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世子撩人 作者:不二喵君(下)

字体:[ ]

 
  ☆、第七十章 交易
 
  钟离旭偷偷地看了一眼,还在卖力擦着头发的聂炼,“然后在那人面前安排了一场活春宫,还被强制灌下生猛的□□,作为男人简直是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啊!”
  听到此,聂炼擦拭的双手微微一顿,然后默默地没有说话,暗自肺腑,这家伙还有很多可怕的手段没使出来呢。
  “哦?”拓跋绝像是无意地看了一眼聂炼的反应,“倒是有趣,下次回边境拷问那些俘虏也可以试试。”
  钟离旭不对劲地挠挠头,九爷淡定也就算了,为什么聂炼世子也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他们真的很了解彼此呢。拓跋绝眼底闪过一丝不明意味的情绪。
  “然后呢?那个男人招了什么?”拓跋绝问道。
  钟离旭回道:“什么也没招,甚至求人杀了他,看来这次真是我们失算了,那千机公子的脸色要多黑就有多黑。”
  “来人。”拓跋绝声落,一道黑影窜入房内。
  御麟卫单膝下跪,等待拓跋绝下达命令。
  “将那些失踪的少女和女童的资料背景收集回来,找找共同点汇报给本王。”
  “是。”
  钟离旭疑惑道:“九爷,你要帮千机公子?”
  “本王不多管闲事,只是互利互己。”拓跋绝自信地一勾嘴角,这个交易,千机公子会答应的。
  累了一晚的花炙夜无力地躺在躺椅上,手背搁在额头上,闭目却皱着眉头,诱饵?电视剧真是会荼毒人的思维,现实中根本行不通。
  黑影遮光,花炙夜像是知道来人,并未有所动作:“有事?”
  “本王先下有个买卖不知道千机公子可有兴趣?”拓跋绝洒脱地坐在了躺椅边上。
  “说吧。”花炙夜隐隐约约之间猜出了拓跋绝的意图。
  “以你女儿的命,换六架机关兽。”拓跋绝开出条件。
  “借。”至始至终花炙夜一直躺着,不曾有点动作和情绪,“只能借,操作机关兽的人也只能是我的人。”
  “看来这个交易会失败。”拓跋绝故作失望。
  “战王爷很喜欢聂炼世子吧,我以天启安危和聂炼世子性命做交易,不知战王爷会选哪个?”花炙夜自问自答道,“应该是前者吧。”
  “你!”拓跋绝噎语,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说不定正如千机公子所说的那样选择天启的安危。
  “但是以战王爷的命和聂炼世子的命作为选择,我知道战王爷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自己。”花炙夜挪开了阻隔自己视线的手臂,起身半坐在榻上。“我知道将机关□□给你以后会发生什么,如果以天下安危和我女儿的性命相较,我会选择前者,我并没有一颗圣人的心,只是父亲临终前的遗愿罢了,相信战王爷会明白有些事情不是自己决定的来。”
  “好。”拓跋绝妥协道。
  “那就多谢战王爷了。”花炙夜又恢复了一副儒雅淡漠地笑容。
  半日,御麟卫按照拓跋绝的吩咐,将那些失踪少女和女童背景资料调查得一清二楚。
  御麟卫汇报道:“九爷,这里的人很注重女德,因此在这里有很多教授女德的学院,那些失踪的人都曾去过学院。”
  “女德学院?女童也去?是做什么的,读书吗?”聂炼好奇的问道。
  御麟卫回道:“琴棋书画女工都有涉及。”
  “城镇这边有很多这样的学院,难道都是拐卖团伙开的?”花炙夜分析道,看向聂炼。
  “炙……不眠,你智商下线了,这么多学院总有一所失踪人数是最多的,只要从这所学院下手不就好了。”聂炼不太习惯花炙夜这一世的名字,大意间会叫错。
  不眠,这称呼太亲切了。拓跋绝稍显醋意。
  “那拜托智商上线的聂炼世子混进这所学院吧。”花炙夜笑着说道。
  啊嘞,他是不是入坑了?聂炼一脸懵逼。
  “既然要玩角色扮演,那就像一点,钟离旭你扮演炼儿的大哥。”拓跋绝命令道。
  “哈?!”钟离旭指着自己,“为什么是我?”
  拓跋绝没有开口。倒是花炙夜解释道,“我和战王爷太出名恐有人认得,御麟卫和花家卫身上杀气太重,不适合演戏。”
  钟离旭也只好认栽,谁让现在两个智商异于常人的人联手捏。
  翌日清晨,钟离旭带着聂炼坐着马车来到他们的目的地——玲珑学院。
  在学院老师的带领下,钟离旭带着聂炼走完了报名流程,从今日开始,聂炼就要扮作一女子,在学院中学习女德。
  课堂上老师点名,已经将聂炼的化名叫了三遍,可是无人应答。
  “钟离妹!”
  失神的聂炼忽然回过神,这不是自己的化名么,“到!”
  聂炼嗓子尽量女化,噌地从位置上站起来。
  “到什么到!老师不是教过你们了,李若给这位钟离姑娘看看,什么叫做闺秀。”老师点名道。
  被老师点名到的李若缓缓地站起身,低眉颔首间微微一笑,双手交叠放在腹侧,微微矮身,“小女子有礼了。”
  聂炼见此,一个哆嗦,让他这样做,自己见了都想吐。
  “钟离妹,跟着做一遍。”老师发话道。
  “哈?!”聂炼一脸不情愿。
  “还不快做!这般粗俗以后哪个男人会娶你。”
  聂炼一脸为难,牙齿一咬,肺腑道,大丈夫能屈能伸,拼了!
  缓缓地站起身,披在身上的轻纱坠落,纤细的手指放在腹侧,妖媚的丹凤眼低下眼帘,绝美的侧脸微微地下,薄唇轻起,“小女子有礼。”
  聂炼保持着姿势,久久没有听到老师开口,抬头一看,只见老师一副痴迷样。
  未几,老师意识到自己失态,轻咳一声:“嗯,做的不错,落座吧。”
  “是。”聂炼微微欠身,坐下。
  被折磨了一天,聂炼已经筋疲力尽,瘫躺在大床上,好在钟离旭向学院塞了钱,聂炼的住处是单人单间,若是合宿,非把聂炼逼疯了不可。
  
