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带着星网穿古代 作者:宝典

字体:[ ]

 
 
文案
魏苏穿越了,穿越到了古代,不是王侯将相,也不是皇子皇孙,只是普通的穷苦百姓。
幸而他还带着末世觉醒的异能,以及一个可以连接未来星网的系统,上传照片、上传视频、买卖交易,系统无所不能。
拥有异能,带着系统,魏苏将淳朴的古代闹得天翻地覆。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星际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苏 ┃ 配角: ┃ 其它:星网,异能,发家史
 
    第1章 穿越
    
    所谓世事无常不过如此,看着天空突如其来的一片暗黑,感受着脚下剧烈的震动,目光从那些骇人的裂缝中移开,魏苏叹了一口气,终于从觉醒异能的喜悦中清醒了过来。
    这是末世来临第二年,丧尸横行,动植物变异,人类生存困难,魏苏历经千难万险终于觉醒了植物异能,可还没等他大展身手,他所处的s区,居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天灾,即使是现在最厉害的三阶异能者,在这样的天灾面前也无能无力,更何况魏苏只不过是一个刚刚觉醒的初阶异能者,更是毫无反抗之力。
    可是魏苏不想认命,他努力使自己镇定,运用起之前一年中养成的逃生能力,借助体内微弱的异能力量,跨越身边一个个裂缝,朝着西方飞快地逃去,他的视力很好,能够清楚地看到西方的天空还是与之前无异的灰蓝色,原本十分恶心的颜色在现在的魏苏看来就是生命的色彩。
    快了,快了,只要再坚持就能逃出这里了,可就在这时,从天边落下一块巨石,恰巧砸在魏苏的后脑上,魏苏眼前一黑,就没了知觉。
    魏苏是被喧嚣的人声吵醒的,他意识还有些恍惚,一时分不清身处何地,恰听到身边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王郎中,您快来看看,魏家幺儿似乎醒了。”
    自从末世降临之后,魏苏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么饱含情绪的声音了,末世逐渐将人类的情感消磨干净,只剩下恐惧和想要生存下去的强烈愿望,他挣扎着睁开眼睛,久违的阳光十分刺眼,竟让他眼中泛起泪光来。
    待他慢慢适应了阳光,这才看清周围的情况来,几个大汉将他团团围住,脸上满是担忧以及……怜悯?他躺在地上,在他旁边正蹲着一个老者,正抓着他的手腕替他把脉。
    看到他睁开眼睛,老者叹了一口气:“魏家小儿,你身体太过虚弱,还是回去好好休养休养吧!至于这山里……”老者指了指身后连绵的山林,目露同情,“不要再去了,你二兄想必也不会愿意见你为了他冒险。”
    周围人光是精神状态就与末世的人不同,更别说他们的穿着打扮了,魏苏一时搞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只得沉默,暗地观察周围,见附近低矮的房屋,心中更是讶异,在末世之前,他也是看过网络小说的,难道他这是穿越了?
    心中纵有百般想法,魏苏脸上也是不动分毫。
    所幸周围的人都知道魏苏前些日子父母双亡,二兄又因进山打猎被野兽分食,很是能理解他此刻的感受,更有热心的汉子搀扶着魏苏,向着他家而去。
    魏苏一路沉默,却从周围人的言语中拼凑出了事情的经过,这具身体的父母几个月前去镇里贩卖今年收成的粮食,却不知何故惹怒了贵人,竟就这么一命呜呼了。魏家原本有三个儿子,但大郎几年前参军之后就再无消息,家中只剩下体弱的三郎和二郎。比起体弱的三郎,二郎的身体稍好些,但也比不过正常人,平日里都是埋头苦读,准备科举。遭逢此大难,家中粮食所剩无多,只得铤而走险去山中打猎,可惜只剩下一件血衣,尸骨无存。
    魏家三郎听到这个消息,奋不顾身地进入山林之中,可惜的是,自己也一命呜呼了,而魏苏恰巧这个时候附身在了魏家三郎的身上,又恰逢村中壮汉组织进入山中狩猎打打牙祭,幸而他走得不远,被众人抬了回来。
    “魏三郎,你也太大胆了些,你从小体弱,山林岂是你能去的地方?你阿父阿母俱已不在,你大兄失踪,二兄又……”说话的人正是魏苏清醒时看到的第一人,也是魏家的邻居,与魏父关系不错,因此平日里就对魏家三郎多有照拂,“你还需保重身体,将魏家传下去。”
    说话间已然到了魏家,魏家并不大,只两间简陋的砖瓦屋,可以想象之前魏家四口人日子的艰难。
    不过魏苏在末日已经过惯了颠沛流离的苦日子,能够有这么一座房子遮风挡雨已经是难得的事情了。
