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乱世男妃[穿越]+番外 作者:琉璃美人煞(上)

字体:[ ]

 
文案:
赵毅风得高人算命,命里有“美人煞”,无缘桃花,和女子在一起有丧命危险。以致一十有七了还没成家,急坏了他爹妈。
于是,他爹给他来了一场选秀,帮他选妃,还是男妃。
江玉树迷糊穿越,遇上选秀,好运中选,被迫‘嫁’给他。
本以为“美人煞”的命格就这么定了,两人好好过就行。可当真相慢慢浮出水面,所谓的“美人煞”竟是阴谋和荒唐……
外冷内热霸气专一帝王攻
温润坚毅偶尔欢脱公子受 
Cp:赵毅风 X 江玉树
 
食用扫雷+作者寄语
1、 【本文架空,架空,架空,没有历史依据,谢绝考究。】主受,双洁,1v1。有生子,雷者跳!感谢各位天使一路深情守护,不离不弃。
2、作者逻辑死,不善权谋。偏爱乱世,侠骨柔情美。古风架空历史向,考究党速速撤退。【文风走向:卷一偏家宅,卷二走江湖,卷三主乱世,卷四主唯美。】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生子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玉树,赵毅风 ┃ 配角:赵清风,谢易牙,赵升天,西门日天,莫云,东方不羽,胆寒衣,华荷媚,况后四十六,第五赤眉。 ┃ 其它:神魂合一,穿越古今,架空历史,孤单(古耽)
======================================================
 
  第1章 穿越异世
 
课上,老教授正在讲心理理论,唾沫横飞,激情澎湃,口水毫不费力的飞到第一排学生的头上,惹来下坐学生的阵阵白眼。
    江玉树此刻一点都没听到,笔记也没做,满脑袋都是后面几个女同学在讨论《太子妃升职记》的内容:张芃芃怎么怎么美,九王多么多么帅,杨严好萌好萌,还有就是太子妃最后把男主抱上-床了……
    欢笑的声音在耳边晃荡,江玉树实在是听不下去,期盼着早点下课,回去睡一觉。昨晚研究论文熬夜转钟,现在又听这些东西,他是真的有点吃不消。整个班就他一个男生,每天听这些东西,他觉得自己性向都有问题了。
    奋力的摇了摇头,试图驱走那像毒一样的东西。
    老教授兴致好,女同学兴致也好,就江玉树兴致不好。
    ——他困,他累,他只想睡。
    江玉树回到宿舍,仰头一倒,睡的舒坦。
    再醒来,睁眼一瞬,吓怔一刻。
    ——榻边樱花,名家泼墨,屋内奇珍,檀木桌椅。最重要的是这张床不是他的,这床很是华美宽大,透明的纱在屋中轻晃,增加了朦胧的美感。
    这……这……
    不!是!现!代!
    他以为自己梦游,急忙撩了帐纱,却不想入眼的是两个俏丽的姑娘,两姑娘满脸焦灼走来。
    两姑娘看江玉树呆愣的神态,对望一眼,莫名其妙。年长的姑娘最先开口:“公子你怎么了?是不是睡糊涂了?快些穿衣,宫里催的厉害,选秀时辰快到了。”
    江玉树瞄了眼眼前的女子,没听清:“你说什么?选秀?都什么年代了,还选秀,现在都是一夫一妻制。”
    两姑娘呆了许久,觉得奇怪,听不懂江玉树口里的一夫一妻,本着伺候人的本分,“公子,快穿衣,外面车马都准备好了,就等公子。”
    江玉树听着两姑娘一口一个公子,终于有点明白,不理两人急催,倒床补眠。
    “公子……”
    “别烦!”
    两姑娘噤声,室内安静。
    假的,假的!梦游,梦游!这不是真的,不是的。再回首,一切如旧。
    江玉树有些不安,指着眼前穿绿衣服的姑娘就开始发问。
    “你是谁?”
    “啊?公子,你不认得奴婢了吗?奴婢是春浓,是您贴身伺候打理的。”女子一脸吃惊,忙忙跪下。
    “春浓,春浓……,那她呢?”说完手指了指年纪小的女子。
    “奴婢香浓,也是公子贴身伺候的。公子,您怎么了,是不是病糊涂了?”
    春浓,香浓……,江玉树默念。见两姑娘跪在地上,低头匍匐。趁其不查,环看一周。
    “这是哪?”
    春浓一听,抬头吃惊的看着江玉树,“公子,您没事吧?要不要请医正瞧瞧?”
    江玉树大惊,这自己在哪都不知道,请医正一瞧,说些昏话,什么妖魅附体,岂不是要处以火焚之刑。
    “你快说了!”
    春浓还是好奇,老觉得不正常,可自己是下人,不敢置喙,躬身回道:“公子,您在抚国公府。”
    “抚国公府!”原来真穿了,天煞的。
    江玉树眼尖,看到了姑娘的好奇,只怕她是怀疑了。
    “现在什么时候?”转念一想,这样问不对,古人说话不都是文言文,什么之乎者也的满嘴。就模拟着古人的语气,尽量白话,不显得别扭:“敢问姑娘,现在是何年日?”
    现世学文,何其有用!玩文字,他擅长。
    春浓,香浓一听江玉树说姑娘,忙忙低头,诚惶诚恐。“公子,现在是天倾天历四年春,三月。”
    江玉树一阵诧异——天倾?脑中飞转:先秦,战国,殷商,西周,汉,唐,宋,元,明,清。尽量一个个搜索,结果一个都对不上。
    去他的,敢情被架空了,好歹给我个我知道的时代,哪怕原始社会也行!
    两姑娘见江玉树发愣,轻唤了两声。
    江玉树回神儿,冲着姑娘笑笑,心里想着自己见到的这两姑娘最多十三四岁,又唤自己公子,看来还是身份尊贵的人。确定打好关系,不能让人看出反常。就开始扯谎:“将才深坠梦魇,呓语不断,着实糊涂,吓着你们了。”
    壮哉!我大汉语。
    两姑娘看自家公子安抚,顾念身份,不敢接受,连连应声:“公子客气,折煞了。”
    江玉树下榻虚扶了人,一阵眩晕,定神后,又环看了一眼房间,确定这不是自己的穷酸宿舍。上下打量一番,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高度是有,可就是气息不稳,虚乏头晕的厉害。揉了揉,“好晕!”
    春浓性子活泼,脆声回:“公子自小身子虚,前几日感染风寒,病了好久,能不晕吗?”说完,端了补气的药来。
    江玉树一看,黑乎乎的一片,自己一来就要喝药,简直没天理,眉毛深皱,一脸的不愿。神思在外,想着自己前一刻还是一力壮小伙,八块小腹肌,如今这糟心的身子,一来就要喝药,简直逆天!
    春浓瞧着他似是不愿,当即劝导:“公子,只是补气驱寒的药,您不用怕。”江玉树回神,盯着药,耐不住身子虚的厉害,头晕晕乎乎,顺手接过,一口饮了。心里苦啊:
    老天你不该这么对我,我前世清白,只爱倒腾文学,一没伤天,二没害理,三没娶妻。后世都不知,你好歹给我个好点的身子,这文文弱弱的像什么?
    江玉树喝完药后,感觉自己好了不少,踏实多了,又开始装样子套信息。问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个语言不对,惹人怀疑。最终在春浓,香浓的大致告知下,才知道一些有用信息。
    原来这是天倾国,自己是在抚国公府,今年十六,是嫡次子,名叫江玉树,上有祖母江顾氏,亲爹江天远,娘亲秋意箜。
    大哥江玉芝一母同胞,三弟江玉洛,四弟江玉峰,都是庶子,自己是王府的宝贝疙瘩,也是世子。自小体弱,几天前不小心染了风寒,近日才好。
    得知此番,他已知自己身处异空,思及现代繁华,灯红酒绿。无奈一叹:回去,怕是不容易了。
    在两姑娘的大致告知下,江玉树心里大致有了了解,心里也就安平了些,不像醒来时那么烦躁。
    待江玉树穿戴好了,两姑娘急慌慌的带着江玉树出了屋子。
    江玉树边走边记地形,待见着门口一大家子人。不免有点怕:
    一是自己第一次来这个陌生的时空,什么都不知道;
    二是一大家子人,一个不小心开口错了就是风波,惹人怀疑,说自己是魂灵撞体,又是一番折腾。指不定小命不保。
    江玉树估摸着年岁,看一群人的样貌。大致见过,行了礼,喊了人,也没有错,众人一应叮嘱劝导。江玉树一一拜别后,就在众家人的担心中上了马车,往皇宫中去了。
 
