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穿书之小草攻略花神记+番外 作者:云若杉兮(下)

字体:[ ]

  第50章 火百合篇之买走小攻的土豪痴儿受(完)
    
    打人不打脸,打色//狼则专打脸。等洛佩斯再度出现在小七面前,他嘴角青了,眼睛也成了熊猫眼,惹得小七忍不住捧着他的脸惊呼:“洛洛!熊猫!”
    抬手握住小七的手腕,洛佩斯勾勾唇,却引得嘴角伤口猛地一痛,不由嘶了一声,但他为了形象,还是强忍住龇牙咧嘴的*,努力维持住优雅的笑容,拉着小七坐到沙发上,“今天洛洛扮成熊猫陪七七睡觉,是不是很有趣?”
    瞪大眼睛,小七伸手去摸了摸洛佩斯有些微肿的眼,带着几分疑惑地说:“熊猫,黑色的,洛洛,青紫色!”
    “呵呵,青紫色是一种新品种,我想七七没见过,今天就扮给七七看,七七觉得不好吗?”为了在恋人面前维持住男人面子,洛佩斯笑得脸疼,还是在笑。
    而此时正好路过的李错听了这话,不由嗤笑一声,瞟了眼装样的洛佩斯,觉得刚刚下手还是太轻了,应该再把另一只眼也揍成熊猫眼才对称。
    不过,李错转念一想,心底还是满意的,只为洛佩斯之前不闪不避的姿态,算他勉强过关,至少敢担当。至于另一大半同意的原因,则是小七喜欢。而弟弟喜欢,他这个做哥哥的,自然要满足,何况只是个男人,别说一个,就是一百个,弟弟要,他也给得起、买得起!
    想到这里,李错冷哼一声,终是没说什么,拿了一瓶啤酒就往楼上走去,给小情侣们留一点私人空间。
    “洛洛,快看,好帅!”小七正和洛佩斯看电视,突然他拽着洛佩斯的手,指着电视里的一个穿着民国服装的青年大声喊道。
    抬眸瞟了一眼电视里正演着的民国谍战片,洛佩斯见小七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里的男演员,顿时从心底泛起一股子酸死人的醋味,不禁在心底冷哼一声,面上也有几分不屑,难得地失了风度,说起醋话,“哪里帅了,戴着副眼镜,一看就是斯文败类。”
    虽然听不太懂“斯文败类”是什么意思,但小七听语气便知道洛佩斯在说他喜欢的男明星不好,脸色顿时变了,伸手用力捏了一下洛佩斯的手臂,一双大眼睛怒瞪着洛佩斯,“说坏话!不准!”
    看小七第一次为了别的男人对自己生气,洛佩斯本来的一点醋意立刻变得更酸更浓,正准备继续数落几句那个男明星,家里的佣人突然走过来通报,说有人要见李错。
    “见哥哥?谁?”
    “是我,你们好。我是向闵。”只见来人是个生得斯文俊秀的男子,脸上微微带笑,看起来让人如沐春风,颇有几分君子如玉的儒雅气质,而他的声音亦温柔似水,让人感觉特别舒服,“你就是李先生的弟弟小七吧?七七,你好。”
    见到男人,小七不禁微微张大嘴巴,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他看着男人半弯腰、绅士地对他伸出右手,不由抬手揉揉眼睛、再揉揉眼睛,转头看了看电视里的那个民国风男子,又仔细盯着眼前男人看了几眼,这才啊了一声,拉着洛佩斯语不成句地说:“他,他,他……电……电视!”
    闻言,男人同样回头看了一眼电视,这才对小七笑道:“是我,我就是电视里的李敏智,想要签名吗?七七?”
    兴奋地连连点头,小七连忙拉住向闵的手,让向闵坐到他旁边,然后他推着洛佩斯,对洛佩斯说:“洛洛,笔!”