    那些壮汉将魏苏送回魏家之后就纷纷回去了,他们在山中也是打了一些猎物的,忙着回去让自家的婆娘加工加工,尝尝肉味,只有之前与魏苏说话的邻居王虎留了下来。
    看着魏苏只呆呆地站在原地,王虎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瘦弱的肩膀,安慰道:“三郎,你也不要太过伤心,想必你父母和二兄也不会愿意见你如此难过。”说着,将手中提着的肉分了一块给魏苏,“你好好补补身体,不要多想。”
    说完这些,不等魏苏拒绝,就将魏苏按坐在床上,回家去了。
    魏苏此刻还有些呆愣,无法从这一连串的事情中反映过来,坐在简陋的木床上环顾四周,从摇摇欲坠的屋顶到地面破旧的木桶,一处都没有放过,看着看着,魏苏脸上忽的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来,能够离开末世实在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即使一贫如洗,也可以创造不一样的未来。
    不过想到已经惨死的魏家三郎,魏苏叹了一口气,即使经历了人间地狱般的末世,魏苏的心也没有完全冷透,伸手抓起铺陈在床边木质柜子上的血衣,魏苏犹豫了一下打开柜子,打量了一番里面的东西,最后挑选出了身量最小的那几件衣物。
    这些衣物与魏苏的身量相当,明显是之前魏三的,魏苏留下两件最新的,其他的与那件血衣并屋内零散的纸钱收拾在一起,放在屋内唯一的一个篮子里。
    做完这些,魏苏倚在墙边喘了口粗气,这具身体的素质实在太差,只做了这么些事就累得不行,或许是因为魏三郎先前在山林里待了许久的缘故,魏苏只觉得饿得胃痛。
    无奈之下,魏苏放下手中的事情,走进了魏家的厨房,勉强将王虎留下的兔子肉剥皮洗净切成条状。魏家的厨房与主屋相连,里面空荡荡的,魏苏只能找到一些粗盐以及被藏在灶台地下的猪油。
    在末世之前,魏苏对吃是十分讲究的,不过经过末世的摧残之后,他也不嫌弃这里的寒酸,但是在用盐腌制兔肉的时候,他心中不免生出一种想要寻找各色调料的想法,这也不急在一时,他现在首要难题是如何填饱自己的肚子。猪油下锅烧热,这里的锅并不是魏苏以前用的铁锅,而是一种形状类似鼎的器具。
    不停翻炒被腌制好的兔肉,等兔肉上泛出诱人的金黄色,魏苏不由吞吞口水,迅速将爆炒的兔肉盛进碗里,夹起一块尝了一口。
    入口的那一刻,鲜、香等感觉从舌尖传到了魏苏的心口,虽然没有其它的调味料,器具也不怎么趁手,但兔肉的味道也是好极了。魏苏双眼微弯,心中涌出一股热潮,再度夹了一块兔肉,不若之前的狼吞虎咽,反而细细品味起来,他已经许久未曾吃过这么新鲜美味的食物了。
    吃光一盘兔肉只用了一刻钟,魏苏坐在门前晒着太阳,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觉得人生意义不过如此了罢。阳光刺眼,魏苏坐在那里想了很多,想到末世来临时的仓皇失措,想到被丧尸追的时候的东奔西逃,再想到觉醒异能时那种喜极而泣的感动……
    想到这里,魏苏只觉得胸口微微发烫,四肢百骸被一种温暖的力量充斥着,这种感觉与他觉醒异能时一模一样。
    魏苏立即坐直了,摊开右手深吸了一口气,在魏苏的灼灼目光之下,魏苏的右手掌心慢慢长出一颗小苗,那棵小苗不过五厘米长,在魏苏的注视下似乎有些害羞地抖了抖叶子,阳光照射下,呈现出一种翠绿的色泽来。
    魏苏状似冷静,其实整个人有些呆了,原本穿越到这里,他就以为是上天恩赐了,没想到他竟然能够带着异能穿越,魏苏握紧手,既然这样,他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下去呢?
    但是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先办好魏家二郎和三郎的后事,魏苏带着准备好的竹篮,朝着魏家村的坟地而去,魏家村的坟地离后山并不远,魏苏被村里壮汉带回来的时候虽然心神有些恍惚,但在末世养成的习惯让他将周围的情况尽收眼底,坟地也是那时发现的。
    路过王虎家时,恰巧王虎的媳妇收衣服,一眼就瞧见了魏苏篮子里的东西,她脸上露出几分不忍,开口道:“三郎,你等等。”说着,脚步不停向屋内走去,等她再出来,手中抱着一罐酒,“让你爹尝尝酒味,有什么困难你跟婶子和虎叔说,不要憋在心里。”
    魏苏的目光在王婶打着补丁的外裙上一扫而过,最后落在她充满了担忧的双眼上,魏苏嘴角弯了弯:“谢谢王婶,有事我一定和您说。”
    见魏苏不再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王婶也略略放下心来,拍拍魏苏的肩膀:“去吧。”
    
