就快速捋动起来,过了没多久,陈薛承的分身就先受不住,一阵颤抖后喷射出几股浓精。
    白色的液体沾上了陈薛承的腹部,精壮的腹部肌肉上布满星星点点的白浊。陈默低下了头一一舔过他的腹部,然后在往下舔上他因为刚射而垂软的分身。敏感的分身被细緻的舌尖勾缠舔弄,很快便颤巍巍地站了起来,陈默弹了弹那万般精神的地方,就把他的内裤更往下拉去。
    那个隐蔽深藏的小小皱褶陈默小时候瞥见过,那时的他还小,在洗澡中也不觉得什幺,反正他有的自己也有。但是现在在他眼里那个地方就像朵可爱的小菊,因为身体主人的动静而微微颤抖着,恨不得能将自己的分身插进去好好驰骋一番。
    他把指尖轻轻地按了上去,细小皱褶正排斥着异物而微微蠕动,乾燥的内部很难进入,必须用些东西润滑一下。陈默到陈薛承的房内桌子拉开抽屉,将里头的KY拿了出来,然后挤了些在手上,将润滑液涂抹在陈薛承乾净的肛周上。
    陈薛承交过几个女朋友,也会带女朋友回家解决生理需求,因此套子、KY什幺的都会放在房间桌子的抽屉里,陈默甚至还在里头找到一个情趣跳蛋。
    润滑的过程很顺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应酬的关係酒喝的比吃的饭还多,所以陈薛承的体内很乾净。陈默边将手指套上一个安全套一边在已经被按揉到鬆弛的*口进出着,*口的弹性很好,收缩起来陈默只能用更多润滑液保持*口的湿润。
    他一边技巧性地在内壁里按压着,一边捋动着陈薛承的分身,两者兼顾陈薛承的分身越发膨胀,最后竟然微微颤抖了几下,就洩出白浊。
    陈默看时机差不多了,就扶着自己早已硬得发疼的分身,一举捅了进去。
    「啊!」一声呼痛,陈薛承竟然因为这样醒过来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场面十分尴尬。
    陈薛承的面色还带着潮红,然后僵硬的慢慢将视线低头看去,看着少年稚嫩的*棒肏在自己的后*里。
    陈默脸不红心不跳地将自己的分身退了出来,然后再猛然插了进去。
    这一次顶到了要命的点,陈薛承的腰顿时软了。
    因为酒醉而没力气的双手也被少年制服,被自己的皮带绑住。
    少年的律动快速而猛烈,带着初生之犊不畏虎的气势,把他的后*搅得一蹋糊涂。
    陈薛承觉得自己的腰快断了。
    
    第02章 初生之犊不畏虎(续)
    
    整个室内都是- yín -靡的肉体碰撞声,还有陈薛承的……吼叫声。
    「你他妈、你他妈不要命啦!小兔崽子……竟然敢对我做这种事!」陈薛承看着在一边撕套子胶纸的陈默,大声骂道。
    陈默不理会他,他的分身在刚射过之后就半垂着,一只手抓着陈薛承的大腿,身体堵在中间,逼陈薛承只能双腿大张环在陈默的腰上。
    他精壮的上半身仰起,腰身有点扭曲,跨下那根东西也软软地垂着、还在不断滴着白色的液体,一只大长腿伸出了窄小的沙发椅,脚尖唯一的支撑点就是地板,地上零乱地散落着用过、被绑了个结的保险套,里面是满满的欲液。
    陈默真的人如其名,只是默默地把自己又*起的分身套上安全套,然后伸出手揉了揉陈薛承因为分开双腿而露出的股间。
    陈薛承瞪大了双眼,用被绑住的双手敲他。陈默不痛不痒,他的手摸着股间的*口,看着那个红肿的地方因为触碰而敏感收缩的菊瓣,然后捅进一根手指。
    陈薛承叫了一声,那声呻吟妩媚又带着隐忍,下头被极度扩张过的肉*不断收缩着,因为暂时的空虚而微微蠕动着,绞着陈默漂亮的手指。
    陈默嚥了口口水,抽出手指将已经慢慢变硬的分身缓缓插入开始闭合的*口,顿时又将那个地方撑得满满当当。
    *壁里还有刚刚残留的润滑剂,大部分都被身体自行吸收了,所以陈默有些难进入,他抓住陈薛承的两瓣浑圆,往旁边拉开,然后身体一挺身,将全部的分身埋了进去。
    陈薛承承受着被少年的分身撑开的后*,有些没那幺湿滑的*壁变得十分敏感,少年的龟*磨过他润滑的内壁时,他只能仰起头逼自己放鬆,被迫吞吃那个本该不在后头里的硕大事物。
    他的前端也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当分身辗过里面的一个突起时,陈薛承的胸膛开始不住地起伏,内壁也绞得更紧了。这让陈默倒吸一口气,他感觉到自己分身就好像被一圈又一圈的肉环紧密挤压着,体内高热的温度让他的*棒又胀大了一圈,他开始无法控制地猛顶着那个让陈薛承肉*紧缩的地方,圆滑的龟*重重地在那个地方辗磨,退出进入后再狠狠撞上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