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万里归途+番外 作者:明灼(上)

字体:[ ]

 
文案
命运将他带回了少年,却带离了故乡。匆匆十载,他在高楼大厦的阴影里落地生根,心却飘飘荡荡无处落脚。
终有一日,他的梦里再不是草木清香;终有一人,让他身披铠甲,心如长刀。
哪怕山河迢迢,荆棘密布;
心有归宿,便不惧万里归途。
 
会巫术美人受 X 腹黑忠犬总裁攻
 
主受, 很苏很爽 ,不虐,不是正常现耽, 不是正常古穿今
……这个古代来的真的不走文艺风……千万别被他的脸骗了!
 
严钧:认准了一条路,我就不会去打听要走多久。
陆祁:看上了一个美人,我就不会去担心好不好追,怎么也要搞上手,反正我又活不久。
严钧:……
如果我还没走到这货就死了,财产会是我的吗?挺急的,在线等!
 
本文又名《我的老婆会巫术》《老婆职业跳大神》《论与古代野蛮人相处的一百种办法》
 
每日下午一点,准时更新,有存稿,不会坑!
作者是个开脑洞的神经病少女,听说挺萌的。嗯。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现代架空 古穿今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钧 ┃ 配角:陆祁,杜修,邓安泽 ┃ 其它:强强爽文金手指古穿今
==================
 
