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穿书之小跟班+番外 作者:斯邪念(中)

字体:[ ]

 
第三卷 灵犀 141 摄魂术
 
    隋翊张大了嘴,“这个罐子……”
 
    沈临渊拉着隋翊坐回火堆边,又给酒樽里倒满了葡萄酒,递给隋翊一杯,“我这里,也有一个故事。”
 
    “唔?”隋翊眼睛都睁大了,平时让沈临渊说一段话都困难,现在他竟然要讲故事,自己当然要听了!这简直比火星撞地球的几率都低啊!
 
    “这个土罐,我很在意。”沈临渊顿了顿,“有一天我去问了华晟关于这个罐子的来历。”
 
    隋翊点点头,华晟好歹也是捕头,看起来是要比夏洛洛这个捕快靠谱,知道的应该更多。
 
    “这种土罐是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里面装着一种能够致幻的东西,但是只有它并不够。相传,还要摄魂师来配合,不过现在掌握着摄魂术 
的摄魂师已经很少了。”沈临渊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华晟说,上次在魔鬼城遇到的并不是鬼打墙,而是咱们都中了摄魂术,只不过考虑到 
你的积极性就没有说。”
 
    果然,隋翊眼皮子一耷拉——考虑到我的积极性?
 
    沈临渊连忙摸着他的头,顺毛,“所以,你能破幻象绝不是巧合。”
 
    “哦……”隋翊揉着胸口,觉得自己的积极性还是受到了打击。
 
    “所以说,上次出现在魔鬼城的不仅仅是咱们,还有另一个会摄魂术的人。”沈临渊道,又微微侧头看了看后方,“而那个人,刚才也在这 
里。”
 
    “卧槽,这一路不就是咱们两个吗?为何还会有别人?”隋翊惊骇的回头看,别说人影了,就连鬼影都没一个。
 
    “我也没有发现第三者,可是事实上确实有人。”沈临渊夹起一颗花生送到隋翊嘴边,“我不知道这人是用什么法子让咱们发现不了他,甚 
至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啊呜……”隋翊一口叼过花生米吃了,心说这隐藏剧情自己怎么越来越摸不懂了……
 
    “你,能不能猜出来他是谁?”沈临渊将花生米喂给隋翊,又夹起了一颗来。
 
    “不能……”隋翊叹了口气,就发现沈临渊正瞧着自己,于是撇撇嘴,“好吧我承认我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算出来,因为我发现我的能力在 
退化。”再过上不久,到断更那里,我就完全猜不到剧情了,还不如现在开始为自己找个台阶下?
 
    思及此,隋翊就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退化?”沈临渊听到这里的时候心里不知道为何揪了一下,“会……产生什么影响?”
 
    “影响?”隋翊仰脸想了一下,旋即勾起嘴角看向沈临渊,“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只是日后会少一项技能而已,放心啦,我不会缺胳 
膊少腿的,甚至连一根头发都不少。”
 
    “那就好。”沈临渊点点头,刚才真是险些又要以为自己要抓不住他了,这种感觉真不好受。
 
    “不要担心了,我的这个技能虽然在渐渐退化,但是还能坚持两年吧。”隋翊伸手去揉沈临渊的脸,“来来来,笑一个,不要这样愁眉苦脸 
的,该冻死人了。”
 
    “……”沈临渊就觉得那人在拉着自己的嘴角向上提,于是抿嘴微微笑了一下。
 
    “卧槽……”隋翊的手僵在了这个动作上,他何曾见到过沈临渊这样子的笑容啊,有些诙谐,却又如此可爱。猛的,一股热流就流了下来。
 
    “鼻血。”沈临渊拿出帕子去将隋翊的鼻子捂上。
 
    “啊啊啊丢死人了!”隋翊赶忙收回手捂住鼻子上的帕子,转身不去看沈临渊,“天太晚了,咱们睡觉吧!”
 
    我勒个擦……这太尴尬了!隋翊靠在柱子上,闭眼,仰头,止血,暗暗想着自己这几次流鼻血的原因——第一次是因为看到了偶像的肌肉, 
第二次是在云梦泽第一次看到了他的笑容,第三次,也就是这次,是因为自己调戏他所以看到了之前从未看到的笑容……啧,若是每次自己都这 
样子春心荡漾,以后流鼻血的次数岂不是越来越多,自己会不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因为流鼻血而失血过多死掉的人?
 
