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重生之逆行者 作者:九令羽

字体:[ ]

 
文案
在末世,平安度过一段时间对大多数人都是奢侈的,更别提寿终正寝。而对于白予漠来说,那只是与日俱增的厌烦无趣。
 
当他那在无数人眼中辉煌地需要仰望的人生结束后,白予漠也只感觉到了解脱。
谁知道,那并不是解脱而是新的开始?!
 
这一次,白予漠不想再按照前世的生活足迹过活,他需要的——从来都是挑战!
 
你说向左走是“逢生”,那他就偏向右走选“绝处”。
 
于是,逆行了的人,会有怎样被逆转的人生?
【本文直掰弯、主攻、不喜圣母、文风黑萌、前期慢热】
 
 
本文又名
【每天想着掰弯的男神竟然试图掰弯我】
【逆行到最后连性向都逆得彻底怎么破】
【大家都说我萌其实我是黑萌】
 
内容标签:强强 重生 末世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予漠、风从云 ┃ 配角:顾儒顾芸、米小菲、涂玉、古子俊 ┃ 其它:主攻、直掰弯、1v1
==================
 
☆、回归
 
  “怪只怪你知道的太多了。”
  白予漠从没想过他还有再次睁眼的时候,更别说一睁眼就看了一个已经不存在这个世上的人?
  听着眼前人说出的熟悉的对白,白予漠轻轻挑起眉梢,转头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处的环境,稍稍回忆了一下,吐出自己说过一遍的话来,“就凭你们5个人?”
  卢镀额头青筋一跳,深吸一口气,轻笑出声,“白予漠,搞清楚状况。你现在还有多少实力?”
  握住手中的枪,卢镀指着白予漠的脑袋,又走上前几步,意有所指地嗤笑道,“刚刚你酒喝的可是不少……”
  白予漠握了握拳,有些使不上力气。
  不用怀疑,刚刚在那个所谓庆功宴上,他喝的酒都是被下了料的。由于那些酒,他看起来尤其虚弱,却被误以为不胜酒力,所以由5个“好”队友一路“护送”回家。而此时,他待的地方是一条仅有几个路灯,和两辆车的山路。
  再次转头扫了一遍包围住自己的5个人,白予漠转了转手腕,低头垂下眼帘。昏黄的路灯下,白予漠的轮廓明灭不清,显得高深莫测。
  “砰。”
  卢镀望着这样的白予漠,心下莫名升起一阵不安,不受控制地就开了枪。
  “竟然一块跟过来了。”
  这时,白予漠抬起了头,轻声念叨了一句,只有他自己听得清。然后像是没听到枪响似的,除了中间多了一个歪头的动作外,白予漠始终径直向前走着。
  卢镀看着向自己渐渐逼近的白予漠,即使他手无寸铁,还被下了药失去了力气,但自己就是恐慌地无以复加,心脏也一个劲地狂跳。手指连连扣下枪环,白予漠却依旧在向自己走来,毫无影响,并且——安然无恙。
  “啊!”卢镀压抑地低叫了一声,一边后退,一边继续开枪。对着看呆了的其他四人吼道,“看屁啊!快开枪!!”
  其他四人听到后,才想起来今天来的目的,连忙调整站位,对着白予漠开枪。
  白予漠望着身边完全可以看得见运动轨迹的子弹,微微调整身体方向和幅度就轻易躲了过去数枚,唇角勾起讽刺的弧度,“怎么,少了我的教导,你们的水平一下子就成了这样?”
  “玩够了。”白予漠低声自语,看了看周围不依不饶发出的子弹,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扫了一眼5个人,恶劣地笑道,“你们还是去死吧。”
  还不等5个人作出反应,一阵强风突然从白予漠的身上席卷而来,把子弹全部高速吹向了他们各自的身上还不够。一道道如利刃的风不断划破他们的皮肤,瞬间,血腥味刺鼻地弥漫在空气中。
  连惨叫都没响起几秒,5个人就面目全非地倒在了地上,再无生气。
  望着地上的惨状,白予漠捏起拳头,不爽地皱起眉头来,“啧,只剩下3级了……”
  说罢,白予漠转身向山下走去。
  而他走了没多远,几道惊雷划破天际,直直地落在5具尸体所在的树林间。
  大火……足以掩盖一切。即使,他并不需要掩盖。
 
