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当我成了宿敌的配偶 作者:雨落轻尘

字体:[ ]

 
    文案:
    击败应晖是顾峥的毕生理想,为了打败他,他无所不用其极,超越这个人已经成了他此生最大的执念,抱着这样的遗憾闭眼。
    前一秒,顾峥被应晖全面碾压得被迫自爆机甲。
    精神力瞬间紊乱,接近濒死,就在他以为他必死无疑之际,后一秒他睁开眼,他还是他自己,世界也还是那个世界。
    只不过,时间已经到了六年以后。
    顾峥得知自己精神力紊乱疯了六年,应晖成了他法律意义上的配偶,并且他们还已经有了一个五岁的儿子。
    哦,呵呵,这个笑话实在是太好笑了。
    本文又名《宿敌成了我老公肿么破》《每天都想杀死我的枕边人怎么办》。
    内容标签:强强 相爱相杀 未来架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峥,应晖 ┃ 配角:应旭 ┃ 其它:
    金牌推荐:顾峥和应晖是一对不死不休了上百年的宿敌,他们本以为会和对方纠缠争斗到死,在一次意外后,顾峥疯了六年,六年以后,顾峥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和应晖竟然成了伴侣,并且有了一个五岁的儿子,顾峥无法接受这一切,但从清醒的那一刻起故事也就开始了,为了孩子两人被迫共处同一个屋檐下,经过细水长流的缓慢相处和一系列的事情,这对争斗了上百年的宿敌才发现,原来对方也没有自己过去想象得那么不好,还是有许多闪光点存在的。
    这是一个先婚后爱,相互重新彼此认识的故事,走向慢热,从顾峥醒来开始,细水长流讲述了这对宿敌重新认识,再到相爱的点点滴滴。
    ==================
    
    第1章 
    
    星际历六千七百年,白虎座虎尾星。
    广阔的草地在一片冲天的火光中瞬间化作了焦土,黑烟四起,一台巨大的周身透白的机甲从高空急速坠落了下来,后面还有追兵无数。
    看得出这艘被机甲舰队围追巨型机甲已是穷途末路。
    巨大的白色机甲在落地的瞬间,侧翼便撞在地上撞了个粉碎。
    驾驶舱瞬间被排出机甲体外,机甲驾驶员在驾驶舱落地的瞬间立时从自己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和自他头发上顺着脸颊往下淌的血混在一起,一时之间竟分不出什么血是什么血,他竭力想要张开眼,但觉自己视线一片模糊。
    精神力也紊乱到了极致。
    使他整个人都浑浑噩噩恍恍惚惚了起来,分不清今夕是何年。
    正当这时,他的机甲智能中枢的声音却在他识海内响起:“来自机甲路西法的通讯请求,主人,请问您现在是否需要接通?”
    “......接通。”听到路西法三个字,驾驶员的神思这才清明了些许。
    “滴滴滴——”机甲警报器的声音突然响起。
    机甲的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声音又一次在驾驶员识海响起:“主人,系统检测到您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失血已经超量,随时可能危及生命,系统建议您请立即接受一级智能治疗,请问您是否现在立即接受治疗?”
    “先不要去管他......”他艰难的吐字,说话的时候血沫还在不住的从嘴角往外涌:“米迦勒,先给我接通和路西法驾驶员的通讯请求。”
    他知道自己大概已经快不行了。
    到了这一步,再为身体做任何治疗,都是很没有意义的事情了,他还想和路西法接通通讯,和将他逼到现在这一步的路西法机甲驾驶员最后说一说话。
    这已成了他最后的执念。
    米迦勒迟疑了下,仍是听从了他的命令:“是——”
    机甲毕竟是机甲,就算再怎么智能的机甲,也不过是一堆机甲和数据程序的组合而已,它优先的永远都是遵从主人的命令,而非顾虑主人的生命安全。
    通讯请求接通的那一瞬间,驾驶员的光脑终端随即在狭小驾驶舱的半空中凝聚成了无数个光点,路西法驾驶员应晖的脸瞬间栩栩如生的出现在了米迦勒驾驶员的眼前。
    对方是个十分典型Alpha,强悍俊美而又干练,骨子里的沙文主义和傲慢不用交流,便能从行为举止中透露出来目光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而又高高在上,他开口便是以最平静无波的口吻叙述出了最戳人刻薄的话语:“Beta就是Beta,就算是再是怎么厉害精神力非同寻常的Beta也是一样,顾峥,你赢不了我......”
    顾峥的思维已经混乱了,但奇怪的是他却还执念的认得眼前的这个人。
    ......应晖。
    一个被整个银河系誉为天才的Alpha天之骄子,顾峥的小学大学同班同学,也是他一直想要战胜和打败的对象。
    他曾一度为了打败这个人,无所不用其极。
    他的对手,他的劲敌......他一辈子的执念。
    “顾峥,你永生永世,永远都只配做我应晖的手下败将,永远也翻不了身。”应晖看着濒死的顾峥,心底升起了一抹嗜血的快感,自唇畔勾起了一个嘲讽而又轻蔑的弧度。
    手下败将吗?
    不......不......
    顾峥原本已经逐渐恍惚了的神思,在听到了这一句话后,一下子清明了起来,他咬牙握拳,竭尽全力不甘的瞪圆了眼睛看向了应晖,张口却是:“不,我不会输的,应晖,我不会,若有下一辈子,我一定能,一定能赢你......”
    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认输。
    下辈子,下辈子他一定要赢过应晖......他母妹早逝,父亲有等于没有,孤零零一人了无牵挂,也无所爱,赢过应晖,几乎已经成了他活在这世上唯一的执念。
    不能做到,就连死,他也不能瞑目。
    “这辈子,你都不能将我如何,下辈子你又待如何?”顾峥的信誓旦旦,听在应晖耳里却像是什么极其可笑的事情一般,他轻轻勾起唇畔,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峥却是嗤笑。
    他眼里的顾峥不过是个蝼蚁罢了。
    此前,还是个有点存在感,能够引起他注意力的蝼蚁,而现下失败的顾峥,在他眼里不过是个连入他眼也不能够,一根指头便能碾死的蝼蚁中的蝼蚁。
    应晖冷笑着,按下了按钮对本就残败不堪的米迦勒机甲发动了剧烈的精神攻击:“再见了,顾峥,去死吧,你这个失败者......”
    
