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书之不准成魔+番外 作者:御吃鸡(上)

字体:[ ]

 
文案:
一觉醒来,陆卓扬从现代穿越到小说《仙魔变》中。
在这里,他原本的设定是#被误会而坠入魔道最终殒命于男主角之手的大反派#。
但,也许是穿越机制出现了问题,小说中的情节没有一一出现。
男主角的设定也一并歪破了天际。
说好的义薄云天行侠仗义正直憨厚好青年统统没有,只有一个眼高于顶目空无人的死傲娇。
而表面上云淡风轻的门派,原以为简单明了的身世,在一次次魔性失控中,逐渐呈现出本来的面目……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倒霉鬼穿越到修真小说里,发现没有金手指没有系统没有《生存操作指南手册》,还要为保住小命和屁↑股拼命挣扎的故事【大雾。
 
↓↓↓
本文又名
#男主不可能这么傲娇#
#致我无处安放的金手指#
#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想自戳双目#
#原本该坐拥三千佳丽的男主角只喜欢欺负我怎么办,急,在线等#
 
避雷指南:
修真设定,剧情+感情为主,修真为辅。
1V1,主受,年下
攻君前期讨人嫌,后期忠猫
 
内容标签:年下 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卓扬,姜陵 ┃ 配角:方天月 ┃ 其它:穿书,修真
=================
 
