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妖精重生守则 作者:无衣yoyo

字体:[ ]

 
    文案:
    穿越之前的宫时衣,二代,明星,上帝的宠儿。穿越之后,以前有的都没了,但是多了一个据说来头大的吓人的渣男前任。
    人生貌似进入了hard模式。
    然而……
    任何逆境都无法阻止——这只妖孽一般的小公举,重新在娱乐圈混的妖风四起,瑞气千条!
    ****************
    多年以后,有人问前任渣渣:都说长兄如父,那你觉得宫时衣当你妈……哦不,当你大嫂合格不?
    渣渣:“……”哭着把提问者打死了。
 
    【1】并无苦大仇深,苏苏苏爽爽爽。
    【2】运气爆表娇憨受, 权势滔天深沉攻。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甜文 重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宫时衣,元绍均 ┃ 配角: ┃ 其它:
 
    编辑银牌推荐:穿越之前的宫时衣,二代,明星,上帝的宠儿。穿越之后,以前有的都没了,但是多了一个据说来头大的吓人的渣男前任。后来,他再次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瑞气千条,谁也挡不住他了!遇见了一个无比霸道的男人,嫁给他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因此成了前任的大嫂……
    本文作者以生动的描写、幽默的笔触,讲述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娱乐圈苏爽甜故事,故事的主角宫时衣娇憨可爱,元绍均深沉内敛,这是一个小妖精的成长史,喜欢娱乐圈宠溺文的可以一看!
    ==================
    
    第1章 糊你一脸马赛克!
    
