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书之不准成魔+番外 作者:御吃鸡(下)

字体:[ ]

 ☆、诀别
 
  景秋等得不耐烦,扬声问道:“陵师兄,还要多久?”
  姜陵取出一个药瓶,递给方天月:“这是门派内医官特制的伤药,留给你。”说罢转身离去。
  “……”陆卓扬从方天月手中接过药瓶,晃了晃,着实想不通,“他是想杀我还是想救我?”
  方天月摇头道:“姜公子行事,我也猜不透。你身上的魔气快抑制不住了,我们也快些离开。”
  陆卓扬道:“好。”
  雪仙“没”抓到,幕后主使没抓到,大抵有不少人是不会就此离开的。
  方天月的目的是探查神果消息,陆卓扬的目的是找师兄,最终“神果”进了姜陵的身体,陆卓扬也找到了师兄。
  能完成的任务,算是都完成了。
  如今便是要在众人发觉陆卓扬身份之前,赶紧回门派。
  回到小渔村后,依照约定,陆卓扬把船还了回去,方天月坚持不收退款,还用高价买了一辆平板车和一头骡子。
  岸边又是艳阳天气,直晒得人奄头耷脑,陆卓扬脸上身上盖满荷叶,大字型仰面躺在车板上,热得没脾气:“师兄,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驭灵山啊?”
  方天月头戴一顶草帽遮阳,手里拿着一顶草帽扇风,难得翩翩公子浑身散发一股乡土气息:“快了快了。”
  陆卓扬懒洋洋的声音从荷叶底下传出:“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啊。”
  方天月道:“到下一个城镇,我们就去把平板车换成马车。”
  “骗子!”陆卓扬气得直拍车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专挑小路!之前你就说过,到下一个城镇就去换马车!”
  方天月道:“师弟就忍忍吧,现在你浑身上下都在往外冒黑烟,如果冒然闯到镇上,会被人打死的。”
  陆卓扬:“……”
  自从离开冰极岛,陆卓扬身上的魔气就像被拔掉了塞子的暖水瓶,一个劲往外冒,浓得快成实质,但凡修真之人一眼就能看到。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方天月驾着平板车,带陆卓扬走各种小道。
  从思归小渔村出发后,陆卓扬的魔血发作过一回,疼得他死去活来,方天月助他运功调息,不过方天月本身的修为中等,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只能稍稍缓和陆卓扬的疼痛。
  算算时间,赶到驭灵山之前,大概还会再疼上一回。
  “魔血有几日没发作了?”方天月问道。
  扳着手指头数了数:“三天了。”想到那番疼痛,陆卓扬心有余悸,“不是说三枚断灵钉入体,能止住魔血发作的嘛。这玩意哪里买的,得去给差评。”
  方天月扇着风,无奈道:“安安稳稳不惹是生非,三枚断灵钉才能止住压得住啊。”
  陆卓扬哭丧着脸,道:“那怎么办?我好怕疼啊。如果再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上岛去救你的,师兄。”
  方天月:“……”
  这日傍晚,二人在山间小路颠簸,远远可瞧见炊烟袅袅,查看地图,附近有一处城镇,正是有些名气的金岭城。
  方天月驾停平板车。
  能把人拆散的颠簸突然停止,陆卓扬动作麻溜地坐起身:“怎么停了?”
  方天月道:“前面是金岭城,我去镇上采买些吃用,再寻辆马车。”
  有人烟的地方?陆卓扬立马来了精神:“那我呢?”
  “你在此处呆着,不要乱跑。我去去就来。”方天月道,“有什么想吃的?师兄给你带。”
  “真没劲,我都快成山里野人了,吃野果,喝露水,洗澡都是光着屁股直接跳河里去,太有伤风化了。”陆卓扬摇晃脑袋又躺回车上,“随便什么都可以,反正也没胃口。”
  方天月道:“那我就看着办吧。记住了,千万不要乱跑。”
  “知道了知道了。”陆卓扬不耐烦地挥挥手,“这荒郊野岭的,我还能跑哪去?”
