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贵女不贱+番外 作者:桃李默言

字体:[ ]

 
文案
 
 
前生她是有眼无珠的代名词,她在痴傻的未婚夫开天眼前,毁掉了婚约!
当曾经的未婚夫连中三元成为天下最出名的才子,官居一品,成为皇帝重臣时,她在他马前跪请自荐枕席!
她在他封王拜相,为诸多妻妾请封诰命之时,怒砸宴会,痛骂众人,因生无可恋,愤然寻死。
凤凰涅槃重回到悔婚之前,她是等待未婚夫开天眼一飞冲天,还是坚决悔婚另寻良婿?
苏琳语录:“生为贵女长于富贵,绝不于人共事一夫!纵使我找不到比你有才有貌的男子,可我能找到对我一心一意的人。”
简单来说,这是重生贵女对穿越种马后宫男的故事,重生贵女如何自强不息打碎种马男穿越光环保家择夫君的故事!
友情提示:穿越种马男不是男主,贵女当为天之骄女,女主不会自甘下贱的去做种马男的后宫一员,哪怕是种马男的大老婆。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重生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琳,朱逸 ┃ 配角:李玉瑾,众多爱慕种马男的女主们 ┃ 其它:自尊,自强,那么骄傲
 
☆、第一章 涅槃
 
  大唐朱雀大街靠近皇城的一处雕梁画栋的豪宅门前车水马龙,宾客云集。
  
  因为来人众多,门前栓马的柱子都不够用,官眷的马车堵塞在门前,一长溜得似看不到尽头。
  
  高大门楣上悬挂着黑底鎏金的匾额,赦造宁王府,匾额的下端落款是当今皇帝的印章。尚未进门的宾客驻足欣赏匾额,口中赞叹不已,“宁王殿下实乃陛下的知音!”
  
  大唐许封异姓王,宁王姓李,名玉瑾,字长风,他十八岁开慧根,短短三年之间连中三元,曾经以一曲黄河之水天上来震动京城文坛,引得豪放派的诗人在他面前俯首称臣。
  
  最为难得可贵得是宁王文武双全,他马上安邦,执笔定国。宁王的功勋数不胜数,他静倭寇,平北疆,繁江南,开民智,著心学,兴农桑,促海贸。他的文韬武略受世人敬仰,当今陛下以功勋册他为宁王,大唐帝国无人不服!
  
  “宁王殿下还有一点让我等羡慕,殿下身边红袖添香有诸多美娇娘相伴。王妃大度贤惠,妾室温婉多媚。”
  
  在王府的银安殿设置的酒宴上,略有醉意的男子笑着同旁边人说:“宁王府上正副十二金钗,有江湖侠女,有江南名伶,有北国公主,有百越女王,有侯府贵女,甚至还郡主,最为难得是这些个性独特的女子对殿下死心塌地,相处之下姐妹情深,不妒不嫉,殿下实在是我等的楷模,天下艳福尽在宁王。”
  
  “就是,就是,殿下让我羡慕不已,别说正副十二金钗,我家那一妻两妾,我都摆弄不平。”
  
  “宁王殿下是男子中的大丈夫!”
  
  银安殿正中间的宝座上坐着一身穿宝蓝团花宽袖直缀的男子,他头戴玉冠,眉若朗星,五官深邃且俊逸,他被左右的二十
  几个姿容绝美的女子簇拥着,他微醉的俊脸上颇有一种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气势。
  
  他就是今日的主角——当今陛下的知己重臣,宁王李玉瑾,紧挨着他的是一温婉高贵的女子,她姿容明艳,即便在百花丛中亦会让人第一眼看到她。
  
  她是世间贤妻的表率,在宁王贫苦的时候就陪伴他的师妹,亦是如今的宁王正妃,即便皇家郡主都无法撼动她的地位。
  
  宁王身边的女人姿色各异,正副十二金钗乃是民间谣传,但陪伴宁王的女子每一个都是千娇百媚的美人,要出身有出身,要才学有才学,她们此时都甘愿舍弃一切,敛去一身的骄傲,专心陪伴宁王,同宁王厮守。
  
  宁王妃纪氏看了看身边的姐妹,颦眉问道:“苏妹妹没过来?”
  
