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这个小妖精 作者:燃香抚琴

字体:[ ]

 
文案
 
 
一睁眼,白诺发现自己竟重生成了一个凡人。
 
被迫嫁给庄稼汉不说,还天天被逼着洗衣做饭加暖床。
 
白诺很忧伤,揪着小裤腰不放:“应子珏,我是妖王,是来复仇的!”
 
应子珏:“小妖精,先给为夫暖好被窝再说。”
 
呜~不许调戏本妖王...
 
一句话文案:
妖王:这个圆滚滚的肚子谁能解释一下是什么情况?
这个庄稼汉不是人!
 
------------食用指南----------------
 
温柔腹黑攻VS精分强悍蠢萌可爱妖王受
本文温馨、宠爱、种田向,金手指粗壮,又苏又爽!
软萌作者可调戏,欢迎勾搭!嘿嘿
 
入坑需知!这个妖王很蠢,非常蠢,是真的蠢,入坑的小天使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哈。
 
内容标签: 种田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诺,应子珏 ┃ 配角:云伊,琼觞 ┃ 其它:温馨,宠爱,生子,种田向
 
===================
  第1章 复活    
   
  砰的一声,丫头手里的茶盏摔落在地,溅起一地水花,那丫头双目睁的圆鼓鼓的,盯着面前那可怕的一幕半晌缓不过神来,待缓过神来后,才惊叫着大吼起来,“不好啦,不好啦,少爷上吊啦!”
  脖子被勒的火辣辣的疼,白诺想睁开眼瞧瞧自己现下在什么地方,可神智才一清醒便先感觉到脖子疼,接着耳里就听到了一尖利的叫声。
  不多时,屋子里便冲进来好几个人,这具身体就被人抱了下来。
  这肉身还一直昏迷着,只是白诺的神识已经借由这具肉身醒了过来,他那被雷神打散的神魂,大概就是靠这具肉身而凝聚在了一起,故而让飘荡了几百年的自己再次复活。
  快速的吸收着这具肉身的记忆,才知道此人竟然和本妖王同名同姓,不过,妖王大人的名字是鲜少有人知道的,也没被人怎么叫过,如今听着床畔一老头不停的叫着‘阿诺阿诺’,白诺还觉得挺新鲜。
  白诺心底一笑,忙感知了一下自己的神魂,突然发现自己的神魂在飞来的途中竟不知为什么而被冲散了,如今,另一半神魂还未归位。
  神魂乃一体,缺一不可,如果少了一半,自己就算借由别人的身体复活,也不过是寻常人一个,那么自己复活可就没有任何意义。
  白诺心焦的想到,也在这个过程中不由自主的吸收完了原主的记忆,以及他自杀的原因,这原因竟是因为床畔那老泪纵横的老头要逼他嫁给一个男子。
  几百年匆匆而过,人间早已可以男男通婚,只是这人也是个有傲性的,怎么也不肯委身在男人身下,故而一时想不开,一根白绫抹了脖子。
  就因为他抹了脖子,自己才能复活,只是白诺不明白,他的神魂一直躲在洞庭湖下修养,从未有露面。
  然而,此人一死,他的神魂就不受控制的跃出了洞庭湖,避过神界耳目在此人身上复活再生,原因是什么,白诺暂时还不清楚,也不急着清楚,此刻,最要紧的是,找到那另一半失散的神魂。
  “阿诺,阿诺,你可终于醒了啊,吓死爹了。”
  白诺终于能睁开眼,此时,正冷冷的看着握着自己手而哭的稀里哗啦的老头。
  缓了好一会儿,才将这一半神魂与肉身真正的结合,为怕人起疑,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学着人类的样子,淡淡的开口唤了一声,“爹。”
  唤了后,白诺发现,这个字眼还挺有意思的,几万年来,自己可从没叫过,那发音不错,白诺在心底做着评价,十分好脾气的看着面前这满脸皱纹的老头。
  白老爷完全不知道儿子在想什么,也没在意儿子盯着自己那嫌弃的眼神,只见人活了过来,高兴的差点就要手舞足蹈。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啊,你这样,让爹怎么去见你那死去的娘啊。”
  你儿子已经去见了。
  白诺瞧着那老头一脸痛苦的模样,忍不住在心底腹排,这还是他活了几万年,第一次在人间跟人类相处,不得不说,这人类还挺有意思的,怪不得妖界以前,有那么多人往人间蹿。
  不过这白老头却是忑不厚道了,他们白家在临安市也是个富贵人家,白家公子更是生的十分俊美且才华横溢,这样的人,肯定会有自己的打算。
  而这老头,为了十多年前定下的一个娃娃亲,硬要自己的儿子嫁给城郊柳胡同里,那家道中落的应家公子,说是做人不能背信弃义,嫌贫爱富。
  不过,哼,照我看,这老头完全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害怕被人说背信弃义,故而连自己的儿子都不顾了,还说那么多歪理。
  怪不得这公子要上吊,嫁给一个男人不说,还嫁给一个穷男人,自己活了上万年,也听说过,这人间有句话叫贫穷夫妻百事哀,也不知这老头懂不懂。
  “阿诺,阿诺你怎么了?可哪里还不舒服?”
