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 作者:七六二(上)

字体:[ ]

 
    文案
    但愿通过这段冒险旅程,能将希望、勇气和爱传递给你。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他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你是他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一颗内心阴暗的高智商洋葱被剥开,露出隐藏十年的爱妻狂魔大忠犬。
    这是一个阳光健气少年层层剥洋葱的故事。也是一群各怀心思的穿越者,层层剥开历史疑云和阴谋诡计的故事。
    然而说到底,这只是一个治愈人心的,纯爱冒险故事。
    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
    公元前233年9月,秦王嬴政伙同九黎姜氏,使用战俘进行非人道的丧尸病毒及巫蛊实验,非法组建丧尸军团,发动侵略战争,导致韩国、魏国、赵国灭国,并造成3500万人类及10万妖类非正常死亡。
    该行为严重违反《神州公约》、《昆仑坛妖族保护规定》、《大秦律修正案》及《丧尸管理办法》(草案),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昆仑坛自治区妖民政府及秦皇扶苏共同决定,对嬴政作如下处理:一、对嬴政处以无期徒刑,由于其已因丧尸病毒感染致死,故对其尸身处以无期徒刑;二、对相关非法史料作销毁、填埋处理;
    三、部分随葬物品(包括八千余个兵马俑)上交国家。
    昆仑坛自治区政府 秦皇扶苏
    公元前二二一年 九月十六日
    食用指南:
    ①每日11:11更新,欢迎收藏评论。
    ②陈铬受,李星阑攻,受不死之身武力炸天(然而是个哭包),攻精神力炸天谈笑杀人(然而只听受的)。
    ③攻暗恋受十年,受是他人生中唯一的光明,受积极主动疼爱并治愈攻。
    ④剧情流,剧情和感情线交缠在一起,有不少副本,慢热但并不会无聊。
    ⑤主要角色还有:呆萌帅气的武将少年√ 蠢萌霸气的远古大妖√ 傲娇带刺终变狂犬的猫妖√ 弹弹琴耍耍剑带带徒弟的刺客√ 阴郁凄惨神经病妖√ 吃货白化病杀手√ 圣光牧师小军医√ 混血疯狂科学家√啊!太多了自己看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铬,李星阑 ┃ 配角:姜云朗,李弘,北辰,袁加文,橘一心,苏克拉,阮霖洲,大堆动物,小撮历史人物 ┃ 其它:丧尸军团,玛雅人,封神,苗疆,昆仑
    ==================
    
