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追逐(耽美) 作者:风声萧瑟

字体:[ ]

 
 
文案
对妹妹的愧疚,林业一念之差选择了死亡。
没想到竟然还有活下去的可能/
并且只是需要自己帮助暂居翡翠玉佩中那歌被所谓的“主神”囚禁部分残魂的“他”找齐他的残魂而已?
可是,为什么那男人竟然告诉自己他爱上了他?!
开什么玩笑?!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业玄暨 ┃ 配角: ┃ 其它:快穿 
==================
 
☆、重新开始
 
  夜幕渐渐降临,街边的路灯照射出一片暖黄。林业斜靠在酒吧门口的墙上,盯着那片光影,俊秀的脸庞在酒吧门口的灯下显得有些阴沉。
  没过多久,他缓缓站直身体,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已经皱皱巴巴的烟盒,拇指挑开烟盒的纸盖,抖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随手把烟盒又塞了回去,上下摸了摸口袋,发现尽然没有打火机!剑眉狠狠的皱在一起,烦躁的拿下那未点燃的烟用力的揉碎了丢在脚边。
  这条街没多少人,酒吧也不大。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11点了。终于还是没有耐心继续等下去,林业一把拉开酒吧的木门,嘈杂的声音瞬间打破了街道上的寂静。
  他大步走进酒吧,一双微微上挑的凤眸中满满都是烦躁与不耐。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随着重金属音乐疯狂的舞动,在昏暗的环境里显得暧昧惑人。他厌恶的躲过那些明显已经被酒精麻痹的人们径直走向最角落的一个卡座,果然发现了他的目标。
  “李雯雯。你闹够没有?”林业已经由开始的烦躁变成现在的冷静,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那身穿黑色皮裙,画着妩媚的妆,跟一个已经步入中年的“地中海”男人划拳喝酒的女人,不,应该是女孩。
  “嘿!你谁啊?”中年男子不悦的斜视着林业,然后一把揽过李雯雯醉醺醺的又转头问道:“mica,你男人?”李雯雯抬眸看了一眼站在她面前的林业一眼不耐烦的回到:“哎不认识他,有病这人,来来来许总我们继续!”
  林业闻言冷冷的勾起唇角冷笑道:“爸妈死了你就这样迫不及待了?夜不归宿,混迹酒吧,每天花着爸妈留下的赔偿金?你行啊李雯雯。”
  “呵。林业,你他妈有脸来教训我?我们李家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李雯雯坐直了身子,讽刺的望着林业,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手伸向桌上摆着的那一排伏特加的空瓶子,然后抓住瓶颈用力的摔在了林业脚边,她的脸扭曲着,昏暗的环境里衬得无比狰狞。
  被她唤做许总得中年男子被这一声响吓得酒醒了一半,嘀嘀咕咕的说:“这两个疯子!”然后连忙站起来离开了卡座。
  “……李雯雯,我是你哥。”林业微微沉默了几秒,然后努力克制住心里难受和愤怒的情绪,用最平静的声音说道。
  “我哥?呵呵,真是有趣,我哥一直只有一个。而你,不过是一个不知道是谁的种的傻逼!”李雯雯的双手紧紧的握拳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了这段话,随后仿佛泄了气一样摊在了沙发背上。
  “……嗯,你说得对。李雯雯,我不是你哥。挺好的,我跟你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李家夫妇死了后,维系这关系的人也就没有了。本来我今天来是想把李家的那个公司还给你的,但我看如今的你根本没有能力。那么,我就不还了。哦,还有。我现在最后一次用你二哥的身份问你。你现在,回不回家。”林业将双手□□口袋,然后依旧是那副冷冷的表情,仿佛说出这般绝情话语的人不是他一样。可口袋中握紧的双手很明显的表达着他内心的痛苦。
  “我不回!我不回!我不回!!你这个贱人!!林业!!我才是李家人!我才是!!大哥死了后这个李家所有东西都应该是我的!!凭什么最后都给了你这个野种!我不服!我不服!”李雯雯一把将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原本美丽的脸庞已经完全被破坏了,满满的不甘恨意和嫉妒使她面目全非,尖利的声音如利刃般划过林业的心脏,他真的没有想到,在李雯雯心里的自己原来是这样的。
  他对她真的很好,哪怕李家夫妇突然离世,将原本就困难的残局留给了他时他也是咬着牙关满足李雯雯所有任性的要求。整夜整夜的留在公司处理那些事情,想着等这阵子过去了他就把公司交还给李雯雯。
  林业很清楚自己只不过是李家夫妇留给他们唯一女儿的那个挡箭牌。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死后会是林业接管了摇摇欲坠的李氏企业。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的记忆里,温柔知性聪颖的妹妹尽然是这样想他的。
  李雯雯被李氏夫妇保护的太好了,她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危机,什么是“摇摇欲坠”。因为她的世界里自己家是永远不会垮掉的。这也是林业没有想到的。他缓缓地吐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离开了酒吧。李雯雯崩溃了一般趴在了桌上哭着,到即使再大的声音都被那嘈杂的重金属音乐掩盖了……
  林业慢慢走出酒吧的那条巷子,找到了他的车,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沉默了几分钟,然后猛地一踩油门冲进了夜色之中……他,终究还是无法责怪他的妹妹,既然她想要,那就都给她吧……
  开的飞快的车直直的冲进了江水之中。
  “你,后悔吗?”机械化的声音在林业脑中响起。林业强忍着窒息的痛苦在心中苦笑然后默默的回答道:“悔。”
  “既然悔,那,你想重新开始吗。”
  “想!如果可以,我绝对不会做这种蠢事了……”林业终于还是憋不住气了,猛地张嘴吐出一串气泡,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好。”
  一阵白光一闪,江水中的俊秀男人痛苦的表情渐渐归于了平静…
 