 
  ☆、穿越
 
  半梦半醒间,陆卓扬被挪送到一座楼阁之中,周围轻纱帷幔随风轻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安人心神。
  耳边一老一少两人轻声交谈,眼皮像有千斤重,他费尽力气,勉勉强强睁开一条细缝。
  室内装饰古色古香,却不是他原来待的地方。
  “师尊,师弟没事吧?”
  “不必过分担心,是暂时的魔性反噬,待我引气替他调息一遍即可,你且在一旁候着。”
  “是,师尊。”
  一青一白两个人影在眼前晃动。
  陆卓扬用手肘撑在身侧,吃力地坐起身:“哎我去,头怎么这么疼……”
  那青衫人抢上一步,扶住陆卓扬,似惊似喜:“师尊!师弟醒了!”
  白衣老者沉声喝道:“按住他!”
  没有留给陆卓扬反应的时间,青衫年轻人双指并拢,轻轻在他眉心一点,陆卓扬便被定格原地,任凭脑中如何指挥四肢百骸,却难动分毫。
  这是怎怎怎怎么了?
  陆卓扬张开嘴,没有半点声音漏出,尽数卡在喉咙里。
  他心里咯噔一下:这俩穿着古装的怪人是谁,要对他做什么?
  还有这是哪儿,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陆卓扬只记得昨天是在大学的最后一天,晚上班级聚会,和室友们多喝了点,闹腾一晚上。后来疯够了回宿舍倒头大睡,再后来……就出现在这里。
  身体不能动,眼珠子却还能转,陆卓扬的视线在周围溜了一圈,又在一青一白,一老一少两人身上来回转了转。
  青衫年轻人眉清目秀,手中一拨一带又一推,将陆卓扬摆成一个盘膝而坐的姿势。
  对面是那白衣老头,鹤发童颜精神矍铄,同他一样的姿势坐着,口里念着古怪的语言,手中翻翻结印不停。
  两人正中摆着一枚黑色扁圆石头,随老头儿口中的旋律悠悠浮到半空,停顿片刻后腾挪到陆卓扬头顶,开始飞快旋转,尔后以石头为中心,散发出一圈柔和的浅光,自上而下,将陆卓扬从头到脚拢在其中。
  这不是在做梦吧,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为什么这么不真实?
  陆卓扬有些迷茫,猜测这不过是尚未醒来的一个梦境,于是干脆闭上眼睛。
  等梦醒后眼前一切或许就会消失,他还是睡在大学宿舍里,经历离别前的最后一场宿醉。
  然而源自胸腹中冉冉升起的暖意却真真切切地告诉他,眼前光怪陆离的一切,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随着老头儿口中有节奏的言语不停吐出,胸腹中懒洋洋的暖意开始在身体里游走,通经达脉。宿醉头疼的后遗症更是在暖意流淌过后消失,除此之外,身体各处也是舒适万分。
  这股暖意在身体内行过一周天,最后回到胸腹处,消融不见。
  老头口中言语随之放慢,陆卓扬头顶的黑色扁圆石头旋转速度也降下来,最后慢悠悠打了两个旋,钻进老头的袖口。
  做完这一切,老头儿有些困乏,朝一旁摆摆手。
  青衫年轻人在他施法过程中一直守着,见状上前,弯身抱起陆卓扬,转身离开楼阁。
  穿过几道回廊,青衫年轻人将陆卓扬送到一处卧房,轻轻放在软榻上,尔后替他盖好被子,这才出了门。
  关门声响起后,陆卓扬紧闭的双眼刷地睁了开。
  试着拨拨手指,已经能动了,于是他麻溜地翻身下地,在房间里走马观花转了一圈。
  在那老头“施法”的时候因为太舒服,不知不觉中陆卓扬就睡着了。在青衫男子送他到卧房的路上,实际已经清醒,不过当时姿势太过尴尬,于是干脆装睡到现在。
  陆卓扬所处的房间不大,里头装修倒是下了血本。
  看这色泽明丽纹理均匀的成套金丝楠木家具,看这出神入化祯裱细致的泼墨山水画,再看这晶莹透亮通体无暇的玉雕……
  陆卓扬依次把屋里的桌椅柜子、装饰品都摸一把,最后拖出椅子在圆桌前坐下,暗暗咋舌:乖乖,这谁家啊,也太有钱了。
  陆卓扬家中小康水平,平时接触不到这些高级货,不过他有个关系不错的老师,偶尔跟着参加过几次档次高的活动,算是见过点世面。眼前这些货色不论哪个年代拿出来,都是价值连城的存在,这里的主人明显很有钱,品味也不错。
  他又低头搓搓身上的白色里衣。不知道是何时何人替他换上的,触感柔顺,质量也是非常的好。
  虽然不知道那两人把他带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不过以他现在的处境和待遇来看,暂时应该不会有危险。
  在圆桌前坐了一会儿,想着干坐着也不是办法,于是陆卓扬打开房门,探头探脑地往外看。
  正瞧见那青衫人负手向这边走来,身边跟着个顶着冲天小辫的男孩,单手轻松自如地拎着一个硕大红漆木盒。
  陆卓扬忙将脑袋缩回并关上房门,动作慌忙间撞到椅子,一边揉着膝盖,一边呲着牙跳上床,将被子往身上一裹,面朝里闭上眼,装睡。
  待他伪装好,屋外两人也走到近处,在门口停下。只听那小男孩对青衫人说:“天月师兄,卓扬师兄会好起来么?”
