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网红上位法则 作者:公子于歌

字体:[ ]

 
文案
 
如果上辈子我因你们而死
那这一辈子重新来过
我又会以什么样的面目
站到你面前
暴发户出身、声名狼藉的金主江城,提起他,多数人的反应是:切。
娱乐圈十八线却拽的跟影帝似的小网红顾青城,提起他,多数人的反应是:呵呵。
可是你看到的,或许只是表象。十八线却吊炸天的顾青城,其实是个精分鸡汤受,内心充满正能量和小粉红,行走的荷尔蒙忠犬江城,其实是个心机婊。
网红自有金主疼,过去现在双剧情线,当披上狼皮的羊遇上披上人皮的狼,证明每一个长腿欧巴到极品小受的进化史背后,都有一个色气满满的变态帝王攻。 
 
一句话概括:羊披着狼皮在弱肉强食的娱乐圈步步为营,附带着声名狼藉又俗又糙的金主攻,为了受如何一步一步成为世间第一好攻。
剧情狗血,感情细腻,真实风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情有独钟
主角:顾青城,江城┃ 其它:娱乐圈上位史,金手指爽文,完美男人养成记
 
作品简评
 
暴发户出身、声名狼藉的金主江城,提起他,多数人的反应是:切。娱乐圈十八线却拽的跟影帝似的小网红顾青城,提起他,多数人的反应是:呵呵。可是你看到的,或许只是表象。十八线却吊炸天的顾青城,其实是个精分鸡汤受,内心充满正能量和小粉红,行走的荷尔蒙忠犬江城,其实是个心机……作者歌擅长写感情,以细腻见长。如果上辈子我因你们而死,那这一辈子重新来过,我又会以什么样的面目,站到你面前。重生娱乐的糖果外衣下,包裹的,还是爱情。网红自有金主疼,过去现在双剧情线,当披上狼皮的羊遇上披上人皮的狼,证明每一个长腿欧巴到极品小受的进化史背后,都有一个色气满满的变态帝王攻。
 
 
 
