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系统是红娘+番外 作者:鹤峥

字体:[ ]

 
文案
秦暄是个断袖,还是个断出了点名堂的袖。
在他的暗恋对象顾大人成亲的那天,他在院子里喝酒浇愁结果一个没留神把自己喝死了。
本以为死完就解脱了,结果不当心冒出来一个告诉他自己叫系统的精神病硬要给他相亲。
然后他就不停地死了活活了死辗转各个身份被迫相亲,一路上还得帮那个脑子在水里泡着的新上任系统解决各路麻烦解救各种深陷苦情无法自拔的痴男男们,好给他们一个完美结局。
系统是红娘,人生很凄凉。
 
【食用指南】
1、HE,不管怎么样都会HE!
2、宿主在最后有自己的故事,各个故事基本相互独立不会牵扯
 
各类型攻受任君挑选,各位老爷放心采撷。
内容标签:快穿 系统 古穿今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暄 ┃ 配角:尹空,秦昭,成蹊,徐绍 ┃ 其它:魂穿?
 
 
 
 
 
第1章 当我变成了一个智障(一)
秦暄死了。然后又活了。
木木地坐在他姑且能称之为床的软绵绵垫子上,秦大人正努力地整理自己的思路。
他明明记得自己方才还在院子里喝街角阮娘铺子里最有名的招牌陈酿,隔壁就是顾仪的宅子,里头敲锣打鼓衬得他好不凄凉。
喝空一杯酒,他本来还想张嘴念几句“我本将心向明月”的,结果哐当一下自己就撅那儿了,他后来琢磨了琢磨,估计是不知道哪个不入流的想毒顾仪结果毒他这儿来了。
傻货,他什么时候跟顾仪亲昵到能送吃食了,大婚他也只是包了对玉如意过去来着,哪里会自己拎着酒上门给别人找晦气。
如今想着人家红烛昏罗帐,自己独酌无相亲还被不知道的哪路恶鬼绑架的时候,秦大人真的有点难过。
 
