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每天醒来都在拆西皮 作者:东世

字体:[ ]

 
 
文案
无系统,无CP,暧昧向。
关于一个三(zong)观(bei)正(liao)的少年的甜腻故事。
简源,三好少年,有正当工作,还是单身,正直有节操。
——如果他没有进入这个游戏的话。
 
注意事项:
①这是篇爽文,全篇无虐点。
②第一章和第二章是连在一起的,请不要跳过。
③听说作者不仅懒,还短。
 
内容标签:快穿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源 ┃ 配角: ┃ 其它:非正经文风
 
==================
 
  ☆、第1章 初始点×0
 
简源掐指一算,他已经死到第三次了。
    第一次他被卡车撞死,第二次走在路上被花盆砸死,第三次是乘坐的列车爆炸,死得不能再死。奇怪的是他每次死后睁开眼都会回到生前的某个时刻,当他第四次坐在到a城的飞机上,手里拿着半个热狗时,简源忽然明白自己是陷入了轮回中了。
    他低头咬了口热狗,再抬头看向窗外白茫茫的天空,心想这种时候是不是也要保持微笑。
    他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他既不打怪也没有系统给他任务,他能做只有每过三个月就死一次,读档重来回到吃手中吞拿鱼热狗的时候。
    ……他已经厌倦吞拿鱼了,好烦。
    第一个轮回他去a城租房子,莫名其妙就和一个不知名的编剧同居了一个多月,后来又有个据说是小天王的演员住进房子,再然后编剧和演员搞在了一起。简源全程是作为围观的单身狗看他们秀恩爱的,两个月后他要搬出房子时就被车撞死了。
    第二个轮回他努力忍受了三个月的秀恩爱闪光弹,某天被砸死了。
    至于第三个轮回,他认为问题出在这对基佬西皮上,非常坚决地下机场后就改乘列车到另一座城市。这个轮回他连二十四小时都没活够。
    简源晃了晃脑袋,拿起面前的苏打水一饮而尽,嘴里那股该死的吞拿鱼味道还是没有消散。他仰头盯着飞机上的电视,又看见那张他看了三个轮回的俊脸,小天王笑的时候会露出一排白牙,但这家伙通常都是一张别人欠他八百万的脸,脾气也不算太好。
    “你拿了我的苏打水。”一只白净的手在简源眼前轻轻挥了一下,简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坐了这么久的飞机旁边是有人的。他扭头看去,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年龄大概十六七岁的少年,黑发蓝眸,是个混血儿。
    “不好意思。我帮你再重拿一瓶?”简源有些尴尬,他忽然想起他确实没有叫过苏打水,刚刚关顾着想事情就给忘记了。
    少年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摇了摇头,“是我的错,我不小心放在了你的桌上。”
    他的桌子明明离少年的桌子是有点距离的。简源握着杯子的手微微一抖,他没明白少年这句话的意思,总有种被人搭讪的感觉。“我帮你重新拿一杯。”
    “不用,我不喜欢喝苏打水。”少年把脖子上挂着的耳机重新戴上,收回了放在简源身上的眼神,开始在桌子上写起数独题。他写了两个数字,又看了简源一眼,深蓝的眼眸如同阳光下的海面起着微波细澜。
    话说他前三个轮回有没有遇到这个少年来着。简源在脑袋里回想了一遍,发现他根本没有对这个少年的印象,按道理像这么精致的面孔要忘记很难,可是他居然完全没注意到少年。他搓了搓手指,再看向少年那边时正好对上那双蓝眸。
    “苏打水是我用来使思维保持通畅的东西,”少年完全没有被发现偷窥行为的尴尬,一本正经地向简源解释,“看漂亮的人容易使我做题速度清晰。”
    简源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夸长相,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就硬邦邦地说了句“你中文说的不错。”
    “谢谢。我出生在中国,中文才是母语。意大利语我只能略通一二。”少年摘下了耳机,神色认真,似乎对简源的夸奖很在意。
    “意大利男人是情话的高手。”
    “我遗传母亲的性格更多,很少说情话,这种东西是不能随便对人讲的。”少年说话的语速不快,从说话的方式来看也是不常与别人交流的人。他顿了一会,又加了一句,“刚刚看你没什么精神,苏打水能让你的心情好起来。”
    简源猜这个混血少年一定很受女生欢迎,女人总会对长得好看又绅士的男人产生好感。
    “因为难得能遇到长得能让我心情舒畅的人,所以就多说了几句话。”少年歪着头笑了笑,但嘴角勾起的幅度不大,看上去跟没笑差不多,“我们的目的地不同,希望还能见到你。”
    两小时后飞机到达a城,简源下机后随便找了张塑料椅坐着,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他抛了枚硬币决定自己该去还是该留,结果是菊花的压倒性胜利,他反省后发现自己就不该选人头作为留下来的面,因为硬币上没有人头。
    简源拖着行李箱走过熟悉的街道,傍晚五点的阳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他走过他被撞死的街道,走过他被砸死的街道,还抬头看了眼远处列车的轨道。他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没有拨通。
    果然他不在以前的世界了。