    第1章 重生·壹
    
    陈铬坐在餐桌前,双手抱头捂住耳朵,耷拉着脑袋,微卷的黑发像海藻一般。
    姜云朗吼了句:“小二,我说得话你听进去了没有?把头抬起来。”
    陈铬抬起头,一双微微下垂的小狗眼,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儿。
    姜云朗深呼吸,顿时没了脾气,叹气:“哥是担心你,不是想骂你。现在外面多危险?到处都是丧尸。贫民窟的防御最薄弱,环境又那么差,你去哪儿玩不好,非要去那里。”
    陈铬“哼”了一声,不答。
    姜云朗在原地转了一小圈,长腿一勾,将椅子从餐桌下拖出来,坐在陈铬对面。兄弟两人谁也不说话,椅子在地上拖行的声音十分突兀。
    这个小小的宿舍里,一共只有两把餐椅,那还是来到这里的时候,兄弟两一起逛街买的。
    本来一套餐桌椅,共配了四把椅子,陈铬死活不愿意多要,就只要两个。姜云朗问他来了客人怎么办?陈铬倒觉得他莫名其妙,告诉他这里不要客人,这个宿舍是我们两个人的。
    姜云朗从来就拿他没办法,只得随他去了。
    父亲姜振鸿是德班避难所的总指挥官,母亲陈轻铱是一名研究员,两人很久以前就到了南非。在姜云朗的心目中,父亲是个大英雄,于是他一毕业便申请前往南非,到对抗丧尸的前线,与父亲并肩作战。
    家中没有其他大人,姜云朗从十几岁开始,就一个人抚养小弟陈铬。待到自己工作了,还要把他捆在裤腰带上,一起带过来。
    然而工作太忙,兄弟二人即使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从前,姜云朗当个小军官,每天还会督促陈铬做家庭作业,送他上学。几年后,姜云朗当上了团长、副指挥官,回家的时间便越来越少。
    通常是姜云朗半夜做好饭,放在冰箱里,陈铬睡醒了不见大哥,直接从冰箱里拿出来热一下,自己随便吃两口。等到姜云朗晚上回家,陈铬已经在沙发上抱着枕头睡着了,给大哥留一盏橘黄色的灯。姜云朗便刷碗做饭,然后把他抱到床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叛逆期到了,这个小弟的脾气越来越怪,做什么都不开心,书也不想念了,成天跑出去玩。
    眼看着软糯的小弟转眼已经十六岁,姜云朗觉得自己确实对他关心得太少,便也生不起气来。他伸出手去,想摸摸小弟的脑袋,陈铬将脸别过去,让他抓了个空。
    姜云朗:“怎么不开心呢?说出来,大哥帮你想办法。”
    陈铬“哇”一声哭了起来,姜云朗不知所措,抱着他,吻他的额头。
    “笃笃笃”三下,有人在敲门。
    姜云朗起身开门,一名全副武装的军官走了进来,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话:“……情况不正常。”
    这名军官穿了一身白色防化服,戴头盔,看不清面目,陈铬瞥了他一眼,继续哭自己的。
    然而姜云朗还是马上离开了,临走时让他自己“反省反省”。
    陈铬“哇哇”大哭,那名军官又推门回来,半蹲在他身前,手掌摊开,划了个圈。
    陈铬的目光被他吸引住,眼泪也忘了流,就看他变魔术般划个圈,手掌中忽然多出一个金属盒子。
    那名军官没有说话,伸出食指,向门外点了两下。
    陈铬知道了,这是姜云朗给自己的,还有四天自己就要过生日了,原来他还记得!于是立即破涕为笑,说了句:“今天才九号啊,这是什么?”
    军官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陈铬手指一扫,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支印有哆啦a梦的蓝色小口琴。
    姜云朗实在担心,将门一拉,从外面扣下门栓,发出“哐当”一声响。
    陈铬得了礼物后心满意足,无所谓地躺在沙发上,翻开《丧尸世界趣味简史》的第一页。
    “2035年,人类在南非兰德地盾下进行深度挖掘作业时,开采出一块成分未知的黑色石块。同年,当地突发原因不明的中枢神经系统急性传染病,疫情迅速席卷整个非洲……”
    “2036年,丧尸潮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地爆发,带来本世纪人口曲线的‘死亡谷。’经历数月的恐慌,人类团结一致,迅速控制住病毒……”
    “2037年,美国某生物化学公司提交了一份报告,阐明将丧尸作为新型能源运用的可行性。同年,23个国家通过评议,取得病毒的实用技术研究权限……丧尸变成了一种廉价劳动力,一种“清洁”能源,甚至一个产业……”
    “到五十年代初,你可以看见它们被圈养在笼子里,合法的、非法的,就像普通的商品一样,它们甚至成为了人类的宠物……”
    “这是五十年代的时尚,五十年代的冷幽默。他们还给那块源源不断地溢出病原体的石头,取了个文艺的名字——兰德之书。”
    这也叫“趣味”简史?做人真是没意思,陈铬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下午的时候,阮教授来找过他一次。
    大人们没空管他,陈铬不想上学就不上了,但还是给他找了一些老师,让他把文化课自学完成。阮教授是母亲的同事,也是陈铬的生物学老师,两人虽然年纪差得不少,但颇有共同语言。
    然而,只是聊了一会儿,阮教授也接到紧急通知,不得不离开。
    陈铬接着睡觉,但那天晚上,姜云朗一直都没有回来。
    直到,第二天凌晨。
    2月10日,03:35am,德班避难所。
    广播:“丧尸袭击一级预警!东南区域受到攻击!全体居民请按照七号预案撤离!重复……”
    丧尸撞毁东南集中营,潮水般涌入避难所,尖锐的广播重复着多国语言的撤离通知。陈铬推开门,睡眼惺忪,在混乱中被一名军官拖着跑到停机坪。
    飞机收起起落架,陈铬亲眼看见,母亲陈轻铱被淹没在丧尸潮中。
    2月10日,10:17am,空间站登船通道。
    安检员:“指挥官有一个勇敢的孩子,我们对你父母的遭遇感到万分遗憾。进入空间站就安全了,请先过来接受安检。”
    安检员:“你的盒子里装了什么?兰德之书!老天!快抓住他!”
    陈铬的父亲姜振鸿作为指挥官,永远地留在了前线。他哭哭啼啼地走过闸机,红外感测仪“滴滴滴”响个不停,引来两名军官安检员。
    他打开那个金属盒子,原本应该装着大哥送给自己的口琴,但现在其中赫然出现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方石。陈铬不知所措,他只知道,自己几乎是在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就迅速被病毒感染了。
    随后,他因盗取兰德之书被捕。
    2月11日,04:11am,空间站一级监狱。
    阮教授:“我相信你!陈铬!我这里有个一模一样的盒子,把兰德之书给我,我马上拿去调换。坚持住,我给你注射疫苗。”
    看守们东倒西歪,似乎是吸入了某种催眠药剂。一名研究员扒着监室的铁栏,神色极其紧张,迅速给陈铬注射了一支针剂。
    监室内的少年浑身抽搐,死死抱着一个金属盒子不放。时间紧迫,研究员伸手够不到那支盒子,只得逃离现场。
    2月12日,02:50pm,国际审判庭。
    陈铬:“不,法官大人,我没有罪,不会认罪。把兰德之书送进虫洞,结束这个恶梦,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陈铬穿着防化服,被完全限制行动,父母死了,大哥失踪,他已经万念俱灰。
    法官一锤定音,间谍陈轻铱与陈铬被判流放至虫洞。因陈轻铱已在丧尸袭击中死亡,故由联合军队押送陈铬,并让他将兰德之书一同带走销毁。
    2月13日,11:50am,飞船上。
    间谍大开杀戒,一名军官将陈铬护在身后。
    姜云朗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来:“弟弟,快看,我们现在正在中国的上方(干扰音)……我们(干扰音)……都爱你。去下活要定一,的爱亲。”
    陈铬的大哥姜云朗潜伏在飞船上,趁乱提早一步驾驶小艇飞入虫洞,无线电中传来他对小弟的道别之言。
    驾驶员在混乱中被杀,飞船已经来不及改道,紧随小艇驶入虫洞。
    那一瞬间,宇宙以无法被计量的速度收缩成一个奇点,颠倒错乱,骤然炸裂,灿烂绚丽的宇宙射线在黑暗静寂之中狂欢怒放,数百亿年时光如海啸翻涌奔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