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书之小跟班+番外 作者:斯邪念(下)

字体:[ ]

 
     第四卷 闯荡 191 分散
 
    隋翊看到那东西后紧紧捂住了嘴巴——一个骨架,这是一个人的骨架!这么深的山洞,怎么就出现了一个骷髅呢!
 
    确定那只是个骨架后,隋翊才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凑近看。
 
    为什么会有一个骨架在这里?这是谁的骨架?他为什么会死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随着一连串的问题冒出脑海,隋翊打着火折子 
顺着骨架看下去,结果在他手骨处发现了一本类似于书的存在。
 
    隋翊立马站好,向骨架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前辈,打扰了。”随后,他将手伸到骨架内部,将那个东西拿了出来。
 
    此书摸起来有一种滑滑的感觉,上面似乎还有字迹,但是目前看不清。隋翊翻了几页,觉得这本书应该挺重要的样子,于是将它小心翼翼的 
收了起来——万一是本武功秘籍呢?
 
    隋翊走的时候又转过身向那个骨架鞠了个躬——毕竟拿了人家的东西,这才安心的向另一个甬道走去。
 
    且说隋翊在山体内穿梭,可是上面影白的情况却不太乐观。
 
    影白自认为功夫不差,放在人堆中起码是能够称得上中上流的那个,但他明显低估了眼前这个名为靳开的家伙。
 
    一战终了,影白已经是负伤累累,白色的衣服也已经被染红。他也认识到了之前自己在沈家老宅遇到的那些都是小喽啰,真正的江湖上,高 
手数不胜数。他咬着牙抬头看向靳开,靳开剑指地面,丝丝鲜血顺着剑刃流了下来。
 
    “回去告诉沈临渊,我不仅逼着他心心念念的隋翊跳了崖,而且还挑断了他小仆人的手筋。让他来恨我,顺便……记住我。”靳开勾唇,整 
张脸都变得阴险了起来。
 
    影白忍着手腕上传来的剧痛,咬着牙看着靳开,他实在不明白,明明少主和少夫人那么好,为何世界上却会有这么坏的人。
 
    “你还是尽早下山吧,别没带到话就死了,多划不来。”靳开飞身去了悬崖边,探头向下一看,只见峭壁下仅有一条河水翻腾而过,剩下的 
……什么都被水雾挡得看不清了。
 
    如此险恶之地,隋翊,就算你跳下去的话也是九死一生啊,你可真是……宁愿自杀都不愿意死在我的手里,就算是得天独厚的你,这次怕也 
是死绝了吧。
 
    他回头看了死死盯着自己的影白一眼,冷哼了一声,转眼就消失在了影白的视线范围之内。
 
    影白现在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了,手腕剧痛暂且不提,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少夫人竟然跳崖了,少主明明吩咐自己保护好他的,可是却事 
与愿违。他现在开始害怕,一步步走到悬崖边上,探头向下看着,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一想到之前那人对自己是多么多么好,影白更是伤心欲绝,怪只怪自己能力不够,不足以保护别人。他也曾想跳下山崖去,干脆追随少夫人 
一起走算了,但是一想到那个家伙让自己带的话,影白用那只仅好的左手握拳砸在了地上——这人,让人死也不能死个痛快点的!
 
    考虑再三,影白还是决定原路返回等着少主,然后再以死谢罪。
 
    得亏这山上没有行人,若是有人经过的话,看到一身白衣染着血迹的人飘过,铁定会吓得不轻。
 
    影白走了一路,流了一路的血。他皱眉看了看地上,手腕已经痛到麻木。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是的,没有人给他教过受了伤后应该怎么做,之前他根本不会受伤,所以也没这方面的知识储备。他只知道有一个神医叫做公孙药,也知道 
出了事儿应该去找他。
 
    他同样知道,想在这里碰到公孙药是不可能的事儿,毕竟这里属于荒山野岭。
 
    影白只是一步步向山下走着,脑中已经是一片空白。这时,一阵铃铛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廓。
 
    影白抬头,只见一个身着黛绿色衣裳的姑娘正在对面望着自己,她的脖子上挂着一根类似于项链的存在,手腕上挂着一串小铃铛,一动就会 
响一下,在这荒郊野外听起来倒也是让人感到亲切。影白就觉得,这个姑娘是自己目前为止见到的长得最好的女子了。
 
    “你想死么?”姑娘一歪头,一句和她外貌极不相称的话就这么说了出来。
 
    “……”影白愣了一下,轻声说道,“不想。”
 
    “不想死为何不包扎?”姑娘继续问。
 
    “不会。”影白如实回答道。
 
    姑娘,“……”
 