 
    第1章 重生
    
    早晨七点半,他听见了下雨声。推开窗户往外看,正看到街上的路灯熄灭的瞬间。仿佛雨熄灭了所有路灯。
    顾倾城站在窗口呆呆地望了好一会,好像突然回过神来,低头摸了摸自己衣角,也没有洗漱,随便套了个外套,就撑着伞出了门。
    刚出门就听见了房东屋里电视机传来的早间新闻,声音放的老大。他轻手轻脚地锁了门,却见房东嗑着瓜子出来了,倚着门喊道:“我说顾倾城,你昨天又半夜回来的吧,找你的那都是什么人,大半夜踹门进来,又是甩板凳又是砸东西的,吓得我们都不敢出门,这附近的租户都有意见了,你一个大明星,又不缺这点钱,你赶紧还了呗,还有我这个月的房租,你又没给,欠了三个月了吧。我可够意思了啊,你要是再不赶紧交了房租,打发了那些要债的,这房子我可就不租给你了,正要你押了三个月的定金,咱们谁也别为难谁!”
    房东正说着,家里的孩子就又闹起来了,房东脸一黑,骂骂咧咧地回屋去了。
    顾倾城呆呆地在门口站了一会,抿了抿嘴,白净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只有嘴角一片淤青,右半边眼睛遮掩在头发下面,已经红肿成了一条缝。他从房东门前经过,听见房东媳妇说:“他房租到底什么时候交,你可别再心软了。我昨天菜市场还看见他哥了呢,那么大的大闸蟹想都不想就买了,前几天一家人还出国玩去了,他们家哪像没钱的样儿!就两站路的功夫,他没钱还不回家住去!他不是说他们家的房子都是他出钱买的么?”
    “他哥要是认他,他还至于天天被人追着债到处乱窜?我跟你说,这亲兄弟都还明算账,何况他这还是后妈带来的兄弟,他如今欠了一屁股债,公司又说他违约,要他赔违约金,他欠的钱,一辈子都还不清,烫手的山芋,他哥还管他?你去看看他不死不活的样子,哪儿像个明星,我要说我们这里住个明星,压根就没人信,畏畏缩缩呆头呆脑傻啦吧唧的。”
    顾倾城扭头朝屋里看了一眼,发现房东媳妇抱着孩子喂奶,看见他看过来,面无表情地盯着他。顾倾城动了动嘴角,毫无生气的眼睛垂下来,打着伞走了出去,听见房东媳妇的一声“切”,消融在雨声里。
    雨滴落在黑色的伞上,溅起细碎的水花,这是今年春天的第一场大雨,打落了路边刚开不久的春花,那些白色和红色的花瓣被打落到地上,破败又凌乱,顺着积水流向下水道,在下水道口积攒成了一片。他停下来,用脚划拉了几下,花瓣就沾到了他的鞋子上。
    他吁了一口气,抬起头,就是他们家的两层小洋楼。这房子地理位置虽然不算好,可是却是小别墅,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普通人也要打拼好多年才能买一套。当初他哥要结婚,家里没钱买,他仗着自己能挣钱,用了自己当时的全部积蓄,给家里人买了这套房。
    可笑的是他买的房子,如今却已经容不下他。他打着伞仰头看了一会,继续往前走,在旁边的一个公交车站上了车。
    车里拥挤,他刚坐上去就上来了一个老太太,他赶紧站了起来,将他座位让给了对方,自己退到下车的地方,靠着椅背站着。
    “你看你看,那是赵景明,好帅好帅!”
    公交车里的几个女孩子,突然指着外头兴奋地小声喊了起来,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顾倾城扭头看过去,就看见赵景明的巨幅海报,剑眉星目,英俊逼人。海报上还有一个女人依偎在他怀里,他看着那个貌美如花的女人,露出了一抹恍惚的笑容,那是他的女友孟丹。
    下了车,他刚走了几步路,一辆车就开了过来,他躲闪不及,被溅了一身水,旁边路过的两个女生也下吓了一跳,扭头看到一身水的顾倾城,捂着嘴笑了起来。
    顾倾城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水,吸了吸鼻子,继续往前走。他上了楼,掏出钥匙开了门。
    房间里一片静谧,他鞋都没有脱,就那么进了门,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细微的声响,鞋底流下的水渍留下了一串脚印在地板上。房间里拉着窗帘,光线有些暗。他面无表情地进了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
    床上的两个人依然在熟睡着,地板上是凌乱的衣服,从卧室门口一直脱到了床上。他的头忽然又疼了起来,混乱中,他似乎又想起了昨天晚上他看到的场景。
    他带着外卖和水果来到了门前,掏出钥匙打开门,还没进去,就听到了男人粗野的喘息和女人高亢的呻吟,整个人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手里的东西掉落在地上,颜色鲜艳的橘子滚落满地,惊得床上的两个人立即扯过被子盖住了自己汗淋淋的身体。那是的女友孟丹,和他的好兄弟宋景明。
    顾倾城忽然颤抖了起来,他紧紧皱着眉头,仿佛出现了幻听一般,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孟丹被捉女干在床却还脸不红气不喘地嘲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是个什么怂样,没一点男人样,哪个女人能看得上你!我跟景明早就好上了!你撞见正好,也省的我跟你说分手了。”