  提起宁王侧室苏琳那就是可笑的代名词,若说宁王妃是陪着丈夫同甘苦的贤妻典范的话,苏氏就是有眼无珠,嫌贫爱富的典型。
  
  在宁王还是个穷苦的傻小子的时候,同威远将军的独女苏琳有婚约。后威远将军嫌弃李家没落,嫌弃正在蛰伏期的李玉瑾穷困而悔婚,李玉瑾当初很有志气,写下了血书休妻而去。
  
  等他再出现的时候,李玉瑾已经是闻名天下的大才子,并且迎娶了房师的女儿为妻。在诗会上,苏琳被他一首诗词羞辱得差一点自尽,而后苏琳眷恋上李玉瑾,在热闹的街市跪请自荐枕席,李玉瑾无奈之下,将苏琳收入府中。
  
  苏琳就像是证明李玉瑾得意的战利品,她在后院里地位不高,李玉瑾惯会怜香惜玉,也没过分难为绝色的苏琳,他不宠她,不爱她,闲得时候逗弄一番,享受一下苏琳小意侍奉。
  
  李玉瑾成为宁王之后,给几名得他欢心的妾室请封侧妃诰命,苏琳不仅得不到任何的关注,留给苏琳的只有无情无尽的嘲讽和鄙夷,任谁都能鄙视苏琳的短视低贱!
  
  宁王捏着酒杯,对妻子宁王妃深情款款的说道:“提她做什么?”
  
  “师兄。”宁王妃脸上透出一抹娇羞,梨涡含笑,无悔的说道:“不是苏妹妹不认朱玉,哪有妾身今日?不管旁人如何说,妾始终感激苏妹妹,今日姐妹们都到齐了,缺了她不好。”
  
  旁边的侧妃妾室们纷纷迎合王妃所言,她们越是爱宁王,越是恨曾经伤了宁王心的苏琳。
  
  就在酒宴正酣之时,一身穿孝服的女子步入了银安殿,守在门口的侍卫被眼前女子的决绝吓得素手无策,“苏姨娘。”
  
  银安殿里畅饮的宾客慢慢的收住声音,怔怔的看着眼前路过的女子走进宁王。
  
  俗语说要想俏,一身孝!眼前的女子一袭素白的孝服,乌黑的头发披散着,一朵白绒花插在发鬓间,让人惊讶得不仅仅是因为她身穿孝服的清丽绝俗,还有她手中提着得寒芒四射的宝剑。
  
  她素面朝天,清澈的黑眸盛满了无情冷漠,她就那么肆意的走在银安殿中间铺就的红地毯上,她同富丽堂皇悬挂红色宫灯布置喜庆的银安殿格格不入,但因为强烈的反差,却让人铭记。
  
  李玉瑾手中酒杯捏得更紧,不可否认他喜欢苏琳如今俏丽绝俗的打扮,苏琳身上充满了禁欲的诱惑,可此时是庆贺他封为宁王的宴会,苏琳敢穿着一身孝服过来,像是一巴掌抽在李玉瑾脸上。
  
  旁人看后也会赞一声,苏琳果然够胆量!在喜庆的宴会穿孝服,真乃天下一绝,不愧是曾经的京城最任性张扬的女子。
  
  宁王妃抢先道:“苏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我不是让人给妹妹你送去衣服首饰?”
  
  宁王妃旁边的两位侧妃道:“苏妹妹病还没好吗?”
  
  被苏琳这身打扮吸引且镇住的宾客恍然,苏琳的父兄因为贪功冒进战死在北疆,当今陛下看在宁王求情的份上,只是将威远将军府一脉贬为庶民,苏琳怕是受刺激过度,疯癫了。
  
  此时宁王府的侍卫冲了进来,挡在宁王身前,因为苏琳的神色肃穆,且她是宁王的女人,侍卫们不敢乱动。
  
  苏琳清冷的目光越过壮硕的王府侍卫,抬起手臂,闪烁着寒芒的剑尖指着李玉瑾,苏琳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告诉我,我父兄是怎么死的?”
  
