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重生之劲敌+番外 作者:冷鱼卡

字体:[ ]

 
文案
 
重来一世,你会做什么?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等等,劲敌,我们有话好好说。
不过,这个劲敌为什么好像一点也不讨厌自己呢?
为什么这个劲敌死之后还为他料理后事甚至还哭了呢?
劲敌,你是不是暗恋我?
等等,别跑,劲敌我有场恋爱要和你谈谈。
前生商界大BOSS竞争对手后一代名医攻X前生商届BOSS后复仇诱受,主受,强强,1V1。
作者关于医学界的所有设定纯属虚构,不含任何映射。
常识不够,接触医院也不多,大家看看不要深究,但欢迎指正。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商战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辰海 ┃ 配角:霍铭 ┃ 其它:劲敌
 
 
    
    ☆、chap.1
 
  人生最得意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顾辰海觉得大概就是洞房花烛夜的时候,经历过那么多次失败的恋情之后,顾辰海从来没有对爱情失望过,而这段持续八年的感情如今也终于走到了婚姻的殿堂之中。
  他很感激在二十二岁的时候遇见了年彤,并且在八年的相处中两个人彼此认定,他的身边走过了许多人,有人喜欢他带来的虚荣,也有人喜欢他给予的被人真心相待的感觉,但他总是留不住任何人,许多人在他生命中匆匆而过,只留下他一人狼狈不堪。只有年彤一人,留在了他身边八年,两个人步入婚姻殿堂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当顾辰海站在教堂的牧师身旁,憧憬地望着入口的时候,见到那披着婚纱动人的女子在他岳父的带领下缓缓地走近他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心跳如雷,三十而立,如今的他有一个在业界赫赫有名的公司,即将迎娶娇妻,人生大概已经圆满了吧。
  “顾辰海,你愿意娶年彤作为你的妻子吗,与她在神圣的婚约□□同生活?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爱她、安慰她、尊敬她、保护她?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她永远忠心不变? ”
  “我愿意。”顾辰海几乎想也没有想地回答道,两个人对于彼此的信任,两个人对于彼此的理解,早就已经超越了寻常的爱情。
  说完这话的时候,顾辰海微笑着偏过头去,眼神中充满了温柔,见年彤紧张得根本不敢看向自己的时候,他心中也只是微微地一暖。
  从今天开始,他就要和一个人一起生活了,一起组建一个家庭了。
  “年彤,你愿意嫁顾辰海作为你的丈夫吗,与他在神圣的婚约□□同生活?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爱他、安慰他、尊敬他、保护他?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他永远忠心不变? ”
  那一刻,顾辰海的心突然停了那么一刻,他怀着既期待又紧张的心情等待着他的新娘说出这句誓言,这句,已经在他心中重复了无数次的誓言。
  “等一下。”突然有人在他们身后大声喊着,顾辰海转过身,看着从入口来的他的司机柯山,柯山的额头上满是汗,连气都来不及喘匀,就用力地大声喊着。
  年彤转过身,看到是他,感动到泣不成声,她几乎没有等柯山说出任何话,就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将手交到了柯山手中。
  顾辰海的心一下子跌入了冰冷的深海,什么时候他们两个人竟然有了私情,他竟然一点也不知道,但是想到自己都是派柯山去接年彤的时候,顾辰海竟然有些理解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他的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仿佛沉入海底深渊之中,让冰冷的海水不断地击打着他的心脏。
  顾辰海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难看了,他需要有个人来告诉他这只是个玩笑,而不是让他丢了那么大的脸。
  年彤看着顾辰海,脸上没有丝毫的怜悯,反而有一丝愤怒,“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你非要说等结婚之后才要碰我,所以一直怀疑你是不举或者GAY,你根本爱的不是我,不能给我幸福。”
  如果不是爱一个人,怎么会满足一个人的所有条件?如果不是爱一个人,怎么会让一个人陪伴在自己身边八年?如果不是爱一个人,为什么当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心如此地钝痛呢?
  顾辰海没有请亲人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他早就说过他已经无父无母,在场的人都是业界和他关系比较好的人,丢了那么大的一次脸,顾辰海的情绪非常地低落,但好在他的死对头霍铭没有来,若是他来了,顾辰海觉得自己以后在自己死对头面前说话都抬不起头来了。
  这些话已经引起下面的议论纷纷了,年彤自觉已经说出了心声,便带着柯山跑了。
