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说好的男神呢[娱乐圈] 作者:果子酱汁

字体:[ ]

 
文案
 
眼看生活事业马上要朝好的方向发展时,丁洛却莫名其妙的遭人陷害,拍戏拍到中途给翘辫子了。
再次睁眼,他变成了个顶着丑闻的透明小艺人,结果发现这丑闻居然是个被他人扣上的黑锅!
上辈子够苦逼了,这辈子打死都不能再让那些渣渣们有机会捏他。
都计划好这辈子除了拍戏不谈其他,谁知却莫名其妙的被圈内某尊大神缠上了,甩都甩不掉的那种。
付临源眉头一皱,这男神画风咋和传言中越来越不像了呢?
在付临源脸上偷亲一口的男神:在相好面前,要什么画风?能吃吗?
被偷亲了的付临源:……
 
①本文主受,重生娱乐圈爽文流。
②金手指有、感情线偏向傻白甜,攻人前绅士,受面前大醋缸。
 
内容标签:重生 天作之合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付临源,席亦延 ┃ 配角: ┃ 其它:重生,娱乐圈
==================
 
  ☆、第一章
 
夜空中繁星点点,丁洛拽了拽身上绑着的威亚,再三确认没什么问题后,听到导演的指示,他深吸了一口气,抿了抿唇,对着帮自己整理衣服的助理道了声谢,没在意对方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朝着前方走去。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吊威亚,在长达数十年的演艺生涯中,有威亚的戏或多或少都接过。然而此次与过去不同,目前他拍的这部戏是涉及到江湖宫廷的,丁洛这次饰演的是一个刺杀皇上,身手不凡的刺客,他刺杀失败后受了重伤,在逃跑途中从楼上摔下晕倒,然后被一个路过的女子救走,也就是女主。
    不错,他这次演的就是男二号,一个身手不凡又却被宿命束缚,为了保护女主而选择默默深爱的苦情角色。
    这部戏改编自网上的一篇热门言情小说,早在开拍前就已经在微博上议论纷纷。
    丁洛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通过试镜拿到这个角色,演员表放出来那天,微博瞬间炸开一片,无论是不是原著粉都要上来踩一脚说他不合适。
    一时间竟然直登热门,这还是丁洛生平第一次登上热门,虽然是被骂上去的。
    网民们越是如此,丁洛越想努力演好这个角色,不为别的,只为用实力给自己正名,他可以演好。
    这场威亚戏便是重中之重。
    站在屋顶,丁洛深吸一口气,不自觉的握了握手,紧张之余不自觉的想到心中的那个人,稍微放松些许后,眼睛余光一扫,忽然扫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还没来得及细看,导演的声音传来。他只能收回目光,调动情绪,再睁眼时,已然入戏。
    默默无闻的十来年中,他只能一边努力提高自己的演技一边等待机会,因此他入戏的速度分外快,演技虽说不能与那些影帝相媲美,但比起圈内其他演员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是他能将这个角色拿到手的重要原因。
    纵身跃下那刻,恍惚间,他似乎听到了一个近日来日思夜想的声音。
    “房哥,真的要这么做吗?”
    “不这么做你怎么拿到这个角色,放心,我有分寸。”
    心中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涌出,紧接着便清晰的感觉到吊在腰间的威亚断掉,工作人员的惊呼声传来。由于重力驱使,丁洛的身体猛地朝前方飞去,越过周围的人群,正中地落在了地上,未料到旁边居然放着兵刃的道具。虽说不是真刀,可重力加持,那些道具直直的插入丁洛的身体里。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瞬,他终于看清之前那抹熟悉的身影。
    他的恋人,房畏。
    此时他正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在一片混乱之中,他的手搂在身边一名长相颇为好看,却一脸惊慌的漂亮男生身上。
    想到刚才听到的对话,丁洛怀着满心的疑惑与不可置信失去了意识,眼睛却没闭上,死死的朝着房畏的方向瞪去。
    他不懂,他究竟做了什么,让房畏不惜将他置于死地。
    丁洛的半个人生都献给了演艺,从最初木讷的演技到现在可以迅速入戏可谓是历经千辛万苦。可纵然他有一身不凡的演技,奈何前十年他情商一直没在线上,愣是得罪了圈内一大票大佬导演制片人,到最后连经纪公司的老总都得罪了个透。
    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已过而立之年,此时的他,依然孑然一身。
    而在着人生最低谷之际,他遇上了房畏,他就像一抹曙光,将他从黑暗中拉了出来,让他重新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从此这人便是他生活中唯一的支柱。
    他深爱着这个人,并且早已决定,等拍完戏,他就出柜,先公布自己是同性恋的事情,等以后他有足够的能力,再牵着房畏的手站在人群前。他可以独自一人承受社会的压力,但房畏不行,他的自尊心太强,他不能这么做。
    如今看来,还是他太蠢。
    指不定人家房畏不乐意和他出柜,只是玩玩他而已呢?身为娱乐公司老总的儿子,怎么可能乐意和他这种人气低迷的老明星有牵扯,是他太傻,太自以为是。
    从头到尾,不过是他一个人在一厢情愿,像个傻子似得演了一场独角戏,感动了自己。
    可他不懂,房畏为什么要将他置于死地。他全心全意的待着这人,恨不得能将自己拥有的一切都赠给他,换来的却是毫无缘由的死亡。
    甘心吗?
    怎么可能甘心!
    ……
    ……
    再次恢复意识,丁洛只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什么东西紧勒住,无法呼吸,难受至极。他强撑着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堵陌生的墙壁,下意识抬起手,接着便摸到一个布条,动了动脚,发现身体是悬空的。