  方天月道:“那我走了。”
  陆卓扬道:“早去早回。”
  金岭城是陆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大城镇,它处于东西向和南北向两条主道的交叉口,是通往几个大门派的必经之路,寻常百姓想去修真门派求学,都要经过此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
  靠近城郊,往来的人渐渐多起来,方天月在城口定了一辆马车,与老板商议好价格,约好取车时间后,进城采买其他物资。
  不愧是大城镇,金岭城中道路都比一般城镇宽阔,吃穿用度琳琅满目,方天月担心陆卓扬一个人在山林中会有变故,就近找了几家店铺,挑好需要的东西就走。
  经过一家药铺时,好闻的药材香味从店铺内飘出,方天月犹豫一下,走了进去。
  药铺正对面,是一个二层楼的茶铺,沿街靠窗摆着三张八仙桌,此时最西的桌边,正坐着二人。
  “‘我与哥哥前些日子已到门派,不必担心。’”一曛衣少年背对药铺,手中拿着一张薄纸,边看边念,“‘只是不知为何,近日幺白虎食量不大,精神不佳,问过医官也不知为何。师兄若是手上无事,赶紧回来看看。李如雨上。’……唔,没了。”
  少年抖抖纸张,递给对面人,那人身着浅白衣衫,面容姣好,看年岁比曛衣少年大上几许。他手中握杯,却是不喝,只盯着街对面出神。
  这二人正是姜陵与师弟景秋。
  “陵师兄,陵师兄?”
  景秋伸手在他眼前晃过,姜陵回过神来,道:“今夜在城里留宿,明日一早启程。”
  “这就回去了?诶,真不想见到李英杰。”景秋翻身侧坐,翘起二郎腿,捡起一颗瓜子,放进嘴中轻轻一嗑,“哟,挺香的。陵师兄,你尝尝。”
  姜陵放下茶杯,起身离开:“你先回客栈,我还有事,出去一趟。”
  “诶?陵师兄要去做什么?带上我啊。”
  “与你无关。”
  景秋嘟起嘴,喃喃抱怨:“什么事都与我无关。”他心念一转,嘴上不说,心中却道:我还偏要跟着。
  待姜陵走远,他跳上八仙桌,单手抓住屋檐,翻身跳上屋顶。
  方天月从药铺出来时,手上多了一付药材。这是药铺老板刚配的方子,山间湿气重,陆卓扬的身体又不好,他打算熬些药给陆卓扬去去湿。
  在城口取了马车,没做停留,方天月驾车朝着山里走,浑然不知身后有人悄然跟随。
  此时昼夜交替,天边尚有一丝夕阳余光,星星已然爬满天空。天色半昏不黄,怪异得很。
  都这个时间点了,方天月还往城外走?而且一路只瞧见他一人,不见他的师弟,姜陵心觉蹊跷,不知不觉就跟了一路。
  山路崎岖,夜里更是不好走,马车磕磕碰碰,总算是回到来时的地方。
  方天月停车跳下,边说话边朝平板车走:“师弟,我回来了。马车换好了,这回你该高兴了吧?”
  没人回应。而且气氛不对,有点安静过头了。
  方天月快走几步。
  平板车没在原来的地方,他转了一圈,在不远处发现平板车踪迹,跑到平板车前,一把抓起断裂的缰绳。
  陆卓扬没在车边,套着骡子的缰绳也被挣断了,周围魔气重得可怕,压抑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糟了!魔血发作!
  顾不上其他,方天月冲入夜色中。
  “师弟,师弟!师弟你在哪里?”