    沈临渊走过来挨着隋翊坐了下来,伸手将他的肩膀一榄,那人便靠在了自己胸前。
 
    隋翊也不再矫情,调整了一个舒适的角度后便趴在沈临渊胸口睡着了。
 
    沈临渊望着远处摇曳着的火苗,又看了看窗外刚刚露出的月牙,陷入了深思——若是身后还有着一个不知名的人,真的很恐怖。
 
    ——
 
    次日,两人早早醒来之后便开始收拾,告别了这座让人害怕的客栈,骑着马踏上了小路。
 
    太阳渐渐升高,看天气也不像是晚上才下过雨的样子,唯有从路上的水坑才可以推测出这里昨晚下过雨,使人不得不感慨天气的变幻莫测。
 
    早晨的风还是较为清爽,两人骑马走着,不急不躁。
 
    沈临渊指着前面连绵不断的山脉,问隋翊,“这个就是大巴山脉?”
 
    “嗯。”隋翊点点头。
 
    “看着快到了。”沈临渊道。
 
    “说你某些方面的常识为零吧?”隋翊略带鄙视的瞅着沈临渊,“有句话叫做望山跑死马,意思就是你远远的看到了山,但是要走到山脚下 
的话就连马都能被跑到累瘫,足以想象路途之远了。”
 
    沈临渊就感觉眼皮子一抽,抬手去掐隋翊的脖子,隋翊左闪右闪,最后骑着黑龙在小路上跑了起来。沈临渊微微勾唇,策马扬鞭去追。
 
    两人就这么骑着马在小路上跑了起来,直到中午,看到的山才近了一些些。
 
    骑马行至河岸边,隋翊翻身下马,牵着黑龙在河边喝水,将手搭了个凉棚放在眼前看了看,最后得意的一瞧沈临渊,“怎么样,我说的对吧 
,还有挺长一段距离吧?”
 
    “嗯。”沈临渊嗯了一声,抬手去将那人耳边的发丝向耳朵后面别了别,“你说得都对。”
 
    “所以呢,就算以后我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的本领消失了,我这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本领也不会消失。”隋翊勾唇笑了,为自己这个圆谎 
的技能点了个赞。
 
    “别动。”眼看隋翊就要转身,沈临渊将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眨眨眼睛直视隋翊的眼睛。
 
    隋翊被沈临渊的这个小动作逗笑了,“噗哈哈,怎么了?”
 
    “我想做一件事情。”沈临渊将身子向隋翊面前凑了凑。
 
    “哦?”隋翊挑起眉毛。
 
    “过来。”沈临渊另一只手揽着隋翊的腰将他向自己这边揽得更近。
 
    “诶?”隋翊就连眼睛都睁大了。
 
    “我想吻你。”沈临渊原本放在隋翊肩膀上的手已经挑住了隋翊的下巴,看着那微张的嘴唇,低头,吻住。
 
    隋翊保持着睁大眼睛的姿势,他记得之前看过的电视里,情侣们都来的是法式深吻,但是大大为什么只是蜻蜓点水呢?难道说是感情不够还 
是怎么滴?
 
    思及此,隋翊觉得再这样下去不成,于是便将舌头伸出去了一丢丢……
 
    沈临渊愣住了,旋即按住那人的后脑勺,深深的吻了回去。
 
    隋翊脸色变得通红,且红色渐渐蔓延到耳根,接着便是整个身体。若是沈临渊肯再进一步将他的衣服扯开,便会发现隋翊整个人都变成了粉 
红色,还散发着高温。不过沈临渊秉承的是慢慢来的原则,于是也就只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隋翊的领口。
 
    良久后,隋翊推着沈临渊的胸口将他推走,自己则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哎呀妈呀,不能呼吸了……”
 
    沈临渊扶额,“用鼻子是可以呼吸的。”
 
    隋翊白了沈临渊一眼,心说小爷我这是第一次与别人接吻这么长时间我怎么知道?不过好在以后就知道了……好丢人。
 
    沈临渊忍笑,伸手拉过隋翊的手,两人牵着马继续向前步行。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时间便过的特别快,似乎每一分米一秒都不够将彼此看仔细。隋翊一路上都在给沈临渊讲冷笑话,比如在一个很冷的地 
方有种长着毛动物叫做北极熊,有一天它感觉无聊,于是就开始拔自己身上的毛玩儿,过了很久,它将身上的毛拔完了,说,“诶呀好冷啊~”
 
    说罢,沈临渊就感觉一阵冷风吹过,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旋即转头无语的看着隋翊。
 
    隋翊,“……”
 
    沈临渊,“……”
 
    “唔,我再给你讲一个笑话吧?”隋翊歪着头问。
 
    “我找不到你笑话的笑点。”沈临渊特平静的回答。
 
    “……”隋翊第一次发现两个不同时空的人交流起来有困难。
 
    “很冷的地方就有北极熊么?”沈临渊倒是对北极熊这种动物挺感兴趣,听那人的描述感觉应该挺可爱,不如哪天去抓一只回来?不过他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