  白老爷看着白诺发呆,又给吓了一跳。
  “喔,我没事。”白诺淡淡的应了一句,心里却对此事不甚在意,既然重生,他有的是大事要做,在做之前,必须赶快找到自己那另一半神魂。
  “你说你这孩子,爹那日不过是把话说重了些,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啊。”
  我没想不开,是你儿子想不开。
  白诺在心中无语的看着白老爷一边哭一边说。
  “爹已经派人去通知应家了,取消这门婚事,爹不再逼你了。”
  小子,听到没,你爹不逼你了,你若泉下有知,给你爹磕几个头,然后投胎去吧,你这具身体,本妖王便先将就用着,多谢了。
  白诺仰头望天,心中暗道。
  “阿诺啊,你就好好歇息,大夫开了药,等会儿就喝了,以后你想做什么,爹都不会管你了。”
  白诺听见这白老爷这么说,心里倒对那死去的白公子感到可惜了,如果他没死,得多高兴,不过,他没死,自己又从哪里来。
  “爹,我想休息了。”
  不想再听这白老爷继续哭哭啼啼,白诺下了逐客令,现在,他需要好好调息一番,才能完全驾驭这具肉身。
  “好好,你赶紧休息。”
  待白老爷和其他人都离开,白诺才撑着床想要起来,这一撑才发现,这身体竟然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你怎么这么弱!
  白诺修养了几日才能下床,这具肉身简直弱不禁风,不就吊了把脖子而已,竟能有气无力这么多日子,简直令人大开眼界,想当年,自己在受了最重的伤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弱。
  这样孱弱的身体,当真是只能在下面不能在上面。
  想到这里,白诺就气的想抽这具身体一巴掌,简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没有那另一半神魂,此时的妖王就跟凡人无两样,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若来个粗糙汉子,一拳就能将他撂倒。
  重生成这个样子,白诺抬头对着那湛蓝的天空,一阵咒骂,却又不敢让怨念表露太深,只得憋着一口气,苟且偷生。
  将这白府上上下下,每一个角落都寻遍了,居然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另一半神魂,白诺很是惊诧。
  神魂原是一体,就算不小心被冲成两半,双方也会感知到对方,自己就会前来附体归一。
  这几日,另一半神魂一直没有出现,起先还以为是它躲了起来等着自己去寻,可现在,白诺感知了一下,整座白府,确实没有另一半神魂存在的痕迹。
  神魂既是一体,断不能分开太久,不然,白诺就会靠着这一半的神魂在这具身体里活着,如一个凡人一般平平淡淡的活着,但还不是一个正常的凡人。
  因为自己体内有妖气,若被神界,或是任何一个修仙之人感知到了那妖气,那自己可是会死的再难看一次。
  这样的情况绝对不能发生,不然重生就无意义!
  可是,他的身体却被禁锢在了白府里。
  白诺站在大门前,看着府中小厮进进出出,毫无紧要,而当自己要抬腿跨出这个门栏时,却会被一道无形的力量给弹回来。
  他竟然出不去,哪怕是跟着那些进进出出的小厮也出不去。
  大伙儿都十分惊奇的盯着自家少爷怎么一会儿前进一会儿后退的,但白诺没让他们好奇多久便突然往后匆匆走去,他不信,不信自己会出不去,怎么会出不去?
  但事实证明,他确实被困在了白府,无论是前门还是后门,或者翻墙上房,但凡是要离开这白府的一切举动,都会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打回来。
  白诺旁敲侧击的问了白老爷关于这宅子的事,才知道,原来这白府在几十年前被一路过此地的上仙在空中画了一道符,保佑家宅,可避免邪灵妖怪作祟。
  而自己就算此时是凡人,但到底神魂不是,体内可是承载着自己的妖气。
  那符既是在空中画下的,便成了一个圆形将这宅子包围了起来,自己要出去,当然只会碰壁。
  白诺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诸天神佛铲除殆尽。
  怪不得自己的神魂会被分散成两半,一定是因为冲进来时,被这符阻挡在外,神魂不肯放弃这次机会,故而分散,一半为另一半打出了一个入口,才让它能飞进来,令自己得以复活。
  只是,自己如今该如何出去?
  白诺正扒着木梯进入冥想,一小厮却匆匆跑来告诉他,应家公子来了。
  白诺对那什么应家公子全然没有兴趣,人间这些陈谷子芝麻的烂事,于他有何相干,再说,就算自己要嫁给那应公子,也要自己出得去啊,而如今还不用嫁了。
  等等。
  白诺愣了一下,自古嫁娶乃一大喜事,人间亦有冲喜之说,说不定那个‘喜’,那个大红花轿,能抑住自己身上的妖气,带自己离开白府。
  “快,带我去见应公子。”
 