    他有时候真的懦弱到他自己都嫌弃,因为他看到床上光溜溜的孟丹和气定神闲的女干夫赵景明,居然自己脸臊的通红,结巴半天说:“那……那你也不能跟他上床!他当初是怎么利用我上位的事儿,难道你都忘了?我的名声,都是他搞臭的,不是他,我哪会沦落成这个鬼样子!”
    孟丹眉头一挑:“你错了,不是景明让你变成了这个鬼样子,而是你本来就是这个鬼样子!你还有脸说我,你呢,你跟正阳传媒那老总……”
    “我当时被赵景明给灌醉了,我什么都不知道!”顾倾城提起这件事,忽然激动了起来:“我不是同性恋,我跟记者这么说,跟你也是这么说!我不是!是赵景明买通了八卦杂志抹黑我,我……我跟那老总,什么事都没发生!”
    “哈哈哈哈,”孟丹露出了嘲讽的冷笑,那眼神里满是厌恶恶心:“到底睡没睡你,你自己心里清楚。那江总对你有意思,谁不知道?!我孟丹也算是小有名气,难道让我继续跟着你一个被男人捅了屁股的男人,那不是白费了景明和我的一番心思!”
    顾倾城目瞪口呆:“难道是……是你们在背后……为什么,我对你不够好么?”
    “那又怎么样,你对我好,我就该对你好?顾倾城,咱们把话挑明了说,我从始至终都没有喜欢过你,要不是你有点名气,你以为我会跟看上你?那些什么新婚之夜才要跟你上床的鬼话,你也信?这都什么年代了,也就是你蠢,才会相信!你原来有名有利我都看不上你,何况你现在,”她说着,用无比轻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顾倾城面红耳赤,听见孟丹一字一句地说:“如同一个丧家之犬!”
    “我有家,这就是我家!”顾倾城说:“这是我买的房子,是你说你已经小有名气,不想住的太寒碜,我才接你过来的,后来也是你说怕狗仔偷拍,我才搬出去的,这是我的家!”
    “可是如今这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你忘了么,是你心甘情愿转给我的,是你爱我的证明呀。”
    “你……你们……”顾倾城踉跄着后退两步,憋了半天,却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他转身朝外走,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听见后面传来了脚步声,扭过头去看,就看见他心目中保守温柔的孟丹赤裸着身体站在门口,“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他一边走,一边喃喃地说着不清不楚的话,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他在街上像是个喝醉了的人。可是他刚回到住的地方,那群追债的就又上门来了,同样的折磨和威胁,他已经麻木,直到对方在照例的催讨钱财之外又加了一句:“还有,你女朋友已经甩了你了,你要是再去骚扰他,老子把你阉了!”
    他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的幕后指使,或许都是这个两个人,让他从云端跌入地狱,赵景明的算计让他被公司雪藏,孟丹的鼓动让他违约偷偷接活,然后被公司发现解聘并提告,同志疑云,卖身求荣的传闻让他在娱乐圈再无立锥之地,他转瞬就失去了一切。
    这世上敌人给你的伤害是有限的,最能伤害你的,永远都是你最亲最爱的人,你的同事,朋友,亲人,爱人。他们最能伤害你于无形,还能在伤害了你之后,心安理得,神态安然。
    如此一夜未眠,如今他又来到了这两个人面前,这对男女似乎并没有因为他昨天的突然闯进受到什么影响,或许他一贯懦弱老实,他们从不把他放在眼里。
    孟丹依然很美,不施粉黛的模样显得清纯又妖娆,雪白的身体上满是吻痕,而那个男人则大喇喇地横跨在她身上,睡的香甜。
    他像个鬼魅一样倾身上前,将刀刃抵在赵景明的脖子上,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布满血丝的眼睛微微眯起来,鲜血就溅红了他的脸。他按住了抽搐地瞪大了眼睛的赵景明,目无表情地看着他,紧接着就是一声尖叫,他扭过头,就看到了孟丹一张惊恐的脸。
    赵景明的身体抖动了几下,终于了无生息,孟丹已经吓得几乎晕厥,浑身是血的顾倾城起身,手里拿着那把刀。
    “顾城,你疯了,你杀了人了,你杀了人了!”
    “我是杀了人了!”一直死气沉沉的顾倾城突然大吼一声,吓得孟丹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顾倾城却直接扑了过去,死死地揪住了她的头发,孟丹颤抖着说道:“顾城,顾城我错了,我真错了,你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顾城,我爱你!”
    就在那句“我爱你”出口的瞬间,顾倾城的刀口划破了她的喉咙,孟丹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倒在了血泊之中,鲜血染红了白色床单,顾倾城看着捂着脖子抽搐的孟丹,忽然笑了出来,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他的笑容诡异而惨烈,说:“这世上没有人爱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