“你…别难过了。”脑子里一个细细的声音猝不及防地跳出来,吓的秦暄以为自己又听到了高公公宣旨的声音。系统等人都不能耐心点么。
打断别人真是妥妥的不知礼数,该打。
“干啥。”秦大人脾气非常之不好。
“你对象来了嘛!”话音刚落,顾仪就看见角落里一个姑且能被称之为门的东西被推,不,转开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饭菜的香气。
“喂喂喂喂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演啊?”他惊恐地叫住了系统,试图抓住最后一根看起来非常不靠谱的稻草。
“不知道。”系统消失的速度非常之快,我也是刚上任的系统啊你不要难为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嘤嘤嘤。
秦暄凄楚地抬起头,紧张地望过去。
进来的男人瘦高修长,身上穿着他在那个叫电视的东西里看到的非常不合礼数但看起来非常好看的衣裳。颜色都浅浅的,看起来很顺眼。
“小空?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开窗好么?”那个男人对着他温柔地笑了笑,接着完全没有要得到他回答的意思,径直走到床边,推开。
外边儿天气倒真的不错,秦暄在和煦的阳光下,吹着和煦的小风,听系统小心翼翼地说完了自己的身份。系统越来越轻的声音甚至都让秦暄都不大忍心对它发太大的脾气。
还怕自己初来乍到什么都不了解被当成痴儿呢。没想到。
还真特么就是个傻的!
“只是轻微抑郁和自闭!”试图最后争辩一下。
“滚。”粗暴地喝止了无力的辩驳,秦暄干脆仍旧呆在床上发他的呆,偶尔用余光瞟一眼自言自语但一直微笑着的男人。
反正他内心再怎么激烈这个尹空也是表现不出来的,很厉害的样子啊!
“好了。”徐绍最后把窗帘勾到了一旁的钩子后面,确保尹空在的位置有太阳但并不直射着脸刺眼。从秦暄的角度看过去,能看见他弧度柔和的下颚和形状漂亮的喉结,不得不说是个非常之好看的男人。
“今天有你喜欢的虾饺。”徐绍走过来拿盘子的时候,顺手揉了揉尹空的头发,被他别扭地躲开。
像是目中无人一般,秦暄拿起筷子,规规矩矩地夹到旁边的碗里蘸上点醋然后塞进嘴里,慢慢吞吞地嚼。徐绍就坐在旁边,一只手在他头发上慢慢摸着,偶尔拍拍他的背。
“怎么,这个痴儿还是个哑巴?”秦暄咽下虾饺,觉得这手艺真是比宫里的都要好上那么许多了。
原先皇帝老喜欢请他们进宫吃早茶,吃来吃去就那么点花样,还都是个凉的。烦。
“没啊,你出个声儿自己看看。”系统迟疑了一下,飞速地说。
果然做啥只能靠自己。秦暄将信将疑地张嘴出了个声。
“…好吃。”少年说话基本算得上清晰,声音有点沙哑但还能算好听。只不过语调平平得没什么起伏,说起话来用的力气倒比旁人大许多,基本是要停止所有器官的工作才能憋出个把字来。
开玩笑…
他可是言官啊,拿着玉牍站那儿骂皇帝祖宗能两个时辰不带歇,奏章写起来没有个三五千都刹不住手的秦大人。现在这是要怎么样?
虽然他是非常不满意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句两个字中途还打了个磕巴的蚊子哼一样的一句话,竟然让徐绍反应大到差点掀了桌。
虽然很想快速回应但还是一脸淡漠的尹空,微微侧了侧头。
“没什么。”很快冷静下来的徐绍站在原地,张张嘴又说不出话。嘴唇几次开开合合都没有一点声音,让等着听下文的秦暄不禁有点烦躁。眨了眨眼,秦暄对上男人的眼睛。
漂亮的眼形,颜色不深的眼珠子,斯文干净的眼神,即使只是简单地看着别人,都像是深情款款。只不过这时候这双眼睛却一直在正一点一点变得通红,大概最后实在是没有撑住,徐绍抬起手用力地捂住了眼睛,无声地边哭边笑。
这老兄没病吧…秦暄又低下眼睛,自顾自地开始吃虾饺。
系统君这时候见他似乎并不会读取早就发送了的文件,只好战战兢兢地请示了秦暄之后又开始念人设。
所以秦暄在他吃虾饺,徐绍坐到一边矮踏上摘了脸上的西洋镜,捂脸冷静的时候,大概知道了个背景。
这尹空从小智力发育得极好,但从小孤僻不爱说话,也就是住在隔壁的徐绍还能让他开口说两个字,但徐绍也尹空八岁的时候就搬走了,这孩子死心眼儿,哭了一晚上烧到不省人事,醒来就傻了。
不光是话不说了,干脆连反应都没了,一个人抱团坐一天连点动静都没有。
家里人照顾到十五岁之后放弃了,想把他送进什么一个叫疗养机构的地方关着。
然后这个徐绍,就是尹空小时候的隔壁邻居。中途把他接了过来好吃好喝伺候着,一伺候就伺候到现在,期间尹空是一句话都没有开口和他说过。
“他喜欢这个尹空?”秦暄细嚼慢咽地吞了最后一个虾饺,规规矩矩地把筷子搁好靠在床板上一边消食一边和系统闲聊。
“恩。他去做医生就是为了尹空。”
天真,秦暄心里默默摇头,都傻了还想治。
“所以我是来干什么的?”秦暄没忘了这系统是打着给他说媒的口号来拉他帮忙的。
“是这样的。”一直迫于秦暄残存的一点官威不敢说话的系统见扯到了正题连忙解释,“徐绍的夙愿就是和尹空双宿双归,但尹空这样子,所以…”
“所以我要帮他双宿双归是不是…”秦大人的理解力非常好。
默认。
秦暄不知道自己是要高兴自己保持了断袖的尊严还是伤心要用别人的身份来相亲。
知道尹空并没有傻到极致,基本生活自理不是问题的时候,秦暄不情不愿地只好站起来,把徐绍端菜用的盘子放到一边,努力思考着要怎么安慰一下徐绍。
诶哟这个徐绍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咯真是的。他明明心悦顾大人那样的少年郎啊,垃圾系统。
 