  第2章 凡人
 
才进院子,白诺就听见白老爷和人在里间交谈,那个人的声音很诱人,很有磁性,且还带着些禁欲的味道。
    这样的男人,一定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白诺想着,不由自主的舔吅了舔嘴皮,抬腿进屋,与那人刚好打了一个照面。
    然后,白诺的下巴差点就要跌倒地上了。
    面前这青年,一身粗布麻吅衣不说,身上还好几处补丁,那衣服下摆还沾有泥土,胳膊上的袖子更全是土色,一看就是才从庄稼地里爬起来的。
    此人无疑是个庄稼汉,还是个很穷的庄稼汉,要说此人唯一的优点,就是那声音很迷人,面容长的较为出众,如此而已。
    对方或许从白诺眼里看出了鄙夷之色,一对浓眉渐渐的拢了起来,竟透出些威严之色。
    这样的气质搭上那一身装扮,不知怎的,竟还没有一丝违和感,给人一种,仿佛威严之人都该这么穿一般。
    白诺见他脸色不豫,眉目间夹着些厉色,心底顿时有些恼火,这还是重生后,第一个敢给他脸色看的人。
    “阿诺啊,这就是应子珏,听说你那日寻短见,子珏今日特地来看望你。”
    白老爷完全没感觉到室内的气氛有什么不同,见白诺来了,就给他二人介绍了一番。
    “白公子有礼。”那应子珏对着白诺揖了一礼。
    “应公子。”白诺也极其有礼的还了一礼。
    这样客客气气的跟人说话,白诺忒不习惯,所以,就越发想赶紧离开这座大宅,去找另一半神魂,他担心神魂飘荡太久,若躲起来还好,若被神界或者其他不轨之人发现,那可就不妙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