☆、第一个世界(2)
 
  尖利的女声格外的刺耳难听。林业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并未起身。本就破旧不堪的木门被人暴力的从外面踢开撞在墙上发出“哐!”的一声。
  “林业!你胆儿肥了?我们三小少爷不过就是想拿你的那个破玉佩你尽然敢推他!”一位中年妇女双手插着腰现在哪里破口大骂。
  林业微微有些走神的在心里感慨道:“鲁迅老先生说的活像个圆规原来是这样的啊……”
  “小兔崽子问你话呢!发什么呆!”中年妇女颇为不耐的提高了声音,“傻了你!”
  “许嬷嬷,你到是不必这么大的声响。林业毕竟也姓林,怎么说也是我林家的嫡子。再破败,他也是你的主子。行了,先下去吧。”只听见那声音格外的动听,3分清冽7分妩媚,说话不紧不慢,使闻者心中只觉格外的舒服。
  林业听见这段听上去是帮他说话让那什么劳什子许嬷嬷拎清楚身份,实则却是绵里藏针讽刺他不过是个爹不疼的嫡子的话,冷笑一声便低头盯着被子上面那个比拳头还大的洞发起了呆。
  “是,三夫人。”许嬷嬷微微欠了欠身子恭敬的答到,然后站直了身子,用蔑视的眼神看着林业。
  “林业,我儿子看上了你的东西,是你的福气。至于你想不想给,我并不在意,因为,你不给,我也会拿到。”三夫人抬手看了看自己涂成红色的指甲,轻轻的吹了吹,然后状似无意的微微侧头。她身后的两个婢女很有眼色的快速走到林业跟前,压住他的胳膊按在床上,许嬷嬷咧嘴一笑,大步走到林业跟前,一把扯下了他脖子上的翡翠玉佩,然后讽刺的冲着丝毫没有反抗的林业得意的笑笑,走回三夫人身边恭敬的将玉佩放在手心捧给她。
  三夫人颇为嫌弃的用拇指和中指捏起那只有铜钱大小的玉佩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想到自己的儿子被仙门收下作为门徒,必定是发现了这玉佩的不同之处。思及自此便好生将玉佩放到袖中。
  “走吧许嬷嬷。”三夫人又看了看床上‘懦弱无比’得林业,转身离开了。
  许嬷嬷也颇为看不起这懦弱的‘大少爷’甚至连骂他都提不起兴趣了。瘪了瘪嘴示意两个婢女放手,三个人一起走了。
  林业慢慢直起身,一双纯黑的眸子中正酝酿着风暴。他最讨厌别人按着他的双臂,在他还没有被李家收养的时候,因为他的弱小,没爹没娘的遭遇,打小就被欺负……
  林业闭了闭眼睛,然后倒在那破木板床上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上午,林业将身上的衣服整理好,没有束发经验和工具的他只是用一截破旧条布将头发系在脑后。确认无误后便向主院走去。
  主院内
  “心儿(三夫人),威儿的仙法练的如何了?”林庚盛接过三夫人手上的茶盏,用茶盖拨开漂浮的茶叶抿了一口问道。
  “威儿说,他的资质在仙门内只属于外门弟子,但是他修炼的很快,估计用不了三年也就可以进去内门了。”三夫人微微一笑答道。
