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的金手指不太对 作者:清凉油小王子

字体:[ ]

 
文案
 
本文不恐怖!本文不恐怖!本文不恐怖!妖怪温馨文! 
病态非人类受×洞察世事穿越攻
受前期为人类,自带特殊家族属性,攻的洞察世事体现在……他能听得见bgm(背景音乐) ,而且自带故事王体质,就是那种人人见了他,都想给他讲个故事的体质。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是这样的:
言叶:你好,我是言叶崇,我们交个朋友好吗?
神护:哼╭(╯^╰)╮
言叶:这是我的饭盒,你要不要吃吃看?
神护:哼╭(╯^╰)╮
言叶:你们干嘛欺负他!走开(转头)你别怕,我来保护你。
神护:……
神护:哼╭(╯^╰)╮
到了后来……
神护: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为什么不和我永远在一起Q_Q
言叶:呃……
神护:你再这样逃离我,我我我就哭给你看 ヽ(●??Д`?●)???呜哇~!
言叶:呃……
神护:现在你终于只属于我一个人了!我要把你好好关起来,让其他人都不能看见你!╭(╯^╰)╮
言叶:你够了……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灵异神怪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言叶崇 ┃ 配角:神护彼间 ┃ 其它:——麻麻我苏醒在了闹鬼的世界肿么办——不用担心,麻麻给了你bgm接收器
======================================================================
  卷一  当时只道是寻常
  
