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最苦不过下堂夫+番外 作者:轻微崽子(上)

字体:[ ]

 
文案
 
是个轻松的穿越故事,脑洞很坑,因为大背景依然是架空东方古代,虽然有穿越和宇宙的一部分线索内容,整体故事还是发生在古代这样,所以应该还是古耽。
还是年下,五百多岁的受和不到三十岁的攻,具体二十号大家就造啦。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是个蛮奇怪的故事就是了,强强,腹黑成熟诱受VS脑回路简单的暴力帝王攻,有生子情节
 
天生我才少年将军冷心冷性,传闻他很正直。
凄苦自立市井草根殷勤嬉笑,传闻他很风骚。
一个心性未定找人解解闷,恰逢走投无路忽悠至前线一下堂夫。
一个偷摸坑骗滑头被人欺,巧遇护他怜他扶摇直上小将军。
忍无可忍踏上逃亡路的煮夫,被命运推向辽阔的星辰与大海(误),行扭转乾坤之举(大误)。
最初,他只是想养个儿子谈个恋爱开个饭馆啊!为什么九死一生还成了武林高手(摊手)
该文地图辽阔,有江湖有朝堂有怪兽,在热血历险中寻找真爱
此文狗血,慎入
 
内容标签:年下 豪门世家 甜文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茅小飞和他的山鸡们 ┃ 配角:公西钰;言宁荣;穆参商;公西煊;傅冬;金沈等(排名不分先后) ┃ 其它:被休以后也要自强不息地做个好杂役
==================
 