  “嗯,不错。”林庚盛满意的点了点头。
  “主子,门外,大少爷一直跪在门口说要见您,并说若是见不到老爷便跪着不走。”一个身着黑色衣服的侍卫对林庚盛说到。
  “大少爷?林业?他要干什么?威胁我吗?”林庚盛不悦的用力将茶盏放在桌上。
  “老爷,业儿住在南苑,能有什么事。”三夫人微蹙起眉头,但是语气倒是很平静。
  林庚盛眯了眯眼睛。他不是那些草包,能在30岁打败他的哥哥们坐上林家家主之位就足以说明他有的是心机。平时对卫丽(二夫人)何心(三夫人)所做的事情所刷的心机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不闻不问。但这林业素来不出南苑,如今这般执着定是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沉默了半晌,林庚盛平静的对那侍卫说道:“让他进来吧。”
  侍卫微微欠身走出主院门,对跪在门口的林业道:“主子叫你进去。”
  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林业缓缓勾出一抹微笑。
 
☆、第一个世界(3)
 
  “你有什么事。”林庚盛拿起三夫人给他重新沏的茶抿了一口淡淡的问道。
  “父亲。”林业又一次跪在了地上,“父亲,我知道,您一直不喜欢我。我也从来没有求过您什么。在南苑,我都是靠着母亲留给我的玉佩还有对您的幻想活下来的。”林业猛地抬头看向林庚盛,上挑的凤眸点漆般的瞳中折射出炙热的崇拜之情,“我不恨您我理解您的苦衷!母亲是生我而死的……所以……您定是对我不喜……”
  “……别装了。”林庚盛挑了挑眉。这大儿子自己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没想到他竟然也能有这般心机。一想到林贺(二少爷)和林威(三少爷)那种傲慢不沉稳又没脑子的样子瞬间便觉得眼前这不被他重视的大儿子顺眼了不少。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林庚盛抬了抬手让林业站起来。
  林业顺从的站了起来,然后用手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随后目光没有丝毫畏惧的直视着林庚盛。
  他并不打算开口。
  没错,刚才他所说的那段话只不过是为了试探他这便宜父亲的性格罢了,结果微微有些出乎意料,没想到这身体的父亲是个有脑子的……
  “好好好!好小子。”林庚盛赞赏的看着眼前这嫡子,然后侧头对身边脸色不好看的女人道:“叫威儿,把东西还给业儿吧。”
  “可是!”
  “我说,还给业儿。”
  三夫人神色不善的看向林业,随后不甘心的应到:“是……老爷。”
  林庚盛又重新端起那杯茶,却发现林业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