☆、不再牵扯
 
  白予漠行走在山路上,依稀可以感受到身后翻涌的热浪。由于入了深秋,树木更加易燃,热浪还有迅速蔓延开来的趋势。无数的动物、草木还有住在这附近的人都会为这场大火无辜付出代价。
  不过那些也都和他无关,尽管大火由他而起。
  白予漠不禁想了一想,反正等一个月之后,这座山会变得堪比炼狱,还不如借这场大火毁个干脆算了。
  那样,它们最后留在这世上的也是美好的……
  白予漠不禁露出一个孩子恶作剧般的微笑,转身看向身后不断翻滚的大火,张开双臂抬头望天,脸上露出病态的陶醉的笑。几道轰鸣的雷落在了大火还未蔓延到的地方,深沉的夜色中,大火慢慢映红了整座山。
  而始作俑者早已像个没事人一样,走到了市区。
  一进市区,那久违的繁华嘈杂就扑面而来,白予漠有些不适应地皱了皱眉。
  他不知道有没有人和他一样有重获一次的机会,但他肯定的是,只要是在末世生活过别说80年了,哪怕只有1年,再回归他眼前这个奢靡的大都市,都会——感受到强烈的冲击力,充满了暴戾气息!
  没错,末世。白予漠在末世过了80年麻木平淡的生活后,本以为终于可以解脱了。没想到,TMD又让他再来一次?!
  想到这里,白予漠脸上的肌肉堪称扭曲。
  只要一想到以后又要过上不断杀戮、不断抢夺的生活,所见的天空永远灰暗无边,所嗅的空气永远腐朽恶臭,所处的世界永远残破毫无色彩。身边陪伴的人永远不变,并且充斥着尔虞我诈……
  白予漠低头看着地面,恨不得看出个窟窿出来,死死咬牙,捏紧了拳,怎么办……好想杀人!
  “喂!你还好吗?”一道温柔甜美的女声突然传入白予漠耳中,稍稍唤醒了白予漠残存不多的理智。
  感觉声音有些透着陌生的熟悉,白予漠抬起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人——卡其色风衣包裹着她有些瘦弱的身躯,洗的泛白的牛仔裤,搭配一双白色运动鞋。穿的普通至极,偏偏穿它们的主人有着一张让人看了就不会忘记的绝美脸蛋。
  纤细的长眉因为担心微微皱起,漂亮的大眼睛闪烁着水润的光泽,挺翘的琼鼻,嫣红的唇瓣,怎么看怎么惹人怜爱。
  白予漠却是厌恶地嗤笑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胡雪雪!他怎么会忘记他的枕边人呢?即使现在的她皮肤细嫩光亮,不再是日后年老了那般黯淡丑陋,他对她的厌恶也不会减少哪怕一点。
  “啊?”胡雪雪被白予漠毫不掩饰的敌意吓了一跳,也对他突如其来的质问有些莫名,但还是笑笑回答道,“我工作的地方在这附近,刚刚下班。”
  所以——上辈子会恰巧救了自己吗?
  白予漠前世没有异能,所以被下了药之后对上5个人的围攻,就算最后突围,也还是付出了身中数枪的代价。
  那时他杀死了四人,伤了一人,开着他们的车一路逃到了市区。似乎也是在这个地方,他弃车正准备逃跑,却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正当他准备躺在地上等死的时候,胡雪雪出现了,然后,仿佛理所当然地,她把他带回了家,救了他。
  毕竟,她是一个护士。
  也是因此,他们才会有了之后的牵扯。
  但是现在,他不想继续这样了。那样的牵扯,本来就不该存在。
  想到了这里,白予漠就干脆地迈步向前,擦肩越过胡雪雪。
  胡雪雪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陌生人擦肩而过的瞬间,她的心一下子就有种被揪紧了的感觉,连忙转身喊住了白予漠。
  闻声,白予漠犹豫了会,还是转过了身。望着胡雪雪现今还是单纯的眉眼,呼出一口气,他开口提醒了一句,“接下来的一个月,备好粮躲在家里。”
  之后也不管胡雪雪再问了什么,信或是不信,白予漠也都不去在意了。他已经把对胡雪雪仅存不多的感情全部还给了她……
  下面的时间,他要全部奉献给他自己蠢蠢欲动的心脏——渴望着血腥和黑暗。
 