  ☆、一
 
  
  晚秋的天儿,说冷不冷的。自有锦衣裘服的贵公子哥儿,再大的风也受得。也有那破庙中无处避身的乞儿冻死横尸,不知什么时候就被野狗叼去。
  一条深巷中,偏门,踹出来团黑色的影子。不仔细了眼看,还以为是团麻袋,只因那人身上穿的衣服太破。
  “他大爷的,一晚都等不得!”被扔出来的人冲上去就要给门里那狗眼看人低的家丁飞起一脚。
  门“砰”地一声关死,碰在茅小飞的鼻子上,鼻腔里顿时涌起一股热意,醒目的两道红从茅小飞人中落下。
  又是一顿叫骂,只容得一个人过的窄门岿然不动,任凭茅小飞怎么骂,始终板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
  茅小飞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上南的天真是冷啊。呼出口的白气,在今年尚未下过雪的冷空气里缓慢地升腾、散去。
  想来想去,茅小飞凭着大半年前的记忆,弯腰吃力地捡起地上那点不多的东西。其中有一枝碧玉的簪子,断成两截。他把所有东西都用被扯开的那块包袱布重新包好,碧玉的簪颜色翠亮,最早投入茅小飞的眼睛,他却一直绕开。
  腰弯久了,累得很。
  茅小飞直起身,抹了一把汗。
  才二十六的人呢,就像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儿,怪道都说人到七十古来稀。一丝凉意沾到茅小飞宽宽的额头上,朦胧的记忆让他忽然又弯下腰,那佝偻的身影,被窄门下两盏随风而舞的灯笼那点微光摇撼着,竟有些摇摇欲坠的意味。
  茅小飞冷冰冰的手指终于还是碰到那碧玉簪,心说虽然断了,总可以换点银子,管他多少呢,好歹是有。可惜了,那些锦衣翠绕的日子,就算是一场梦,也他娘的醒得太快了。
  玉簪断口毫不留情地戳破这干活惯了的粗役纹路纠结的掌心,那一丝丝痛算不得什么,茅小飞连眉头也不多蹙一下,连忙起身快步走了。
  这边厢,上南最繁华的一条街,在河边。再冷的天,也架不住容色天香的美人在怀。
  “喝喝喝,今儿高兴,都算本王的。去,三儿,给外头说一声,今晚梨春坊所有的酒钱,都算在本王账上。”
  一旁个嫩青葱似的小厮得令,昂首阔步地走了出去传话。
  一人歪在榻上,长袍下头,竟是一条光溜溜的腿垂在榻外,他手里一个酒壶,抬起了头,伸长脖子,就嘴儿去接。
  “爷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呐,不叫奴家伺候,奴家这心都碎了。”娇滴滴的嗓音道是谁家姑娘,王爷的大手朝外一揽,把人牢牢往怀里锁住,本要碰到冷冰冰的酒壶嘴,就这么换成了软绵绵温热热的人嘴。
  事儿是前几日发生的,整个上南城都知道,要说全了,那是去年底,南边的外邦,叫做庆细的一个蛮族,送来一个王子,要跟北边的上齐联姻,求娶一人。
  此事本属平常,然则恼人之处在于,那王子要求娶的不是女子,而是上齐太|祖皇帝亲自赐封的异姓王。如今□□皇帝死了早八百年,异姓王家也换了九代传人,传到这一辈,安阳王,唤作言宁荣,是个他太奶奶疼到心窝窝里的宝贝儿,字慈茂。
  言宁荣在上齐,也是出门横着走的一号人物,尤其上南城,谁家也不敢惹他。都说言家的福气享到这一辈儿,也算完了。却为什么这么说呢?只因言宁荣不喜女子,身边的伴儿换了一个又一个,也不见他与女子相亲过。言家老太太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甚至亲自跪上宫中,请皇帝下令让他戍边,戍边五年,言小爷除了晒黑了点儿,抱着个十三岁的马夫,招摇过市,不仅没收性子,反闹得满上南都知道,他要和个男的搁一个被窝里,就这么一辈子。
  这也是三年前上齐皇宫一件不大不小的丑事,谁知道闹开后,把言宁荣宠上天的当朝皇帝下了一道旨,说男女本为天地同生,混沌造化。没道理只准男女成亲,男的和男的就不成。
  于是丑事变铁律,反开了上齐男子成亲的先例。
  被言家老太罚跪祖祠已经半个月没开过荤的言宁荣,这下出来还不闹腾,头一件事一定是把那男媳妇领回家拜天地。
  谁知过了半年,还没半点信儿,当时上南城中已有数十人娶了男子为妻,最先闹出事来的安阳王却没丝毫动静。
  再过了半年,马夫出城,背了特大一个包袱,城门口不让过,非得打开看。这一看不得了,竟是足金一尊半人高的佛像。
  一守卫惊道:“这不是,安阳王的人吗?半年前安阳王还抱在马前坐着那个……”
  一时间众人交头接耳。
  马夫面红耳赤,闷葫芦似的不吭声,只是眼圈儿发红。
  又小半个时辰,去的人回来,乜眼瞥那垂头丧气的马夫,背书似的念道:“安阳王说了,既已经带出来,就当这大半年伺候他的苦劳,赏了。”
  “给我!”马夫愤愤去抓包佛像的那匹花布。
  在众守城将惊诧怀疑的眼神里,才十四岁的少年一步一顿地牵着一匹老马,老马背上一尊摇摇欲坠的佛像,从巨大的朱门里出去,随城外来来去去的人潮,走得没影儿。
  老守城兵闭眼抽着他的水烟,蒸云腾雾中摇晃脑袋:“啧啧,年轻人喂,这年头……”
  像这样让人唏嘘的事发生在安阳王身上,在所难免。一回二回还有人议论,三回四回连弹劾他的御史大臣都被皇帝一顿二十杖打出朱雀台,谁也不敢再议。
  更印证了坊间传言:皇帝不就明摆着等言家断子绝孙么。
