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易诺+番外 作者:thaty(下)

字体:[ ]

 
    第91章
    
    终于,节选镜头放完了,杜易诺把麦克风拿到唇边,所有观众都等待着他的选择,他张开嘴。
    “杜易诺!我要作为一个长辈告诉你一件事,一件我说过很多次的事情。”吴弊这时候一嗓子又把话头截过去了。
    【吴弊你有病啊!】
    短信平台上,和观众们的心里,都毫无意外的闪过上面那句话。
    “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密不可分的——家庭!又有什么是从始至终都不会离开你的——父母与亲人。不管之前有什么误会,不管你们是否相隔远地,你们的心总会有一点在一起的。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好的,非常尽心努力的演员,你对你的米分丝,与你合作的同事,都非常的亲切和温柔,既然这样,你一定也能够把你的心分给你的父母弟弟一点点。不管他们之前有没有错,他们现在站在这里,选择坦言,选择原谅过去的一切,选择和你重聚。我想你一定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吴弊的声音掷地有声,非常的有穿透力,你听着他说话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就会跟着他的声音走。观众现在也觉得不对劲,但是有不少人还是跟着吴弊的思路去想了,尤其是年纪大,顿时都忍不住点了点头。
    杜易诺沉默了一会,只有两三秒,正在吴弊要再开口的时候,他突然出声了。
    “四年前,我在医院抢救的时候,有三十秒,我的心脏是停跳的。那时候在急救室外守着的,有我的同学,邻居的阿姨,来救我的警察和消防员,是他们还有医院的医生、护士在我已经没有心跳的时候没有放弃我……而当我已经死了的时候,你在哪呢?”杜易诺停顿了一下,“爸爸。”
    他从头到尾说话都很轻,有些地方还沙哑不清,最后的那声爸爸,他的声音简直是直接探进人的灵魂,拨弄着那根名为伤痛的弦。
    心软的又开始流泪了,就算是被杜凯和章妍带得思路有点歪的人,这时候脑袋也清楚起来了。
    ——对呀,当初杜易诺抢救的时候,他们可是连脸都没有露的。记者采访,这一家子也是闭门不见,说杜易诺已经十八岁了,可以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完全就是把这个孩子逐出了家门。
    有人去手快的去搜当年的新闻,杜易诺在医院里的时候连条换洗的内裤都没有。好心的邻居去他家,想给他拿两件衣服,结果这对夫妻的回答只有两个字:“烧了!”
    关起门来,人家的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外人确实不知道。但是,敞开门后的那短暂的一段时间,这一家子的表现难道众人也不知道吗?只是有些人懒,懒得去翻过去的旧账,只看眼前的戏而已。
    “小诺,其实爸爸去了的。但是那里太多人了,还有到处提问的记者,那些记者什么都写,爸爸实在是……”杜凯愧疚的低下头,擦了擦眼泪。
    “杜易诺,我觉得你刚才没有听明白我的话。”吴弊在这个时候又开口了,“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在血缘上被你称作爸爸的人,只有这么一个人。你既然是一个成功人士,那就应该给社会上的大众做出表率,你要有一颗宽大的心,也应该能够谅解家人的一时糊涂,不然,如果人人都变得心胸狭窄,自私自利,不能原谅任何一点来自他人的误解,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现在!让我们再来一次,杜易诺!你要不要回头,对你流泪的父亲,心碎的母亲,充满对兄长爱意的弟弟,敞开怀抱?!”
    “如果我那么做了,他们就会搬进我的家,睡我的床,花我的钱,欺负我的娃娃,打我的狗。”杜易诺脸上带着苦笑说,有些观众笑了起来,“杜先生,我知道华国的法律,我对你有赡养的义务,那么去告我吧。法院让我每个月给你多少钱,我就给你多……”
    杜易诺摇晃了一下,然后,砰的一声就倒下去了。
    直播是有几秒钟延迟的,但是,导演和吴弊这时候都傻了,这怎么办?杜易诺在他们节目上晕倒了,这怎么截掉?愣神的工夫,这段就完整的放出去了。
    “医院!救护车!”赵烨大喊一声,他和梦露从后台奔了出来。
    “广告!快进广告!”
    一团乱的节目被“洗发水,深层清洁头部皮肤……”代替了。
    杜易诺紧急送医,他的微博上一片哭闹。后来显示赵烨的微博更新,表示杜易诺只是中暑加脱水,在医院输液就没事了。
    半小时后,杜易诺也更新了他在医院挂着吊瓶的照片。虽然他看起来是有点虚弱,不过应该是没事了。
    肚丝们放了心,立刻扭转枪头找罪魁祸首去了。
    《你不亏吗?》的官博、贴吧,全部被肚丝们屠版。但没有任何人站出来声援他们,无论是圈里的,还是普通的路人,都觉得这节目做得太过分了,这都入冬了,愣是能把人弄中暑,这也没谁了。
    吴弊表示:真没有在杜易诺上台前做什么恶意的小动作。都是他装的!连晕倒都是!观众们你们不要被他骗到!
    可是他不解释虽然也不好,一解释,情况顿时就更糟糕了。就连一些他的铁杆都呵呵了:吴哥,男人就得敢作敢当,你自己也这么说的,杜易诺那一身……明显就是汗湿透了啊。他好好的在电视台等着上节目,哪来那么多汗啊?
    还有节目当天,在电视台门口等着的肚丝拍到的街拍。杜易诺进电视台的时候,穿着海蓝色的西装,一身清爽。肚丝们问他身体怎么样,他说话确实稍微有点没底气,可是也表示,这些日子都在家里休息,已经没什么了。
    这完全就是恶意的人身伤害啊!
    事情越闹越大,电视台的上层也不得不下令《你不亏吗?》整改,原来站在吴弊身后推波助澜,让他找杜易诺麻烦的人,这时候也只能让吴弊暂时收声。
    吴弊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整改,他的节目时间飞快的被另外一个综艺节目占领,节目里的人也各自纷飞。吴弊就算是还能东山再起,那也不知道要等到多久之后了。
    ***
    十二月的二十四,杜易诺和变大的小骑士,与裴罗涛、顾立诚来了一场四人约会——去看裴罗涛的电影《棉花糖》。
    甜甜蜜蜜的爱情喜剧片,最适合华国圣诞节的氛围。
    很多大学生都在圣诞当天出来玩,虽然米国有几部动作大片在圣诞档期上映,但是华国这边没通过审核,要晚一个月。所以能够看的电影也就那么几部,他们四个大男孩一块来看,也不算是太突兀。
    “我一直以为你当初是开玩笑的。”顾立诚看见小骑士后说。
    “怎么可能?这是我那口子。”杜易诺一把勾住小骑士的肩膀,笑得肉麻兮兮的。
    小骑士戴着毛线帽遮住金发,茶色的风镜遮住瞳孔的颜色,却遮不住此刻脸上的红。
    顾立诚一把也被裴罗涛捞过来了,同得意的说:“这也是我那口子!”
    “去!不要这么肉麻!”
    “哎?偏心,杜易诺这么说的时候,你就在笑。”
    四个人笑笑闹闹的,带着四大桶米花和可乐,走进了电影院。
    裴罗涛出演的是那队背包客恋人中的男性,充满了在大众看来太过不切实际的梦想,充满了浪漫的情怀,还有着这个年纪男人不该有的那一份天真和单纯,以及让人说不清该爱还是该恨的执拗。
    本身这个角色的定位就很吸引人,比其他角色都更复杂一些,裴罗涛的演绎也非常的精彩。杜易诺边上的一个女观众就会在他出场的时候小声惊呼,在他离开屏幕时郁闷的叹气。
    顾立诚一直看得很认真,在看到裴罗涛卖蠢的镜头时奚落他,当出现裴罗涛和剧中角色谈情说爱的画面时,他们俩会小声议论谈笑。
    演艺圈的情侣,可能因为一部戏陷入爱情,又因为另外一部戏而燃尽热情。顾立诚看起来大大咧咧,不着四六的,可其实在需要的时候非常的成熟与体贴……
    突然杜易诺放在扶手上的手被小骑士握住了,杜易诺有点讶异的看向小骑士。
    戈贝尔:“总看他们干什么?”
    “!”杜易诺一把勾住戈贝尔的脖子,吻了上去。
    电影后排响起了一片小小的惊呼,不过,爱情电影啊,大家看到有人带头秀恩爱,当然不能忍!凑近在一起接吻的脑袋,顿时变得一片片的。(~ ̄▽ ̄)~电影散场,大家走出电影院,裴罗涛突然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说:“要帮忙吗?”
    “什么?”
    “我认识几个不错的律师。”
    杜凯,也就是杜易诺他爸,真的把杜易诺告上了法庭,要求他支付赡养费。一开始法院根本没受理,因为杜凯才四十多岁,还不到五十,而超过六十岁的老人才能要求赡养费。后来杜凯又改了,告杜易诺诽谤他人名誉,捏造被虐待的事实,致使他们一家都丢掉了工作,要求他赔偿经济损失。
    