  ☆、第1章 一、
  
  距离我醒来已经有一个月了。
  我独自坐在屋檐下,看着院子里那棵老槐树。
  枝繁叶茂,几乎遮蔽了半个庭院。在没有电风扇和空调的炎炎夏日,想必坐在那下面休憩,一定非常舒服。
  不得不说,即使帮佣的惠子小姐离开前为我拉开了纸门,但是远道而来的凉风似乎都被那棵槐树截走了,没有一丝落在我的身上。
  我当然也想立刻坐在树荫下散一散热气,而不是跟个傻子一样坐在闷热的房间里。
  但是这一切成立的前提是,我没有听到奇怪的音乐声。
  细细密密的,像是女人低低的呜咽声,每每听来只觉得身体发凉。
  只要我望向那棵槐树所在的方向,就会听到这个声音。
  在小心谨慎地试探过惠子小姐后,我才惊觉,这声音大抵只有我一个人听得见。
  就像是老旧话本里的志怪故事一样,偌大的古宅,诡异的老树,再来一个上京赶考的书生,故事就可以开始了。
  只可惜,这里早已不是那个我魂牵梦绕的故国,而是一个时间走向全然不同的日本。
  惠子小姐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些肉骨头,不用猜都知道,今天的午饭和晚饭又逃不开骨头汤了。
  她把身体变得十分幼小的我抱进了书房,顺着视线从架子挑了一本童话书给我。
  “不要这个,我要昨天看的那一本。”
  惠子小姐被突然开口的我吓了一跳。毕竟从一个月前苏醒过来之后,我就几乎没有说过话,除了前几天问了一句她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以外,绝大部分的时间,我都以一种不符合这个年龄孩子该有的样子,困顿于自己的世界。
  我不知晓这具身体本来的所有者,性格是不是也这么沉默。但是显然,无论是我初醒那几天惊恐于自己仍然活着,并寄居在他人身体里的浑浑噩噩,还是这几天终于勉强接受事实,然后疯狂查阅图书的样子,这个一直照顾我起居的惠子小姐都不在意。
  或者说,是强迫自己不在意。
  她果然很快就收起了惊讶,对我温柔地笑了笑,从架子里抱出了那本在我现在看来,重得不可思议的书,放到了榻榻米上,任跪坐的我随意翻阅。
  她随后将一碟小饼干和一杯果汁留在了我的身边,就离开了。
  这个时间已经要开始准备午饭了。
  我将那本大概有我半个小腿高的书翻到了昨天没看完的部分。
  这本书勉强算是我无意发现的,外皮全然是黑色,边角还有些破破烂烂的,如果它没有突然掉下来砸在我脚边,我也许永远不会发现,这本本来应该写满了俳句的诗歌总集,页码翻到一半以后,风格就开始猎奇了起来。
  猎奇在后半本是由繁体中文写成的,而且内容简直不知所云。
  什么木魅天狗酒吞童子之类的妖怪百科,还有详细描述如何辨别对方是不是妖怪的方法和应对措施云云。简直像是两本风格迥异的书拼接在一起了一样。
  一开始的我不过是单纯当做故事来看,但是由于最近听到的奇怪声音,我本能的觉得,这本书里有我想要的答案。
  后来的几天,在惠子小姐的病号饭滋润下,这具身体的状态好了很多,我已经可以在不需要搀扶的情况下走上一会了。
  虽然对那棵槐树充满好奇,但是本能的恐惧告诉我,离它远点对我利大于弊,所以即使身体已有所恢复,我也尽量只将活动范围控制在房间和书房里。
  除了攻读那本厚厚的怪书,我也有翻阅一些惠子小姐带回来的当地的报纸,在偷偷查阅了上个月的报纸后,我慢慢推测出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我现在的身份是言叶崇,据说是某个大家族的嫡系后代,也是目前唯一仅存的一脉了。靠着其一代代积累下来的雄厚基础,不像其它的分支一样,在战乱和时代变迁中消亡,反而慢慢发展出了自己的生存之道,顺利在这个时代有了立足之地。
  但是有得必有失,本家虽然没有消失在时代洪流中,但是人丁却不知怎么的一代代变少,到了如今这一代,整个家族只剩下言叶崇和他的爷爷言叶斑野两个人,更糟糕的是,他的爷爷在上个月就已经离开了人世。
  也正是因为唯一的亲人的离开,因为悲伤而身体衰弱的言叶崇在一个寒冷的夜晚永远闭上了眼,再次睁开的时候,里面的人就换了一个个,变成了自己。
  言叶在这个美丽如画的乡下甚至整个郡里都算是有百年历史的名门望族了,所以整个家族里出了什么事,当地的报纸或多或少都会提上一句,更别说是这个言叶家族的当家人——言叶斑野过世的消息了。
  不过这方面的报道却完全几乎找不到,最后我只在一个非常边角的位置找到了一份不足五十字的讣告。
  简直像是求不得别人不知道一样。
  这就有点奇怪了。
  我将五号的报纸折好,准备去吃饭。抬脚的时候,却发现还剩一份留在榻榻米上还没有翻阅。
  一眼望去这份封面印着的正是葬礼的照片,但是所占的版面非常小。从照片来看,这个丧事办得十分低调,出席的人也寥寥无几。
  “言叶少爷,午饭准备好了哦!”
  惠子小姐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门口,接着纸门被轻轻地拉开了。
  几乎是一瞬间,我听到了一阵非常诡异的音乐从我身后传来,而那声音只有我在望着槐树的时候才听得到。
  我的大脑噔咯了一下,突然有了一种“啊,不妙了”的感觉,这种感觉又迅速演化成了极度的恐惧,迫使我不由自主地冲出了房间,正好撞到了惠子小姐的怀里。
  我不断重复的“离开这里”让惠子小姐有些不明所以,安抚我的时候似乎是认为我一个人呆着太久感到害怕了,还不断承诺以后不会再让我一个人云云。
  恐惧的我在恍惚中,将这个会抱着我安抚我情绪的女人,当成了我永远无法再见的母亲,任由泪水肆溢。
  她一边安抚我一边将我抱去了餐厅,在她起身关门的时候,有那么一刻,已经有些冷静下来的我几乎无法控制住好奇心地,想要转过头看看房间里到底有什么,但是最终我还是选择紧紧闭住了眼,不敢睁开。
  因为本该寂静无声的房间里突然又响起了,只有我一人听得见的音乐声。
  作者有话要说:
  槐树:嘿嘿,我要进去了(? ??_??)?……卧槽╭(°A°`)╮我刚进来你就出去,这么吊……诶,等等,你要转过头看我了对吧~\\(≧▽≦)/~……卧槽卧槽卧槽,你居然不睁眼Q_Q
  ☆、第2章 二、
  