    他按记忆走到夏清明楼下的咖啡店门前,隔着玻璃又一次看见那个穿着白色衬衫和格子外套的男人。店里的装横还是和以前一样,女服务员的制服裙下的腿纤细美好,上衣也刚好勾勒出年轻女孩发育良好的胸部。
    女孩子都很漂亮,然而这个世界的长得好的男人都是同性恋。
    “简先生,我已经给你点了卡布奇诺和蛋糕。”男人起身帮简源拉开椅子,丹凤眼弯成一条细细的线,“擅自主张点了单,希望不要介意。”
    夏清明很适合白衬衫,他肤色偏白,五官秀气却不失男人味。
    “谢谢,很合我的口味。”简源握了一下夏清明伸过来的手,说,“我是简源,因为工作缘故到这里待几个月。很高兴认识你。”
    “几个月之后就走?”夏清明一边接过服务生送来的冰糖,一边扭过头问简源,“我还以为会住几年,就算不是为了工作住在这里也是不错的选择。要冰糖吗?”
    如果他在轮回几次,在这里累积住上的时间是几年也说不定。简源心想就算他曾经非常热爱吞拿鱼热狗,天天吃也该腻了,更何况现在的情况是每过三个月他都要玩一次读档重来。
    “不用了。”简源话音刚落,就看到夏清明把一小碗冰糖全部倒进了他自己的杯子里,倒完还一脸微笑地用勺子开始搅拌。等等那不是十几块冰糖全都倒进去了吗!既然这么喜欢甜为什么要点店里最苦的咖啡啊喂。
    简源忽然回想到上上个轮回夏清明在餐馆里喝红酒的时候总是喜欢趁没人看到的时候把红酒倒掉,然后换成自己带的葡萄汁。
    温文儒雅的人强行加上的呆萌属性让简源感觉不是很好。
    “因为我是编剧,希望平常也不要家里弄出太吵的声音。”夏清明抿了口咖啡,笑得非常纯良,“房间也希望尽量保持干净,我有点洁癖。”
    “会有其他人入住吗?在我之后。”
    “有一个,在半年前就下了预定,据说是挺好相处的人。”
    好相处个鬼。简源在夏清明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最近我没什么工作,可以带你逛逛这里,熟悉一下环境。”
    简源先是点了点头,回过神后马上又改成摇头。他又不是不知道夏清明平常几乎不出门,在这里待了五年都会在家旁边迷路。之前他被夏清明胸有成竹的样子忽悠了一把,以至于带路时夏清明全程在用手机查导航,与其看到那种糟糕的画面他还是自己去了解环境好了。
    “谢谢,但不需要。”他在脑子里把话过了几遍,终于找到这种委婉的说法。
    简源注意到夏清明正在搅拌咖啡的手停了一下,但男人没说什么,只是嘴角抿起一抹笑容,丹凤眼定定地看了他几秒,又弯成了和刚见到他时一样的形状。
    “简先生,你比我想象的还要严肃,不过看得出你是个好人。”
    他当然是好人。简源喝完杯中剩下的卡布奇诺,想到刚刚夏清明的笑容,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男人笑起来还像是个正常人。
    夏清明的房子就在咖啡店楼上,简源闭着眼睛走上楼梯,他眼前一片黑暗,没有光。他和属于他的世界的联系被强行切断了,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存在。
    “楼道的声控灯最近坏了,明天我会找人来修。”夏清明走在前面,用手机照明灯往简源身上照了两下,“简先生,你有闭眼睛走楼梯的习惯?”
    简源睁开眼睛,抬头瞥了夏清明的手机,忍不住扯扯嘴角想笑出来,但没成功。
    “习惯而已。”
    简源靠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困意不约而至,但他还是强打起精神盯着墙壁上挂着的儿童画。夏清明说过那是他弟弟小学时的画作,但画的左下角署名似乎被人用橡皮擦过,只留下一道淡灰色的痕迹。
    他掏出手机,时间还是他先前世界的时间,唯一不同的是他的通讯录变成了空白。猛地,简源的手机嗡了一声,似乎是有人给他发了短信。大概是广告或者缴费单什么的。他想。
    他打开短信,原本该是发件人号码处的地方却是一片空白。短信很短,只有两行字。
    [任务:在三个月内阻止夏清明和向弈城成为恋人。(进行中)惩罚:回到游戏初始点。]
    简源面无表情地看完短信内容,手指刚要滑到删除的位置时又停了下来,点开了回短信的页面。然而在他写了一大段准备发给那个恶作剧的人时,系统却提醒他这个号码是空号。
    远在另一个世界的妈妈,他好像被上帝玩弄了。
    “要吃雪糕吗?”夏清明刚洗完澡,下身围着一条浴巾,光着上身,嘴里叼着一个抹茶味雪糕包装袋,口齿不清地问简源。
    本来想拒绝的简源低头看了看短信内容后,还是点了点头。
    他现在需要冷静一下,降降火。
    夏清明一边用牙齿撕开包装袋一边走到简源身边的空位置坐了下来,还偷偷瞄了眼倒在沙发上一脸木然地舔雪糕的简源。
    面瘫,黑发,白皮肤,黑眼圈,偏正太型的美少年,这个设定好像有点萌。下次剧本主角尝试用下这种类型也不错。夏清明心想要不要还加上兽耳的设定,说不定会有更多女孩子喜欢。
    他摸着下巴想了会,扭头再去看简源时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嘴角还留着不小心糊上去的抹茶雪糕。
    重点是简源没吃完的雪糕直接掉在了他刚刚拖好的地上。
    ……算了看在对方有点萌的睡颜上今天就暂时不计较了。
 
  ☆、第一对西皮×1
 
简源一觉醒来腰酸背痛,然后发现自己一个晚上都保持着腿在地上身体在沙发上的动作,再然后照镜子时发现头发被雪糕糊成了条状物,此时他的心情几乎是崩溃的。
    夏清明正穿着围裙在厨房里煎鸡蛋,看起来非常有贤妻良夫的感觉。他看见简源醒过来为了表示早上好就挥了挥手中的锅铲,然而简源差点被他锅铲带起来的热油惊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