    第92章
    
    原来对杜凯和章妍稍产生同情,觉得别人家里的事情,外人说不清楚的人,看他这样的嘴脸,是彻底的都明白过来了。
    根本就是被抛弃的儿子有钱了,发达了,他们回来想做水蛭吸血了。别说国内,因为杜易诺的知名度,这事外国骂得也很厉害,这一家子果断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了。
    杜凯和章妍却是撕破脸了,原来还装装可怜,现在也不装了。上各种乱七八糟的访谈和节目,对着镜头说“不为人知的杜易诺儿时的真实故事”。
    “没事,我们已经反控对方诽谤了。”
    杜易诺根本一点都不担心,那些访谈节目找这两位极品,根本就不是为了听杜易诺的内幕,而是为了看他们夫妻俩出丑。这俩人现在真的也算是名人了,很多观众专门喜欢看他们满嘴谎话,主持人一般都是前半截顺着他们说,后半截各种摆出事实,问题犀利,问得两人只会把“反正我是杜易诺的爸爸”“反正我们养了他十八年”这样的话拿出来翻过来调过去的说。
    其实那夫妻俩之前说的也不全是谎言,原主的杜易诺确实在十岁以后性格变得孤僻,阴暗——那种环境下,想不孤僻阴暗也不行。衣服懒得换,卫生习惯很差。
    但是,当一句谎言被拆穿的时候,人们往往会怀疑这些人的全部言行。
    现在,这一家人已经成了小丑一样的人物,却还洋洋自得的到处赶场——而且还只是些三流的网络访谈节目,正儿八经的电视节目没一个请的。等到老百姓看腻了用他们取笑的节目,他们也就彻底玩完了。
    现在杜易诺都快被当成白莲花了……他自己看着网上的评论都觉得羞耻(w)
    “你是真心大。”裴罗涛和顾立诚异口同声的对他这个朋友说。
    “对了,我也是猪脑子,最重要的事情忘了,你们四月的时候,有片约吗?”
    “今年六月和八月间,我们俩准备联合开两场演唱会。”顾立诚眉毛一皱,“怎么?”
    “你们俩瞒得还真严!我都不告诉一声!”杜易诺给了顾立诚肚子一下,至于裴罗涛就是拍拍肩膀算了。
    顾立诚赶紧把杜易诺的爪子拍开,把裴罗涛搂进怀里,一副“朋友妻不可欺”的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