    宫时衣万万没想到,自己有天会遇见空难。
    飞机颠簸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散架,从窗外看去,可以看到机尾浓烟滚滚,机长在广播里公布这一噩耗的时候,乘客又是哭又是叫,或歇斯底里,或求神拜佛,乱成了一锅粥。
    宫时衣也不想死,抓着扶手随大流的慌乱了一会儿,无意间看到坐在他旁边的经纪人正抓着iPad艰难打字,不由茅塞顿开——真是猪脑壳!现在哪有时间浪费,赶紧发微博留遗言啊!
    幸好前段时间飞机上可以联网了,不然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灰飞烟灭,那些爱他的人得多难过?
    宫时衣微仰着下巴,调整一下情绪,给自己拍了一张今生最好的、闪亮到嚣张的照片,附上发出了他人生中最后一条微博——
    #我只是穿越去了,爸爸妈妈,所有爱我的人不要哭,祝福我吧,我会在另一个美好的世界想念你们的。#
    ……
    只要拥有科学唯物价值观,就知道宫时衣所谓的“穿越”,根本就是扯淡,是逝者对生者的最后安慰与温柔。包括宫时衣本人都没想到,他还能再次睁开眼睛。
    有人在调笑,有人在呻吟,还有人在对他动手动脚,宫时衣头晕目眩,心脏仿佛下一秒就会跳出胸腔,呼吸不畅,烦闷欲死。他虚弱的推拒着那双肆意的咸猪手:“快……躲……”
    那人更来劲了:“噢北鼻,卡姆昂!”
    宫时衣垂死挣扎:“滚……开……”
    那人嘻嘻笑着凑得更近了。
    宫时衣再也忍不住,想着这可是你自找的,“呕!”的一声,喷出来的呕吐物一点不浪费的全招呼在那人脖子上了。
    那人惊愕了一秒钟,乍着翅膀跳脚:“法法法法克——”
    他看上去很想掐死宫时衣,正神色狰狞的准备付诸行动,这边都快要飞升的宫时衣却神情痛苦地一掌扫到了他的脸上。
    力道可以忽略不计,令人崩溃的反而是他手上不知道啥时候沾上的马赛克物体……这才叫正宗的糊你一脸呢!
    那人抓狂的狠踹了宫时衣几脚,就哇哇叫着找洗手间去了,留下宫时衣半死不活的在那里苟延残喘。
    好像有人在笑,有人跟着那人走了,但更多的人却非常淡定的继续哦哦呀呀,男女声大合奏,场面十分靡烂荒- yín -。
    五分钟之后,宫时衣缓过了那口气,也终于确认自己果然是穿越了,年轻了五岁,留学到美国读高中,刚才那咸猪手是他“男朋友”,今天拉他过来开派对,结果先是半逼迫半诱哄的让他尝了一支大麻,别人轻松的仿佛吸烟,原来那傻孩子却当场猝死,根本没人注意到他,因为大家都欢乐的脱光光滚到一起去了……莫非自己老了么?谁能想到这群高中生竟然敢玩的这么大胆?!
    宫时衣踉踉跄跄的避开那些耸动的肉体,跑到酒柜那里用几瓶开启的红酒冲了冲弄脏了的双手,又漱了漱口,拿着自己的包,没事儿人一样溜之大吉了。
    再不跑,等他“男朋友”把自己弄干净,还会有好果子给他吃?
    宫时衣在他的出租屋里足足休养了两天,这才恢复了元气,且接受了穿越到另一个平行空间的事实。
    这个世界,并没有大明星宫时衣坠机身亡的消息,自然也没有他的亲人朋友,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出国不久,刚满17岁的中国籍高中生而已。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脸还是曾经那张脸,名字也依然是宫时衣,倒不必重新找认同感了。
    这两天的时间里,宫时衣饱受吸大麻后遗症的困扰,焦虑、抑郁、嗜睡,偏偏他那个据说是顶级二代的“男朋友”很恼怒他那天的表现,专门打电话来骂他,并单方面宣告他们之间完了、完了!“你就像一条脏抹布一样令人作呕!”
    宫时衣关机的时候想着,呵呵,我真是谢谢你全家。
    他没有去医院,清醒的时候就一遍一遍的做瑜伽,喝大量的水,完了再泡澡,希望能快点把体内的大麻代谢出去,他很怕会上瘾。宫时衣从小就是个臭美的人,他修炼的瑜伽并不是大众玩票的那种,而是有正宗秘法的印度瑜伽,别的好处先不说,曾经的宫时衣形体和皮肤饱受赞誉,被时尚圈钟爱,代言了多少大牌。哪知道一朝穿越……这真是呜呼哀哉,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最开始做瑜伽的时候,宫时衣汗出如浆,身上总是异味很重——不常运动的人刚开始运动总是这样,汗水带出大量杂质,会有“汗臭味”,但如果身体健康,汗腺舒畅,坚持的时间长了,哪怕大汗淋漓,体味也会非常清新,好比穿越之前的宫时衣即使如此。