☆、开端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希望大家支持啊
娱乐圈新文,
武力值爆表·神经病大明星受X黑化升级版·心狠手辣金主攻
当魔教教主遇到黑化总裁,他将走出一条怎样与众不同的星光之路?那些尘封的爱恨纠缠何时才能真相大白?敬请期待!
传送门
  神农架。
  高大繁密的树木遮天蔽日一般将铺天盖地的阳光挡了个结结实实。风过叶涌,偶有星星点点细碎的光突破重围在阴凉潮湿的地面一晃而过,把地面上经久不见天日的毒虫之流吓得窸窸窣窣四散奔逃。
  密林深处,光影无机质的划过,隐约可见一个人从额头到下颌的优美轮廓一闪而逝。
  “咯吱。”
  “咯吱。”
  垒得厚厚一层的树叶在他脚下发出最后的哀鸣就归于沉寂,严钧一路穿林而过,以他为中心三尺之内毒蛇恶虫纷纷退避,如见天敌一样玩儿了命地低鸣溃散。原本在这里居住了上百年的各类小原住虫,退潮般瑟瑟发抖着给他请出一条通路——简直就像一个行走的强力杀虫剂。
  他一路走过,最终停在一朵不起眼的小黄花旁,提了提裤子,蹲下来,端详着它花瓣边缘精致的银边。末了他低低地笑了,在这晦暗寂静的环境里隐约可见他眉眼温和,如一道洌洌清泉。
  “嘶嘶嘶——”
  严钧伸向小黄花的手一顿,慢慢转回身,正对上一条弓起身吐着信作攻击状的斑斓毒蛇。
  “哎呦,”他一手托着下巴,饶有兴味地和它对视,“你还挺愣,怎么不跑?”
  严钧的声音有种少年人未褪的清透干净,话里又带着成熟男人懒洋洋的调笑,这幸亏是条不通人性的雄蛇,这要是条雌蛇估计还没察觉到危险就得被迷个晕头转向。
  两厢对视良久,就在他眨眨眼觉得腿都蹲麻了打算换个姿势的时候,那条蛇缩了回去,弯弯扭扭地退回了旁边的草丛,看那离去样子颇有几分低眉顺眼的味道。
  他如愿以偿地换了条腿蹲,把娇嫩的小黄花连土带根全部打包带走。
  东西到手,他心满意足地拍拍手上的土,晃晃悠悠地离开了。
  幽深寂静的密林,渐渐又有了活物的声响,那些被迫驱离的昆虫们发出心有余悸的低鸣,如蒙大赦般回到了自己呆了数年的老家。
  仿佛从来没人打破这上百年的寂静一般。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首都仁宣大厦,10楼,1号会议室。
  初秋的阳光张牙舞爪地扑向巨大的玻璃窗,在不情不愿地卸掉浑身夏日的温度后,慢吞吞地洒进屋里。
  会议室里静得吓人,在座的所有高管个个目不斜视地盯着自己桌上的文件,一点多余的动作都不敢有,看那样子生怕一个呼吸错了节奏都能给自己添上点存在感。
  两排人中唯一一个还能在这种凝结的气氛中生存得像个活物的,是个其貌不扬的年轻男人,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白白净净得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他的手机屏幕一亮,上面无声飘过一条短信,他瞟了一眼,立刻抬头朝外看去,透过磨砂的玻璃门,隐隐约约看到会议室外面一个矮冬瓜似人影正不知疲惫地滚来滚去。
  年轻男人收回目光,微微皱了下眉,耷拉着目光斟酌几秒,就放下手里的笔无声无息地欠起身,对坐在主位的男人压低声音说:“老板,张贤跑到会议室门口来了,用不用让人请他下去?”
  如果说他还算是个正常的活物,那主位的男人就是独一份的活人了。
  男人垂着眼盯着手里的文件,目光专注而极具压迫力,侧脸看过去有种刀削斧凿出来的深邃。听到年轻男人的话,他连眼也没抬一下,只不紧不慢地把文件的最后一页看完,抬手“咣当”一声把它丢到桌面上,才从他那线条冷硬的薄唇里冷淡地吐出两个字,“不必。”
  在座的所有人不由得后背一紧。
  会议室里人人自危,会议室外的矮冬瓜却尚不知自己已经成了引爆炸弹的那根线。张贤迈着两条茄子样的短腿跟长了痔疮似地坐不住,隔那么三五分钟就在他自己给自己画得一亩三分地儿上了发条般地满地乱转。他一手局促又神经质地时不时扯着被满身肥肉挤得七扭八歪的高定西装,一手哆哆嗦嗦捏着雪白雪白的手帕在他那张胖得出坑的脸上擦着一层又一层的小水洼。
  室外的温度不算低,可秋老虎的尾巴绝对嚣张不到这冷气开的非常足的室内来,按理来说就算矮冬瓜再怎么膘肥体壮也不至于流这么多汗,仔细瞅瞅他那眼珠乱转直打冷颤的样子——倒像是吓得的。
  就在他遛圈遛得自己腿肚子转筋,旁边盯着他的秘书小姐眼前发晕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张贤精神一振,下意识地要迎过去。只不过才迈开一步,他就面带迟疑地站住了脚。
  常年看人脸色积攒的本领,让他一和这些平日里眼高于顶的高管们打个照面,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恐怕他来的不是时候。
  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夹着尾巴从门里出来,刚迈过门槛就如释重负地长出了口气,然后立马就像后面有恶鬼在追一样匆匆走了个干净。
  他略一犹豫,还没等他考虑出点有用的想法,会议室里最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出来了。
  走在前面的那个男人穿着一身合体的铁灰色西装,五官冷峻眼神锋锐,身材高大挺拔,步伐稳健,神色肃然,迎面走来更是威仪赫赫,气势逼人。