  她的声音不好听,沙哑低沉,可却让人在心底泛起冷意,亦能让人感觉到她的疯狂。
  
  李玉瑾像是看不懂事的孩童,剑眉一挑,他身上突然涌出一股杀伐果断的气势,银安殿的气氛更为凝重,宾客坐直了身体,宁王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是富贵公子,他是荡平北疆,荡平倭寇的大将军!
  
  “你怀疑我公报私仇?苏琳,你父兄贪功冒进是事实,本王既然纳你为妾,就不会再计较过去的事儿。今日看在你故去的父兄份上,本王准许你磕头谢罪。”
  
  李玉瑾虽是花心风流,但他对待每一个女子时候都是尊重体贴的,甚至会让人觉得,李玉瑾只爱她一人。许是因为怨气,李玉瑾对女子的疼惜尊重从未用在苏琳身上过。
  
  宁王妃拽了拽李玉瑾的袍袖,不赞同的摇头:“师兄!”
  
  李玉瑾握住爱妻的芊芊玉手,虽是保养得当,但爱妻的手心还是留有茧子,在他贫苦的时候,是爱妻支撑他,李玉瑾对苏琳多了几分的鄙夷。
  
  苏琳冷笑:“跪下?你可真敢说!旁人不知道我跪在你马前自荐枕席的缘故,你敢说你不知道?你以为你是潘安再世?我自轻自贱到非要做你的贱妾?不是为了给疼爱我的父兄谋得一份前程,以我的谦卑低贱化解你心中的怨气,我苏琳怎么会向你低头?如今···他们死了,他们为了让我能成为你身边有名分的女人,贪功冒进战死沙场,他们确实不是你害死的,是我···”
  
  “我知晓苏妹妹你难过,师兄是一时气话,苏李两家祖上义结金兰,对威远将军父子战死疆场,师兄也很难过的。”
  
  苏琳手臂慢慢的垂下,看着贤惠宁静的宁王妃,苏琳说道:“江南名师教养出来的才女,世人都说你父慧眼识珠,你随他起于微末,为他奉养父母,为他烧水做饭,为他缝缝补补,他寒窗苦读三年,你辛苦三年。等到他功成名就后,你帮着他打理内宅,管理姬妾,看着他左一个右一个纳妾入门。实言相告你,今*你做宁王妃,我从未羡慕过你,不知故去的令尊是不是会后悔他的慧眼。”
  
  “他身边有郡主,有公主,有列侯小姐,有别人的妻子···他可曾为王妃你想过?可曾想过你能不能压住这些天之骄女?让王妃生下嫡长子就是对你的疼惜尊重了?当你看到他和别人花前月下的时候,看他同人大被同眠的时候,王妃会不会孤寂?会不会后悔。”
  
  “今日他为侧妃请封诰命,王妃很高兴吗?你不觉的他打你脸吗?”
  
  随着苏琳的话,宁王妃脸色越来越苍白,李玉瑾感觉到她的手越来越冷,怒视苏琳:“你挑拨离间?我同师妹共患难的情分,岂是你三言两语能破坏?”
  
  “我记得你曾经对你的岳父保证过,同王妃一生一世一双人,以一首婉约深情的诗词求娶她。”苏琳嘲讽一笑:“用得上我挑拨离间?你做到了你答应王妃的誓言?”
  
  李玉瑾脸色很不好看,苏琳一刀一刀的挖他的心,“本王是被逼无奈。”
  
  “多情好色的借口罢了。”苏琳直接戳破了李玉瑾的狡辩,她清冷的目光落在一仅为清秀的妇人身上,“翠儿,你为了他背弃了我,你一直跟着他,在他的妻妾中,你的地位仅仅在我这个贱人之上,你有多少日子没见到他了?你是他第一女人,可他可曾还记得你?”
  
  妇人捂着嘴,说给苏琳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我不后悔跟着姑爷,不后悔。”
  
  苏琳再次剑指李玉瑾的侧妃,嘲讽的笑意更浓:“你们都说我有眼无珠,可你们长眼睛了!以郡主公主之尊做他的小妾,这世上没有一心一意对你们的男人,还是就他身下那活儿能满足你们?天之骄女···你们配这个称呼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