  “那是当然,师尊已为他扎了一枚断灵钉,虽今后或会性情大变,但已无生命之忧,不必太过担心。待会见了你卓扬师兄,千万别说漏嘴,将他心魔发作,砸碎师尊最心爱水烟壶之事告知,知道了么?”
  “知道知道,我又不是七八岁的小孩儿了。”
  小男孩嘴上应着,抬胳膊顶开门,大摇大摆凑近床前,朝里看了看,语气颇有些遗憾:“还没醒呢。”
  青衫人道:“你将食盒放下吧。”
  小男孩嘟囔道:“亏我特意赶来看他。”边说边将红漆木盒放到圆桌上,打开盖子。
  一股浓郁的饭菜香味顿时在房间内弥漫,陆卓扬悄悄咽咽口水。
  被小男孩称作天月师兄的男子看眼歪在旁边的椅子,又看眼地上东一只西一只的鞋子,轻声笑笑,对小男孩说道:“卓扬师弟不定何时能醒,你先回去吧,未时还要听钟,可不要忘了。”
  “好吧。”虽有些不情不愿,小男孩还是应了,“如果师兄醒了,记得告诉我。”
  方天月点头道:“那是自然。”
  小男孩又朝床上张望一眼,转身出门,临走还贴心地把房门关上。
  方天月将椅子扶正坐下,施施然给自己倒一杯茶,低头呷一口,道:“再不起,饭菜可就凉了。”
  陆卓扬一撇嘴,敢情是早就知道他在装睡。干脆掀开被子下床,扑坐到圆桌边,端起饭碗狼吞虎咽。
  “慢慢吃,别噎着,可没人跟你抢。”方天月看他模样有些好笑,伸手按在他肩膀上,却不料被陆卓扬抬手挡开。
  “哥们你谁?别动手动脚,我们又不熟。”
  方天月愣了愣,收回僵在半空的手,不自然地握握,后似自言自语地轻声道:“师尊说师弟或会性情大变,却是不假。”
  什么性情大变?他一直都是这样的谢谢!不过看眼前这人穿着怪异,张嘴就是之乎者也,还师尊前师尊后的,精神不太正常,陆卓扬懒得与他多说,又低头猛扒两口饭。
  方天月当他不说便是默认,想了想,又问他:“从前的事,师弟可还记得?”
  陆卓扬把嘴里的饭菜嚼了咽下,这才把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拍,道:“说吧,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拍真人秀是不是?《楚门的世界》呢,你们哪个剧组的,摄像头在哪?不经过本人同意就搞幺蛾子信不信我去告你们电视台啊?”
  说完抬眼看向方天月,后者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样,陆卓扬心里想着:好像有点效果了?
  实话讲,说这些话的时候陆卓扬心里也没底,毕竟点穴啊,施法运功什么的有点玄乎,不太像电视台剧组能折腾出来的。他也就是抱着试探的目的震一震对方,看能不能诈出些有用的信息来。
  却不想对方不按套路来,没顺着他的话往下走,也不知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傻充愣。
  方天月沉吟片刻,道:“果然是不记得了——师尊料得不错,性情大变,前尘尽忘,两项占全了。”他放下茶杯,面上表情有些凝重。
  陆卓扬小心观察他的神色,见状身体向后倾了倾,离人远一些。他是见识过这人厉害的,轻轻在脑门上按一下就能让人动弹不得,谁知道还有什么别的本事?一点也不能掉以轻心。
  方天月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两道弯眉拧在一处,顿了顿,道:“……我不是坏人。我是你的师兄方天月,替你引气调息的人是我们师尊,明心老人。这里是驭灵山,是……你的家。”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啦!
鉴于本人手速极慢,写一章要费好长的时间,现在的存稿不多,想多攒一些,所以现在就先隔日更更看……
嫌太慢的话可以先收藏养肥!啦啦啦~~~
喜欢吃鸡写的文文的亲可以收藏专栏哟,么么扎!→
吃鸡的完结旧文,西幻,狼人X巫师,HE→
基友年糕糕的新文,3月中旬开坑,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转折
 
  看年纪,方天月比陆卓扬大上几岁,二十五六的翩翩公子,模样随和,嗓音温润,透着安定人心的味道,让人心生亲近,忍不住就信了他的话。
  “这里是主峰,师尊的明心阁、掌门的清景阁和二师叔的无妄阁都在这里,另外还有两座次峰,不过门派内人数本就不多,次峰多做闭关之用……”
  方天月介绍到这里,陆卓扬隐隐觉出味来。
  驭灵山,明心阁,方天月……
  “你是说,这里是……驭灵派?”
  方天月心下一喜,道:“师弟这是想起来了?”
  “不,我猜的。”陆卓扬摆摆手,“你继续说。”
  方天月未觉有异,接着道:“掌门师叔出门云游暂未归来,二师叔重伤未愈,还在初阳峰中闭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