  ——只是看了一眼,那位等候多时的张先生就下意识地收了收略显夸张的啤酒肚。
  张贤涎着一张脸迎了上去,谄媚地笑着说:“陆总——”
  高大的男人看也没看他一眼,只迈开长腿步履不停地留下一个伟岸英挺的背影和一句,“请张总去我办公室。”
  张贤脸上那仿佛是画上去的谦卑和讨好一瞬间裂了一道缝。
  那个在男人身后一点存在感都没有的年轻人站在张先生三步开外,好像无知无觉地微微一笑,“张总,请吧。”
  32楼,总裁办公室。
  “所以说,”男人背着光坐在椅子上,让他的神情都看不太清,“张总就因为这种事就追到我的会议室去?”
  张贤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恭维的话像不要钱一样往外冒,“这点小事对于陆总来说当然不是——”
  “不,”男人再一次打断他,往后一靠修长的双手交叉着搭到腿上,“我的意思是,我只是个商人,既然张总觉得自己有病,就去看医生,不需要来找我。”
  他话音一顿,“难道张总觉得是我害你?”
  “不不不,”张贤一个激灵,赶紧诚惶诚恐地解释,“我怎么敢这么想?只是这首都里谁不知道,没有您陆总解决不了的事……”
  “那我也不会治病。”男人的最后一点耐心也宣布告罄,“陈峰,送客。”
  张贤看着冲自己走过来的陈峰当时就慌了,也顾不得其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陆总!我知道首都里凡是跟医药沾边的没有您不认识不知道的!您就行行好!救救我吧!我给您当牛做马干什么都行!”
  “陈峰!”男人长眉一立,不怒自威,“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
  被张贤吓了一跳的陈峰立马反应过来,赶紧半拖半拽硬是把按体型能把他装里的张贤给提溜起来了。
  男人背着光微微眯眼地看着两人滑稽的造型,声音低沉冷硬,听得张贤如坠冰窟,“张总,既然你对我那么了解,那你应该知道在我办公室里撒野是什么下场。”
  连哭带嚎呼天抢地的张贤立时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面红耳赤却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有多可怕,无论是他的手腕还是他的背景都不是他惹得起的。可正是这样他才要来试试,他还不想死!
  他哆哆嗦嗦地张嘴,“陆总……”
  陈峰作为老板手下最得力的助理当然不会让老板第三次点他名提醒他该怎么做,见张贤还不死心,他赶紧出声把张贤的话堵回去,“张总怕是真找错人了,这个忙我们老板的确帮不上。我倒是认识一位人民医院的脑科专家,张总要是不嫌弃,我可以帮您介绍一下。”
  张贤的脸色很难看,他有的是钱,国内国外什么样的医生他没看过,要是有用! 他用得着又是下跪又是讨好地打着自己的脸,还得罪着这尊凶神吗?他又看了一眼办公桌后岿然不动的男人,明白自己恐怕是要无功而返,心中不免绝望,面上还要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真是,真是耽误陆总时间了,我也是急糊涂了,陆总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计较。”
  男人从桌子上拿过一本文件,头也不抬地淡淡说了句,“张总言重了,送客。”
  张贤最后看了眼油盐不进的男人,咬了咬牙,跟着陈峰出去了。他被陈峰送到楼下,勉强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说了句“陈特助不用送了”,这才如丧家之犬般垂着脑袋往停车场走。
  他一路神色颓唐,直到坐上了车,才慢慢变的阴郁起来。车玻璃上的反光贴膜仿佛给了他精神上的保护和底气,他扭回头怨毒地盯着仁宣恢宏大气的写字楼,在阴暗处格外明显的黑眼圈和其下肥硕的眼袋衬着他发青的脸色令他看起来像个从地狱逃出来的活鬼。
  张贤盯着32楼的方向狠狠地“呸”了一声,咬牙切齿地骂道:“妈的,仗势欺人的小崽子,真他妈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什么东西!”
  他从口袋里摸出电话,快速地翻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那头电话一接通,张贤的脸就跟按了开关一样,立马变成了那副低三下四的献媚模样,“您好,是杜先生吗?”
  ……
  另一边,陈特助送走了张贤就回到了32楼的总裁办公室。他敲门进去,非常有眼色地等着老板签好手头的文件,才出声问:“老板,张贤的事……”
  陈特助没有说完,男人就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他的态度无可无不可,就想在点评一件上不得台面的廉价次品,“张贤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人不想让他好过也不足为奇。”
  陈特助立刻明白了——老板的意思是,乐见其成,并不想管。
  “我明白了。”他刚要转身出去,就又被男人叫住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