    精神攻击是由单方面的精神力借助机甲为楔子发起的。
    
    需精神阈值强大到了一定程度的人才能使用,普通的炮火弹药攻击只能摧毁机甲,使驾驶员的肉体受创,而精神攻击却能穿过机甲,在不损毁机甲的情况下创伤驾驶员的精神力,使对方极其痛苦的死去。
    应晖不想摧毁米迦勒这台古老的传奇机甲。
    而顾峥......
    这和他纠葛了将近上百年的宿敌,蝼蚁,应晖却想在今天之内就把他解决掉了,这个人实在是太过碍眼了,就像是一根刺,虽无关痛痒伤害不了他,但时不时的就在关键时候跳出来扎他一扎给他添乱,添堵还是挺烦人的......
    他无敌了太久,一直没有人能够做他的对手。
    此前无聊的时候,一直有这么个不自量力妄想超越他的人跳出来跟他玩一玩,虽实力不足以做他的对手,但没事逗弄逗弄他,应晖还是很乐意的。
    可是现在......
    他已经是一百来岁的人了,已经再没心思和顾峥玩什么幼稚的游戏了,他的人生也应该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了......
    唔,按照正常人的人生进度来看,他这个年纪的Alpha应该已经需要组建一个家庭成为一个孩子的父亲了。
    应晖需要一个继承人......
    本来也物色好了精神阈值最适合和他孕育继承人的Omega做他未来的配偶,可偏偏顾峥却从中作梗,导致了他的未婚妻与人私奔,弄得他颜面尽失。
    虽然他也没多喜欢多想要那个Omega,但......他却极其讨厌有人破坏他计划好的事。
    所以,顾峥必须得死。
    “不......”顾峥感受到了来自应晖的强烈的精神攻击,本来他都已经没有气力放弃挣扎了,但他却仍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此这么输给了一个怪物,一个变态,强烈的不甘使得他回光返照般的找回了自己失去的气力,对应晖发动的反击。
    霎时之间,火光冲天,硝烟四起......
    结束了,一切都会结束,恍惚间顾峥这样想着。
    
    第2章 
    
    再次醒来的时候,顾峥已不知过了多久,今夕是何年,他猛得睁开眼,并没有看到应晖那令人憎恶的嘴脸,触目的便是头顶雪白的天花板。
    和空气中浓郁的消毒水味道。
    顾峥扭过头,但见他的左手上扎着一根针,针的另一端固定在了一个精密仪器上,显示屏的一连串的字母和数据反应着他的身体状况,而他整个人却根本动弹不得。
    “滴滴滴——”
    他醒来的瞬间,仪器当即发出了响声。
    “他醒了......”不肖片刻,便有两个身着护理人员制服的Beta女性闻声赶来。
    两个人一个也没把醒来的顾峥放在心上,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的上前边随手调了下顾峥的输液数据,便对另一个闲话家常道:“照顾疯子就是麻烦,怎么看也看不住,一个不留神,他就不小心摔破了自己的头,出了那么多血,要不是发现及时,他这回说不定就死了呢......”
    “可不是,幸好他家里的人几乎没来看过他,只是按时缴纳了他的住院费治疗费用,他出了事也没人知道,否则,咱们医院这回可得要赔偿不少钱呢。”另一个年纪小点的深以为然。
    年纪大的护士想到了什么,随口又说起了闲话:“不过,说起来,他的丈夫也还真是够奇怪的,竟然这么长时间一次也没来看过他,虽说他是个疯子吧,但归根结底也还是个Omega,Omega数量那么稀少,就算是疯子也有得是人当成宝啊,就连他发情期来了,也不来看他,光让我们打抑制剂了......打那么长时间的抑制剂也是不少一笔开销呢。”
    “Omega又怎样?寿命长又怎么样?疯疯傻傻的没了神智,便是有了再好的投胎本领,浑浑噩噩不晓事,也是注定得受苦受难的活过去,因为寿命长,吃得苦受得罪也得是咱们一般人里头疯子的好几倍,与其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干净利落。”小护士感叹着顾峥的命运,觉得他这么活着当个疯子,还不如死了来得痛快。
    年长的随声附和:“谁说不是呢?”
    “诶,帆姐,听说他进咱们医院的时候,是刚生产完了进来的,你说,他这样的......往后要是见了自己的孩子,或者他孩子以后来看他,这样的人能认得自己的孩子不?”小护士突然想到了什么,随意用闲聊的口吻问出了问题。
    被叫做帆姐的随口应着,倒也没把这问题放在心上:“谁知道呢?”
    丈夫?孩子?疯子?
    一切的一切都让顾峥觉得太过陌生了,再加上他之前在意识消失的时候,受到他自以为的来自应晖的必死无疑的致命攻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