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辰剑履 [重生] 作者:月影之影

字体:[ ]

 
文案:
青羽山苏一尘少年成名,名动天下,只因结交了一个魔界好基友,重重误会下被废去修为逐出师门,更遭魔物围剿坠崖而亡。
 
六年后,他阴差阳错地魂返人间,而他的坑爹基友竟然也再次出现,接连残杀仙门中人,一切宛如六年前的翻版。
从哪里被坑,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苏一尘带着小师侄、兄控、话痨、理科男、病娇、吃货等一干道友,重新踏上了战翻大boss的征程。
我们的目标是活到最后!以及星辰大海~
 
 
禁欲脸美人攻×天命不凡各种挂不掉受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重生 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一尘,乐正长枫 ┃ 配角:李长安,花无计,萧白,谢凤麒,苏雪镜,林语思 ┃ 其它:
==================
 
  第1章 重生
 
      
  二月天里,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峰峦叠嶂的平都山上,树木早已抽出了绿色的枝条,如洗碧空下一片春烟缭绕。冗长冬日凝结下来的寒气被一扫而空,阳光穿透了枝桠,照出满地的生机勃勃。
  山道上有三个青年正在匆匆赶路,领头的是一个眉目清俊的男子,一身白色内袍,外甲上绣着月白丝线,虽然走得很快,气息却纹丝不乱。
  他身后两步远跟着一个同样装束的美人,说是美人,其实也是个男子,只不过没有戴发冠,一头长发松散地垂在肩上,手上拿着个酒壶边走边喝,眼角带着薄红,看起来别有一番风情。
  落在最后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他眉眼平常,身形瘦弱,走得急了,还得停下来喘几口气才能再跟上。
  “哎,一想到青羽苏一尘死在这里,就觉得实在是可惜。”美人看了一眼乱石嶙峋的山下,颇为叹惋地说道。
  “师兄,苏一尘是谁?”少年虽然光是赶路就很费力,还是抵不过少年人的好奇心,艰难地开口问道。
  “他才死了六年,你们这些小毛孩竟都不认识他了,”美人摇摇头,喝了一口酒,“苏一尘是青羽前掌门的入室弟子,不世出的剑术天才,要我说嘛,现在仙门拔尖的几个人联手,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少年想了想那“拔尖的几个人”,杏眼圆瞪:“这么厉害?”
  “一定比你想得还要厉害,”美人说着,快走两步赶上前面的男子道:“大哥,你说是不是?”
  那男子偏头想了一想,“是。白林城的执剑长老现在还是仙门公认的剑术第一,但苏道友十九岁第一次下山就胜了他一招。”
  少年心生神往,又问道:“这么厉害的人,为什么会死在这山上?”
  美人又喝了一口酒,哈哈笑道:“因为他练剑练傻了,下山之后居然和魔物交朋友去了。”
  “怎么会!”少年惊呼。仙魔两立,正邪不容,这个道理谁都懂,“他被那个魔物杀了?”
  “那倒没有。不过那魔物生性凶残,一连在人间犯下数桩血案,杀人挖心,还要取走一只眼珠。仙门震怒,青羽山就派苏一尘去把他收了。”美人眯着眼睛,边说边回忆道。
  “然后呢?”少年听得十分起劲。
  “然后苏一尘找到了魔物,可是却没有杀他,哈哈哈哈哈,”美人像是觉得很好笑,偏头看身边的男子,“大哥,你说他和那个魔物到底是什么关系?”
  “谨言。”男子依然是一张端正的脸,目不斜视地说道。
  美人扁了扁嘴,又接着往下给师弟讲故事:“苏一尘回青羽山复命,立刻就被同门关押了起来。这时候那魔物又犯下血案,仙门派了许多人去抓他都铩羽而归,苏一尘还是不肯去除魔,这下犯了众怒,直当他勾结魔道,被青羽戒律院公开处刑啦。”
  “怎么处刑的?”
  “四根透骨钉打入琵琶骨,废去一身修为,逐出师门。”美人压低了声音,一面说,一面回头幽幽地看了少年一眼。
  少年觉得自己的肩膀都隐隐疼了起来:“他剑术那么好,为什么要束手就擒?”
  “谁知道呢。”美人转回头去耸了耸肩,又饮下一口酒。
  “所以他就在这平都山郁郁而终了?”少年又问。
  “哪来的郁郁而终,他是被三十六只魔物追杀到平都山战死的。”美人说着,把手中酒壶向山下一挥,壶中残酒画出一道弧线倾倒了下去,“勾结魔道的人,又怎么会被魔物杀死?只怪青羽那帮老顽固,令我无缘和他交一次手。”
  “语思,我们现在就是要去青羽,你最好注意自己的言辞。”男子忍不住提醒道。
  “不说了不说了,”美人把空了的酒壶挂回腰间,快步超过了男子,“赶紧下山打酒去啦。”
