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如何征服反派BOSS+番外 作者:沉微

字体:[ ]

 
    文案
    这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职业,有人贩卖商品,有人替人看家,而顾绍言的职业则是在各个书中世界里扮演不同的角色,从任务目标那里得到好感度以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
    难度越大,得到的好处就越多。举例来说,所有任务目标中,从反派那里得到好感度所能换取的东西是最多的。而在所有扮演角色中,扮演主角攻略反派又是难度最高的,当然,成功后好处也是最多的。
    所以顾绍言要做的就是——扮演主角征服反派BOSS。
 
    扫雷:
    *主攻
    *男主属性成谜
    *……糖里有毒
 
    内容标签:强强 无限流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绍言 ┃ 配角:反派BOSS ┃ 其它:快穿,主攻,系统
 
    第1章 征服狠毒王爷1
    
    征服狠毒王爷1
    【残阳如血,艳丽的晚霞浩浩汤汤地席卷了半个天空。】
    这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职业,有人贩卖商品,有人替人看家,而顾绍言的职业则是在各个书中世界里扮演不同的角色,从任务目标那里得到好感度以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
    难度越大,得到的好处就越多。举例来说,所有任务目标中,从反派那里得到好感度所能换取的东西是最多的。而在所有扮演角色中,扮演主角攻略反派又是难度最高的,当然,成功后好处也是最多的。
    在一次又一次的扮演后,顾绍言总结了一套自己独有的攻略方案。
    ——得到反派的爱意。
    虽然刷好感度的方式千千万,亲情、友情……都可以,但是刷到高好感值的方式,绝对是爱情这个让人最捉摸不定的感情了。
    但是对于这个行业最优秀的员工来说,只要知道了方法,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残阳如血,艳丽的晚霞浩浩汤汤地席卷了半个天空。
    明明应该是喧闹的时刻,整个京城却一片寂静,每一户人家都紧紧地闭上了房门。有好奇的孩童把耳朵贴在墙壁上,依稀听见洒水的声音和扫帚摩擦青石板的沙沙声,偶尔还有拖动重物和铁器相碰的声音。当他们询问长辈时,只能得到长辈或铁青或苍白的脸和紧抿的嘴唇。
    这注定是个不眠夜。
    京城,皇宫,宣德殿。
    这座巍峨庞大的宫殿,此刻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冷寂又神秘。
    身着铁衣面色肃然的士兵将这里围得严严实实,不留缝隙。
    这是一场逼宫。
    却是一场失败的逼宫。
    六根雕龙金柱直入顶端,缠绕的蟠龙口含圆珠,双目圆瞪,气场威严。中央藻井悬下一条金龙,张牙舞爪,目视下方,似是藐视众人。
    在大殿之内,顾绍言负手站在朱漆方台上,玄黑色的龙袍上绣着精致的银龙,流云火焰,通身的贵气凌人。
    他五官俊美,锋芒毕露,一双桃花眼流露出轻佻的风流。他嘴角微微勾着,带着一抹极淡的笑容,似不屑,似轻蔑。
    顾绍言看着殿上倒在地上的人,轻轻拍了拍身旁面带担忧的绝色女子手背,然后一步一步慢慢走下了台阶。
    台阶很少,顾绍言不多时就来到了那人的面前,表情不变地打量了一下自己这次的任务目标——顾扬卿。
    此刻的顾扬卿很是狼狈,从来一丝不苟的黑发凌乱地散落,头上的玉冠也早摔在了地上。他吃力地用手臂支撑着身体,目光涣散,嘴角甚至流下了一缕鲜血。
    别误会,这可不是顾绍言所为,作为一名正直的员工,即使要保持角色不崩坏,也是会尽量避免伤害任务目标的。这副狼狈的模样和他没有半个铜子的关系,这都是眼前这人自己所为。逼宫失败,气急攻心,硬生生地吐出了一口血。
    简单介绍一下剧情吧。
    这是一个结合了朝堂上阴谋诡计、皇子间勾心斗角以及……主角收了一堆妹子的故事。自然,这个故事的主角最后的赢家就是顾绍言,而顾扬卿这个表面温柔内里狠毒的反派王爷心中不服,于是造反,而结果却是失败。
    失去了心心念念的皇位与女人,而这都是因为顾绍言。
    顾绍言也有些无奈,时间点在哪里不好,偏偏在这本书快要完结的地方,不过既然已经来了便静心面对。
    顾扬卿的思绪还是有些恍惚。
    他失败了……在争夺皇位时他败了,在争夺女人时败了,如今造反又是失败……似乎只要面对顾绍言,他的结局就只有失败。凭什么?他不服。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的青锻流云靴,做工细致,材质一流,鞋面干干净净,不染尘埃。
    呵……顾扬卿在心中笑了声。原来他始终是个失败者。
    他的余光扫见他钟情的女人。绛色的长裙曳地生姿,舞蝶寻花步摇下的垂珠轻轻晃动,黛眉朱唇,翦水双瞳,绝色天资。纵使因为惊吓而微微蹙着眉,也只是让人顿生怜惜而不减美貌。
    而他爱慕的女子,却宁愿成为那人后宫中的一人也不愿做他的唯一。顾扬卿不明白,他想不通,他到底是哪里不如那人。
    他强撑着抬起头,想要看一看那人此刻的表情,是嘲讽,还是冷漠?
    在夕阳模糊的光影里,目光触及顾绍言的神情时,顾扬卿却有些发怔。因为那双眼太复杂太深邃,那张平日里都带着戏谑邪肆笑容的脸上此刻却毫无表情,他的眼睛似是沉寂千年的古井,蕴含了读不懂也看不透的感情。
    但这份讶然并未持续太久,长时间紧绷的神经与失败后的刺激让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确定顾扬卿看到了自己的复杂眼神,顾绍言心中满意,便唤人将顾扬卿抬走。
    虽然公主抱是浪漫,但是没有了主要观众,白费力气的事情顾绍言可不打算做。
    ******
    晴空万里,春光明媚。院中佳木葱茏,花草争艳,蝴蝶翩跹,鸟雀争鸣,好不热闹。
    顾扬卿便是在这般悦耳的鸟鸣中醒来的。
    通过雕花窗棂看着院中的热闹景象,顾扬卿一时迷茫,不知身在何处。
    他不是应该死了吗,怎么会看到这番景色。难道他是入了那天上神庭,才能看到这些。没想他这样的人竟没去那地下炼狱……
    但不过几个呼吸,顾扬卿便从那些可笑想法中清醒过来。他看着盖在身上的百花锦绣被,头上的蝴蝶戏花幛,这分明是人间才对。也不知为何,他非但没死,还被好好安置在了这里。
    顾扬卿掀开被子,下了榻。
    出了卧房是一个小客厅,一张红木雕花的圆桌,桌上摆着茶壶茶杯做工精良。此时房门半开,流泻入一室春光。
    顾扬卿莫名觉得有些熟悉,又仰头往墙上一看。正中是一幅《游春图》,人面桃花红,春风拂柳绿。画两旁是一副对联:鲲鹏万里入苍穹,凤凰浴火鸣九霄。铁画银钩,骨气洞达。虽缺少岁月磨练痕迹,但其中独属于少年时期的朝气磅礴酣畅淋漓也让人心生赞叹。
    顾扬卿也在这时明白了那股熟悉感从何而来,以及自己到底身在何处。
    这里分明是顾绍言曾经在宫里的住处。
    顾扬卿为人圆滑,长袖善舞,在一众皇子皇女中人缘最好,与顾绍言自然也曾打过交道,也来过这里。甚至那悬着的《游春图》便是出自他的手笔。那副对联,也是在他们年少时,顾扬卿看着顾绍言写下的,如今看来平仄不对功底不够,若是他们的教书先生知道了,恐怕要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没曾想顾绍言没把他关入大牢而是软禁在了这里。
    在顾扬卿还在思量时,便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不过刚醒,没有反应过来,转过身便看见一个小太监领着两个小宫女走了进来,手里端着洗漱的银盆布巾等。看见顾扬卿站在那里,眼中是又惊又喜,一嗓子便嚎开了。
    “齐王您终于醒了——!”
    院中鸟雀顿时被惊地扑棱棱飞走。
    纵是顾扬卿如此定力也忍不住眼角一抽。
    