  二、
  伊藤先生来访的时候,带了许多据说是已经由言叶斑野签过字的文件。
  文件中涉及了遗产的继承以及我的抚养权问题。
  伊藤先生是言叶家族旗下律师事务所的所长,专门负责处理家族内部的事物。而且“我”的爷爷似乎是将去世后的事物全权委托给了他来处理。
  鉴于我是个小鬼头,他还非常认真地,用尽量浅显的语言,让我知道我目前的处境。
  作为言叶家族唯一的继承人,而且是个没有任何亲人的未成年,我一半的监护权被放在了伊藤手里,他会为我打理公司的财务,为我安排好成年之前所需的全部物质需求,然后等到我十八岁的时候,我就可以愉快地接手家族留下的巨额财产了。
  这些流程看上去非常简单,但是可CAO作性实在是太强了。
  不得不说,伊藤先生是个非常厉害的律师,起码能用简单的语言,哄着我这个内心年龄不止五岁的伪小朋友晕头转向,相信他所描绘的美好前景,差点忘记自己被孤零零地留在闷热的老宅,身边只有一个惠子小姐的事实,这起码证明他的口才了的。
  而且从他的眼光里看得出来。
  他的野心也不小。
  三十多岁的年纪,正是男人一展雄图的黄金时期,如果刚好有一笔触手可及的巨额资金可以供其驱使的话,大抵是个男人都会心动的吧。
  不得不说,现在这个节奏看上去非常像是一个精明了一辈子的老人,结果却临终托孤选错了人,让他幼小的继承人被迫在阴谋诡计中长大,不断和坏人斗智斗勇,最后夺回家产的豪门狗血剧情。
  起码在我的直觉看来是这样的。
  这要命的直觉,从我醒来后就没有推测失败过。
  因为未成年签署的文件毫无法律效应,所以现在伊藤先生带着文件来这里基本上就是做做样子。当然,不是做给我看,而是做给另一个言叶斑野指定的监护人——惠子小姐看的。
  她显然也不是非常懂这方面的知识,但是她却一点都不在意,至始至终都笑着注视着伊藤先生。
  虽然她的笑容让我有些后背发凉。
  她非常有耐心的接收了伊藤先生的一切夸夸其谈,甚至在他口渴时还贴心地递了一杯水过去。
  然后在对方开始喝水的时候,插了一句非常微妙的话:“我非常相信伊藤先生的话,伊藤先生是一定不会让言叶少爷受伤害的。”
  “因为我知道,每一个言叶家族后代都是受到神明庇佑的人啊……”
  “神明的庇佑者如果受伤的话,神明可是会愤怒的啊……”
  伊藤先生脸色不好地喝完了水,并没有我暗搓搓期待的某些不雅动作,这让我有些遗憾。
  不过他很快露出了一副想起什么的表情,再次看向我的时候,眼神就改变了。
  起码现在的我,几乎无法从他的眼睛里察觉到他的那些深深的渴望了。
  敌人更谨慎了似乎不是一件好事吧?
  但是惠子小姐仍然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对方的任何反应都好像与她无关。直到后来,我才发现她只有在注视着我的时候眼神是凝实的,其他时候都飘的不行,更要命的是,她还有一双笑起来会眯成一条缝的眼睛。
  我猜她对着别人笑的时候,鬼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伊藤先生最后留下了一张存有200万日元的信用卡作为这个月的生活费,并且表示等我上小学之后会再加一倍。
  不过我倒是觉得没必要,毕竟乡下的生活水平还不至于让我和惠子小姐败家到哪里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