只不过,看着也真挺可怜的。
于是乎,他慢慢悠悠晒着太阳走到把头埋在手里弯腰趴在自己膝盖上的徐绍旁边,秦暄站了会儿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该说什么。用这个身体说话太累不说,秦暄也不想尹空在一夜之间性情大变立马就活泼开朗能跑能跳了,到时候把这个正主吓死了他可不好交代。
沿着矮踏,好吧或者叫沙发,的边蹭了点位置坐下。两个人的身子紧紧贴着,秦暄甚至能感觉到徐绍的体温。挨了大概有一刻钟那么长,长到秦暄都快有点困的时候。旁边的徐绍终于开口了。
“小空你…还认识我么。”好好一大老爷们儿,愣是嗓子都有点哽。
十五岁爷爷去世之后,他留在国内的唯一理由也随之消失,父母不顾意愿地把他接到了美国继续读高中。中途他试图联系过尹空几次,却被告知这个孩子在他走之后,疯了。
知道消息的他试图回国,却被父亲又送进了他早就看中的寄宿学校。高中三年大学四年,等他终于自立并且回国的时候,尹空已经在抑郁症的边缘,家里人也放弃了希望。
但幸好,他还是找到小空了,至少,找到了。
听见问句的秦暄没敢动。
“你是知道我的,对不对?”试探着,徐绍转头,似乎还有点期望地看着他。淡色的嘴唇有点几乎不可见的颤抖,仰起头来笑得苍白看着尹空,眼睛里的光亮让秦暄都没好意思冷漠下去了,轻轻点了点头。
一把被人搂进怀里让秦大人不禁小小抖了一抖,内心里飞快开始背宣庆律法,背到第一章第二十七条官员不得狎妓的时候,系统才磨磨唧唧地出来给他放了一段尹空小时候的影话。
努力的跟看走马灯一样看完了尹空为数不多的记忆,秦暄轻易地就看到了无数徐绍。
其实这孩子小时候可能并没有现在这么傻,也就是反应比正常孩子慢了些,不大爱说话些。但是识字得很早,从早到晚一直捧着本书自己待在角落。徐绍当时刚跟着爸妈搬过来,年纪比这片儿的孩子都大些,也不跟他们闹,就经常带着永远都是一个人的尹空到处走走,两个人坐着一起看看书。
秦暄看着甚至觉得鼻子有点酸。
尹空的记忆在徐绍搬走之后基本就处于空白的状态。每天说一样的话,做一样的事,一周见三次大夫,那个一看就是庸医的家伙倒是每天都有新的花样。但还是没挡住这孩子越来越严重的自残的事实,到后来他身边就没出现过尖头的物事,连根小竹签儿都没有。最后直接把他绑在了椅子上 ,一坐就是一整天。
不疯才是不正常,能撑到十五岁秦暄都觉得是真不容易。
“不哭。”冷淡地用鼻尖碰了碰徐绍的脸颊,秦暄感觉尹空的长睫毛已经蹭到了对方的脸。
“好。不要,小空说不要就不要。”男人紧紧搂住他,脸放在肩窝处。
嘴上是说这不要了。秦暄很快,感受着右边颈侧很快濡湿的一大片,真是身体还是很诚实啊…
 
“你看见他脑袋上的数字了么。”系统慢慢悠悠地提醒秦暄。
秦暄轻轻抬了抬眼皮,看见徐绍脑袋变上一个颜色很浅的数字。
“满值了你就可以走了。”秦暄看到徐绍现在的数值很快飙升到了40.
真是好满足的人。用下巴再蹭了蹭他,秦暄闭上眼睛。
 
 
 
 
 
 
第2章 当我变成了一个智障(二)
秦暄在这儿呆了段时间,发现自己还是挺能适应的。
就不说系统能偶尔给介绍介绍旁边的东西了,这作用实在是太微小了。徐绍这个人形百科在那天他说了记得他之后就处于了全天兴奋的状态,抓着没表情的他不管怎么样都能絮叨上半天,事无巨细连生活技能都全部教了一遍。
他现在连那个看起来很恐怖的淋浴都会用了,还不会烫到。恩,很厉害啊。
说起这个,其实前几天还发生了件不大不小但让徐绍现在提起来都还在生气的事。
其实事情很简单。原先他洗澡之前,徐绍都会进去调好水温放好东西才让他进去,但是秦大人觉得这看起来显得他很弱智,所以那天趁着徐绍还没下班回家自己偷偷摸进了浴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