  顾辰海有些难以理解,打算等到结婚之后才碰她的决定竟然会让年彤有那么多意见,而年彤竟然之前也没有反对,他越想越乱,但还是故作洒脱地开始整理这一堆乱麻,“哦,你也看到我的新娘跟着别人跑了,很抱歉婚礼取消了。”
  在顾辰海的示意下,众人开始退场,他整理了一下后续,这才开着自己那款限量跑车沿着海边公路跑了一大圈。
  他大概是个很失败的人,在结婚这个时候,他没有能够邀请的亲人,感情也很失败,唯一的成功就是他手底下的公司吧,但是永远都处于他的死对头的下风。
  “喂。”顾辰海不耐烦地接起了电话。
  “老板,网上传出了你是骆家私生子的消息,而且我们的财务出了些问题,现在警方已经查封了我们公司。”
  顾辰海狠狠地砸向了方向盘,没想到屋漏偏风雨,在他最被人打脸的时候,偏偏公司还出了纰漏。
  “宇阳呢?他开始处理这件事情了吗?”宇阳是他最信任的手下,大概在这个时候,整个世界都与他为敌的时候,只有这个人还是会选择站在他这一边吧。
  “这。”
  面对下属明显犹豫的声音,顾辰海马上就猜到了事情的经过,一下子的情绪崩溃让他眼睛花了一下,但是很快他便整理好了他的情绪。
  “等我回去就处理。”他挂断了电话,眉宇之间的愁绪非但没有散开,反而越来越浓厚,他边开着车,边思考着对策。
  这时,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顾辰海瞄了一下屏幕,无声地挂断了电话,但对面的人锲而不舍地打着电话,顾辰海终于不耐烦地按下了接通。
  “辰海啊,结婚怎么样了?你看你也成家,你表弟最近要讨老婆了,家里钱紧张,你看你也赚那么多钱了,接济一下你表弟怎么样?”
  顾辰海愤怒地握着方向盘,除了这些事情,他们还能因为什么事情来找自己?他们想要从自己身上得到这些东西之外还要得到什么?非要让自己变得和他们一样落魄,一无所成才甘心吗?
  愤怒的顾辰海直接将再次打来的电话拉近了黑名单,世界终于恢复了清净。
  只有这个时候,顾辰海才是自由的,才能够静下心来好好地思考自己的事情,也唯有此刻他才觉得自己真正逃离了现实世界的所有负担。
  沿着长长的海边公路开下去,打开的车窗透过来的风让顾辰海逐渐清明起来,眼前他所面临的一切不再乱成一团麻,逐渐地有了一个清晰的思路,等到他回去之后,他就开始慢慢地处理好这些事情,事情还没有他想象得那么糟糕,一切都还有机会。
  想到这的顾辰海微微松了一口气,又听到电话铃声,看见那熟悉的虽然没有备注但是早就烂熟于心的号码,他心中闪过一丝疑惑,怎么他的竞争对手会打电话来,是来嘲笑自己的吗?不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原来是早就知道自己在婚礼上出了洋相,这背后的一切莫不是都是他搞的鬼?
  顾辰海脑海中闪过那个总是穿着西装,身姿挺拔,梳着整齐的头发,一丝不苟的男子,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总是板着脸,五官分明的侧脸给人一种冷漠的感觉,而每每开口说话,低沉的嗓音足够让人沉迷其中,顾辰海就是个声控,每每听到他说话总忍不住再多听一些,但真正让人震惊的是他所说的话背后蕴藏的含义。这样的人,是一向不屑于用这种手段来击败对手的。
  每次和这个男人交流,都让顾辰海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但事实上,两个人却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两个人的观念很多都是相同的,每次相见都让顾辰海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但每次都是以顾辰海落败作为结束,而他也被业界称为“万年老二”,这让顾辰海并不开心,于是卯足了劲想要超过霍铭。
  但是,偏偏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就是所有事情都比他做得好,也让他真心实意地佩服,但也真心实意地想要超过他。
  据说这家伙当年可是医学系的高材生,还没毕业就被各大医院争先抢要,祖上几代都是名医,谁都以为这家伙将来肯定能成为一代名医,没想到21岁的霍铭出了意外,右手虽然不是废了,但是受到严重的影响,根本无法应对那么高强度的手术,而不甘心就这样子的霍铭也不想就这样过着得过且过的生活,为了自尊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医学,走上了从商的道路。
  当年,他放弃医学把家里人都气得半死,虽然霍铭的右手不能用了,但是也可以做中医,也可以从事外科,世界上的路千百种,但偏偏这个执拗的家伙觉得上不了手术台就当不了医生了,于是他放弃了医生这份职业,走上一条没有人走过的也没有人相信他能够走好的路。
  但是,霍铭就是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就成为了业内的老大,让顾辰海这个在这个行业十几年的家伙都自愧不如,这样的人仿佛就是天之骄子,无论到哪个行业,都能够创造出一番新天地,顾辰海不由得感慨了一番。
  刚想接通电话的顾辰海微微低下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面突然有一辆车冲向了他,他迅速地打了方向盘,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撞上了,就像对方特意为他而来一样。
  手机铃声不断地响着,似乎他不接就不会善罢甘休一样,意识混沌的顾辰海竟然还有心思想着,霍铭这家伙就是这样人,大概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放弃吧。
    