  言宁荣是言家独子,父亲战死,唯一的男丁,喜欢男的。
  除非过了二十的坎儿,安阳王还能动女人的心思,才可能有所转圜。至于老太太满上齐为安阳王甄选王妃的事,只持续了半个月,按下不提。等到庆细的王子来求娶安阳王,言家才彻底急了,就说无论你娶个什么,把亲成了,不去南边给人做男媳妇,什么都好。
  于是不知是向蛮族示威,还是王八对了绿豆眼,总之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言宁荣,选了个毫不起眼的伙夫。
  茅小飞就是这个伙夫。
  搁这儿,茅小飞被赶出安阳王府,得从前几日说起。三日前快到午膳的时候,还穿着一身体面的王夫服,闲散地坐在堂子里喝茶,管家提醒茅小飞注意仪容的声音都不敢比蚊子更大。
  茅小飞不耐烦地摆手,派出去瞧言宁荣的家丁在日头从头顶西斜时总算汗流浃背地跑回来,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大声回报:“报!王爷今儿午膳在外头用了,叫王妃不必等了。”
  这王夫是外头的叫法,毕竟上齐人实在没法把茅小飞这个糙汉子喊成王妃。
  不过府里头的管家,硬是下了死命令,说茅小飞既然是让安阳王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抬过来的,拜过天地,敬过祖宗,发誓要守三从四德,还给皇帝磕了头,领了一本后宫中诸嫔妃传阅的“妃子德”,理所应当被称为王妃。
  茅小飞是没意见,叫什么都一样。
  反正从嫁给安阳王的第一天开始,茅小飞就知道,会有眼下的这一天。
  就在那个午后,用完膳照例在远里树下午睡的茅小飞,忽然被人摇醒,一肚子火还没来得及发,就莫名其妙被人给休了。
  就像他被抓壮丁选到言宁荣跟前时一样莫名其妙,能被同一个人连耍两次,再卑微的人,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自尊也足以将他焚尽。
  眼下。
  穿街走巷总算找到了一排旧篱笆,在上南城南面,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矮矮民居。这会已俱熄了灯,要不是门边篱笆上,还挂着茅小飞上次回来挂的一个王八壳,他也认不出。
  茅小飞手指头一拨弄,王八壳飞快打了个转,晃动中在篱笆上撞得从中断成两半。
  “干爹!”
  刚叫了一声,里头灯就亮了。
  茅小飞不再叫。
  片刻后,门中露出一张胡子拉碴的脸来,黑黝黝的一张脸警惕地看了茅小飞半晌,茅小飞感觉那目光已经把他提起来,从头到脚拧了个干巴,免得弄脏屋子。
  堂中一个披衣出来的女人,斜倚在通往卧房的门框上,里头就一小兜兜。
  “把衣服穿好!成什么样子!”茅小飞的干爹一看就火了。 
  女人笑扭着身走过来,挨着桌坐下,将外袍拢了拢,堪堪遮住胸口,涮杯,倒出一杯茶,自己先喝了,把喝过的杯,给熊一样的大汉倒了一杯,推到他眼皮子底下。
  干爹气这才顺了,喝了一口,算这事过去。
  “算日子你也该回来了,就不知道具体是哪天,不过也是没想到。堂堂安阳王府,休妻就让你这个样子回来。”
  “是呀,这年头休妻的本来就不多,就算是告到官府去,你没有过错,夫家要叫你出门,也要赔一大笔钱的。”女人意味深长地抿嘴笑了起来,“想不到。干儿子,你包袱里该不是揣着大额的银票,外头下雨,这也该拿出来铺平晒晒仔细,紧着别弄花了钱庄不认账,干娘替你收着,这也不算什么事。”说着女人便起身,去开茅小飞进门搁在柜上的布包,懒洋洋的腔调带着笑:“总归嫁是嫁,将来还是得娶媳妇,当是本钱……”
  尖尖细细的嗓音戛然而止,茅小飞刚端起茶杯喝到一半,心知要遭,赶紧把剩下半杯冷茶吞下去,呛得直咳嗽。
  “你个小王八羔子,带着你的钱去睡吧,没得好床好铺给你睡。干爹干娘叫得亲热,不是亲生的,就是不一样。还想借钱?赶紧找个地方投个好胎,下辈子穿金戴银享用不尽,咱们杀猪卖肉的,伺候不起你了。”门□□娘关的就一条窄缝,四个字儿从茅小飞干娘的伶牙俐齿间蹦出来,又挤出那扇门,兜头就盖在茅小飞的脑门上,把他砸个七荤八素:“王!妃!娘!娘!”
  茅小飞一晚上没吃东西,饿得坐在地上半晌,才站起来,拍了拍旧粗布袍屁股上的泥水。他打主意要不然在干爹门外檐下凑合一晚,反正小时候也常常不让进去。谁知道他才有点睡意,滚烫的一盆水泼出来,那一下又是惊又是疼,等茅小飞回过神来,门早已关死。
  茅小飞总算想明白了:年前言宁荣为什么要重复管家说过的那句,无父无母的孤儿?
  管家回的那一句殷勤的,谄媚的是是,又是什么意思。
  他站起来,把断成两截、货真价实的玉簪又拿出来,没法子,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还留什么念想,发青天白日大梦还想重当一回王妃不成?
  寂静的夜晚,两个耳刮子抽得茅小飞眼睛里浸满了泪,流在脸上,也只觉得是雨。整个人都被打得通体畅快,舌尖顶了顶不知因为冷还是疼变得麻木的腮帮,茅小飞朝着城西缓慢地走,那里有彻夜不打烊的旅店,还有热滚滚的羊杂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