    “让开。”见面前的姑娘没有要走的意思,影白张口道。
 
    “不让。”那姑娘一挺胸,“本姑娘帮你包扎。”
 
    “为何要帮我?”见那姑娘走进,影白想反抗,可浑身上下却都使不上劲儿,只好看着那姑娘握起了自己的胳膊,盯着那伤痕累累的手腕直 
看。
 
    “因为你说你不想死啊!”那姑娘皱着眉头啧了一声,“你还在流血,再不止血就会死了。”
 
    “那你倒是止啊……”影白被这姑娘碰到了痛的地方,忍不住将手向回缩了缩。
 
    “你这个弟弟,真不可爱。”姑娘嘴上这样说着,另一只手却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包,展开,里面是一排银针。只见她纤长的手指在针上一 
一抚过,最后停在了一根针上,抽了出来之后便向影白的手腕上扎去。
 
    影白哪里被针扎过?本来以为会挺疼,没想到事实并非如此。针扎着的部位不但不疼,反而有点酥麻,这倒是让自己本来已经麻木了的右手 
有了些感觉。
 
    “你……手筋断了?!”姑娘为影白施针了半天,后来又抬头一脸惊骇的看着他。
 
    “嗯。”影白虽然不知道这姑娘为何要救自己,但是心里觉得并不反感她,于是答道。
 
    “和仇家?”姑娘从影白袖子上扯下来一块没有被血浸染到的布料,紧紧地裹在了他的手腕上。
 
    “嗯。”影白继续应声。
 
    “啧啧啧,可怜。”姑娘将结尾处绑了个蝴蝶结,抬眼平视影白,“你要赶紧找医生去看,要么这只手会废的。”
 
    “不行。”影白摇摇头,继续向山下走。
 
    “……”姑娘扶额,这世上怎么会有连声谢谢都不说就要走的人?她连忙追上去,“喂,你不说声谢谢么?本姑娘好歹救了你啊!”
 
    “我没有求你。”影白脚步不带停顿的向前走着。
 
    “……”姑娘无语的跟上影白的步伐,心想自己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了……不过他这么会受伤?受了伤之后竟然还不会处理?这一脸生无 
可恋的样子又是要去哪里?
 
    影白黯然的看了与自己肩并肩往下走的姑娘一眼,后又转头平视前方,心如死灰。
 
    话分两头走,那边影白以为少夫人死了正难过得紧,这边隋翊看到眼前的景象却张大了嘴巴。
 
    狭长的山洞延伸了数十里,后来突然间断了。是的,不是突然间没路了,而是突然断了。
 
    这是一个巨大的蛋形空间,四周的山壁上都着轻微的弧度,从下到上先变宽再变窄,到最上面的时候向里面一收,一个类似于鸡蛋内部的空 
间就这么出来了。而在距地面三十米高的“蛋壳”上,均匀的分布着十个洞口,每一个洞口后都是一条狭长的甬道,隋翊就在其中一条里面躲着 
,战战兢兢的探头看着下面的情形。
 
    只见“蛋壳”下方全部是水,唯有中间有一个十平米左右的高台,上面有一个人正在盘着腿打坐,老神在在。不知道从哪里透入了光,光束 
一束束投在那个平台上,像是天然的舞台聚光效果,让人能够将那个人看的更清楚。
 
    但是从隋翊的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那人灰白色的头顶。
 
    这是谁?怎么像是入定了的样子?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一个空间里?
 
    一连串的问题冒了出来,隋翊皱起了眉头。但他现在心中最大的疑问就是,自己应该怎么办?是原路返回呢,还是原路返回呢?就这样贸然 
下去的话,会摔死吧?但是若是原路返回的话,自己在那峭壁下怎么爬上去?这样说来,伸脖子也是死,缩脖子也是死啊……
 
    隋翊走了那么久,终究是有些累了的。他坐在山洞里,靠着山壁打了个哈欠,仰头看着另一面的山壁,心中一会儿想着自己要是要是死在这 
里的话,沈临渊该怎么办,一会儿又庆幸自己幸好提议要和影白爬山来,否则会被靳开追的无处逃。死在这里,终究能比死在靳开手下感觉好些 
 
    阿西吧终究都是个死啊,怎么突然间就这么难受呢?自己明明还有好多事情没有爱够,就这样走不甘心啊!明明……还没有爱够的说。
 
    隋翊叹了口气,低下头去,闭上了眼睛。
 
    睡觉吧,说不定这是一场梦,等醒来之后就会好多了吧?
 
    就这样自欺欺人的想着,隋翊最终还是由于太累而睡了过去,睡得那叫个天昏地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