    废了好大劲终于从那上面下来,丁洛捂着脖子瘫坐在地大口呼吸着,额头上冒着冷汗。等剧烈跳动的心脏终于平缓下来,他才抬眼打量起这个地方。
    他目前所在的是个房间,门正紧闭着,窗帘也拉的严丝合缝,地上扔了一地的衣物,床上铺满了杂乱的书本。丁洛起身走到衣柜前的镜子,看着里面那张陌生的年轻面孔,一时间有些恍惚。
    伸出手不自觉的抚上镜子,他张了张嘴,镜子里的人也跟着张嘴。这张漂亮的面孔不是过去他那张平凡,没有一丝特别之处的路人脸可以比较的。镜子里的人似乎只要微微挑起嘴角,便会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手指不自觉的滑到脖子处,那里还残留着一道清晰的红色印痕,似乎在提醒着丁洛,这具并非他的身体,身体的原主是在上吊自杀。
    也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与他交换了身体。
    他转身来到床边,随手拿起床头的一本笔记本,翻开一看,发现是日记,放在这里也就证明这应该就是原主的日记了。
    虽然看别人的日记是很不道德的一件事,不过事到如今,他重生在了这幅身体,估摸着应该是回不去了,那么了解一下这具身体的过去也是情有可原。这么想着,他在床边席地而坐,细细的开始看。
    日记中断在了三天前,他正要合上日记,突然房内响起一阵铃声,他循着声源望去,在角落处找到了一部手机。看着上面的备注着「章大哥」的来电显示,眯了眯眼,从日记上看来,这大概就是他的经纪人了吧。
    他滑动屏幕接起电话。
    “喂,付临源,你待在宿舍别乱跑,我已经叫小关去接你了,待会出门的时候有记者问你问题你什么都别回答,直接上车来公司。”
    电话那头的男声干脆利落的下指令,完全不给付临源开口的机会,他也没急着说话,就这么拿着手机听着,等那头终于说完了,他才出声答应道:“我知道了。”
    那边沉默了下,才缓声道:“行了,你先准备准备,下午要去录影棚商量专辑的事情,最近辛辣等重口的一律忌口。”
    专辑?付临源微微皱眉,不过到底还是没说什么,等挂了电话后,他稍微粗略的收拾了下房间,把日记本收回,至于那条用来自杀的布条也被他藏在了衣柜的最底层。
    等他换好衣服后,门便咚咚咚的响起。
    开门,入眼的是一个年轻的男生,对方一脸不耐的看着付临源,见到他后冷冷的问了句:“好了没。”便低头看起了手机。
    付临源看了他一眼,只是默然的点了头,接着对方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看着面前只留下背影的小关,付临源无声的皱起眉头,迈着脚步跟了上去。
    下了楼,便遇到几个正围堵在楼下的记者,听着他们的自我介绍,可以得知都是小报社的记者,而且人数并不多,统共不过五六个。想想也是理所当然,毕竟付临源不过是个普通的小艺人,要不是最近莫名传出爬上公司老总儿子的床的丑闻,根本就没人关注他。
    在上车后,他放下了些车窗,看着那个朝着车子追上来的女记者,轻声道:“小心,后面有车。”
    那女记者愣了下,回头一看,果然有一辆车开过,她吓得连忙后退两步,再扭头,付临源乘坐的那辆车已经扬长而去。
    看着面前这栋大楼,付临源有些发愣,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是海艺娱乐旗下的艺人。他上辈子是这家公司的死对头,明光娱乐旗下的艺人。虽说他没来过海娱,可因为房畏的原因,对海娱也甚是关注。
    因为房畏便是海娱老总的儿子。
    准确来说是私生子,业内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可也没有人傻到要拿这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来寻内地数一数二娱乐公司老总的笑话。
    有钱人,谁还没个私生子?
    付临源整理了下思绪,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丁洛,而是海娱旗下的艺人付临源,他抿了抿唇,镇定下来,刚刚准备迈进去的时候,口袋内的手机忽然响起。
    根据那位章经纪人的指示来到了顶楼,看着面前标注着总裁的办公室,付临源揉了揉眉头,闭上眼睛,过了大约两三秒钟,再睁开时,黑亮的眼睛显得干净而又清明,嘴角勾起一丝恰到好处的笑,好看的面容瞬间柔和起来。
    伸手敲了敲门,等里头传来可以进去的声音后,他才缓缓推开门。
    “房总,打扰了。”
    话落,再抬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庞,脸上的笑容即刻呆滞了几分。
 
  ☆、第二章
 
不过表情的呆滞转瞬即逝,付临源不紧不慢的迈步走进办公室,目不斜视的盯着办公桌后面的那位男人,那张与房畏有三分相像的脸庞正面无表情的板着,三十多的年纪,风华极致,金边细框的眼镜为他添加了一丝不可言说的成熟魅力。
    与此相比,坐沙发上的房畏就要暗淡许多。
    付临源认识这人,海艺娱乐的现任总裁,前任老总的大儿子,房畏同父异母的兄长。
    “房总,章大哥。”他停顿了下,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旁边木着脸的房畏,压下心中油然冒起的反感之意,面上不动声色道:“房先生,你们好。”
    房总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示意他坐下说话。付临源道了声谢,大大方方的在章经纪人身边坐下。章经纪人看了他一眼,朝他点点头,便开口道:“房总,小源既然暂时性的挡下这件事,现在当务之急的是把它揭过去,虽说现在网络上的风头都在丁洛意外离世身上,只是就怕有心人上来掺和一脚。”
    这话一出,室内四个人里有两人的神情都愣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