    眼神落在小七抓着向闵的手上,洛佩斯眼睛微微一眯,猛地伸手将小七整个人拽进怀里,并扯着小七的手臂,强迫小七放开了抓着向闵的手。
    “不就是个小明星,七七激动什么。”
    “帅!帅!”耳边听着洛佩斯饱含醋意的声音,小七还是转着头、一眨不眨地看着向闵,眼睛里的小星星一闪一闪地,都快飞出来了。
    “不准看他,看我。”双手捧回小七的脸,洛佩斯让小七调转个方向,并抬手摁住小七的后脑勺,压着小七的脸紧紧贴着他的胸,不准小七再多看一眼向闵。
    小七的头扭啊扭、扭啊扭,最后还是拗不过洛佩斯,而这时,洛佩斯非常聪明地从桌上拿过一颗紫红紫红的提子,低头直接喂给小七,瞬间转移了小七的注意力。
    “提子甜吗?还要不要?”
    想了想,好像忘记了前一秒要做的事情,小七就着洛佩斯的手,含着提子咬了咬,这才点点头,答道:“甜,还要。”
    “好,我们回房间继续吃,房间里有动画片,还可以抱着兔子和泰迪一起看。”说着,洛佩斯也没给小七拒绝的机会,直接背对着向闵将小七抱起来,抱着小七上了二楼,完全杜绝小七又想起找向闵要签名的情况发生。
    上了二楼,洛佩斯才让人去叫李错,说有人找,而他则关上房门,和小七一起吃水果、看动画,顺便洗个澡,睡前运动一下,彻底让小七记不起来到家里的那个十分喜欢的男明星。
    与此同时,听了通报来到楼下的李错见到坐在沙发上等着的向闵,眉头不由微微蹙了起来,语气冷冷的,透着几分冷漠,“你找我?什么事?”
    听到李错的声音,向闵立刻站起来,一直都从容淡定的脸上露出几分惊慌无措,他紧张地双手握成拳,这才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递给李错,“那天你落下的,我给你送来。”
    并没有伸手去接,李错淡淡道:“不是落下的,是专门给你留的。你也不容易,就拿去解围吧。”
    听了这话,向闵脸色登时一白,不由咬紧唇,倔强地抬头看向冷淡的李错,语气有几分激动,“你以为我和人睡了,都要给钱?我是个演员,不是出来卖的!”
    微微歪了歪脑袋,李错有些不解,但他看向闵如此激动,还是解释道:“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听说你最近和公司闹得不愉快,如果想要解约,就要赔偿天价违约金。我想这些钱能帮你,才给你留了一张卡,并没有侮辱你的意思。那晚我很愉快,所以愿意帮你。”
    “谢谢你的好心,但这钱我还是不能要!我自己的事我会想办法解决,谢谢你!”向闵执着地将卡递给李错,见李错不收,便直接塞给李错,留下一句,“那晚我也很开心,所以我更不能要这钱。”便直接走了,留下李错站在原地,把玩着手中的卡,神情间有些若有所思。
    两人说的那晚,是李错上个月在外地出差时发生的事情,当时李错准备投资一部新的电影,去和制品人见面。酒桌上向闵也在场,同时在场的还有另一名投资商,一看就对向闵有企图,吃饭的时候,就一直对向闵劝酒,还不时摸摸手、拍拍大腿、搂搂腰,别提多猥琐,而向闵则一直试图推拒,满脸隐忍。
    李错这人虽然不见得多正直,对于娱乐圈的这些潜//规则也不会去管,但只有一点是他的雷区:他见不得有人强迫别人。在他心里,任何人都是有尊严的,即使是出卖身体的人。如果是周瑜打黄盖,那么与人无关,强迫别人就实在太过下流,为他不耻。所以当时他就管了这闲事,为向闵解了围,带走了向闵。却没想到,向闵喝的酒里被下了烈性助性药,向闵又是公众人物,死都不去医院,最后他只能带向闵回酒店。
    李错本来是想让向闵冲冲冷水,自己纾解,但不料药性实在太烈,向闵即使冲了冷水,出来后还是忍不住滚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身体火热得出了满身的汗。
    那时,李错看着向闵即使是被*俘虏,依旧不肯妥协地死咬着唇,竟意外地被挑起了几分难得燃起的欲//火,也有几分恻隐,于是一夜激情不过是顺理成章。
    第二天李错醒来,向闵还在睡,他便让人查了查向闵的事,这才有了留下卡想要为向闵解围,却被向闵误以为这钱是用来买那一夜的事。
    此时再回想起青年倔强的眼神,李错竟不禁想起很多年前的自己,同样身处绝境,却依旧不肯向这个世界妥协。上辈子他没人帮,所以变成了混混、社会渣滓,这辈子他有小七、还有前世记忆这个金手指,获得了成功,但有时候他也会想,如果上一世有人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拉他一把,他是否就不会横死在街头,然后获得重生。
    唇角微微一勾,李错拿起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我准备开一家电影公司,你去把向闵挖过来。”
    “可是老板……”
    助理话根本没说下去,李错就淡淡道:“我只是知会你,你照做就行了,要多少钱,去做个计划。呵,你老板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
    “呃……是老板,我会尽快办好。”
    “嗯,做好了给你放带薪假。”
    “是!老板!我一定竭尽全力!!!”