 
  ☆、第七十一章  身陷
 
  无意间入眠的聂炼,翻了一个身,耳边竟隐隐约约传来女人和小孩的哭声。
  渐渐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稻草上。
  这下睡意全无,猛然站起身,脚下的大地摇晃不停。待聂炼看清楚周围,自己竟然深处一个巨大的鸟笼中,被粗重的铁链吊在半空中。
  聂炼靠近铁栅栏,向外面一看,周围都是一个个巨大的鸟笼,并且里面都是女人和女童。
  “我去!就这样被抓了?!”聂炼懊恼自己大意。
  “啊——”下面传来女子的惨叫。
  聂炼向下一看,只见几个大汉架着一女子,正在实行烙刑。
  “赵大人喜欢腰间有梅花烙印的女人,来人将她送到绵州赵府去。”
  还和官府勾结!聂炼捏紧双拳,眼睁睁地看着那名女子被拖走。
  “大哥,今天来了一位绝世美人呢。”一男子一脸贪色,“不如先让哥几个……”
  聂炼闻此,内心咯噔一下,你妹!指的不就是他么。
  “来人!将今天来的货放下来。”
  话落,聂炼笼子的铁链一松,渐渐地被放下去。
  几个见到聂炼面貌的男人一副痴迷样,没有想到世间竟然存在这般的美人。
  一人开口道:“大哥,这货用来卖的,我们先用了会不会……”
  “怕什么,用过洗干净就好了。”令一人打断道。
  聂炼往笼子内一缩,“几位大哥冷静点。”
  “哈哈哈……”那人大笑道,“见到如此的绝世美人,叫哥几个怎么冷静得了。”
  聂炼嘴角一抽,那府尹金成华的事情他还没有完全走出阴影呢,现在又要面临这样的事情,好在现在身体没有被束缚,也没有被下药。
  “奴家才一个人,怎么能伺候这么多人呢。”聂炼故作扭捏娇羞样。
  这样的聂炼撩人妩媚,男人见了一身麻酥,不能自已。
  “你们几个先等着,哥先来。”那个被叫做大哥的人,先发制人。
  一个人不乐意了,反驳道:“大哥,我们虽然叫你一声大哥,但是凭什么这美人要你先享用,哥几个也出了很多力。”
  “你说什么!大哥都敢顶嘴了。”
  ……
  聂炼一脸得逞地看着,红颜祸水他是领教到了,看看刚才还一起同心干活的样子,现在为了一个伪女人反目。
  “够了!一个个吵什么!”忽然一男子进来,一句话令众人不敢再吱声。
  “刺史大人,这是今日新到的货。”带头大哥汇报道。
  刺史?!聂炼看着进来的中年男子。
  刺史围着聂炼的笼子转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不错看这姿色,完全可以进宫当皇帝的女人,这女人好好□□,为本官所用。”
  “是。”带头大哥应声。
  聂炼内心吐血,拓跋纵的女人?!
  “做皇帝的女人,这应该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闻声,聂炼面色一喜。
  “谁?!”刺史转身,看见花炙夜缓缓走来。“来人将他拿下!”
  此人好似大胆,竟敢只身一人来到自己的地盘,刺史当即面露狠色,发现自己秘密的人都要死。
  “丰州刺史杨帆,二皇子拓跋焰的亲舅舅,如果本王没有记错的话。”暗处,拓跋绝缓步走来。
  “战……战……”杨帆见到拓跋绝双腿发抖,渐渐曲了下去。
  为什么?!连战王爷都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御麟卫……”
  “花家卫……”
  “将这里收拾干净了。”花炙夜和拓跋绝吩咐道。
  完了,杨帆跪在地上双眼没有了焦距,这回不但自己栽了,还害了二皇子和他的小妹啊。
  “炼儿,待在笼子里很好玩么,还不快出来。”拓跋绝看着笼中的聂炼。
  “是。”聂炼的笼子早就被御麟卫解锁,屁颠屁颠地跑到九皇叔的面前。
  “这个女孩呢?!”花炙夜拿着花朵的画像,揪着杨帆的领子,问道。
  “不……不知道……”很多事情都是杨帆的属下去办的。
  就在花炙夜失望之际,一男子自告奋勇道:“小的知道,小的知道!求公子绕一命……”
  “说!”花炙夜已经失了耐心。
  “这个女孩自称是朵朵,被带来的第二天就被人买走了,好像去了帝都。小的就知道这些了,求公子绕小的一命。”
  “是么。”花炙夜露出残忍的一笑,“本公子饶你一命……”
  “谢……”
  “来人。”花炙夜吩咐道,“把他做成人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