  第2章 选秀玉树
 
江玉树想着刚才大哥看自己时的担忧,祖母的关照,父亲的安慰,一阵温暖翻起,在心头荡漾,在异世得到这些,何其珍贵。
    马车行至官道,一路无趣。
    江玉树初来,不想自己一无所知,一个不小心触犯了这未知世界的规矩,小命不保,牵连那一众家人。
    也就试着融入,糅合灵识,无奈思绪混沌,身子似有两只灵魂撕咬一般,头痛欲裂。忍了忍,时间赶,无暇顾及了。定神一刻,心里好奇。
    “为何男子要去选秀?那本是女子的事,与男人有何干系?”
    春浓不加怀疑,笑的甜甜的回了,江玉树细理思绪后得知。
    ——原是当今陛下的大皇子赵毅风得高人算命,命里有一“美人煞”,只要和女子在一起就有丧命危险,此生与桃花无缘,与女子犯冲。
    大皇子赵毅风因着自己命数特别,本就冷僻的性子愈发沉默寡言,以致都一十有七了还没娶妻,急坏了皇后皇上,别的皇子世子这个年纪孩子都有了,也就赵毅风是个可怜的……
    皇帝痛心,却又格外优待大皇子。大笔一挥,一道圣旨昭告天下,让各府里送一嫡子,不论长次,以选秀名义入宫,给大皇子选妃。
    只不过是——男妃。
    天倾国风虽然开放,但把自己家的儿子送入皇宫,雌伏于另一个男子身下。众世家大族只觉得屈辱,默默的都在想不要让阴冷的大皇子挑上了。
    江玉树自是知道古人信命,天理因果报应,视若神明,也就理解为何大皇子要选妃的事。
    可自己是个连女朋友都不知在哪家幼儿园的大好青年,现在要去选秀,伺候男人。
    江玉树抓狂:这是献身!老子是男人啊!他么的要伺候另一个男人,这是什么理?老天。我要回去!
    春浓见江玉树不说话,以为江玉是在担心害怕,关心道:“公子,您且宽心,大皇子人还不错,文韬武略,颇有才识英勇,是万千女子的深闺梦里人,可惜……”
    后面的话春浓说不出来了,江玉树冷笑一声:“你也知是女子的梦里人,可我是男子。我是男人,这让我情何以堪?”
    春浓听这话,心里无奈,替江玉树可惜,这么好的人儿,做世子承袭爵位多配,可惜要去和众多男子争宠,像女子一样……,哎!
    江玉树自是不知春浓所想,只是心里默默希望自己不要被选上,这样安于府邸,做个快活世子,护家人一世周全。在这个时空老死后再回到现代,也是不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