    这样两天之后,等宫时衣出门的时候,人还是那个人,给人的感觉却已经截然不同。
    就仿佛曾经是一块美玉蒙尘,如今尘垢尽去,又经细细抛磨打光,显露出一种震人心魄的美来。
    出事的那天晚上,正好是周五,学校放假,一群人跑去狂欢。这天已经是周一,宫时衣换上黑色西装款校服——这校服已经被他拿到楼下裁缝店修改好了,洁白的衬衫,酒红条纹领带,宫时衣是那种骨骼非常纤细的身材,腿长臀翘,肩部宽平,尽管脸上还有点婴儿肥,却活脱脱是一个衣服架子。比前世的状态是差了点,但胜在青葱水嫩,去学校的路上,回头率都爆表了。
    有认识宫时衣的人,驻足良久,都不敢相信这和之前那个是同个人,他到底哪儿变了呢?发型?貌似是露出额头了……但绝不可能只露出一个额头,就判若两人吧?之前他只能说是清秀好看,现在却整个人都在发光啊,就跟明星一样!
    他们并不知道,宫时衣改变的最多的并非外貌——废话,两天的时间,能改变多少?让他脱胎换骨的,其实是气质,是气场,这些人觉得宫时衣“就跟明星一样”,事实上他在不久之前,真的是粉丝遍天下的大明星啊!
    ……
    “十一,听说你把伊诺斯得罪惨了?”
    “伊诺斯扬言说要给你好看,怎么回事?”
    “你们真的闹崩了?我就说嘛,伊诺斯对你只是玩玩,他那样的人,不可能对你认真的,这两天不会是在家哭吧?”
    “十一,你看上去都瘦了,好憔悴啊,啧啧。”
    宫时衣所在的班级,成员都是外国来的留学生,主攻语言,为将来在美申请读大学做准备,其中一大半都是东方人种,见了宫时衣之后,震动了几秒钟,然后就都围上来了,大部分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兴奋脸。
    和曾经的自己一样,这个宫时衣也非常省事儿,英文名就叫十一,令人啼笑皆非。
    宫时衣随便应付了几句,上课铃声就响起来了,这让他很是松了一口气。
    他刚才留意到,班里还有几个没有出声的,那天的派对好像也参加了,无意中跟宫时衣的眼神撞上,他们立刻显得又心虚又狠戾,显然担心宫时衣在学校里乱说,这毕竟不是多么光彩的事。
    宫时衣懒得搭理他们,昏头昏脑的听了一节课。
    学习不是他的专长,好在他英语没什么问题,不然就更难熬了……倒了什么霉还要重新上一遍高中啊!这亏了是美国的高中,要是国内那种,他肯定更要度日如年。
    好容易等到下了课,宫时衣打算去洗手间洗把脸清醒一下,顺便躲开那些碎嘴的令人崩溃的同学。
    雅桑比克中学是一所历史悠久的私立贵族中学,在校人数并不算多,几个年级加起来都不足千人,平时上课都在这栋洛可可风格的精致建筑里,穿行其间,可以感受到那种脱胎于欧洲贵族的华丽繁复之美。
    穿过两条曲型走廊,右侧推门就是洗手间了。
    奶白色的大门此时是虚掩着的,有两个人正在另一侧的舷窗边喷云吐雾,小声说笑。宫时衣忽略掉他们那令人不快的打量,准备推门进去。
    哪知道他手都抓住门把手了,眼角余光却扫到他的“前男友”正前呼后拥的呼啸而来。
    狭路相逢,一时间,双方都愣住了。
    到这时候,宫时衣才总算是看清楚了这位前男友的样子。
    他看上去完全不像未成年人,身材高大,相貌英俊,有一种非常咄咄逼人又玩世不恭的气势,貌似他还是学校的美式足球四分卫,青春期少男少女最喜欢这样的校园偶像。再加上他男女通吃,可以说,喜欢伊诺斯、或者想跟他睡一次的大有人在,“伊诺斯竟然看上了那个弱鸡中国人”是最近很令人费解的头条新闻。
    所以在听到伊诺斯发话,他不但狠狠地甩了宫时衣,还会让宫时衣好看时……同学们才表现的那样喜大普奔,帅啊!伊诺斯你早该这么干了!
    伊诺斯上下扫视了宫时衣一遍,被他今天的造型惊艳了一秒钟,然后就很快摆出了一张嫌恶脸,仿佛又闻到了那天呕吐物的味道。
    宫时衣以为他马上就会吼叫,甚或者对他动粗什么的,暗暗提高警惕,谁知道伊诺斯却抬起下巴,冲他身后的跟班摆摆手,一副老子是教父绝不亲自冲锋陷阵的模样,挥完手后,又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扣,趾高气昂的挤开宫时衣,率先推门进了洗手间。
    下一秒,咣当一声,然后就是哗啦……伊诺斯又一次气急败坏的怒吼:“法法法法法克!”
    听起来这声音闷闷的,有回音。
    里面最开始还传来一阵欢笑声,等发现中招的不是他们埋伏已久的宫时衣,而是伊诺斯时,那些人就跟被抓住脖子的鸭子一样“嘎”的一声,傻眼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