  安静。极致的安静。
  方天月顺着陆卓扬的足迹,一路向山林深处追去。沿途没有虫鸣声,没有鸟叫声,魔气经过的地方,甚至连风都停止了。
  根据气息的浓郁程度判断,陆卓扬应该离开没多久,不会走太远。
  追赶中,气味更重了些。隐约可以听见野兽浑浊的呼吸声。
  方天月不敢耽搁,加紧脚步。突然间,眼前一片漆黑,比夜色更浓的黑拢住周围,伸手不见五指。
  陆卓扬应该就在附近。
  在方天月有下一步动作之前,一只苍白的手从黑暗中伸出,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以极快的速度,牢牢抓住他的脖子。
  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瞬,方天月气息一窒,双手使力去掰那只手:“师弟……放开……是我。”
  这只手的力气奇大,方天月运上全部灵力,不能撼动半分。
  “师弟……”
  手指上传来的力道越来越大,骨节咯吱作响,方天月只觉呼吸愈发困难,眼界模糊,苍白的色调在光晕中化成一片……
  七道细长火光划破夜色,窜入黑暗中,粘稠的呼吸声停顿一瞬,抓住方天月的手力道出现了一丝松懈。借着这极短的时间,方天月使全力挣开,就势朝地上一滚,拉开了二者之间距离。
  一道浅白身影与方天月擦身而过,突入浓黑中。
  火光暴起,黑气被打散,陆卓扬的身影隐约可见。
  只见他双目赤红,神情癫狂,动作杂乱无章却残暴致命,稍作不察挨上一下,定会与那冰极岛上成年雪仙一般下场,粉身碎骨。
  白衣少年不敢托大,运起十二分真力,七枚莲花火步步紧逼,将陆卓扬牢牢围在中心,手下更是不留情,招招狠厉,直拍面门。
  方天月嘶声道:“姜公子,不要伤他!”
  姜陵仿若未闻,翩然踏雁,侧身躲过一招重击,在方天月的惊呼声中,一掌拍在陆卓扬眉心。
  天破声乍起,一瞬间黑气像凝固住了。不过停顿弹指,又以极快的速度尽数钻入陆卓扬体内。他眼中血红迅速褪散,恢复清明,只来得及看眼前人一眼,便双膝一软,昏跪下去。
  姜陵面沉如水,拦腰抄起,将人揽入怀中。
  方天月:“姜公子!我师弟他……”
  姜陵道:“没死。”
  莲花火分散四处,将周遭照亮。二人打斗处,枝零叶落。
  姜陵使掌风扫开一片空地,将人放下。
  方天月忙凑上前来探查陆卓扬生息,口中道:“晕了也好,免得受噬骨之苦。”
  陆卓扬体内气息混乱不堪,若再不调顺恐有性命之虞,方天月扶他坐起,自己坐在了对面。
  姜陵在一旁观望,此时道:“外力入不得他体内,你能助他调息?”
  方天月以掌对掌,沉下气运:“不能灌入,只能引导。”他被陆卓扬伤了咽喉,声音粗砾难听,说完这句话后就闭口不言,专心致志运转灵力。
  方天月本身修为算不得高,帮助陆卓扬压制魔血已是非常勉强,现下又受了伤,有心而无力,引导半程隐隐便有了反噬之兆。
  姜陵察觉有异,盘膝坐下,双掌抵在陆卓扬肩背,将灵力送出,顺着方天月的引路方向,带起陆卓扬体内乱成一团的气息,往脉络中归置。
  行过两个周天后,陆卓扬体内暴走的气息总算是平稳下来。
  姜陵掐诀收势,抬手擦了擦额角,竟已是满头大汗。反观方天月,更是气喘如牛,面白如纸。
  有些话本不该姜陵开口,他沉吟片刻,最终还是道:“你护得了他一时,护不了他一世,他这个样子,迟早要出事的。”不是杀了亲近之人,就是走火入魔把自己弄死。这句话姜陵没有说出口,不过彼此心知肚明。
  方天月缓过气来,苦笑道:“师弟如今情形也是始料未及。现在暂且将他体内魔气压制,应当可以坚持到回门派。之后的事,只能请师尊另想办法。”
  “堂堂驭灵派,竟会豢养如此魔物。”姜陵缓而又缓,摇了摇头,“你们自求多福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