  少年跟在两人身后,脑中还在想着刚才听来的逸闻,看到师兄加快了步子,自己也赶紧跟上,结果心不在焉中一脚踩偏。他“哎哎哎”连叫三声,双手胡乱抓着,最终没能抓到什么,顺着山崖一路向下滚去。
  等走在前方的两位师兄回头时,已经连少年的指尖都来不及抓住了。
  ◎
  苏一尘是被一阵浓郁的酒香勾醒的。
  他睁开眼来,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床半新不旧的白色纱帐,转头再看身侧,一间空空荡荡的客房,屋子中间有张桌子,一个长发垂肩的美人正拿着酒壶自斟自饮,眼角被酒意熏得微红。
  看到床上的人动了,美人勾唇一笑,喊了一声:“温良。”
  “恭谦?”苏一尘的思考回路还没接上。
  美人怔了一怔,“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继而从长椅上一跃而起,朝着屋外奔去:“大哥,温良他摔傻啦!”
  俄顷,一个身着白袍的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那美人一手执着酒壶,一手挂在男子左臂上,嘴里还在说着:“怎么办呀大哥,他本来就呆头呆脑的,走走山路都会摔下去,现下更没救啦。”
  男子把美人勾着自己的手臂掰了下来,正色道:“哪有这样说自家师弟的。”
  “嘿嘿。”美人看着自家大哥吐了吐舌头,样子十分亲昵。
  男子不再理会他,走到床边,低下头看了看苏一尘的脸色,这才问道:“师弟,你觉得好些了吗?”
  苏一尘打量着男子的装束,白袍白甲,月白绣边,这是白林城弟子的装束,自己虽然被掌门师兄放逐了,但什么时候改投的白林城门下?
  “笨温良,师兄问你话呢!”见苏一尘不答,那美人也走了过来,一个栗子敲在苏一尘额头上。
  不好意思,温良又是谁?
  苏一尘伸出手来揉了揉额头,突然觉得不对,把手凑到眼前一看,只见那只手指尖红润,五个半月弯整齐地连着指甲根部,这绝对不是他自己的手。
  “喂喂,该不会真摔傻了吧?”美人看着师弟的动作,不确定地说了一声。
  苏一尘在被中暗暗运了一下气,发现自己的琵琶骨果然完好无损,他心思如电,立刻明白过来,多半是这位叫作温良的白林城弟子摔下山后,自己的魂魄进到了他的身体里。
  “温良,你有哪里难受吗?”男子看起来也十分担心,“要不我再去找大夫给你看看。”
  苏一尘回忆了一下,自己并不认识这个温良,照实说把人身体占了似乎不妥,要扮成他也不太可能,思来想去似乎只能装傻了,于是咧嘴一笑:“哎,你们是谁?”
  “……”男子脸上露出些许惊诧的表情,美人倒是很坦然,一口饮尽壶中酒道:“我早说了,摔傻啦。”
  ◎
  苏一尘那天果断装成失忆之后,发现这确实是个好主意,之后几天只需躺在床上静养,又有大夫来帮他检查了身上伤口,幸亏没有伤到筋骨,不几日就能落地。
  他躺着的时候,就和那位美人师兄或是送饭菜来的客栈小二聊聊天,很快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认识这两位师兄了。
  现在距离他从平都山上坠崖身亡后,竟已经过了六年,算起来六年前这对兄弟大概才只有十五、六岁,还不到可以下山的年纪,他根本无缘得见。
  美人师兄又告诉他,自己一行三人是要去青羽山参加这一次的试剑大会。
  试剑大会是仙门中每四年一度的盛会,由执修真界牛耳的青羽山、朱栖坛、白林城与玄照溪四派轮流举办,年满十八岁的仙门子弟都可以前往切磋。修真一脉,门派众多,开山立派广为人知的就有三十六处,余下些小的更是不计其数,每次盛会各派都会遣门中顶尖的弟子前往一争高下,捎带些修为不济的,就是去看个热闹了。
  苏一尘活着的时候只参加过一次试剑大会,是在他十九岁时,第一次下山去的白林城。当时未及弱冠的他,在白林城难逢敌手,最后白林的执剑长老破例下场与他切磋,也被他一招险胜。此后他少年成名,名动天下,无数道友天天盼着在玄照溪的试剑大会上向他挑战。
  可惜苏一尘没能去玄照溪,两年后他就命丧在了平都山。即使当时没有死,被钉穿琵琶骨的自己也是断无可能再战了。
  因此这一次,无论是能够再参加试剑大会,还是能再上青羽山,都让苏一尘觉得十分有意思,等伤稍微好了一些,就不露痕迹地催着两位师兄上路。
  “小温良,你武功这般稀松平常,倒还惦记着去试剑大会上丢人?”美人师兄大名林语思,但凡喝了酒,就要揶揄苏一尘一番。
  苏一尘也不反驳,只是看着自家师兄笑,看得美人双手一摊:“好好好,大哥,我们快出发吧?”
  “但是,温良的伤还未全好……”林语深有些犹豫。
  “雇辆马车就好了,反正他到了青羽也是被人打趴下的份,在哪趴着都不耽搁,”林语思说道,“反倒是我们,再不抓紧时间就快赶不上啦。”
  “好吧。”林语深沉吟片刻,点点头道,“我明天就去雇马车。”
 