    这通电话,也是向闵传奇影帝人生的开端。异军突起的七七电影公司,为他支付天价违约金,将他挖去做台柱,用所有资源将他捧成一个国际巨星,红遍全球。
    圈子里后来提起向闵,都会意味深长地一笑,说一句,“会演会唱会跳,不如会找大金主。”
    六年后,李错和身在米安国游玩的小七都收到了柳梦的结婚请帖,洛佩斯便带着小七回到华国,去参加婚礼。而李错身边站着的,则是现在话题度比谁都火热的大明星向闵。
    柳梦本就是鹿波市的名媛,她的婚礼上出现明星再正常不过,所以向闵的出现也没有引起太大波澜,只有知情人才知道,向闵出现,不过是另一个信号,那就是李错身边是真的有人了。
    远远看着柳梦和新郎宣誓、交换戒指,在所有人祝福下结为夫妻,小七一手拉着哥哥,一手牵着大娃娃,眼睛则时不时瞟向站在李错身边的向闵,突然他拉拉李错的手,示意李错将耳朵凑过来,然后对李错说:“哥哥,闵闵好!哥哥,和闵闵,七七,和大娃娃,都好!”
    微微一笑,李错抬起另一只手勾了勾小七的鼻尖,柔声道:“七七觉得好,那便好。”
    “嗯!哥哥,幸福!七七,就幸福!”
    听了这话,李错的心猛地一震,然后他握紧小七的手,郑重道:“七七幸福,哥哥就幸福。”
    “嘿嘿!嗯!”点点头,小七用鼻尖蹭了蹭李错的鼻尖,然后放开李错的手,拉着洛佩斯便跑了,跑向台上准备丢花球的柳梦。李错则转头看向一直安安静静待在他身边的向闵,第一次开始认真考虑和向闵的关系。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向闵依旧是一副翩翩君子的温柔性情,脸上的笑容总是恰到好处,声音也是柔和如暖风,令人心熨帖。
    “没什么。”伸手牵住向闵的手,李错淡淡道,“后天我又准备去非洲,可能一个月才回来,你别担心,守好我们的家。”
    微微一怔,这是向闵第一次听到来自李错的解释,这几年李错总是全世界到处去旅行,常常一走就杳无音信,两个人见面也没有太多可以聊的,只是做//爱,然后李错又走,再回来……如此循环往复,已经五年多。
    所以,长久以来,向闵一直以为李错只是将他当做花钱捧出来的明星,根本没上过心,但今天这句“我们的家”,却让那些存在许久的不安与怀疑,瞬间消融,然后他又听到了让他的心更为震动的话。
    “七七去年已经和洛佩斯在米安国结婚,这次等我从非洲回来,我们也去米安国领证,你说呢?”李错转头看向向闵,语气淡淡的,似乎只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完全不知这样的话给向闵带去多大的震撼。
    “结……结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