    第2章 种花
    
    魏苏虽然知道坟地的位置,但魏家爹娘具体葬在哪他是不知道的,幸而现在并不是清明,前来上坟的人也不是很多,让他有时间一个个找过去。
    魏家爹娘的新坟并不难找,当魏苏站在他们坟前时,一股强烈的悲伤从他的心中涌起,魏苏知道那是这具身体残留的感情,前世他无父无母更没有什么亲人,但这一刻却对魏三郎的悲伤感同身受。
    他跪在魏家爹娘的墓前,情真意切地给他们磕了三个头:“占据魏三郎的身体虽然不是我主动的,但我却从这件事中获得了莫大的好处。我保证,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寻找魏家大郎以及生死不明的二郎,希望你们能够安心。”
    祭拜完魏家爹娘,魏苏在魏家爹娘的坟墓边上挖了一个新坑将魏三郎的衣物埋了下去,看着那件血衣,魏苏犹豫了片刻与魏三郎的衣物放在了一起。
    垒出一个小坑,魏苏情绪低落:“希望三郎你下辈子都能投个好胎,不用再感受这些悲痛了。”
    光秃秃的坟墓看上去十分寂寞,魏苏小心翼翼地将边上一株顶端顶着一朵白色花骨朵的植株移植到了三郎的坟墓上,或许是觉醒了植物异能的关系,魏苏福至心灵地将手掌放在花骨朵上,身体里的异能不断向着花骨朵上涌去。
    太阳已经快要下山,在温和的残阳照耀下,花骨朵在魏苏的掌心中慢慢绽放,待花朵完全盛开的那一刻,魏苏全身脱力,差点跌倒在地,他的异能刚刚觉醒,只能支撑这朵花的能量,不过看着盛放的花朵,魏苏的嘴角翘了翘。
    待魏苏收拾好回家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他步伐虚晃,带着篮子慢悠悠地朝着魏家而去,在他身后,小小的坟头上,白色的花朵摇曳生姿。
    魏苏走得很慢,路边的景色尽收眼底,来时十分匆忙,竟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景色这么美,走过坟地路过田园的时候,魏苏的目光落在路边那一簇簇旺盛的蔷薇花上,或许是因为异能的关系,他对这些植物有发自内心的喜爱之意,想到光秃秃的院子,魏苏计上心头,用之前刨坑所用的工具挖了几株蔷薇花加上边上的野月季,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魏苏回到家时,恰逢王婶拿着饼出门,看到魏苏,王婶大喜,直接将手中的饼塞到了他的手中,和之前王虎送肉似的头也不回地进屋了。
    晚风微凉,魏苏的心却像篮子中的饼一样热乎乎的,原来人与人之间并不像末世那样冰冷,即使是末世不也是环境逼得人那样吗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就着冷水吃完一块饼之后,魏苏的体力恢复地差不多了,扛起出头就来到屋子外面那圈木质篱笆边上,这篱笆应该还是魏父在的时候建的,虽然是木头做的但十分结实,魏苏将之前移植过来的蔷薇种在了篱笆外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