  第2章 上山
 
      
  翌日,林语深果然一早就去市上雇了一辆马车,三人一路晓行夜宿,不几天就赶到了青羽山。
  上了三千级石阶,早有青羽弟子在山门口迎接,把他们带到草化峰上的客房歇息。再过两天就是试剑大会,诸门派的道友十停已到了七停,一时互相拜会、十分热闹。
  白林城来了三个人,被安排了两间卧房,林语思早早缠着他大哥去睡了,苏一尘在马车上颠簸了几天,便也洗漱就寝。他死前流放的数月,被正道鄙夷、又遭魔界追杀,此番归来,倒没有什么物是人非之感,只觉得床铺十分舒适,一觉睡得香甜。
  第二天醒来,峰上诸派弟子练剑的练剑、叙旧的叙旧,三三两两围在一处,苏一尘顶着白林城温良的身份,也不知跟谁打招呼好,索性躲得远远的,反而找了几个青羽山的小弟子闲聊。
  青羽山上共有五座山峰,主峰雨濛上建有真如殿、讲经堂和藏剑阁、门下弟子多住在霍峰、练剑在斜峰、客居在草化峰,只剩下一座对青峰,因山顶面积狭小,原本是无人居住的。前任掌门紫宸真人在上面搭了几间茅屋,悠然自得地住了进去,后来更把苏一尘领了上去,师徒二人成天就在对青峰上讲经练剑,几乎不问俗务。
  苏一尘拉着一个叫明帆的小弟子套了几句话,得知对青峰上至今还是当初的模样,没有被挪为他用,心里暗暗高兴。
  他出生元帅府,自小衣食无忧,上山后又是掌门最小的弟子,漫山遍野都是他的师侄晚辈,见了面恭敬行礼,没有什么事要他烦心。等十九岁下山,名山大川见过,邪魔外道交过,其人随心所欲,几乎可以说了无牵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