☆、刀尖舔血
 
  不似前世,白予漠单养伤就花了近一个月,等到伤养的差不多了,末世也彻底来了。而由于一直卧病在家,外界那些由于感染病毒到处咬人、已经有了初期丧尸特征的病人也就没机会被白予漠见到,更别提引起他内心的警惕了。
  所以末世彻底来的时候,白予漠简直措手不及,应对那些突发状况时堪称狼狈。
  但现在不一样了。
  白予漠在心底默默念着,不急不慢地从B市的街头走到巷尾,用眼睛把B市的路线分布图记在脑中,尤其是其中的各家超市、医院。
  末世最重要的无非也就这两样了——食物、药品。
  B市虽说不大,但也不小,要想走完总得花些时间。但白予漠就像魔怔了似的,一点也不停歇地始终走着,不吃不喝,也是多亏了随他而来的异能,让他本就强悍的体质更强了些,不然这么走下去他绝对会晕厥。因为,他已经走了十天了……
  白予漠的外貌绝对是俊逸的,但因为十天都不打理,显得有些颓废和不修篇幅。一身黑色的休闲服因沾染了灰尘脏兮兮的,光洁的下巴上冒出了扎人的细密胡渣,那双狭长而泛着冷漠的眼眸中也泛着血丝,但由于五官过于精致完美,却是又有种惑人的成熟韵味。
  不过这种韵味,风从云是半点都体会不到的,洁癖的他只想把那个流浪汉丢到河里好好洗一遍!
  “停停!你丫给我停停!”风从云避若蛇蝎地站在白予漠三米远的地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里的警棍。要不是白予漠的行为过于诡异,引起民众的恐慌进而举报,同事又都有事。风从云也不至于在他休假的大晚上跑出来管这档子闲事。
  白予漠听到呼喊声,望向声源处,是个身穿警服的警察,只是那衣服穿得袖扣、纽扣都没扣好,随意地完全没有半点警察该有的严谨气质。心下觉得有些好笑,正巧他这时道路都摸清了,也就停下来了。双手环胸懒洋洋地站在原地,挑挑眉梢问道,“叫我?”
  “就是你。你行为过于诡异,一直不停走动,被民众举报了。识相地快停止这种行为,不然我只能请你去喝点茶了。”风从云依旧站得远远的,眼神也到处乱飘,就是不往白予漠那里瞟,似乎看一眼就会弄脏自己。
  白予漠也不在意风从云不太好的语气,也不觉得生气。末世不管让人多生气的事情他都经历过,现在这点事根本就不算事。于是点点头,“好的。”接着又继续走了起来。
  “哎!你丫不是应了吗?怎么还走啊!”风从云本以为白予漠是个硬茬,很难应付,没想到他一下子就同意他的要求了,只是好像在耍自己?
  白予漠有些哭笑不得,无奈道,“我说,我总得回家吧?让我一直待在原地?”
  风从云叹了口气,绕到白予漠另一边,嫌弃地说道,“你跟我先回去吧,但说好不许碰到我和我的衣服。”
  白予漠做了个“OK”的手势,双手插兜,慢悠悠地跟在了风从云的后面。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10天都不做停歇地走动是有些偏激了,只是他刚刚重生,心情实在有种说不出的压抑,不管之后作何打算,他都需要一种发泄情绪的途径。这么只是走一走已经很正常了,至少他没做出清空超市的事情来。而显而易见地,这么走动着确实有点作用,他感觉内心已经平和了很多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