    第2章 征服狠毒王爷2
    
    征服狠毒王爷2
    【顾绍言眯了眯眼睛,呷了口花茶,看着院外春光烂漫,微微露出笑容来。】
    桃花红梨花白,燕舞莺啼处处香。
    又是一日春光好。
    顾扬卿坐在房中饮茶,并非什么名贵的茶,而是清香爽口的花茶。诗中云:“香花调意趣,清茗长精神。”。春意融融,万物复苏,此时饮花茶便是最好的了。
    如今距离他逼宫已有十三天。
    距离他清醒过来已有十天。
    自他清醒后,本以为会很快见到顾绍言,接受讽刺嘲笑的准备都做好了,不想却似是被遗忘了一般,日日只有宫女太监。但若说是遗忘,偏偏那些赏赐又天天地往他这里送。顾扬卿却是彻底不懂他这皇弟的心思了,若只是为了宣扬新皇厚德收买人心,随随便便糊弄一下便可,又何须这些珍奇古玩流水似地送来。
    倒不如以前好懂些,嚣张肆意,狂傲不羁。明明一个草包脑袋,偏偏机遇逆天,即使身陷险境也有贵人相助。而且更是艳福不浅,那些名满天下的才女美人一个个投怀相送。
    顾扬卿心性坚韧,又善于隐忍,纵是已经失败,但他如今没死便不会放弃那一点点的希望。
    他本来心思狠辣,不过常年带着那副温柔可亲的面具,不过时间一久,也养成了那些雅致的爱好。
    顾扬卿又看了会儿书,觉得有些困乏,便上榻上休息了,直至晚膳才又醒来。用了晚膳后,练了练字,见已夜幕高悬,繁星点点,便唤门外伺候的人准备用具打算洗漱歇息了。
    大抵是下午睡了会儿,此刻并无多大睡意。想着这些日子日日饮茶看书练字,烦了就赏花赏月,他此生竟是难得有如此闲适的时光,恍惚间便以为自己不是身在这皇宫高墙里了。
    但终不过错觉罢了。
    也不知顾绍言何时会召见他。这既是他有些倦了日复一日的生活,也是他仍未忘那天所看见的顾绍言。
    原来没有笑容,面色沉静的顾绍言竟是那番模样,一双墨黑眼瞳浸满了冷漠与悲伤。
    悲伤?有何好悲伤的?但他确确实实在顾绍言眼中看见的悲伤,那快要决堤的悲伤就像一支利箭直入他的胸膛。那个整日嘻嘻哈哈、只知玩乐的顾绍言眼中竟会有如此的悲意,究竟是为了谁?……是他吗?
    顾扬卿觉得这个念头可笑至极,却忍不住如此猜测。
    在他思绪混乱的时刻,却听见一声吱呀的轻响。
    有人进了房间。
    有谁会在深夜潜入他的房间?刺客?行刺他一个失败者未免无聊。手下?他分明嘱咐了不要轻举妄动。
    但不管如何,顾扬卿迅速调整了呼吸,打算随机应变。
    那人动作小心翼翼,生怕惊醒了他,慢慢靠近他的榻前。但出乎意料的,那人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站在榻前隔着帘幛注视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