    ☆、chap.2
 
  这种人有些事情能做得很洒脱,但对有些事情又偏偏执拗得很。
  顾辰海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状态,但是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能看到周围发生的一切,却没有任何知觉,他看到倒在被撞歪了的车中的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死了,死了的他原来就变成了一抹魂魄,却还要受尽人世的苦。
  他冷眼跟着自己的尸体,看着他被抬上救护车,当然他已经死了,根本救不回来了,之后的他兜兜转转,三大姑八大姨都纷纷地争着处理他的后事,只为了分得他的财产的一杯羹。虽然他的公司已经破产,但是积蓄还在那里。
  但可惜,若是顾辰海还能冷笑的话,他早就冷笑了,可惜他早就立下了遗嘱,等他死了之后这些钱他就捐掉,宁愿白给别人也不愿意白白让这群好亲戚们占了便宜。得知这个消息的三大姑六大婆一窝蜂地散了,似乎把他当作那凶神恶煞一般。
  死之前他最信任的下属宇阳,呵,原本他想着若是他死了,能为他处理后事的恐怕就只有这个人了,可惜树倒猢狲散,连一个能为他处理后事的人都没有。
  顾辰海站在太平间里,独自守候着这份平静,他死去已经一天了,却没有人能够把他领走,要是再呆久了,他就变成不知名的人被医院处理掉,到时候连个墓碑连个姓名都不会留下来。
  直到,一群人出现,带着自己的尸体走了,顾辰海有些好奇会是哪个衷心的下属竟然还会挂念着自己,能从太平间领走自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定费了一番周折。顾辰海的情绪有些低落,自己生前大概从来没有意识到还会有这么一个人能够如此挂念自己吧。
  尸体装上车,顾辰海不用想便知道向着火葬场的地方驶去,他不由得想到,当自己的尸体变成灰之后,是不是他在这人间的最后一点意识也会消失了呢?
  他跟着车来到了火葬场,看见自己的尸体被运进了火化车间,而门口姗姗来迟的一人却是顾辰海怎么也想不到的一个人。
  他依旧穿着西装,往日精心打理的头发竟然有一些凌乱,而面容有些憔悴不复往日的精神,胡须因为匆忙没有打理竟然有些青青的痕迹,他的眼神中有一丝暗暗的沉痛,从很远的地方赶来,他似乎又疲惫又烦躁,眉眼间有种不加任何掩饰的急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